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浅浅虎牙尖

【🦊🐶/🐈🐏】
自然糖太甜啦‼️

旁观者悲——给凡人歌迟来的评论

似我:

我把毛毛的长评来回看了好多遍。

从哪里开始说呢,从毛老师第一次给我留下印象开始吧。后一天就是清明节假日,我开车从上海回家,结果在市区高架就堵了超过一个小时。后续逃离的路程也是辛苦狼狈,半夜在服务区停下休息,百无聊赖地时候顺手刷了下lofter,看到了毛老师写给我的长评。

然后我就在深夜灯火通明的服务区里,看完了那篇长评。

遇到毛老师是件很幸运的事。

我是个有雏鸟情结的人,身边没有好友迷坤音,毛毛算是第一个,也是唯一跟我密切交流的对象。她总能精准地get到我模模糊糊想表达的意思,进一步饱满,或者干脆给我致命一击。凡人歌这次的长评,是真的在我心上用力地开了一枪。毛老师写的克制而冷静,甚至有些冷眼旁观的意味——然而这就是我写这篇文想表达的情绪。凶狠和暴戾下的核心是颓是丧,是逃不出的人生苦海,这次的告一段落,是为了迎接新的荒唐闹剧。

毛老师大概是第一个提出这点的。卜凡最开始,根本没有把弟弟放在眼里。这篇文里omega就像一个代号,是谁都可以,不是灵超也无所谓,只要他能乖巧,听话,让李洋喜欢,就够了。

关于岳岳的分析,毛老师真的是在我心尖上戳刀了。可能作为一个成年人,扒岳明辉的时候让我有种近乡情怯的羞耻,所以怎么都下不去狠手。我当时问了毛老师,是不是写的太模糊了,感觉大家不太能理解。毛老师轻描淡写地跟我说,她觉得够了,该懂的都能懂。
并且她是真的懂了。
具体的分析大家看毛老师的文章吧,关于岳岳的,她每一句都分析得非常精准。

最后的最后,毛老师写的是对凡人歌的长评,而我在深夜里,用手机凌乱敲下的,是给我的毛毛的第一篇告白。


肥牛番茄锅:



花了点时间重新看了一遍,才来还欠下的评论债。




第一次点进凡人歌,有种上了VR虚拟快车的错觉,时时刻刻飚起180码。开场第一章就是一辆颠簸到洒狗血的3P红烧肉,夹杂着在日常里时刻挂在他洋哥视野里的小弟醋意十足的甜蜜暧昧。




   没想到这种芒果饭加红烧肉的快感只持续了一章,第二章达到顶峰一个回落,再然后我的一颗心跌跌宕宕,今天还在喊着洋灵洋万岁,后一日就被北服前任line痛心到锤墙,再后一日又想揪着老岳身上李洋的T恤领子把老岳摇醒。




完结看完再来回头,又发现自己上了作者的当,这篇文,处处设伏,处处带电,一不小心就着了作者的道,摔得满脸血还要夸一句,这坑挖得好。




真的挖得好。




北服前任line前面的小天使已经分析了很多,也没有想完整地写个读后感,打开Word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今天的BGM是林峰的《旁观者悲》,就从卜凡凡作为洋灵洋旁观者开始吧。




卜凡从一开始并不看好灵超对李洋的那一点点依赖,不知道是害怕灵超那逐日增长的爱恋会超过曾经自己付出过的,还是怕同样是alpha,历史会重演,或者是李洋对灵超的付出会得不到回报,他时时刻刻在提醒李洋,“哥哥,你怕是不知道,咱弟弟现在号称大厂百男斩,他跟谁都玩儿的很好。”,提醒灵超是弟弟,说着他们之间说长不短的年龄差,说“哥哥,久病床前无孝子啊”,他甚至在木子洋的冷漠之中悲悯地抚摸灵超潮热的脸庞,说弟弟你是alpha。




他克制着自己对李洋曾经的爱恋,他觉得自己平静如海,海上的波涛汹涌总是藏在宁静海平线之下,他身不由己地去刺激李洋,“早跟你说了,下手要趁早。”




他希望李洋可以得到幸福,却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也提醒李洋alpha不能给他幸福,他似乎也在以此提醒自己。




