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浅浅虎牙尖

【🦊🐶/🐈🐏】
自然糖太甜啦‼️

注定

靠糖:



终于有空写点东西了。
昀俊心不死。
——
1
七点的街头夜风很冷,董思成的成人社交活动比八点过后仍未进食的胃还空虚荒芜、凄凉萧瑟。寥寥无几空旷的大街上很好的展示了星期一夜生活还未降临的夜晚该是个什么样枯乏单调的景象。

董思成失恋了。准确来说,他想这不应该冠冕堂皇胡乱定义为失恋,只有真正的陷入过真爱的一段感情,经历过深刻的爱恨情仇的,最终结束才有资格盖章结论此词汇。而他这段大致只可以称之为模拟式情侣生活体验。想到这里他觉得庆幸。没有最终和那姑娘草率的决定在一起,她没有愿意将就一个不爱她的人,这真的很庆幸。

比起其他男人因为女孩儿们的拒绝后,会伤心欲绝去酒吧小巷里酩酊大醉一场,董思成想到的却是这值得单独去庆祝一下。庆祝好了再给妈妈打电话如实汇报这一事况。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诉她恢复自由身不是自己的过错,而是人家女孩儿不愿意,不想要。

董思成26岁了,至今还是孑然一身。他不是不招人喜欢,他的慢热性子使他难以适应倾慕者过度的热情。向他示好过的数不胜数。归功究底为他这张生得好的皮相。董思成长得像母亲,温润俊俏。还再年轻点儿的时候心血来潮去染了个头倒比电视上那些个新生代小生还有范儿。一米八几的个儿往哪儿一站都会惹人看几眼。

找了家唱点小歌儿的清吧坐坐。董思成走进去时还有点尴尬,别人都是三两成伴嘻嘻哈哈从他肩头擦过,就他独善其身。随便找了个不起眼的边角位置坐下,服务员给他拿来了册子点单,他只要了一杯果酒。喝不了太花里胡哨的酒,带点果味儿的甜酒是再合适不过的。

小舞台上有女人在唱歌,唱的英文歌。音色慵懒。董思成兴趣缺缺,他读东西也这样,对国内文学如数家珍,国外文坛却知道的不是很多。

服务员适时给他上了酒解解闷分散一下注意力。

漂亮渐变色液体衬着白色的玻璃杯冒着寒气,董思成点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些有着体面名字的酒到底长什么样,很可惜身为一个专业舞者他没有应酬见识这种世面的机会。凭借感觉他挑了喜欢的字眼点的。

端起来看了看,董思成试探性的呷了一小口。

甜的。

正好这时舞台上歌手换人了。上来个拿着吉他的小伙子,是看上去很年少的一个男孩。水蓝色没有皱痕的棉料T恤外面简单粗暴的罩着一件白得亮眼的白衬衫。像涉世未深的学生。

很干净。

他调试了一下琴,低头边调边拨弄琴弦。董思成又喝了一口酒,没想这酒还是有点冲劲儿,灌了一大口才从嗓子眼冒出来麻麻地感觉。

“正值换季时节,我唱首哥哥的春夏秋冬。无论是秋还是冬,都该是好时候。”

看来男孩在这清吧还是有点人气的,他说完话后有小股小股的掌声捧场。听见掌声他有些羞涩,坐的高脚椅动作转了转,是局促的模样。

秋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秋风即使带凉 亦漂亮
深秋中的你填密我梦想
就像落叶飞 轻敲我窗
冬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天空多灰 我们亦放亮
一起坐坐谈谈来日动向
漠视外间低温 这样唱
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
燃亮飘渺人生
……

是首老歌,董思成听过。男孩粤语的咬字发音不是那么准确,却抓耳动听。他有一把温柔讲故事般的好嗓子。轻轻缓缓娓娓道来。

清吧变得很安静,似乎只剩下男孩的歌声。谈话也中断,可能都在用心倾听他唱歌。董思成一杯酒下肚,变得懒懒。支着下巴眼睛同样离不开小舞台上唱歌的人。路过的服务员被董思成拉住。

麻烦再给我来一杯这个。

男孩一曲唱完又唱了首老狼的恋恋风尘。同样是老歌。

服务员端了酒再次过来的时候董思成问。

“他每天都这个时候来唱歌吗?”

