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文霖】生力

YuenLaum:

-半架空,短完


-勿上升真人




-1




刘耀文几乎是被哥哥们绑着押回宿舍的。




“整整喝了五支老百威。”




马嘉祺对着刘耀文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一股看自家小孩不争气的样子,恶狠狠地说:“再喝我就告诉阿姨让他把你接回去相亲!”




张真源倒了一整盆的热水,毫无章法地在他的脸上擦着,其实挺舒服的,喝醉之后的意识本来就已经模糊,这时候能感受到温差,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刘耀文还是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一开始还能点点头摇摇脑袋,到最后只会张着嘴巴干瞪眼了。六个小时之前他们三个还在一起录一个室内游戏节目,两个哥哥下了通告就跑去打边炉,刘耀文微信里说自己要去健身房一会儿,结果还是被助理从路边摊上抓了出来。




“啥菜都没点,就喝酒,这孩子是电视上那个吧?”




老板关切地看着刘耀文,电视上的刘耀文笑得乖巧,一副国民好弟弟的样子。醉得不省人事的男孩没有一点回答的欲望,只会不停地摆手,偶尔也放声大笑。已经11点多了,过去的一大段时间,没有几个夜晚自己不是睡在酒瓶旁边的。




以至于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看着床边的贺峻霖,差点以为自己又喝大了,做了一个不敢做的梦。




“不要想多,是公司让我来的。”




贺峻霖放下手机,看着刘耀文眼里密密麻麻的红血丝和脸上的胡渣,毫不犹豫地按住了想要起身的他,




“我拍完戏了,没什么事最近,小马哥他们没空,让我来帮你戒酒。”




戒酒。




原来是来戒酒的。




残存的幻想被彻底打碎,失去血色的唇瓣轻轻开阖,刘耀文慢慢闭上了眼睛。贺峻霖在他耳边说了很多话,可是传到他的大脑里,全部都变成了一点点不那么明显的声波。




刘耀文很快就又睡着了。他变得喜欢做梦,在梦里,自己和贺峻霖永远在一起,永远停留在14岁的更衣室后台,他害羞地帮自己戴上胸针,自己把他拉到小卫生间里,用秘密的亲吻来证明爱情。




他们是15岁那年分手的。




两个人在一起的誓言真挚美好,唯独输给了彼此的年纪。那时候刘耀文刚刚13岁。身体和心理的成熟和两个人的感情几乎是同步进行的,贺峻霖享受着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成熟的男朋友,刘耀文也体会到身高慢慢超过贺峻霖的快感。时间过得缓慢,一天可以做很多事情,两个人仿佛永远都没有分开的时候,仿佛一觉醒来就可以白头到老。




但是日子总是可以被一万个理由挡住往前的脚步。




家长的责骂和惊恐劈头盖脸地砸在两个人的面前,贺峻霖痴痴地站在刘耀文家楼下,一夜的冷雨,刘耀文却一直到深夜十一点才小心翼翼地摸出来。




“你为什么不珍惜我,过了今晚,我就属于明天了。”




贺峻霖委屈地钻进刘耀文的怀抱,却被男孩用力地推开。




男孩看了看窗台,无奈地开了口。




“我们分手,你好自为之。”




这大概是贺峻霖能想到的,最难听的告别词。




被父母教训了整整六个小时的刘耀文觉得内心解脱,可是却在上楼的时候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可能是因为贺峻霖走之前的那句话吧,




“刘耀文,只有你才会让我站在这里白白等这么久还能笑着说话的,你明不明白。”




主动停训整整六个月之后,刘耀文回到公司才发现,贺峻霖已经回到成都了。




甚至每次来重庆都要躲着自己。




刘耀文把他按在宿舍的小床上,男孩哭着叫嚣要报警,到最后嘴巴里只剩下一句话。




“我好自为之了,请你也好自为之一点。”




-2




刘耀文再次醒来的时候贺峻霖又睡着了。他打开电视,电视里播的是前两年自己和哥哥们录的一个综艺节目。




“我想知道大家和自己的初恋情人现在还有保持联系吗?能不能讲一讲自己的初恋呢?”




