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洋灵】梦中客1(高干AU,日常向)

十五删:


手痒。


瞎扯的高干背景,洋灵1v1。有少量卜鬼/卜岳or其他cp。分量少就不打tag了,多了的话再预警。





一、


 


 李振洋到酒店的时候,两张桌子各十二人位子,一桌长辈一桌小辈,已经都坐得差不多了。李英超看到他眼睛便一亮,张嘴喊他:“洋哥。”正想招呼他过来坐,又想起自己身边已经坐了两位大人,只好瘪了瘪嘴,把嘴边的话收回去。


 


李振洋心里暗笑,表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他按着该有顺序伯伯叔叔喊了一圈,最后才到李英超:“恭喜小弟。”他手里提着袋子,上面印着俗气而知名的五个字母,放到了李英超手里:“一个小礼物,希望小弟喜欢。”


 


李副省长拦着劝道:“他一个小孩,穿这么贵重的衣服不好,回头在学校怕要被人指指点点点。小洋听叔叔的话,快拿回去,使不得。”


 


另一边的李家长辈连忙客套:“超儿从小就跟洋洋的亲弟弟似的,送件衣服不算什么。况且洋洋本来也是这一行的,不打紧。”


 


李振洋笑着点头,说了句:“应该的。”把东西放好了,自己自觉地去了小辈那一桌坐。


 


今天是李英超上大学的庆祝宴,来的都是都是平日子里关系好的同事亲戚,因而他破格被坐在了主桌的位置了,眼巴巴地望着另一边。


 


李振洋坐下来才发现卜凡刚好在旁边,动了动他的手臂:“怎么今天劳驾你出来了?”


 


卜凡苦着脸:“本来是请了老爷子的,奈何他老人家昨天血压又高了送医院观察,逼着我跟部队请假过来给弟弟庆祝。”


 


李振洋笑道:“小弟就是讨人喜欢。”


 


“可不是。”


 


他们几个打小在一个大院长大,李英超比他们小许多,又生得漂亮,几乎家家都疼他。这一次他高考顺利,倒是好不容易把老邻居都聚一块儿了。


 


卜凡跟李振洋碰了个杯,却发现这兄弟把酒杯放下了开始喝茶,问道:“开车了?要什么紧,一会儿我喊人送你回去。”


 


“算了,不方便。”李振洋摇头道,又瞟了一眼主桌上的小孩,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便低下头按了条短信。


 


卜凡这一看便心知肚明了,也不点破,捡着最近部队里的事跟李振洋聊天。说着说着,就提到自己有可能跟着维和部队出去。


 


“什么时候?”


 


“快的话,明年一二月份吧。”


 


李振洋没留神,说:“那你岂不是又不能在家过年了?去年老岳还问起你了……”他看到卜凡神色一凛,连忙闭了嘴。


 


还好卜凡又很快恢复了老样子,笑着说:“你看看,都怪你小时候带着我皮,天天捣乱,气得老爷子把我塞部队里了。”


 


“你自己造的孽赖什么我,你看小弟才是我带大的,不都是乖乖的……”


 


“超儿他……”卜凡话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跟李振洋打了个眼色,跟桌上的其他人说一句自己出去抽根烟,便揪着人出去了。


 


酒店有吸烟区,此时恰好没人。卜凡站在窗边给自己点上了,又帮李振洋点了火:“哥哥,你是想好了?”


 


李振洋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嗯,想好了。”


 


卜凡猛吸了一大口:“你家姑姑眼看着就要部级了,李伯伯退休前再升也不是难事。你家这一辈儿就你一个看起来可以接班的,你非得跑去开劳什子公司?”


 


李振洋收起了一贯的懒洋洋的神色,将手上的烟捻了:“凡子,我得为我和小弟的将来打算。”


 


“我们这种家庭的孩子要是想着接班,就得等着被家里管一辈子。”李振洋笑了笑:“自己不打出点地盘,以后怕是没有我跟小弟的容身之处。”


 


“弟弟知道么?”卜凡看着窗外问:“他知道你做了这么长远的打算么?”


