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浅浅虎牙尖

【🦊🐶/🐈🐏】
自然糖太甜啦‼️

具象浪漫1.0

逍遥哥哥:

◎不包售后





16岁未满的敖子逸热衷于看网络小说,一度沉迷于某游戏小说无法自拔,甚至定制了有每个角色名的手机壳,一天换一个,一周不重样,做法之中二程度不亚于追星女孩,对于同好也是抱有莫名的好感。





这种沉迷有利有弊,偶尔写作文添几句书里酸溜溜的句子好像很戳那个中年语文老师的分点,总是给他优还要再加一个感叹号,但也因为在课上看小说被罚了好几次的值日。





山城的夏天有着浓烈的色彩,炙热的烈日和倾盆的暴雨可以在一天里自如交替,等敖子逸倒完垃圾回到教室,外头的乌云已经拢了过来,雷声还来不及作,雨点就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敖子逸极度乐观地大声朗诵学过的某篇课文,慢腾腾的收拾好书包雨势还不见小,干脆拎了包扔到肩上,锁好教室门站在走廊里看着雨水顺着房檐下坠,自动在心里给自己加了个苦情男主的bgm,深情四十五度抬头的时候看见了真正的苦情男主。





漫天朦胧的雨雾中一个男生朝着屋檐下跑来,虽然戴着卫衣帽子但还是打湿了刘海,湿哒哒的贴在额前,雨水顺着他的侧脸滑到下颔聚拢又往下落到地上砸了个惊心动魄,敖子逸突然觉得书里的那些情呀爱呀都哗啦啦的跟着暴雨落在了这天地间。





如果说上一秒敖子逸还在犹豫要不要主动,那在他看到丁程鑫手机壳上和他同款的角色名之后立马忘记了自诩的高冷摩羯座人设,二话不说就脱下校服外套过去递给了对方,面对丁程鑫疑惑的眼神,还是没忍住崩了下面子,轻咳一声说,“我是初三九班的敖子逸,最近打算竞选学生会主席,需要建立形象。”





丁程鑫接了外套披到肩上,带着些看透的轻蔑笑意,“校规第二百二十五条。”





在敖子逸淋雨发烧的第三天之后终于在自己房间的桌脚下找到了学生手册,翻到了那个第二百二十五条。





-初三生禁止加入学生会。





大意了。





怪我咯?这破学校什么都不多就校规校纪多。





养病一天装病三天的敖子逸终于被早归的敖妈妈抓住了在打游戏,隔天就被揪着耳朵提溜回了学校,一进教室他就看见了桌上叠得整整齐齐的校服外套和同样规矩摆放的退烧药,我说,这哥们儿强迫症吧?





同桌抱着他手臂不撒手,哭丧着说逸哥我好想你!敖子逸扒下他的爪子故作嫌弃的拍了拍袖口,嘲他,“得了吧,你就是想我那正确率百分之百的作业。”





同桌唏嘘一阵真心不遇真心人之后立马话锋一转极其八卦的凑上去,手指尖点了点敖子逸桌上仿佛被四台聚光灯同时打亮的极具存在感的贵重物品,“你跟隔壁的丁程鑫怎么认识的?他来找你好几天了,还不准我碰你衣服,非得天天来摆规矩了,不是我说,这他妈一件衣服叠你桌上我每天看着很慎人啊!你他妈又不是圆寂了,搞得我老想给你摆朵菊花上去。”





敖子逸抬手就给了同桌一个爆栗,“你他妈会不会说话?闭嘴,抄作业。”





“得嘞!”领了作业的同桌立马噤声埋头奋笔疾书。





敖子逸把外套拎起来抖了抖搭在椅背上,退烧药也塞进了桌肚里,整个过程不过五秒,瞒过同桌这种低商容易,瞒过他自己好像不太行,敖子逸趴在桌子上捂着锣鼓喧天的心脏,不行,发烧烧到心梗了。





评论

热度(266)

  1. 梨涡浅浅虎牙尖逍遥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
  2. 翼下之风逍遥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
    🐴
  3. 梨涡浅浅虎牙尖逍遥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