梨涡浅浅虎牙尖

【🦊🐶/🐈🐏】
自然糖太甜啦‼️

【洋灵】戒烟

九寨沟的仙女:

因为减肥,饿得心情不好,脑洞都是刀子。


病娇ooc,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我果然还是写不来长篇,睡一觉所有想好的梗全忘了……)


————————————————



 


木子洋拧开门,被沙发上端坐的人影吓着了。


凌晨四点的客厅昏暗,只有从落地窗透进来的一缕微弱的天光。


一点点烟头若隐若现,木子洋眯了下眼睛才看清,灵超坐在他家沙发上抽烟。


“怎么回来了?”


他换了鞋坐到灵超旁边,抽出他手里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


“不是在拍戏么。”


灵超烟夹得不紧,被他一抽,也只是手指尖颤了两下,他没说话,就着这个动作抹了把脸。


他已经在这张沙发上坐了一晚上了,没有进食,没有合眼。


烟味还弥漫在空气中,木子洋咳嗽了两下。


戒烟快一年了,闻着这味儿还真有点儿不适应了。


“怎么抽上烟了?”


也快两个月没见过灵超了,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问着,也不管他回不回答。


“当初不还是你劝我戒烟的嘛,怎么……”


“这是怎么回事?”


一直沉默的灵超抬手把烟灰缸扫在地上,透明玻璃的烟灰缸叮叮当当滚在地上,转了两圈停在不远处,烟灰和烟头撒了一地。


闪着亮光的手机被甩在桌子上,娱乐新闻报道的标题和图片在黑夜中清晰可见,散着盈盈的光。


木子洋只瞥一下就知道那是什么,翘起嘴角笑着起身去抽纸巾捡地上的烟头。


“怎么抽了这么多,对你嗓子多不好……”


“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灵超起身一脚踩在那些烟头上,还带着烟味的指着茶几上的手机,指尖因为用力在微微发抖。


木子洋停下动作,抬眼看着他,他的眼睛因为微弱的反射而微微泛着光。


“什么怎么回事,就那么回事呗。”


“是不是炒作。”


“不小心被拍到了呗,好几个月了。”


木子洋抬头直视他的眼睛,语气平常,没有一点儿波澜。


是啊,要什么波澜,男才女貌的约会,还要什么惊天动地的回应。


“那……我是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灵超才把话问出口,他也犹豫过,也害怕过,这一天还是来了。


“你是我小弟啊,你洋哥可是你当亲弟弟。”


灵超摇摇头,不可能的,一切都太真了,都太像真的了。


“不是的,他们都说不是的,都这么说的。”


木子洋扔下手里的纸巾,站起身扶着灵超摇摇欲坠的肩膀,微微弯着脖子和他平视。


“他们是他们,他们不是我。”


然后松开了手,突然失去支撑,灵超一下子倒在沙发上。


木子洋又抽了几张纸巾蹲下,把烟灰和烟头简单地清理,捡起烟灰缸上下瞧了瞧。


“这还是我们上次去日本买的吧,可别摔坏了,挺贵的。”


灵超僵在沙发上,瞪着眼前和从前判若两人的人,不可置信地摇摇头。


“我不相信,是不是有人逼你。”


木子洋又拿起灵超放在茶几上的烟盒,数了数里面还剩几根,然后轻轻一笑。


那笑声原来在灵超听来是宠溺地无可奈何。


而现在,刺耳得像是嘲讽。


“谁能逼我啊。小姑娘也是模特,身材好着呢……”


“嘭!”


灵超突然一拳就打了过去,没有防备的木子洋从沙发栽倒在地板上。


然后他打开客厅的灯,揪着还靠在地板上的木子洋的衬衫领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问了最后一句话。


“你说,你说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


木子洋碰了碰被打的地方,换了副表情皱着眉看着灵超的眼睛,毫不回避。


“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只消一句,就抽尽了灵超所有的力气。他放开了手,退了几步点点头,什么也没拿打开门就跑出去了。


还靠在地板上的木子洋瞟了眼茶几上的手机和灵超落在沙发上的包,在裤袋里掏出手机播了个号码。


“——喂,啊,有点儿事儿。”


“——小弟把东西落我这儿跑了。”


“——嗯,麻烦死了。”


 



 


岳岳把灵超的东西拿给他的时候,他正在家里吊水,脸色蜡黄,闭着眼睛不说话。


和他助理交待了几句,又给公司打电话商量了几句和剧组道歉请假的事,拉过凳子坐在他床边。


“吃饭了吗?饿吗?”