镜头给到马嘉祺,马嘉祺看着李天泽,会心一笑,主持人也跟着笑了,不再过多追问。




几个哥哥要么认真回答要么抛梗,可到了贺峻霖这里,刘耀文整个人都捏了把汗。




“那时候年纪还小,不懂事嘛,现在想起来还是挺好玩的。”




年纪小,不懂事,挺好玩的。




这些词语到了刘耀文的耳朵里怎么就那么刺耳呢。




“耀文?轮到你了哦。”




主持人笑着让贺峻霖把话筒递给刘耀文,男孩看着握住话筒的手,恍惚地开了开口。




“我觉得那时候我很认真,也很傻,可我一点都不后悔。”




录完节目之后,刘耀文扛了一整箱的喜力回了宿舍,这是他第一次酗酒。尽管李天泽不停地在微信里给自己发养生小贴士,提醒自己就算是微量摄入酒精对身体也是危害无穷,可刘耀文仿佛着了魔一般,只要一结束通告,就偷偷躲在车库和房间里,喝个十几二十瓶,然后空着肚子睡一觉。




“好吵,关了电视,”贺峻霖显然被刘耀文突然调高的音量吵醒,不太开心地掏出一包烟,划了根火柴点燃了其中的一根。




手里的香烟明明灭灭,贺峻霖却始终没有吸一口。刘耀文想伸手掐掉,却差点被贺峻霖塞到自己的嘴巴里。




“我用来给你醒酒的,听说这么做特别有用。”




贺峻霖点的烟不多时就自己掐灭了。刘耀文心里怅然若失,他以为前男友找到了和自己的一样的解瘾途径,不过此时此地不允许他有任何矫情的想法。接过戒酒计划的他,差点没把牙杯里的水泼在贺峻霖的身上。




“我怎么可能做得到嘛!”




刘耀文刚从床上下来,腿有点软,也许是因为没吃饭,讲这句话的时候特别没有精神,以至于贺峻霖几乎是笑着指了指A4纸上的内容。




“公司说不帮你戒掉酒我就别想开新综艺了,你不会为难我的吧?”




“不会,不会为难贺哥。”




悬在空中的手又缩了回去。




刘耀文敷衍地笑了笑,贺峻霖的心里有那么一些泛酸。




他记得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刚刚发育的刘耀文总是不得要领,不知深浅的顶动自己爽不到也没办法让贺峻霖舒服,可骄傲的小狼还是固执又认真地在自己耳边说着话,




“疼的话就用力抓我的手啊。”




初经人事的贺峻霖死死抓着他的手,一直到他在自己的身体里释放才肯松手。高潮之后的刘耀文摇着头说哥哥我是不是特别坏,下次我肯定记得戴套子,哥哥你不要哭了,你要是觉得疼就抓我的手。




我最疼的时候用力抓住了你的手,可是你宁可把手砍断,也不愿意再带着我走了。




-3




不得不说贺峻霖制定的戒酒计划真的很枯燥。




“戒酒的初期,可以散步或者快走。”




两个人从长江国际徒步走到了字水霄灯,刘耀文累得不行一直喊渴,看见便利店就想进去买瓶汽酒。




“喝酒不会解决任何问题,喝硫酸才行。”




刘耀文还没张开嘴的抱怨被更直接的话语硬生生截断,贺峻霖的语气太过平常,但男孩还是悻悻地举起了两罐酸奶,乖乖走到了收银台。




刚喝完酸奶没多久,贺峻霖就拉着刘耀文接着跑步,一路上几个认出他们俩的私生捂着嘴巴发微博,贺峻霖用尾椎想都能猜到,这个人点开的估计是文霖超话。




用强大运动量来驱逐酒瘾,这是贺峻霖上网查到的办法,但很显然这样的运动量除了让刘耀文变成一个性冷淡男生以及增大被私生偶遇的几率,好像确实没有什么其他的意义。




“从现实角度来看,这么下去我会过期的。”




