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娜俊】雨夜怪诞故事

午后校门口:



我是一位语文老师,现在在城里的初中任教,年轻时,大概是二十年前吧,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乡下教书,几天前接到村长的电话,邀请我参加曾经一位同僚的葬礼,于是我再一次来到了这里。


 


下了客车已然是黑夜,还要走四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村子,行至一半,空气逐渐闷得人喘不过气。果然,几个闷雷过去霹雳啪啦雨就下起来了,虽然带了雨伞,但依然阻挡不了雨势。


 


前方刚好有一个废弃的房子,我打算过去避一避雨再走,看这架势,没有一晚是停不了的。


 


门口放着三把雨伞,两把普通的,和一把女士阳伞,看来已经有人先我一步在此避雨了。


 


“我可以进来吗?”我边问边走进去,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捡起一看,原来是个相框,能看出有些年头了,有些泛黄,我夜视能力还不错,认出相片上是四个男孩和一个女孩,背景是学校的大礼堂。


 


哦!我认识这几个孩子,我教过他们!没听到有人回答于是我小心地走过去,有三个人围坐在餐桌旁,四周黑得很,只能看见一男一女坐在一起,另一个看起来年轻些,坐在他们对面。


 


年轻人说:“你们看!还有人和我们一样倒霉!”


 


我把相片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坐了过去,女人和男人看起来是一对小夫妻,女人乖巧的坐在男人旁边。


 


“你看起来不是本地人,我是来姥姥家玩的,你是来干嘛的?”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健谈吗?


 


我说:“我来参加同事的葬礼。”


 


“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我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同我搭话,她声音温温柔柔的,听起来很舒心。


 


“我们刚才在轮流讲故事,你也要加入吗?”年轻人拄着下巴说。


 


听起来似乎很有趣,闲着也是闲着,我点点头。


 


女人指着桌上的相片很惊讶的样子,“哦?!您把它捡起来了!”


 


我笑笑,“是啊,刚才进来的时候踩到了。说起来,相片上的都是我教过的学生哦。”


 


“原来你是老师啊,当老师一定很有趣。”年轻人有些迫不及待。


 


“是啊,学生间的事有些根本毫无逻辑。这就是年轻的乐趣啊,哈哈。”


 


这件事发生在我被掉回城里的前几天,当时我还只是个没什么资历的实习老师,故事的主人公暂且用小俊和小民代替。


 


班级里总是会有一个坏孩子,让人又爱又恨,这个人就是小民,说起来小民真的很帅气,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他,小俊呢就是班级里人缘很好的孩子,学习还不错,很乖巧,学校组织文艺活动又特别积极。


 


那是初三最后一个艺术节,小俊提前一个月组了一个合唱队,有小俊,小民,还有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


 


因为要讨论节目,这几个人经常聚在一起,节目大致完成时他们聚在小饭馆里,小俊请客。但是小俊察觉出席间氛围格外压抑,大家都不说话,吃到一半,女生捂着嘴巴跌跌撞撞地跑出去。


 


小俊突然想到妈妈与他说的话,“这女生迟早会出事。”


 


小俊妈妈是村子里为数不多有点文化的家长,说到小俊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因为学生中流传着一个流言,这个女生,她吸毒。


 


对于流言小俊开始是不怎么相信的,女生好看,唱歌又好听,小俊和她合作过几次,感觉她没有别人说的这么不堪,这次艺术节也有意撮合她和小民在一起。直到前几天,小俊看到她在厕所旁的楼梯间鬼鬼祟祟不知在干些什么,待她离开,发现地上有白色的粉末,而且女生脸颊不正常的红了起来,还有斑斑驳驳的小疙瘩,小俊回家问妈妈,妈妈是这样跟他讲的。


 


她不会吸毒出现幻觉了吧,小俊想着就追了出去,小民和其他人也跟在后面,但是不幸还是发生了。


 


小俊妈妈正在家里为他们准备表演用的新衣服,小俊忽地拉开门也要呕吐的样子,小俊妈妈被吓了一跳,原来是小俊目睹了女生跳楼的场景,看到同学口鼻流血,睁大眼睛趴在地上,这么小的年纪能不害怕吗?同时小民也被吓得当场昏了过去。


 


这种事在小村里是天大的新闻了,许多人都在分析女生跳楼的原因,据另外两个男生说是女生喜欢小民,并且在当天告白了,但小民拒绝了她,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吃饭时那诡异的氛围似乎也得到了解释,但是节目不能取消,这四个男生还好好的,只不过小民自那天醒来后就变得傻傻的,没有以前那般伶俐。


 


艺术节如期开始,四个男生穿着白短袖和黑短裤,长筒袜和白色小胶鞋。


 


“你们看,就是这身。”我指着照片拿给他们看。现在看来是很土气的打扮,但小孩子穿什么都会很可爱。


 


合唱队的一个男生说:“表演快开始了,小民怎么还没来。”人都在前台忙着布置,同学们在后台帮忙找。小俊心情很不错,边找边愉悦的哼起歌来,背着手走在各种道具间,余光扫见一个身影窜了过去,躲在一堆衣服里。


 


小俊轻手轻脚小跑着过去,把衣服扒开,小民抱着头蹲在里面,原来是女老师为小民剪了一个新头型,这个西瓜头,后面还揪了一个小辫子,不好意思见小俊才躲起来。小俊就牵着手把他带出来,他们走在校园里,小俊在前面跑着回头看他,小民拿着手机给他录像。


 


画面里小俊有点黑,瘦瘦小小的,笑得很好看,发型也很衬他。同时,跳楼的女生也没有死,但是脑子摔坏了,时常认为自己是一头牛,每天把自己拴在家门口的石墩上。原来村长的儿子喜欢这个女生,是初二的学生,经常过来也和她蹲在一起,陪着她。


 


“这故事真是奇怪。”年轻人趴在桌子上说,“有点没头没尾。”


 


我摊摊手表示不知情,又接着讲,“后来听说小民其实是喜欢小俊的,男生间竟然会产生这种感情。”


 


年轻人一副看土老帽的表情看着我,“这都什么年代了,这种人很多吧。”


 


“不过二十年前确实很少见。”女人平静的说,但能听出来语气中是带着笑的。


 


“提问!”年轻人像学生一样举起手。


 


“请讲。”


 


“小俊妈妈怎么会知道女生会出事呢?”