“超哥快两天都没吃饭了,前天晚上连夜往回赶就……”


“闭嘴,你出去。”


助理还没说完就被紧闭着眼睛的灵超打断,欲言又止。


岳岳冲他点点头挥挥手,让他出去。


探身把灵超的被子往上拉了拉,轻声地和他说话。


“你想吃点什么吗?这药刺激胃吗?”


灵超依然紧闭着眼睛也不答话。


“我帮你把你的东西拿回来了,洋子……木子洋他说,你昨天晚上去找他的时候落在那的。”


灵超睁开了眼睛,眉头还是紧皱着,像是忍着疼一样。


“岳叔,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岳岳叹了口气,低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你别瞎想,安心休息。”


“你们为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弟弟,其实,有可能是,你想多了。”


岳岳安抚似的轻拍了两下他的手背。


灵超的眼圈骤然红了,他还是瞪着眼睛,强忍着眼泪不能掉出来。


掉出来,就代表他彻底地输了。


“所以这么多年,都算什么。”


岳岳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小弟才能明白。


毕竟,那些过往的一幕幕时常也让他有些恍惚和怀疑。


“岳叔,这么多年,我到底算什么?”


灵超目光转回来盯着他,眼神里却充满了哀求。


好像是哀求他告诉他想知道的答案,哪怕是欺骗。


“弟弟你别这样,你别想这事儿了先。”


“他们在一起多久了。”


“大概……一个多月吧。”


灵超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过了几天,灵超又回到剧组,按部就班地拍戏工作,依然有礼貌有态度。唯一的不同就是瘦下去的脸和不再笑的眼睛。


杀青这天,有很多记者来现场,走完程序之后,到记者自由提问时间。


“——想问一下灵超弟弟知不知道木子洋爆出恋情的消息?”


经纪人想要去拦灵超面前的话筒,嘴里还抢着解围——


“灵超他一直在拍戏,还……”


灵超却礼貌地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我祝福他。”


我祝福他——断子绝孙。


灵超说完低头冷笑一下,结束了采访。


理所当然,这条新闻成了当晚娱乐圈新闻的头条。


【同队哥哥爆出恋情,忙内小弟微笑祝福】


从现场到公司车上的一路,都有去现场探班的粉丝围过来,即使被保安护着,灵超也被挤得东倒西歪,有粉丝还心疼喊着“弟弟瘦了!”“弟弟加油!”之类的话。


他面无表情地移动到车上,瘫着发起呆来。


小的时候,他压力大时候也会暴瘦,也会矫情不吃饭,那时候木子洋总会在旁边追着催他吃饭,花钱给他买他喜欢吃的东西,会找他聊天逗他哄他帮他解压。


那些场景仿佛就在昨天还没走远,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怎么就变到这个地步呢?


他不记得谁和他说过,爱哭的人心肠都很硬,他还拿着个和木子洋开过玩笑。木子洋只是笑笑揉揉他的头发,不置可否。


所以一切都是他会错意了吗?不,不可能,他明明对他那么好。


“啪!”


安静的车厢里响起清晰的声音,前座的经纪人回头就看到灵超白净的脸颊红了一大片,赶紧叫他。


“弟弟你怎么了!”


灵超没说话,又伸手打了自己一巴掌,他想让自己清醒。


车厢里出现了短暂的混乱,助理从后座过来抓住他的胳膊按住,他慢慢平静下来。


“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


没人说话,大家都是相处很久的人,也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正因如此,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


局外人看得再清楚,也不知道当事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鉴于他现在的状态,公司给他放了一个小假。


