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梦中梦

Milkiller_ss:

@Milkiller_ss

01
暹罗使者来中原觐见,为期仅五日。
他是国宝。是舞者,也是法师。
权贵之人千金难求一舞,却见他在石板路上未穿鞋履与孩童狂欢。
使者所踏之处遍地生花。传言他本人也有花一般的容貌,但黑纱半遮面,从没人验证过传言虚实。

中土有一王爷,出身高贵,从小极得宠爱。
王爷名旭熙,人如其名一身英气,热情的像是初升的太阳。
虽是娇惯却没养出半点纨绔,满心只想行侠仗义除暴安良。
仗剑天涯,体验一把江湖上的快意人生,这是王爷唯一想做的。

02
华灯初上,夜未央。
设宴,款待暹罗使者,群臣共赴之。
使者奉上奇珍异宝,叩拜君王。
君王大悦,宴会开始,舞女缓缓进殿。使者敬酒,恭敬优雅,未看一眼舞女。
这时乐曲打断,“臣弟请求舞剑助兴。”
话音未落,一袭黑衣点剑而起,嘶嘶如风形若游龙,与鼓声相和。王爷目光深邃眼中似乎也有剑气,偏偏嘴边的弧度显出一副气淡神闲,光影摇曳,红烛摆动,好不痛快。
使者放下酒杯,终于来了兴致。他踏着鼓声旋转,白袖扬起暗香浮动,舞步或细碎繁琐,或轻巧飞疾,姿态绝伦摄人心魄。
二人眼神交汇,一剑一袖,棋逢对手。
众人只看一黑一白两个影子,美得不真实。像是暗中较量,又像是高山流水多年老友,变幻中像极了一幅水墨画。
鼓声停止,王爷大步向前,单膝跪地献上宝剑:“臣弟寻人求得大师绝作,此剑尚未开刃。赠与暹罗,愿世代交好。”
使者再次叩谢,双手接过宝剑,一挥袖子却两手空空不知宝剑去处。
惊叹声起伏,使者笑道:“方才一曲梦中梦也是臣的新作,人生本如梦,虚虚实实不必当真,只图一乐。”

03
那晚宴会过后,王爷成天想着黑纱蒙面的白衣使者,为民除害的事儿少干了好几桩。
王爷左手抱着大妈给的包子,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歪歪扭扭往桥上走,神情恍惚,很明显是想事儿呢。
人来人往,他居然能看见桥那头有只黑猫。
像是在跟他对视一样,黑猫喵喵叫了几声,引着他不知往哪里走。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神魂颠倒一般跟着。只觉得那猫的眼睛出奇的漂亮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走了许久,王爷看到了一片花海。
五瓣花,黄白相间,香气扑鼻。王爷以前从未见过,自然不认识,很是新奇。
“嗯…你要吃包子吗?”王爷把纸袋子放到地上。黑猫似乎很高兴,它跑来嗅了嗅,在他面前踱来踱去,漂亮的眼睛眯得狭长。
王爷蹲下身,伸出手来想摸摸黑猫。猫咪看起来听话乖巧,极有灵性,看着那双大手,头一扭跑走了。
只剩王爷一个人,他寻不到猫,扔掉狗尾巴草,躺在花海中想事情,不知不觉睡着了。

04
从那以后,王爷每日都能在桥头遇到那只黑猫。只是他自己就寻不到那片花海,也记不住那是什么地方,迷迷糊糊的,每次只有回到家的记忆。
“喂,你到底是不是妖怪啊?我又没做什么坏事,干嘛害我。”
黑猫坐在王爷面前,叫了几声,像是疑问。
“母亲本就说我心思没有别人多,和你玩似乎脑袋更不好使了。”
“这些花我从未见过,我也从来没摸过你,可能都是我想出来的?”
王爷像是和猫讲话,又像是自言自语,直到传来温暖的触感——黑猫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掌,又抬起头望了望他。
嗯,王爷摸了摸黑猫光亮柔软的毛,自己脑袋还没坏,挺好。

05
王爷一觉醒来,发现府上来了这么多人。亲戚朋友,受过他帮助的平民百姓,统统聚在府上等,等他醒。
这一觉,他连睡了三日,呼吸平稳,神情安和,只是用尽方法也叫不醒。
母亲擦了擦眼泪,说不知是不是那日宴会上酒喝得太多,他一回来倒头就睡,一直睡到今日。这怪事已闹的沸沸扬扬,他必须尽快安定人心。
于是王爷进殿面圣,却见到暹罗使者。
原来使者今日就要启程。
黑纱半遮面,只露出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勾人心魄。
王爷心下一惊,这眼睛太过熟悉。
使者微微鞠下身子,从袖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
“听闻王爷近日生了病,这药可清心安神,赠与王爷。”
又闻到一阵幽香,使者伸出手来递上瓶子,指上一枚黑色戒指闪闪发亮。

06
这夜王爷又做了一梦。
还是那只黑猫,走着走着却化作少年模样。白衣黑发,眼睛像宝石。他拥有世间独一无二的容貌,中和了纯洁与邪魅,所及之处真的生了花。
少年说,这花名为缅栀子,本是长在树上的。
少年说,你脑袋才没有问题,心思不多很好的。
少年说,不必想太多,所见所感,本就是梦中之梦。
梦醒,王爷发现窗子被风吹开,月光照进来倒是很美。他起身去关窗,发现窗边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
那是一枚黑色戒指。

评论

热度(70)

  1. 虎牙恒星Milkiller_s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