不是说他还爱李洋,这是他对于自己曾经做出的选择的投射,他想证明自己没有做错。




他能够接受灵超成为李洋的Omega,却不愿意看到灵超去揭开李洋的伤疤,他觉得自己强大到足以去保护所有人,可他的脚下被砂砾割得鲜血淋漓,令他不知道自己向前是对是错。




 








灵超的世界很简单,他遇到了一个自己想要去爱的人,他张开双手想要去拥抱他的世界,他敞开的双手已经将自己的全部都封上了,他幻想里的人是李洋,从一开始就是,他希望那个带领他,占有他的人,从头到尾都是李洋。




李洋在他心里是个引路者,他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是个Omega,可以顺理成章地跟李洋在一起,他在幻想中因为信息素泄露的那一霎那重新意识到自己是alpha的时候,幻想中的那个温柔地李洋也变得冰凉而锋利,他害怕失去,害怕得他愿意付出所有去重新得到这个alpha。




可当他冷静下来的时候,他想的竟然是,今日是谁下的局,目标是谁。他不是一个只想着做李洋怀里长不大的弟弟的小猫咪,他是一只蓄势待发正在长大的小虎崽,他的alpha天性令他也同样具有霸道的占有欲因子,他的三个哥哥,他都希望能够好好保护起来,谁都不能随便打主意。




这个时候的灵超,在我心里是有点像当年选择了注射Omega信息素李洋。




作者隐约给出了卜灵线,说灵超在李洋身上看到了的卜凡。我不赞同,起码在我这里,从他第一次看到卜凡暂时标记李洋开始,他的潜意识里就留下了的是属于李洋的印记。




因为灵超是alpha,不是因为后期分化成alpha所以他是alpha,而是他原本就是alpha。




他具有占有与欲望的本能,这是“被神秘力量封印的大A”。








李洋对灵超跟对卜凡太不一样,或许是曾经的爱恋燃烧掉他太多太多的奋不顾身,让他在面对灵超炽热的感情的时候有些畏缩,他在灵超身上,可以看到曾经的卜凡也可以看到曾经的自己。直白的爱恋,却抵抗不住AO世界刻在基因里的不融合。




他对未分化之前的灵超是带着期待的,带着重新开始的期望,去开始一段AO正常的感情,与卜凡当年期待的那样,重新做他的大A。当然他爱灵超,也正是因为他爱灵超,他才希望自己跟灵超不会是曾经的复刻。可是人通常都会摔在第一次摔过的那条沟里。灵超是alpha,这个事实让他多年前因为卜凡离开做好的心理建设轰然崩塌,他甚至都感到害怕,他似乎已经预感到了所有的故事结尾,预感到那个属于他一个人的空荡荡的房间,让他觉得冷觉得害怕,想要重新找人去温暖的那种,只是老岳也不再只是属于他的炮友老岳了。




他不敢走过去看正在分化痛苦中挣扎的灵超。宁愿一个人在门后承受那种咬牙切齿的寒冷。




他装着不知道,不知道小弟对他的爱恋,不知道小弟看向他的眼神,他给自己那所房子加了一个冰冰凉凉的锁,把灵超关在门外,他想灵超总会走的,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搬进来,这样,就什么都带不走。




所以当他以为是灵超标记了别的Omega的时候,他想,我果然猜对了吧,什么AA之恋,什么没有我不可以,都敌不过你血液里的alpha的DNA,他想,是的他的预言成真了。




他质问灵超,说出了一串伤人的话。那些话是他一直藏在心里的,而没有机会向卜凡问出过的。




从他选择注射Omega信息素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明白,AO这种刻在基因里的融合,也许是他无法打碎的。