算下来,自打上次会面,他们两个已经一个月没见过了。


灵超整天闷在家里,家里的东西已经快被他扔的差不多了,因为看见什么都能想到木子洋的脸。


他觉得自己无可救药了。


他是有骨气的人,这一个月来他没给木子洋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条信息。


同样,他也没收到过来自木子洋的一句问候。


蜷在沙发上很久,他突然胡乱地翻着背包和沙发靠垫,终于在沙发底下的缝隙里找到手机,然后把手机壳取下来扔在地上,用光着的脚用力踩。


硬塑的手机壳的边框虽然不尖锐,但也把他的脚硌得通红。


手机壳上的小王子图案上的钻散落一地,这是几个月之前木子洋从国外回来带给他的。


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木子洋把手机壳递给他,还冲他晃了晃手机,是一个同款不同色的手机壳。


他开心的接过来,吐着舌头说好丑啊这个手机壳。


一个人怎么能变得那么快呢。


明明不久之前,他们还是做什么都会想着对方的好……兄弟呢。


 


他光着脚从客厅走进卧室,在床头柜里翻了很久,翻出了半包烟。


这是以前木子洋来住的时候留在这的。


当时他劝他戒烟,抽烟对嗓子和身体都不好,吓唬他说要是身上有一点儿烟味儿都不能进他的家门。


之后木子洋偷偷地在他的床头柜里藏了一包烟,偷偷地去阳台抽,直到抽得还剩半包的时候被他发现了。


他生气地想要把半包烟顺着阳台扔出去,被木子洋环抱着拉回来,好一顿道歉加保证,还被他胡乱摁在地毯上揍了一顿。


他又光着脚走到阳台,拉上落地窗的玻璃门,坐在阳台冰凉的瓷砖上,点燃了烟盒里的烟。


一根,两根,直到把十根都抽完。


当时木子洋抽烟的时候在想什么呢?


想着怎么对他这个弟弟好,还是想着怎么甩掉这个不懂事的小孩儿。


 


早上灵超是被巴掌拍醒的,睁开眼睛的刹那,看见岳岳焦急的脸。


他在阳台上睡着了,吹了一晚上的风。早上卜凡和岳岳约好来看他,可是怎么敲门也没人应,打电话声音在门内响起,让他们两个捏了一把汗。


幸亏岳岳知道木子洋那里有一把小弟家的备用钥匙。


一进门发现,灵超在阳台上躺着,叫了两声没叫醒,吓得他赶快拍了两下弟弟的脸,这才让他清醒。


发着低烧的灵超在岳岳地搀扶下站起来往房间里走,一抬眼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卜凡和木子洋。


看他进来卜凡连忙站起来,扯了一把脸色很不好的木子洋。


木子洋也看着他站起身来,走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巴掌。


“你他妈给我清醒清醒!”


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卜凡上去拉他被他甩开,他指着灵超的鼻子继续骂。


“这地球少了谁都转,你在这儿糟蹋自己给谁看呢你!”


“行了行了,你少说两句。”


岳岳也伸手去扒拉他,木子洋暴怒的样子,很久没有出现了。


上次还是演出舞台出事,弟弟从升降台上摔下去,被送到医院的时候。


高度不高,只是崴脚和轻微的擦伤,也让大家第一次看到木子洋暴躁到骂脏话的样子。


灵超没什么波动,等他被拉开,就径直走进卫生间,洗脸刷牙,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卜凡和岳岳还有行程,岳岳打包了很多菜,几个人本来想在一起吃顿饭再走,却没想到演了这么一出闹剧。


“你别太冲动,好好说,别吓着弟弟。”


卜凡走的时候不放心,拉着木子洋到角落里叮嘱,木子洋皱着眉头没说话。


岳岳和灵超说桌上的饭菜刚打包来的,热热再吃,都是你喜欢吃的。


 



 


他们走后,灵超洗漱完就径直到客厅,把岳岳打包的饭菜都打开倒进碗里,然后一样一样拿到微波炉去热。


水壶里还装着岳岳刚给他烧开的热水,说凉一会儿给他吃药。


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


木子洋坐了好一会儿,才跟他开口。


“你好好的行不行。”


灵超像没听见一样,也没看他一眼。


“你总这么折腾,还怎么让我们安心工作?”