“小俊吗?哈哈,他没有确定日子的,一个星期唱两次。”服务员将茶盘收了,往小小的舞台上望了眼,眉飞色舞的回答。

“可以点歌?”

“这个啊,唔,我去问问。有时候可以有时候不可以。”

还挺清高,董思成不动声色的笑笑。不知道为什么,白白生出一种想认识他的冲动。董思成不是轻易会有非做不可想法的人。

“甜蜜蜜,我点一首甜蜜蜜。”他一定会唱。他这把嗓子适合唱这首歌。

“噗嗤”女服务员一下没忍住,笑出声。她大概是没想到这么沉稳的小伙子会想听这般腻人复古的情歌。“行,我去问问。”

或许是黄仁俊兴趣相投的类型,女服务员乐不可支的去通报。

看着服务员凑近跟男孩指手画脚地说了几句话,随后手势便直往他这边指过来,董思成顺着那道目光顺势一抖。暴露在他的眼神下瞬间有点类似于衣不蔽体的慌张。抓起桌上还没动续杯上来的酒仰了脖子就哐哐喝。

第二杯远比第一杯有韵味。一种新的味觉混合上头,董思成有点晕。有点不知所措。

男孩了然点点头,似乎是发自内心的朝着他会心一笑。正了正话筒,他说。

“最后一首来自A6卡座一位哥哥的点歌。邓丽君的甜蜜蜜。也是我个人很喜欢的一首歌。希望今夜的梦里大家都能梦到想见到的人。”

他没有说顾客或者其他的商业称谓,他说哥哥。

尾调上扬,轻快入耳,沁人心脾。

董思成很满足。

酒液穿肠过,心情愉悦起来。男孩子唱完歌董思成也不想继续留在这。结了账出门准备给妈妈打电话。趁着满腔温热。

2

“今天怎么的也不能放你走,谁让你选了我的水。”

“你非得让我选了走,不选不让走,能不能讲讲道理?”

“哈哈哈讲道理,我为什么要讲道理,你不是附艺院的学生吗?整个附艺都知道的规矩,你会不知道?”

“老子就是不知道。你让开。”

“哟?老子。啧啧啧看看这张漂亮小嘴里说的啥粗野话,不是已经被包过了吧?啊?”

“我看是。哈哈哈哈”

出了清吧门往直走没几米路过一个小巷子,董思成听到了声音拔高的对话。

三四个二十来几的男人围着黄仁俊恶意讪笑,看穿着来说,他们迥然不是一路的人。男人们穿着正经奢侈,像是社会人士。大概就是大家熟知有钱的衣冠禽兽。董思成抓着手机的手攥紧,眉头蹙起。

“要不这样,你看我们哥几个哪个比较合你心意,晚上就跟他,我们不介意接盘这种事儿。”一个男人猥琐地摸着下巴,眼神游蛇般定在黄仁俊细皮嫩肉的脸上。

“哦哟轩哥可以啊。”另一个赞同的推了男人一把。

拉着背包带子,黄仁俊别无办法,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就准备打电话报警。

再晚点,宿舍都该关门了。

还未播出几位数,眼尖的男人毒戾迅速,毫不留情狠狠地推搡黄仁俊,手机受力冲撞嘭的掉在了地上。脆弱的iPhone以垂直的角度,爽快的像烟花绽放般,亮起的屏幕上都是碎裂的痕迹。

“弟弟!”

董思成扬声唤了一声,登时还在错愕中的人都往他那边看。

“你在干嘛呢,今天不是答应了妈妈我们俩一起回家的吗?”说得不急不缓,从容淡定。董思成走近。身高竟比几个男人都要高出几厘米。董思成眼神冷漠地盯着动手的那个男人。

“不好意思,刚刚已经报警了。”

黄仁俊愣了几秒,瞳孔晃了晃。

“神经病,报nm的警,sb。”男人一下就被激怒了,骂骂咧咧的。另外两个稍微冷静一点的交换了眼色赶紧抓住情绪激进的那位。

“我亲眼看到你打我弟弟难道我还得拍手叫好为你鼓掌吗?”董思成按亮手机屏幕看了看,又说“报了十几分钟了估计快到了。”

