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星俊】生长痛

下垂眼阿里:

* 瞎编的,别上升,万字完结


* 一句话的Markmin客串




 


0.


“我还不知道如何喜欢一个人。”


“你总有一天会长大。”


 




1.


朴志晟“唰”地漂移车尾,帅气不乏中二地将崭新的自行车甩到黄仁俊面前,吓得他往后跳一步,生怕车轮不长眼轧上自己。


“哟朴小星,买车啦?”黄仁俊站定后眼前一亮,上手去摸锃光瓦亮的铃铛和车龙头,又指着雕龙画凤过分浮夸的车上管喊,“可以啊!帅气!和你这中二病晚期真是绝配!”


朴志晟撇撇嘴,“早上磨磨蹭蹭慢死了,为了等你我每天都在早自习前一分钟进教室,哪天运气不好迟到被班主任逮住,你没事儿,我可要写检讨。”


黄仁俊嘿嘿笑得朴实无华,将手中两份保鲜袋中较多的那份塞给他,自顾自地跳上自行车后座,“行了行了,这份儿吐司沾好了果酱,里面还有水果和水煮蛋,让给你了。”


“谁让你跳我车了!”朴志晟转身嘟嘟囔囔,脚上却踩下踏板一骑绝尘,“真麻烦,看在吐司的份儿上今天载你过去。”


“你怎么这么无情无耻无理取闹啊呜呜呜。”黄仁俊在后座啃着吐司独自入戏,带着笑容憋哭声。


已经入夏了,微热的夏风吹开他的刘海,将撒娇一样的哭声吹进朴志晟的耳廓中。他不屑地抿嘴,懒得接话,手上却不自觉歪了一下,在马路边画出一条曲线来。


“哇啊————朴志晟你好好骑车行不行!”


 


朴志晟将单车停在高二教学楼前,示意黄仁俊赶紧下车去。


“志晟啊,你对哥哥真好,一路送到楼梯。”黄仁俊做出一副感人肺腑的表情,伸手去捏朴志晟软绵绵的麻薯脸,收到了意料之中的反抗,但结局一般都是惨烈而徒劳的。


黄仁俊捏完脸蛋儿后拔腿就跑,朴志晟又顶着通红的脸颊黑着脸走进高一七班的教室。


“哎哟,又被你仁俊哥捏脸啦?”钟辰乐幸灾乐祸地靠过来嘲笑他,朴志晟眯着眼给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行了,打是亲骂是爱,仁俊哥对你多好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是亲兄弟呢。”


朴志晟想想他和黄仁俊从小到大黏一起的模样,坚定地摇摇头,“我亲哥肯定不会这么矮。”


钟辰乐伸出大拇指,“有本事你上他面前说去。”


朴志晟没理他,从书包里拿出被挤压变形的吐司,椰香吐司上用果酱画了张姆明笑脸,鸡蛋和草莓切成小块已经有点压碎了。他皱皱眉,颇心疼地用吐司片夹起这些残渣,一股脑儿地塞进嘴里。


黄仁俊的吐司烤得松软,他很喜欢,但是不说,免得他骄傲。


 


有了朴志晟的专属单车,黄仁俊早上就更磨蹭了,烤吐司就算了,他居然还能腾出时间弄两杯冰镇牛奶出来。


“我一起床就冲好了,加了冰糖和蜂蜜以后放进冰箱,出门时就刚刚好。”黄仁俊给他塞一瓶,“你以后不用这么早来等我,天儿这么热,你看你背后校服都湿透了。”


“啧,你到底在磨蹭什么,”朴志晟等着红绿灯的间隙停下来喝牛奶,微凉的甜牛奶润得他平心静气,“让我晚点来,你就不能早点下楼吗。”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起床两小时出门五分钟,我都怀疑你没洗脸。”黄仁俊依旧和他耍着嘴皮子,两条腿一前一后晃啊晃。


朴志晟回手拍一下他的腿,嫌弃道,“别晃,车不稳了。”


黄仁俊从善如流地停了动作,难得静下来。


朴志晟不太习惯后座的安静,又偏头去问:“怎么不说话了?”