灵超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看了他一眼,没什么感情。


“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别无理取闹。”


灵超不怒反笑,“我无理取闹?我就算死了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啊。”


木子洋倏地抬起手,灵超也没躲,冲他仰着头。


僵持了一会儿,木子洋还是放下了手。


“你吃饭吧我走了。”


这简单的一句话,却偏偏让灵超心里一惊。


他突然就觉得,可能木子洋这回是真的要走了。


不再回来的那种走了。


可是自尊不允许他迈出一步,站在原地轻轻喊了一声——


“你别走。”


木子洋像没听见一样,穿好外套准备换鞋。


灵超抿了下嘴唇,他决定赌一回。


他拿起还放在座上的水壶,又叫了一声木子洋。


木子洋刚抬头看他,他就抬着胳膊,把热水往地上倒。


刹那间还冒着烟的滚烫热水由于地心引力顺着他的裤子往下流,光着的脚边都是热气和热水。


木子洋大步迈过去,一巴掌拍掉水壶,把他拽到沙发上。


“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李英超!”


细腻的皮肤上已经开始泛红,脚上已经开始慢慢冒水泡了,灵超额头上开始渗出细汗。


可是他还是一声没吭,一滴眼泪也没掉。


木子洋把他已经湿了的裤子拽下来,翻了一圈也没找到能擦的毛巾,就想要去卫生间,却被拉住了手。


“你别走。”


没什么语气变化,灵超咬着牙让自己不带一点儿恳求的声调。


木子洋挣脱开他的手,去卫生间接凉水取毛巾。


“伸进来。”


把一盆凉水放在地上,木子洋就去拉灵超的红肿的脚,然后用浸了凉水的毛巾给他擦腿上烫到的印子和水泡。


轻车熟路地翻出医药包里的烫伤膏和酒精,又翻出缝衣针来泡在酒精里,又返回来给他擦腿。


“我求求你了,洋哥。”


看着木子洋急得满头大汗,灵超突然就受不了了。


他接受不了,如果木子洋再冷血一点儿,他可能就能咬咬牙熬过去了。


木子洋顿了下手里的动作,没说话,又起身去卫生间投毛巾。


“我求求你了,你别再骗我了。”


灵超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哭腔,他从小就能忍,忍着不哭,他妈从小就告诉他男子汉不能哭。


他也记着,可是他现在实在控制不住自己。


木子洋放下毛巾,蹲在他旁边看他。


“要我说几次,我没骗你,你别总自己瞎想了。”


“你真的,从来没喜欢过我吗,我不相信。”


木子洋又叹了口气,无奈地可笑一声。


“小弟,你要知道,那些只是做哥哥的义务。你那时候太小了,如果让你混乱了,那是我的错,我和你道歉。”


“你现在道歉有什么用。”


“那你这样,你让我怎么办?”


灵超也不管脚上和腿上的泡,一下子跪在地上,捧着木子洋的脸看着他的眼睛。


“可是,你没告诉我啊,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你不是真的啊。”


“小弟……”


木子洋去拉他的手,想让他起来,他拗着不动。


“你现在告诉我,那些是什么他妈的兄友弟恭,来不及了啊。”


灵超哽咽着,即使这样木子洋也没看他一眼。


带着以前那种对他无能为力,又纵容他无法无天的眼神。


“你先起来,水泡破了会感染的。”


木子洋继续拉他,灵超颓然地放下手。


“我你都不要了,你还管我感不感染做什么。”


木子洋没回答他,拉着脱力的他起来,小心翼翼地替他擦干净在地板上蹭的灰尘。


“你还小,你不懂,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为自己活着的,我们都有责任。我对你有责任,我对别人也有责任。”


“你对她有什么责任?”


“我遇见你之前,有过很多女朋友。”


擦好之后,木子洋把他的腿移到沙发上,盖好毯子拍了拍。


“你不一样,小弟,你不一样。”


 



 


之后,两个人都没再说话。过了会儿木子洋取出酒精消好毒的针,给他烫出来的泡一一挑破,小心地挤出脓水,涂上药膏,又缠好纱布。


清理房间,又重新烧了水,等水凉凉,看着灵超把退烧药吃下去,才离开。


再之后,两个人相安无事,那天发生的事也都没告诉别人。


只是灵超开始越来越瘦,脸色越来越差,烟抽得越来越凶。


好几次气得岳岳骂他,李英超你才二十出头,你犯不着这样。


灵超从来不回嘴,就听他们骂。


木子洋又出去工作了一阵,回来之后,和女朋友被拍到又上了几次新闻。


灵超之前拍的电影上映的时候,几个人又聚在一起,大家表面上和和气气,假笑的功力已经十分深厚。


庆功宴结束之后,灵超喝了个大醉,主办方的人显然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糟糕的关系。