“cnm!!”打人的男人很没有素质,估计是喝了不少酒,脸红脖子粗的就要踹人。

“算了算了,今天就到这吧阿耀。”似乎是怕真惹起麻烦,较为谨慎一直不说话的人游说着先离开。

拖拖拉拉了大概有两分钟,黄仁俊被董思成挡在身后,那几个男人才暂时作罢打消主意走远。

随着人逐渐走远,把背打的笔直僵硬的董思成才松了口气下来。转头看黄仁俊。他正目光熠熠地看着自己,目不转睛的。董思成一下就不好意思。

“看我干嘛。”干巴巴地挠了挠后脑勺。

“为什么帮我。”黄仁俊笑得很甜“你刚刚很害怕吧,你根本没有报警。”

董思成望着眼前凑近的脸,半天憋不出一句正经话,脑子飞速运转。甚至伸出手轻推开点黄仁俊过近的距离。

好一会儿后,董思成眨了眨眼睛。躲避着黄仁俊的打量。

“你不是…叫了我哥哥嘛。算,尽责了。”

董思成有些心虚,他早过了冲动莽撞见义勇为的年纪。黄仁俊的眼眸像星子一样,好像什么小心思他都能跑去照亮窥探。

“喔,谢谢。”轻快的应下,黄仁俊蹲下身子捡起摔坏的手机,尝试重新启动。董思成关注着他的举动。按着开机键半天都没有反应。

黄仁俊顿时很泄气。本还抱有丝侥幸心理,看来这手机该阵亡的时候还是阵亡了。

“坏了?”董思成试探问。

黄仁俊点点头。看着一脸天然呆担心的董思成,计上心头。

反正现在这个时间点,宿舍早就关门了。

“我叫黄仁俊。”

“呃,董思成。”

“思成哥。”

猝不及防一声亲昵的哥就毫不忸怩的撞在董思成耳膜口。

倒是真不矜持。董思成脸上挂着笑。

3

“妈,我回来了。”董思成边换拖鞋边叫人。黄仁俊像一只背后灵一样紧跟着,等董思成换好了给他拿备用拖鞋。

“你先换着,到沙发上坐坐。”董思成搁了钥匙放外套口袋里脱下来挂在衣架上,卷了两下袖子进里屋了。

已经是深夜十点多,老人家一般到这个时候已经是要休息了。黄仁俊本以为董思成会把他带到租住的地方。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把他带来见家长了。这等飞速发展他也是措手不及有些堂皇。

“妈,我带朋友回来了。”

“嘘,小声点儿,你爸睡了。”

董思成小声地跟他妈妈在交谈。黄仁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耳朵却支起来在偷听。

“平时怎么叫你都不回来,今天赶巧过来了。还是大半夜的。”董妈妈轻手轻脚的搁上门。

董思成有些欲言又止。支吾了会。“我跟佳慧那事儿黄了。妈。以后就别给我再介绍女孩儿了。”

“什么?你!”董母欲怒又怕吵醒客房里的亲戚。“你怎么回事,我看你是要气死我!”

“妈,我朋友在呢,改天说好吧。客房有收拾吧?”

“你舅妈今天跟我聚聚留在这睡了,谁叫你挑今天这时间点。”董妈妈还沉浸在儿媳妇泡汤的失望里,气在头上,嘴巴都嘟的可以挂油壶了。

“啊哟妈妈。”董思成很是无奈,只能搬出撒娇的杀手锏。

嗔怒地瞪了眼二十六七还撒娇的儿子,董妈妈没好气。“朋友在哪呢?跟你将就一晚就好了。”


4

董妈妈还是喜欢黄仁俊的,小家伙嘴甜,左一句董阿姨麻烦了右一句董阿姨真好。可把董妈妈哄的眉开眼笑,抱了晒过的棉被过来,还倒腾着非得大半夜给黄仁俊榨杯新鲜果汁。

董思成极少往家里带人。上学那会儿带的频繁些,大多是同班同学,少年蛋子一个个的都闹腾的很,难得遇到黄仁俊这么乖看着温顺的朋友。董妈妈格外青眼相加。

“妈,行了,你快去睡吧。他就在这睡一晚明天还要去上课。”董思成看不过眼了,赶紧阻止要扯着黄仁俊拉家常的妈妈,哄孩子似的哄出去了。

这都快十一二点了,黄仁俊都还没来得及洗漱,非得弄到一两点不可。

看着屋里安静下来又开始不自然的黄仁俊。董思成也后知后觉别扭。

“你,你先去洗漱吧。我这边房间有单独卫生间。”