刘耀文难受地耸了耸肩。




坐在烧烤店里,刘耀文把烤得最好的一块牛肉夹到贺峻霖的碗里,可乐一罐接一罐地喝。没有酒精的感觉让他难受到不行,甚至到了浑身发痒的地步。贺峻霖一开始还能老神在在地吃光碗里的肉,可刘耀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吃的东西越来越少,这让他没办法再假装没事。




就算只是队友,这样的反应也让他害怕。




刘耀文什么都好,就是吃不到想吃的东西就容易发脾气。在一起的时候刘耀文总是忍着自己不在贺峻霖面前撒野,可分手之后贺峻霖才发现,原来刘耀文可以只为了一块煎饼难受地躲在保姆车里生闷气,也可以因为喝不上酒在车库里一边哭一边用手机砸自己的脑袋。




他把这类行为归结为幼稚,却从来没想过这个行为总的源头可能是自己。




“每个人都不完美,在包容缺点的情况下一起进步,这才是正确的恋人之间的扶持吧。”




他想到马嘉祺一次采访的时候说的话。他特别想把这段话发给刘耀文看,告诉他,想着自己什么都完美了才能去爱,这种想法从根本上看就是一种狂妄和幻想,我还是喜欢真实的你,你可以妥协也可以屈服,但你要勇敢一点,我才会对你有信心。




可是他们已经分手整整4年了。




-4




“尝试培养新的嗜好,选择纯粹娱乐消遣但是健康的活动。”




背着亮皮斜挎包,干瘦的少年肩膀在空荡的短袖里消失得找不到。刘耀文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以前公司要营业CP的时候,都拉上一群人来这里打篮球,但是轮不到自己和贺峻霖营业,两个人总是不在一个队,虽然打着打着刘耀文也总是把球心甘情愿地送到贺峻霖的手里。




一直到现在,好像两个人这种糟糕的默契也还没有变过。




“我们在斗牛,刘耀文。”




讲完话贺峻霖马上从男孩手里接过了球,假动作晃了几下,成功骗过无精打采的对手,带球从边上侧身绕进去,跳起来又是一个漂亮的投篮。




球没有悬念地入框,刘耀文礼貌地鼓了鼓掌,刚想把手伸上贺峻霖的肩,却又缩了缩手,不自觉地甩了几下。




“天气很好。”




回公司的路上,刘耀文尴尬地重复着这句话。




“你也是。”




贺峻霖只是笑着。




很显然打篮球并没有成为刘耀文的新嗜好。贺峻霖亲自下厨给他做了一顿家常饭,印象里的刘耀文比起米饭更爱面食,14岁的贺峻霖就闹着要妈妈教自己下面条吃。妈妈手把手教学的时候,欣慰地说,咱们霖霖会了这个,以后妈妈不在了也能有口热饭吃。




14岁的自己端着一碗简简单单的面,除了面条和炒鸡蛋没有其他的佐料,刘耀文还是吃得食指大动。




可20岁的贺峻霖看着空荡荡的餐桌,心里有一些发毛。




推开卧室的门,刘耀文慌乱地把酒瓶子往被子里藏,却一不小心打翻得整个床都是喝剩下的白酒。




“人吧,无论什么年纪还是要保留点不羁的部分,不为什么,就是觉得委曲求全不是什么好词。”14岁的刘耀文一本正经地在记者面前说出这些话,还回头冲着贺峻霖做了个鬼脸。那时候的刘耀文说到做到,他确实这样活着,一直到他们俩分开,他都是这样活着。




只是现在,为了能喝一口酒,刘耀文愿意做的,岂止是委曲求全。




“我求求你了霖霖,给我喝一口吧,我再不喝我真的会死掉的,我不想死掉,我会好好吃饭,你说的话我都愿意听,你就先让我喝一口吧……”




一句话就是一拳。




“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贺峻霖一肚子的火气和悲伤发泄不出来,只好变成文字往外吐,




“没有几个男人会像你这么孬了我告诉你!”一整瓶没动过的江小白被砸到墙壁上,




“你不要再喝酒让自己堕落了,我也求求你,耀文。”




-5




“如果影响到了患者的正常生活,可以适当放弃。”