阴差阳错的把不省人事的灵超托付给了木子洋。


木子洋没办法只好开车送他回家,也好在他喝得直接睡倒在副驾驶,气氛不至于太尴尬。


“小弟到了。”


灵超抱着腿蜷在副驾驶上,后背均匀地起伏着。


“小弟醒醒。”


木子洋伸手推推他,还是没动静。


收回手,木子洋打开车窗,点了根烟。


小弟睡觉一直都要缩成一团,别人说这是非常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他那时候看着心疼,就也笨拙地时不时地就抱着小弟让他不要太不安。没想到出奇地管用。


小弟很依赖他,小弟说除了我妈你对我最好,我永远都相信你。


小弟也很黏人,一些真情实感的小动作总是挡不住少年人的爱慕。


可他不一样,他是个成年人了。


他清楚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


所以当他发现小弟嫉妒时的神态,小弟极强的占有欲,小弟对他不一样的眼神和动作之后,


当事态慢慢发展到不可控的地步,他开始害怕了。


然后他开始慢慢地疏离,还好,他还没有失去某些能力,他还能够爱别人。


可貌似还是晚了,小弟已经病入膏肓了。


副驾驶缩成一团的人动了动,他把半截烟扔出车外,关上车窗,又轻声地叫了两声小弟。


灵超揉了揉眼睛,舒展开身子,然后看着他愣了两秒。


“对不起,睡着了。”


“没事儿,外面冷,赶紧回家吧。”


“有烟吗?”


灵超坐正了身子看着前面,没准备下车。


木子洋扫了眼后视镜,挑挑眉,“刚才最后一根儿。”


“什么时候又抽上了?”


“一直也没断。”


灵超笑了笑,打开车门,背对他挥挥手。


“走了。”


木子洋看着他上楼,房间开灯,才发动引擎掉头离开。


灵超站在没开灯的落地窗前往下看开走的车,从口袋里掏出两块糖。


那是他蜷在木子洋车里的时候,从车门的储物盒里看见的。


一袋子奶糖,只开了一个口,上面落了灰,好像很久没人动过的样子。


他一直没醉到睡着,他只是还贪恋那车里的味道,直到他看到车门里自己最爱吃的糖。


 



 


木子洋正在家里看剧本,收到一条微信。


【洋哥,她在我这里,你要不要来救她,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


是他现在女朋友的微信,但是他知道这是谁发的。


“洋哥”这个称呼,他从来都不允许别人这么叫他。


灵超戴着黑色的鸭舌帽坐在家里的地板上,嘴里嚼着奶糖,手里拿着一把刀。


头发凌乱的女生刚刚转醒,身上捆着绳子,在角落里浑身发抖。


灵超看他醒了,嚼了几下把糖咽下去冲她一笑。


“醒了啊。”


就是这种天使笑容,让女生无法招架,完全信任地跟着这个弟弟走了。


灵超提着刀起身冲女生走去,女生被吓得透过胶带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不好意思姐姐,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看看我洋哥会不会来救你。”


他把到背在背后,凑过去又冲女生微笑。


“可是我怕姐姐你害怕,我就冒犯了,等一个小时,他要是不来,我就放你走。”


女生拼命摇着头,想要呼喊却没办法。


灵超突然把刀抽出来,贴在她脸上。


“你说,洋哥是喜欢你这脸吗?”


女生已经出了满脸的汗,头发粘在脸上,却一动不敢动。


灵超抬起另一只手帮她拨开她的头发,“我一直以为他只喜欢我的脸,挺遗憾的。”


女生盯着灵超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鸭舌帽下露出的额头上已经起了青筋。


他在忍着,如果木子洋不来,他就任她处置,都心甘情愿。


“或者是,他喜欢你是个女的?”


灵超把刀往下移,停在她的肚子上,又笑笑,这笑里甚至带着点害羞。


“我才二十呢姐姐。”


突然手机响了,灵超看了眼来电显示,是岳岳。


他把刀收起来,转身打电话,语气一如往常,甚至还和岳岳开了个玩笑。


“岳叔,你从家回来给我拿点螃蟹啊,哈哈好啊,我特馋最近。”


挂了电话,还没等他再转过身来,就想起了敲门声。


“小弟?”