明明相识不过十个小时都没有,却马上就要光速进入同床共枕阶段。保守老派的董思成晕头转向。即使对方是男的。

冲动是魔鬼。借几百块钱让他去住酒店就能解决的事为什么偏偏阴差阳错给邀到家里来了。还是父母在的家。

黄仁俊借穿了董思成的睡衣,尴尬的是按体型来说,衣服是肯定要长了的。领口也……大。黄仁俊对着镜子扯了扯裤腰,干脆把衣角都扎进裤腰里。从镜子里看有点傻乎乎。抓了把头发,黄仁俊扮了个鬼脸。

按照顺序洗漱过后,董思成擦着头发穿着宽松t恤出来,睡衣借给黄仁俊了,他只能挑件舒适的衣服将就一下。家里就放了一套睡衣。毕竟他不常回来。床头柜上放着黄仁俊已经阵亡的手机,董思成路过瞟了一眼,黄仁俊注意到他看到了。翻身坐起来直接把手机丢到了垃圾桶里。

“不要了?”

“算了,买新的吧,正好可以换个卡。”

有些人不想再联系了。而且那几个人渣知道他的手机号,三不五时骚扰实在是烦。黄仁俊手背在脑后叹了口气。

董思成还想说什么,但越扯越长似乎不太好。将湿头发擦的差不多。

“关灯了。”

“嗯。”

熄灯后,趿拉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近,黄仁俊感受到董思成脱下鞋,手撑在床边,床垫受力下陷直到董思成完全躺下。

他这个房间是通风进阳光最好的房间,夜里也会直接将窗户推开一边。董思成说他喜欢清冷点的房间。所以晚上睡觉也会开窗。

夜风嗖嗖争先恐后的从狭窄的窗口大摇大摆涌进来,吹得边角的窗帘发出细微声响。黄仁俊闭着眼睛,身子往董思成那边侧。

“义无反顾把我带回来你没想过后果吗?”

他声音轻轻缓缓,跟今天在舞台上抱着吉他安安静静唱歌一样,让人忍不住想继续听下去,像在听一个无比引人入胜的故事。

董思成睁着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莫名其妙。

“什么后果。”

黄仁俊不接话,只是笑。笑出声音的那种。董思成本就因为身边平白无故多了一个人心烦意乱。他一笑更是心乱。坐起来抱着被子还是想去客厅睡沙发算了。其实平时他在家都是直接穿裤衩睡的。

“干嘛?”

“我还是去客厅睡吧。”

“拜托大哥,这是你家,我都没认床你该不会是认床吧?”黄仁俊大受打击,他睡相很好的。这位哥哥是在怕什么。他也不太懂了。

“这倒不是……”董思成左思右想觉得黄仁俊说的对。又直挺挺地躺下来。闭着眼睛酝酿睡意。

“对了,那个服务员说你有时候不接受点歌是为什么?”

“啊?那个啊,我只会唱我喜欢的歌。”黄仁俊答得理所当然。

董思成因为这个直白的答案带着笑意入睡。


5

要说黄仁俊这个人精不知道附艺流言中的规矩是假的,富二代看上了你,给你三瓶不一样的饮品让你选。选了以后就得按你选的价位陪他睡,含义可能还有其他意思吧。无所谓了,黄仁俊也是被他烦透了,本来想撕破脸干脆扑上去拼个你死我活,就算是被打一顿也好,只要他不再来烦自己。好巧不巧正好看到董思成路过。当时想,碰碰运气孤注一掷吧。说不定他会见义勇为。

结果当然是黄仁俊的注下得很准。

董思成做了一夜颠三倒四的梦,一时半会不知应定义为这是美梦还是噩梦。睡得很累,不踏实,总怕越过池城碰到黄仁俊。不是怕碰,而是怕尴尬。

他倒好,张牙舞爪猖狂的占据了他整个梦境。折磨似的思成哥哥思成哥哥一声叠一声的叫,叫得董思成眉头皱得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够了。

吓醒的瞬间眼睛猛的睁开。大喘气地坐起来,抚了抚胸口。

怎么会这般粘人,比年糕精还黏。

董思成心有余悸。往床边看梦里的人还在不在,一望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了。连被子都叠成了豆腐块堆好了。董思成躺着的地方规矩的隔着一条楚河汉界,正好旁边是可以躺一个人的空间。但这个空间什么都没有。心情突然有点奇怪。