 


见我答不出来,女人食指和拇指掐着下巴,呈思考状,“我猜小俊妈妈说的不是自杀这回事。”


 


“漂亮又会唱歌的女生,一般在学校里人缘都不会太好,一种情况是会被霸凌,小俊看到的白色粉末,我猜不是毒品。”


 


“那是什么?”我问。


 


“是粉笔灰啊,女生戏弄人常见的把戏,拿黑板槽里的粉笔灰抹在别人的脸上,脸红长小疙瘩也只是因为石灰过敏。小俊因为流言想偏了。”


 


“那她为什么跳楼呢?”年轻人问。


 


“这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暴雨没有变小的意思,雨点落在树叶上,地面上,屋顶,房檐,雨声嘈杂,似有千军万马呼啸而来,有一种要把这危房吞没的架势,一记闪电划破漆黑,一瞬间映出了女人的半张脸,她有一颗颇为可爱的虎牙。如果不是闪电,我差点忘了她旁边还有个男人。


 


“可能是性侵吧。”


 


“性......性侵?!”年轻人难以置信的叫起来。


 


 


“老师就是这样,一半是天使,一半是禽兽,就看运气怎么样喽。”


 


这种话让同为教师的我有点生气,偏见!赤裸裸的偏见!她是暗示有老师性侵女生吗?


 


“他本来的目标是小民,但不知为什么转向了女生。”女人接着说。


 


“等等,等等,我有点反应不过来,和小民有什么关系?”年轻人捂着头哀嚎。


 


“根本不存在女生和小民表白这回事,老师只是想搞毁这两个孩子,女生不从他,就放出她吸毒的消息,或许是他装作闲聊,被同学听到了,学生一向奉老师的话为真理,在同学间自然就传开了。怕事情败露,又捏造出女生跳楼是因为告白被拒想顶一阵风头,这样大家就把注意力转到了小民身上。”


 


“这不是合唱队另外两个男生说的吗?”


 


“是啊,老师跟他们说,这样说就可以保送城里的高中,撒一个谎换一个前程,多划算。”


 


“你这女人在胡说八道什么?”我要反驳她:“他们吃饭的时候氛围就已经很诡异了,老师难道能预知女生跳楼吗?”


 


“这一切不过是巧合,小民在气喜欢的人竟然要把自己和别人撮合在一起,另外两个看到这两个脸色不好,也就不好说话了,小俊恰巧是最后去的,他又想偏了。”


 


年轻人咯咯笑起来,发出海豚一样的刺耳声,声音震得我耳朵疼,边笑边说:“说得好像你在现场似的!”


 


女人一手拄着脸,有些说累了般,换了一个声线慵懒着答道:“是啊,因为我就是小俊啊。”


 


我能感觉到她在注视着我,“老师,好久不见啊。”


 


我的心脏在鼓动着,仿佛要爆开了,后背也逐渐发麻,有一万只蚂蚁在上面爬过。


 


“如果不是你,我的渽民不会被村里人非议,导致在家里都待不下去,他会考个好大学,有个很好的人生,村长会有个好儿媳,起码不至于被人拴在家里,一切都会是好好的......”


 


我以为她会歇斯底里,但是她越来越沉静下来,这使我毛骨悚然,我也知道这一天总会来。


 


难道旁边的男人是罗渽民吗?可是现在好黑,不然好想看看我的男孩变成什么样了,他小时候真的很好看来着,就像一个女孩子。


 


我试图与她周旋,“杀了我你也不会好过,我已经告诉我的家人来参加葬礼了,没有我的消息,他们会第一时间报警。”


 


黄仁俊笑了,我突然想起来,他那个时候也很可爱来着,不过我当时的心思都在罗渽民身上,倒是没怎么注意他。


 


“葬礼?哪有什么葬礼?你可真好骗。”


 


“而且谁会相信你的话,你刚刚叫我女人了是吧。”他揪起我的领子,年轻人的力气还真是大,“你好好看看我,哪有什么女人?”


 


一时间大脑像通了神,一切回归到正位,没有女人,没有暴雨,没有一室漆黑,这屋内的亮光照得我无所遁形。


 


“谁会相信一个重度妄想症患者的话。”


 


也许,我会被罗渽民亲手了结,扔到山里喂狗,我怕了,跪在地上乞求他们饶了我,可是我这种人,哪会有悔意呢,不过是对死亡的恐惧罢了。我歹到一个空子飞奔下山,山上的滚石砸落下来,没下过雨,怎么会有泥石流呢?那时我确实想对罗渽民下手,可是为什么没有呢?我理顺最近的记忆,学生是真的,暴雨是假的,女人是假的,男人是真的,电话是真的吗?脚底一滑我滚下山去。




我想起来了,那是一次课间,我一如往常在暗处窥伺,罗渽民正睡觉,我看见黄仁俊偷偷亲了他一口,于是突然想放他一马。


 


我感到山间的断竹刺穿了我的胸膛,但愿我能在无间地狱发臭发烂。


 


 


 



评论

热度(159)

  1. 虎牙恒星午后校门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