 


李振洋摇头:“我没跟他说过。但是你别看他一天天的就知道吃糖,心里明镜儿似的。这次高考报志愿,他家里原想着给他填法律系,他自己改了一堆经管方向的专业。”


 


卜凡哈哈一笑,道:“真好。”他用力拍了拍李振洋的肩膀:“真好,真羡慕你和弟弟。”


 


“回去吧。不然一会儿伯伯叔叔们要问了。”


 


 


二、


 


李英超吃到一半,就看到李振洋走过来说自己公司有点急事,得回去加班。


 


李振洋他爸说去吧,又冲着其他人摇头道:“我们家怎么就出了洋洋这么个不听话的。不接班也就算了,要开公司也得找家里有门路的行业啊。看他现在拼死拼活的创业,真不知道图啥。”


 


“孩子有拼劲是最重要的。”李副省长看了看自家孩子:“超儿要是有洋洋一半能干就好了。”


 


“超儿你就不用担心了……”


 


李英超瞪着一双大眼睛听着他们说话,没一会儿也假装接了个电话,说是高中老师和同学开同学会,自己出去玩一晚上,回头在同学家住。


 


李副省长瞪了他一眼,觉得孩子不懂事。奈何李英超抓起手机和李振洋送他的礼物风风火火就跑了。


 


“这孩子真是……”李副省长骂道。


 


李振洋他爹拦下了:“算了算了,孩子还小。”


 


卜凡见状连忙站起来打圆场:“李伯伯,天晚了,我送弟弟去吧,你们也好安心。”也不多说客套话了,顺理成章脱了身溜出去。


 


 


一出酒店卜凡就逮到了在路边打车的李英超,并顺利将他逮到了自己的越野车上。李英超支支吾吾,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卜凡按了一把小孩的脑袋:“行了,跟你凡哥就别装了啊。你洋哥那房子还是我帮忙找了的。”


 


李英超“啊”的一声,便笑开了说:“是吗?我洋哥就是厉害。”


 


卜凡没能从自己的话提取出有关“李振洋很厉害”的深层意义,并决定放弃,一路上就跟李英超有的没的说话。


 


论起来,当年大院一堆孩子里数他和李英超年纪最近,两人还在一个学校待过,所以相互打起掩护起来至今还是非常默契。


 


李英超成年了,今晚也喝了好几杯白的,嘴上说话说得飞快:“我这去上大学,大院里就彻底没有孩子啦。你看看,你去了部队,洋哥毕业后满世界做生意的跑,岳叔又进了国安那见不得人的地方……”


 


卜凡重重地磕了两声。


 


李英超从小被大院宠大的,对这声咳嗽置若罔闻:“我好想我岳叔啊,等今年过年岳叔回来了,我们还像小时候那样出去玩一次吧。”


 


“去不了,去不了。”卜凡重重地说了两句:“过年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在非洲大陆上打击反政府组织了。”


 


李英超“哦”了一声,笑道:“那你找几个黑人小孩,拉个小黑板,在上面写给李英超拜年啦!”


 


“我可去你丫的。”卜凡笑道,把车停在一个小区门口:“去吧。”


 


“哎,那我走啦。谢谢凡哥。”


 


 


李英超蹦了两步刷卡进了小区。先前他高三住校,小孩住得不习惯,李振洋就给找了这房子,周末节假日什么接出来休息两天,一来二往两人都把这儿当半个家。


 


开了门,小孩就迫不及待地喊“洋哥”,蹬蹬蹬蹬地就开始找人。最后在书房门口撞上了往外走的李振洋,一把就把人扑住了。


 


李振洋把小孩抱起来走到了客厅沙发上放下,又闻了闻他的脖颈:“今晚喝了多少?”


 


李英超老老实实承认:“就敬了一圈。”换来李振洋在他嘴上亲了一口:“乖。”


 


“我好想你啊。”李英超又搂上了他哥的脖子,把自己有些发红的脸放在他胸前蹭:“高考后都没怎么见你了,你又要开分公司了?”


