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逸鑫】当我们在月球上醒来(上)

空气刘海:

1、


蓝星人经过数百年的宇宙航行后仅用二十年就确定了自己在银河系的生存领域,其后又经过了宇宙纪年127的被侵略与割地协和,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的蓝星人最终成为银河三等公民,新历7月31日是蓝星人要为上级传送新人的日子,特派指挥官在前往月球培育基地的路上核算了此次人员需求,照往常看火星驻地需要歌手或舞者,金星集中营则需要更多画家把星球装点得更加美轮美奂——怎么看都是金星这边更难办,因为蓝星人经过基因调整后能控制外表和生理机能,但色感和审美能力如何控制已经成为了蓝星人研究所排行第十的课题。


 


指挥官登陆基地时新鲜的蓝星人们已经整齐的放在培育皿里。在127这个时间过后整个种群已经没有精力去繁殖后代,碳氟星人会定期将他们的精子卵子合成,之后放在冷冰冰的培育皿里,人造羊水使他们都能健康成形,但随机的基因调整并不能保证每一个蓝星人孩子都能长大,因此就算蓝星人被“批量生产”了,三等公民在银河系还是拥有自主交配的权利——当然是在保证生殖的前提下,在这个时代,蓝星人一旦被发现同性相恋,结果就是被指派去做最危险的黑洞清扫工作。


负责接待的培育师带指挥官观看了此次新人队伍,他们事先已经按照各自所擅长的领域分类,舞蹈类打头的是个男孩,唇红齿白,模样似乎是参照了地球时代的一位东亚艺人进行的复刻


,指挥官的触角动了动,颇为满意。接着他就看见了这个男孩旁边的皿,同样是一个男孩,他看样子是被迫进入了休眠,因为皿里没有调整人从小就习惯的人造羊水。


“这个孩子是自主交配的产物。”培育师说,“经过dna比对,他们两个是同一个母亲所生。”指挥官的触角均匀摆动,对这个命题进行了数据比对,以蓝星人的审美来看两个男孩的外表都可以归为1 class,指挥官为他们做好标签:火星18D。


培育师补充道:“但值得您注意的是,这个孩子没有经过基因调整,适应宇宙环境的机能要差很多,别的孩子已经长到了蓝星16岁的年纪,他却好像各方面都没有发育到这个阶段。”“并且,自主交配的孩子天生具有蓝星人称王称霸时的野性,某些方面难以管教。”


指挥官的两根触角分开,情绪反应并不好。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接划为服务苦力?”指挥官批评道:“你要知道,经常有自主交配却潜入上级星球领地的蓝星人谋划起义活动,虽然每次都能被安全镇压,但对银河系稳定实际造成了很大的动摇。”


“因为他哥哥能管教他,”培育师连忙说,“请您相信,他哥哥是个非常优秀的调整人,您知道,蓝星人研究所排行第一的课题就是感情需求是否可物理替代,目前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他们又不慎得知了对方的存在。”


指挥官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按标签进行传送,预计8月2日到达目的地。”


 


2、


你醒来的时候大脑很晕,就像幼年时光每一次“闯祸”一样,月球基地的培育师只有两个同类,其他星种对待你们这些孩子就像对待虫子,冷漠而机械,唯一的区别是不会将你们弄死或弄残,你在刚有意识的时候就接受一系列机能测试,最终进入了一间四面都是镜子的房间,那里的一切都是灰色的,地板和天花板都是灰色,每个孩子会被发一件灰色的制服,而后在AI的指导下学习各种舞步,很快他们就发现你记动作的速度比其他人快,有一天你就被带去了另一个灰色的房间,但这次你被发了一件红色的制服——火星驻地缺少舞者,你被提前列入了补充计划。


你就是在这间灰色的屋子里见到了他,非常白,甚至白过蓝星的欧亚人种,穿着红色制服坐在地上休息,像你们一年能参观一次的b612玫瑰种植园里的花苗,你看向他的时候他正巧也在凝望你,而后他身旁的同伴提醒他站起来进行下轮练习,这下大家都注意到你了,房间里年龄最大的孩子认出了你,同年生的蓝星人中有12个自主交配产物,你是唯一活下来的一个。


你在当晚搬进了他的房间,彼时他的室友刚被送往火星不久,胶囊内都没有整理干净,他主动打开自己的胶囊,说:你到我这儿睡。


那晚你做了一个梦,按理说你不应该记得3岁以前的事,可偏偏你梦见了,你蜷缩在襁褓里,母亲抱着你,紧紧贴着飞行仓的窗子,你看那里是海,地球现在已经没有陆地。


所有蓝星人的孩子都会被送到月球基地培育,母亲牵着你一间间敲开胶囊空间的门,直到他从小小的圆门里探出脑袋,你很不解的看着母亲,她脸上都是雨水,像一片裹满水蒸气的云触碰到另一朵,他的眼睛也开始下雨。