仅仅两三天的治疗,就让贺峻霖头疼得不行,回到了成都。刘耀文开着车送自己到火车站,贺峻霖特别担心路上有查酒驾的,不然自己可能还得半路下来拦出租车。




刘耀文抱得特别用力,贺峻霖也被这股力量感染得紧紧攥住了身边的人。他的指背隐隐作痛,心里也难受得不行,他觉得有根眼睛看不见的针一直刺着,很打扰他,这根针明明已经不小心划伤了自己,可伤口反倒不觉得疼。




“我如果清醒了,我就会知道我特别想谁。”刘耀文捧着贺峻霖的脸,后者没有不耐烦地推开,他真的很想听下半句话。




“可我已经很久没有清醒过了。”




一直到贺峻霖上车,刘耀文都没敢把自己写好的信交出去。




其实小时候他们就喜欢互相写情书。幼稚得要死的内容,还是写得乐此不疲。刘耀文情书里的内容,无非就是,我永远爱你,我永远会对你最最好。




但这些童话在分手的那一天,全部都完结了。




他以为会有永恒存在,郁结的乌云也会散开,他割下一段有害身心健康的回忆,磨成粉末状,丢进试管里,加了几声唏嘘,熬成稀泥,捏了一只海鸥,任由它朝着反方向飞去。他不再是他,从今天起,他变成了一个新的东西。




这世上没有另一个他,也不存在什么感同身受。




“我给了你那么好的机会,你自己没把握住。”




马嘉祺叹了口气,拧开一瓶罐装咖啡,“喝点?”




“不喝。”刘耀文摆摆手,“黑咖啡喝多了没有味觉。”




“我以为你早就没有味觉了。”




“我还是有的。”




第二天一早,刘耀文一个人戴上手环,早早离开了宿舍,从宿舍一直跑到了铜元局。




就算你不在我身边,我也有在听你的话,我真的很笨,可是这种感动,你会不会舍得要呢。




可惜日子的尽头都是难过汇成的河。




-6




贺峻霖再来重庆的时候,是自己的新剧快要上星的时候。




助理领着他来到一个庆功宴,电视台和制作单位的大佬们一个比一个能喝,贺峻霖又是傻乎乎到场的唯一一个小白脸,脑子里有点坏主意的胖大叔都绕着他敬酒。不胜酒力的贺峻霖努力支撑着理智,又红又热的脸颊吸引到的别样目光越来越多,平日里亮亮的眼睛也有些迷蒙,喝到第二轮,贺峻霖的手已经握不紧酒杯了。




情急之下,助理打通了刘耀文的电话,带着哭腔开了口。




“霖哥已经喝了一整壶了,文哥你快过来护着他吧已经有两个人要送他回家了……”




刘耀文骑上摩托车,几乎是一路超速赶到的酒店。




半眯着眼睛的贺峻霖被助理护着趴在餐台上休息,刘耀文给大佬们赔礼道歉,半抱着贺峻霖往门外走。这个人全身的重量,仿佛都靠在了自己的身上。




刘耀文也不是没有公主抱过贺峻霖,只不过那时候自己实在太小,没有抱稳,害得贺峻霖摔得疼得不行。




可今天的贺峻霖看起来醉得很厉害,刘耀文看着怀里脸颊酡红还不老实地蹭来蹭去的男生,心里边什么滋味都有。




组合成立两周年的时候,两个人跟着哥哥们一起喝葡萄酒,脸蛋通红的他们躲到男厕所里偷偷玩,不算明亮的灯光下,两个年轻的身体胶合在一起,忘情地抚摸着对方的身体,肆意地拥吻。贺峻霖差点在那里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刘耀文,刘耀文却用理智克制住了自己,低头告诉贺峻霖,我会在更宽敞的地方干你。那是甜蜜的滋味。