走得也太匆忙了。一声不吭的。

在床边的柜子上贴着一张纸,董思成眯着眼睛看了看。还以为上面可能写的是联系方式之类的。取过来一看。

思成哥,有缘再见。谢谢。

简简单单九个大字晃得董思成头疼。有缘?有缘也得留下联系方式地址才能有缘再见吧?董思成皱皱眉,将纸啪地用力贴回原处,带着不爽似乎被耍了的情绪掀被起床洗漱。

“思成,昨天那个小伙子呢?”董妈妈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早餐,兴冲冲往董思成身后瞧。

“走了。”郁闷地嗡声嗡气。

6

董思成觉得自己可能是中了邪,连着几天梦到同一个人就算了。白天去舞社教课外学生的时候居然遇到了梦中人本尊。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有缘再见。

“嗨思成哥!”用大围巾将自己裹得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眼睛的黄仁俊依旧活泼。双手不避嫌的搭在董思成肩膀上。面对面对视着。

董思成默了默。“滚。”

“哎呀别这样嘛。”亲亲热热的挤在董思成肩旁,舞社外的学员纷纷假装路过,实则侧目观察董老师和小男生的互动实况。

其实那天晚上一直认床睡不着的是黄仁俊才对,董思成都睡着一两小时了,黄仁俊还在数着董思成呼吸声计数。天将微亮时便轻手轻脚的做贼似的在屋里转悠,看看相框摸摸奖杯。他才恍然大悟严谨呆萌的董思成大爷是位小有名气的中国舞舞者。并且从蛛丝马迹中得知有在JR舞社给一些年轻孩子上课的有用讯息。

于是这才有了那天所谓的有缘再见。根本不是有缘。这是预谋。黄仁俊看着董思成假装不耐烦的表情有些嘚瑟。

他在给学生上课,指导动作,黄仁俊盘腿坐在边角位置抱着董老师的外套围观。董思成教学生很有耐心,纠正姿势的时候特别温柔,黄仁俊看得津津有味。如果除去一些故意错掉动作讨得董思成关注的女同学的话,黄仁俊会更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看不太顺眼,就连女生撩头发脸红的样子都让黄仁俊忿忿不平。内心尽是一片,成何体统伤风败俗不学好xN。

董思成的教学时间是有限的,课程一旦结束就会准时下课。

“董老师现在有空了吗?”黄仁俊古灵精怪的缠上去,双手递上外套。歪头问。

董思成顺着他的问话“要干嘛。”

“想请你听我的个人演唱会。VIP 最前排。机会难得失不再来。”

7

董思成和黄仁俊归根到底还是在一起了。该是被年糕精缠上的时候是怎么也挣不脱的。而董思成还是亲自送上门让他缠。

“思成哥哥我好喜欢你啊。”躺在床上的黄仁俊毫无灵魂的日常表白。

董思成见怪不怪,面不改色安如磐石继续看书。“有屁快放。”

黄仁俊一激灵鲤鱼打挺,扑过去把董思成给抱住“23号陪我去看xxx姆明展览吧!”

“23号?”董思成拧眉想了想。“23号我有事。”

“……”23号是什么日子,直男董大爷不记得其实再正常不过了。他有时候自己生日都可以忘记。可黄仁俊不是会善罢甘休的善茬。盯着董思成认真看书的侧脸看了会。幽幽。“我给你唱首歌吧。”

“不想听了。”董思成实话实说。

自从在一起以后黄仁俊的爱好就是三不五时给董思成唱首歌,偶尔兴致来了两个人还能对唱一下。日子过久了董思成有点受不住这麦霸了。

不听也得听。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闭嘴。”

“我是不是…”

消音。

8

黄仁俊23岁生日收到了一份最为特别的礼物。来自董思成的自弹自唱。

是张国荣的春夏秋冬。


秋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秋风即使带凉 亦漂亮
深秋中的你填密我梦想
就像落叶飞 轻敲我窗
冬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天空多灰 我们亦放亮
一起坐坐谈谈来日动向
漠视外间低温 这样唱
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
燃亮飘渺人生
……


这大概是传闻中的订情曲。

评论

热度(174)

  1. 梨涡浅浅虎牙尖靠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