灵超扭头看了眼女生,脸色瞬间变得狰狞。


他把刀放在卫衣前面的口袋里,去开了门,门外果然是木子洋。


看起来是赶着来的样子,身上热气腾腾的,脑门上还出了点儿汗。


灵超无力的垂下手,下一秒就从口袋里抽出刀往角落里冲去。


木子洋仗着腿长手长,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拽住他的手腕。


“你做什么她是无辜的!”


“那我就活该吗!”


灵超一边挣扎一边冲他喊,气势上一点儿不输,却还是不争气的泪流满面。


木子洋用力掰他的胳膊,可灵超的劲儿一点儿也不输他。


“你别闹了!”


灵超突然停了动作,松了劲儿,看着他微微笑起来,露出整齐的牙齿,眼睛却看不清什么。


“可是,你还是救她来了啊……”


木子洋一晃神,觉得眼前的灵超又变回了刚刚认识的时候,那个不太敢说话,笑起来可爱单纯的少年。


他抱住他安抚他,一下一下抚着他的背。


“傻孩子,我是来救你的啊。”


灵超手里的刀“咣当”掉在地上,他也回抱住木子洋。


在熟悉的安慰下,灵超渐渐平静下来,木子洋让他坐在沙发上,蹲在他面前攥着他的手。


“你先冷静一下。”


转身要往角落去,却被灵超拉住手。


“洋哥,我去吧,我得和姐姐道个歉,让她受惊了。”


看着又像以前一样亮晶晶的大眼睛,木子洋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


灵超抿着嘴,不好意思地笑笑,走过去给女生松绑,又慢慢把嘴上的胶带撕下来。


“姐姐对不起,这个揭下来会有点儿疼。”


女生还瘫在角落里发抖,已经被松开的双手仍然发抖地攥着袖子。


灵超继续抱歉地微笑,拉着她的手说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姐姐你原谅我。


然后女生瞪大眼睛,灵超不知道什么时候捡起了地上的刀藏在了袖子里,他攥着她的手拿起刀,冲着自己的肚子摁了下去。


女生尖叫起来,木子洋还不知道背对着自己的灵超发生了什么,灵超就慢慢坐在了地上。


血慢慢地流出来粘在他的手上,他用手撑了下地,又蹭在了地板上。


木子洋愣了一下马上冲过去跪在地上扶着他。


一手握着他捂着肚子的手,一手抖着摁着手机屏幕叫救护车。


“你干什么呢!你是不是疯了啊你是不是疯了!”


木子洋一边喊一边哭,他是开始真的害怕了。


“别哭,别哭啊哥。”


灵超费力地抬手想去擦他的眼泪,却总是差一点儿,他皱了皱眉。


女生哭喊着跑出去,木子洋也顾不上,一直捂着他冒血的肚子。


“哥,你,你喜不喜欢我……”


“当然了,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你坚持一会儿,救护车马上就到了,坚持一会儿啊。”


“我就,我就知道,你,你喜欢我的。”


灵超满意地笑了,笑得像小时候,可爱又快乐。


我也喜欢你啊,我最爱的就是你了。


谁也抢不走的。不管是谁。


 


尾声


 


木子洋和公司花了很多钱压下了这个事。


那女生受了惊吓,却也被最后的场面吓住,岳岳和卜凡也动用了不少人脉,这事儿终于是过去了。


一切又风平浪静起来,公司放出通告,灵超因为压力太大心理出了问题需要休养。


灵超出院之后去北欧休养,木子洋也推了工作跟着一起过去。


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再提这件事情。


灵超也好像忘了这件事情一样,也在他一直向往的欧洲国家享受着普通人的日子。


“伤口还疼吗?”


“不疼了。”


灵超坐在院子里看着灰蒙蒙的天,接过木子洋递给他的热水。


“别再做傻事了。”


“对不起。”


木子洋也在他身边坐下,不论到什么时候,他还是放不下这个孩子啊。


“不是你的错,别道歉了听话。”


“嗯。”


灵超呵呵地笑了,勾着他左手的无名指玩。


—— 对不起洋哥,你这辈子都不要想甩掉我。


 


End



评论

热度(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