分手前一天的晚上,刘耀文跪在妈妈面前磕头,求他不要拆散自己和贺峻霖,自己愿意未来把钱全都给家里花,磕到头皮发紫都不肯停下,脸上还挨了好多的耳光,那是酸楚的滋味。




贺峻霖17岁割了盲肠,身上多了一道手术的伤疤,暑假里有一天游泳的时候整个暴露在了刘耀文的面前,他看着伤疤,心里疼得不行,他想在这道伤疤上轻轻亲一下,可他们已经分手了,他甚至只能在梦里懊悔自己没有照顾好他,那是无奈的滋味。




他为了自己的健康,逼自己戒酒,定了一堆严苛的条件,自己无能为力却还是坚持做了下去,其实是喜悦的滋味,可只有和他分享了,才是真正的喜悦的滋味。




很多人都在为了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装疯卖傻,或者干脆选择去遗忘,只有刘耀文一直记得这些东西,用力地记得。




想念曾经的人,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吧,更何况还在自己的怀里。




-7




靠在刘耀文肩头的贺峻霖慢悠悠地睁开眼,喉头因为酒精而难受得不行,但醉意已经消退得差不多了。




“你醒了,我一晚上都没睡。”




刘耀文勾着嘴角淡淡笑了。




“你把我……”




贺峻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身体,确认衣服都没有换过之后,才放心地往刘耀文的方向靠了靠。




“想不到你还是个君子。”




刘耀文听着觉得心头一酸,起身打算洗个头,却让贺峻霖拽住了衣服。




“陪我躺一会儿吧,谢谢你昨天晚上。”




“凡事都得量力而行,有多大能耐就只捅多大能耐的篓子。”刘耀文扯了扯嘴皮,乖乖躺了下来,“喝不了酒就不要喝,你差点给那群人按在酒桌上办了。”




“可你保护了我啊。”




贺峻霖眨眨眼回答他,这让刘耀文不太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像不像12岁时候的样子,刘耀文在心里问自己。




两个人的早餐是一些面包,贺峻霖喝着家里的最后一点牛奶,刘耀文干脆就着白开水。贺峻霖吃完饭就出了门,刘耀文干脆洗了个澡上床补觉,结果却被敲门声狠狠吵醒。




打开门一看,贺峻霖提着一袋子青岛,对着自己开心地晃了晃。




“救人一命嘛,我请你喝酒。”




刘耀文眼睛里的沉寂慢慢变成了光亮,心脏跳动的速度缓慢地加快,可很快又平复了下来。




他看了看满是蔬菜汁的冰箱,笑着摇了摇头。




“谢谢你,我戒掉了。”




“你给我讲清楚,你戒掉了什么。”




贺峻霖的嘴唇轻微地颤抖。




刘耀文垂眸,低头看着贺峻霖的手,




“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知道那句话让你很难过,我很抱歉,可我也很自责,我以为喝酒可以舒服一些的,我想通了,所以我现在不喝了。其实我没有酒瘾,让我上瘾的,只是酒醉之后,身边有你的幻觉而已。”




还是没敢握起来。




可贺峻霖却主动伸了上去。




“如果你不想追我了,那换我追你。”




“你冷静一点……”刘耀文有些犹豫地开口,他不敢看贺峻霖有些发红的眼眶。




“我活得好累,我以为是因为自己只是假装爱一个人好难,后来发现,假装就太难了,我真的还忘不了你……”




贺峻霖按着刘耀文的肩膀,手探到他的衬衫里,却被用力地甩开,刘耀文正了正脸色,反按了回去。




“我不是12岁的我了,我将来可能会出轨,我上厕所不关门,我从来不会弄爽你,我累的时候不会和你接吻,我烦的时候不会答应你的要求,而且我一定会很快厌倦你的身体,靠近我这样子的男人。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刘耀文抿了抿唇,刚想把男孩推到门外,却被他的身体狠狠撞了一下。




“那就让我后悔吧。”




-8




“如果我未来是喝酒喝死的,你就给我的墓志铭写,一生浅薄,勿问归期。”




“写个屁啊,你再敢乱喝酒就别想上我的床了!”




“写嘛……”




“你如果真的是喝酒喝死的,我就写,饭后一滴酒,亲人两行泪。”




“……”




-END-



评论

热度(347)

  1. 虎牙恒星YuenLau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