 


“嗯。”李振洋的时尚品牌最近开了珠宝线,算是动用了点在矿业方面的人脉,这个六七月忙得不行。


 


“唉。”小孩叹了口气:“我跟我爸说了,等录取结果出来,我就去你公司实习。”


 


李振洋吃了一惊:“真的?”


 


“这还能假啊。”李英超笑着问道:“洋哥包吃住,还给盖社会实践表。就不知道我洋哥能给我安排一个什么职位,是扫地呀,还是前台小哥啊?”


 


“小机灵鬼。”李振洋掐了一把他的鼻子,又从桌上糖盒摸出了一颗奶糖塞到李英超嘴里:“给你挂个大工牌,上面写着老板娘三个大字。”


 


“李振洋,你将损失一半的女员工。”


 


小孩含着糖躺在他的怀里咯咯直笑。


 


李振洋摸了摸小孩的头发,突然想起:“晚上吃好了么?”


 


李英超摇头:“陪着假笑还来不及,谁顾得上吃饭。”


 


一米九的人一个猛翻身把小弟从沙发上拉了起来:“走,去洗把脸换身衣服,哥带你去出去吃宵夜。”


 


 


李振洋牵着小弟的手从小区偏门溜出去的时候,夜色很黑,他突然想起他俩小时候。


 


严格来说他俩不算一辈儿,差了七岁的两人理论上是怎么都玩不到一块儿的。但实际情况又有点复杂,两户李家既是邻居又是同乡。李副省长年近四十才得的李英超,刚好是一个官场最容易上升的时候,自然是没什么精力管小孩的,因而小孩天天放在邻居家。


 


卜凡常常开玩笑说李英超就是他洋哥半个儿子,洋哥带大的。李英超还在幼儿园挂着鼻涕跑的时候就跟在小学生李振洋身后,后来小学生变成中学生又变成大学生,幼儿园那个也长得飞快,快到他哥大学毕业的时候,十五岁的李英超就敢跟他哥说我们谈恋爱吧。


 


李振洋问谁教你说这话的?我去打死他。


 


李英超屌屌地回答你教的,我什么都是你教的。


 


然后他就被打了一顿屁股,也收获一个男朋友。


 


“小弟啊……”李振洋想到这里总会无意识地喊他,换来李英超欢欢脱脱地回答:“干嘛呢洋哥?”


 


“没事儿。”


 


李英超不信:“没事儿你喊我干嘛呢。”


 


“喊着好玩。”


 


“我是你用来玩的么?” 


 


李振洋把他的脑袋按进怀里作势要打:“学会跟你洋哥抬杠了还是怎么地?”


 


“哎哎哎大街上的,影响不好!”李英超抱着他哥咯咯地笑,等他哥放开他还不忘还手打一下:“你看看你,我都这么大了你还打我。”


 


“这都是大哥对你的爱之深,懂不?”李振洋一本正经地笑着说。


 


李英超心生一计:“你再打我,我就不喜欢你了。”


 


李振洋眼神里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可能。”他说:“你什么都是我教的,我可没教你不喜欢我。”


 


李英超哼的一声,跳上了路边的花坛边沿着走,摇摇晃晃的。李振洋牵着他走了一段就喊他下来:“你一会儿被石头绊住摔下来我可不管你的。”


 


小孩没理他,喝了酒后勇气特别足的样子:“我不怕。”


 


他说:“我什么都不怕,只要洋哥在我身边。”


 


李振洋停下了脚步,不由分说把小孩从花坛抱了下来:“可是我怕。”


 


“怕什么?”


 


“怕老婆。”


 


李英超被恶心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你一个时尚圈高端老总,天天看土味情话你好意思么你?”


 


李振洋抿着嘴笑,眼神一瞟看到身边有辆车挺眼熟:“小弟,你凡哥今天送你回来是不是开的这车?”


 


李英超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见到一个满头脏辫的小年轻从车上下来,诧异地对:“对,但……”


 


一米九几的大个子跟着从驾驶座下来,看到李振洋与李英超俩人,当场就愣住了。


 


 


 


TBC


 



评论

热度(266)

  1. 虎牙恒星十五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