可是他知道了,灵超跟卜凡不一样。就像他对灵超跟卜凡其实也不一样。少年人带着哭腔磕磕绊绊地向他解释,去给他青涩的吻表达爱意。




卜凡太了解他,他们有着彼此最青涩的过往,他们猜测并成全着彼此最大的期望。




灵超却是握紧拳头拼命闯进他的世界的小孩,保护我,我也保护你。如果你愿意,我就愿意给你全部的我,我也愿意接受全部的你。




同样是爱,不一样的拥抱方式,也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有着成年人的淡定的岳岳,总觉得自己是这个组合里唯一一个旁观者,他看着灵超少年单纯而炽热燃烧的爱恋,看着李洋表面懒散何事都无所谓下那颗敏感多情的心,看着卜凡踏着往日的碎片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他买着不属于自己的烟,说欠你哒,调侃着李洋与卜凡试图埋藏在砂砾底下的过往,可他的那颗本应该挂在天边望着的心,似乎也被藏在了砂砾底下。卜凡每一步向他走来,都踩在他心上,可能是砂砾太厚,他觉得自己无知无觉。




李洋其实不止一次代替卜凡道歉,很久之前也有过欲言又止。以他对前任的了解,去碰触岳明辉的掌心,只是岳明辉收了手,他觉得他的那只手里只适合叼一只烟,然后或许接一句,这都是哥哥玩剩下的。




他自诩理解这些单细胞的人类,所以能在李洋自暴自弃放飞自我的时候,去做一个称心称职的炮友,点到为止,能在跟卜凡打炮以后依然当他最可亲可爱可怜的队长,操着顶着一头浓密秀发迟早也被这帮小兔崽子愁光的心。




他可是世界五十强大学的研究生,有什么事情会比实验室里那些实验还让人头疼呢。




他跟卜凡的戏份,从头到尾直白到可怕,从第一次打炮遇到李洋回家,到卜凡直白地告诉老岳,他是李洋的alpha,从卜凡艹着岳明辉艹过的那个Omega,每一次他们的对手戏都堪比剧目里最一目了然的过渡,陪同李洋一点一滴剥开灵超少年的爱恋,揭开着卜凡对李洋的过分掩饰的过往,衬托着李洋对卜凡的不愿提及的漠然,好像岳明辉真的就是他们故事里的报幕员。




身为报幕员,他不能占据主要角色的位置,所以在这场大戏里,他两次让开了位置。




甚至不止两次让开了位置。




李洋的药从卜凡的手中交到他的手中,喂到李洋的口中。攥在他的手心里,药片表面白色的粉末与他掌心的潮湿微妙地黏连在一起。




他们之间一直以来都太直白了,直白到理所当然,直白到卜凡可以开口问,哥哥你是不是喜欢我。明明问得他心口一颤,仿佛被卜凡手里那支没有点燃的烟烫到,差点拉不住幕布。




你想太多了。他说。




他捏住了自己的手里的台本。




他以为自己只有躯壳在与卜凡交缠,所以才能上帝视角地看待所有人,心疼小弟,心疼洋洋,甚至心疼卜凡。




可是旁观者悲。




报幕员通晓三个人的剧情发展,甚至知一而知三,推理完了所有的故事,甚至在被剧内演员偶尔cue到的时候还能熟稔地配合出演一小段知情识趣的情节,像是他知道的那个打火机,他不能也不愿去提醒对方,遗漏的关键道具在哪里,好像他一旦开口,他也会入戏。




可观众眼里才看得清明,他一直都是舞台上的一员,演着属于自己的剧目。




像是楚门的世界最后一块遮羞布,这个世界一旦拉开遮光的幕帘,外面的阳光刺得他打了一个冷战。




原来他早就陪着表演了许久,他努力构建起来的成熟男人岳明辉,是他们的队长,是老岳,是岳叔,是小辉。




 








故事的结尾,这个作者好像又埋了许多坑,坑多得躲不开。李洋收紧又放松的手指,如同我看到结局的心情。




这些坑我不知道她打不打算后续。




不过我知道,他们的故事没有结尾。那个纷纷扰扰的舞台,就像台上纷纷扰扰的那些闪片,他们互相纠缠着从天空拥抱着坠落下来,会落在他们无法预知的地方。




也许是飘落在地上,哪个人的发间,也许是落在哪个人的掌心,又或许是沾染在哪个少年的唇边。




但是没关系,他们回家了。




 




还是用这首BGM结尾:




有日终于看清尽兴/从回肠荡气/寻回平淡的隽永




谢谢太太赠我一首凡人歌,纷纷扰扰世间苦,敌不过家里平淡酸涩的甜蜜。爱你! @似我 




 






评论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