你在地球居住过短暂的时间,记下了所遇的每一种雨的样子,你想这一种就是你最不喜欢的,它预示着别离。


他有好好的长大,甚至是这一批蓝星人里最“好”的一个。好有很多种意思,首要的是健康,其次是乖顺,连海王星来的培育师都偏爱他,他们给蓝星人研究所打报告,希望在他“电池”耗尽后能完整的送回地球,最好在那之前他可以有好几个后代。


谁也不知道他的秘密,除了你。


 


一个很偶然的瞬间,你看到他把月见草烧成灰,混在营养液里喝掉——月见草是月球植被化后的一种毒草,特点是顽强,功效是破坏蓝星人的生殖能力。其他星球人种为了以防种系生殖混乱会收割这种毒草,但绝大多数用于女性。


他看见你惊恐的瞪大眼睛,其实他比你还要慌乱,不然也不会打翻杯子,弄脏他心爱的蒲公英绒被,他攥紧被子,眼睛潮湿,你走过去按住他的手,把瓶子里剩下的营养液一饮而尽,你叫他:哥哥。


你喝下去的时候还不知道你的父母那时已经回到地球,他们在不同的经纬度沉入大海。


此后的整个星系里,再也不会有和你们同样dna编码的蓝星人了。


 


你们这年按地球年纪算是14岁,已经一起在灰房间里练习了3年,枯燥无味的时光里彼此会竞争,会跟不同的伙伴拉帮结派,会为别的孩子离开或降级难过,你知道有两个培育师对你很有意见:外星系领导者本身就不看好自主交配产物,星系人权组织为三等公民争取到回归地球的权利后,又开始动员所有蓝星人的后代反对基因调整。


你不能离开这个房间,更不能离开他。尽管他从未对你说过诸如请你别离开我之类的请求,可是你14岁那年的年末,你们隔着太空折射镜远远地观看地球上的降雪(事实上这种自然美景正在全系直播),他突然抓住了你的手,一根根扣住,你表面上不动声色,直到一颗彗星由远及近的划过基地上空,你指了指靛蓝色的穹顶:你看。


他抬起头,你才转过脸去看他,折射镜里的画面有一小寸映在他的脸上,雪花缓慢而迟疑的降落,在你心里融化成一片湿意。


 


在月球基地每个孩子都被迫在16岁前长大,要有服从思想和服务意识,要学会察言观色和阶级分层,每个孩子都既纯粹又浑浊。在这里的十年就像度过了以往地球人的前半生,16岁以后他们会被指派到特定的岗位,做整个星球运转系统里无关紧要的一轮,生命因此变得平静而冷漠,蓝星人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时代如此。绝大多数蓝星人会选择把16岁以前的回忆制成晶片,放在脑子里不断回放,以在想自杀时获取一些活下去的力量。


一定还有很多个瞬间值得你或他好好回忆,绝大多数伴着蓝星孩子特有的不安或迷茫,因此每一个瞬间都慌张而不堪,这样回忆起来你才能一遍一遍去确认,把细枝末节通过触觉和温度拼凑完整。在每一个乏味空虚的当下,或晦暗无望的未来,你不厌其烦地去确定同一件事——他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朗诵古老的话剧台词: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你很笃定这个答案,你们在胶囊里睡觉的最后一夜,蒲公英绒被拆开后散的到处都是,消散的情欲在低温空间里凉透了,酿出有点湿苦的味道。你的手指抚过那一层滑腻冰凉的皮肤,天生白的人体温总是偏低,摸起来像培育师作为奖励给的奶冻。你静静地把手放在他肚子上,直到他侧过脸有点迷茫地望过来。


你翻身坐在他腰际,故意逗他,一脸天真傻气:哥哥,你会不会怀小孩啊?


他生气了。他抬起手给了你一耳光,几乎是下意识“啪”的一声,干脆利落,他自己都有点愣住,这一下不轻不重的,算不上疼,他却有些被刺痛似的,他咬着自己斑驳红肿的下唇,手搭在你肩上。


他的手顺着你的脖颈摸到耳际,语气有些嗔怪:我有你就够了啊。


这太痛了,仿佛有人一剪刀切断你的脐带让你重新落地。你险些落下眼泪来。


如果可以选择,你宁愿不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可是你又经历过很多蓝星人都妄想不及的温暖,你伏在他耳边,与他共享人体几乎一半相同的血液,你突然就有些伤感,就好像月球上下起了你最不喜欢的那种雨。



评论

热度(112)

  1. 虎牙恒星空气刘海 转载了此文字
  2. 翼下之风空气刘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