“跟你讲话你嫌吵,不说话又不舒服,朴大爷您可真难伺候。”黄仁俊翻个白眼,又接着说,“马上期末,接下来我升高三,你也高二了,不可能让你总这么天天载我,要不我也买辆车好了………”


朴志晟忽然一个急刹,差点把黄仁俊甩出去。


“刚刚有辆车转弯。”他瞪着小眼儿干巴巴地解释。


黄仁俊揉揉撞到朴志晟后背上的鼻梁,一边合理怀疑这厮是不是故意的,一边把话补完,“……买辆车,要是我出门早就一起走,出门晚了你就别等我。”


朴志晟没说话,黄仁俊以为他没听见,戳了戳他的腰,“志晟?”


“嗯,都行,随你。”他点点头。


黄仁俊把这五个字掰开嚼碎了琢磨,总觉得他语气里带了一点儿薄怒。


 




2.


“不是,你说为什么啊,这都几天了,居然跟我生气?!”黄仁俊举着筷子义愤填膺地和罗渽民吐槽,没空计较他从自己碗里夹走一块鱼的事情。


“早上不等我害我迟到好几天就算了!还躲我!叫他吃饭不理,天天跟着乐乐点外卖,你说他能跟人家比吗?!家里有矿还是有银山啊?啊!……罗渽民你听我讲话没?”


罗渽民吐出嘴里的鱼刺,问他,“你车呢?”


“哪儿来的车啊!就是初步有个想法问一问,还没付诸于行动呢。”黄仁俊提起来就气,“不就是个车吗,赶明儿我也买!”


罗渽民顿了顿,“你有天早上不是骑车来的吗,后座还坐着校花,不少人都看见了,我和志晟也看见了,还有人问你什么时候追到校花的。”


黄仁俊讪讪地放下筷子,皱起眉头想了一会儿,“你说上周啊……别瞎说,那天我在路上跑,正好校花骑车路过,说要我载她去学校,免得我迟到,人家小姑娘一片好心。”


罗渽民无意中往黄仁俊身后瞟一眼,眼神就飞了,心不在焉的,“哎呀,志晟愿意天天载你,干嘛非剥夺人家的乐趣,我看他还挺高兴的。”


黄仁俊跟着回头,看见同年级的加拿大交换生端着盘子一个人坐下,大眼睛环顾一圈,又失落地低下头去。再转头没对上罗渽民的眼神,他无不鄙夷地敲敲对方额头,挥挥手没好气地骂道,“走走走,你个见色忘友的小人,一天见不着李马克就丢了魂似的。”


“你最好啦啾咪!”罗渽民肉麻兮兮地比心,端着盘子一路小跑过去。


黄仁俊叹气,但总算知道了他和朴志晟之间的误会。


校花?他吃醋啊?他喜欢校花?


……不可能吧。


 


黄仁俊仔细回想朴志晟从小到大的烂桃花,从六岁到十六岁,愣是没回想起来朴志晟有没有喜欢过女孩子,只能回忆起奶乎乎跟着自己的团子和长手长脚长开了身形甚至像自己哥哥的朴志晟。


他惊惶地发觉,自己对朴志晟的关心好像只有指甲盖儿那么一点大,他喜欢什么,喜欢谁,喜欢过谁,有什么好朋友,居然一概不知。他只享受和朴志晟形影不离的感受,却忘了朴志晟不是影子,不会时时刻刻和他不分离。


那些分离的时刻,他会怎么一个人慢慢成长?


他出神地对着自己的餐盘,无意识抬头,发现朴志晟在回收碗筷的地方停下。没空处理过多的心思,黄仁俊端起餐具就往门口冲,直直拦住他的去路。


朴志晟被吓一跳,低头看着他一手端着餐盘,一手握紧筷子,狠狠抿着嘴,又愤怒又是委屈地仰头盯着他,鼻孔重重出气,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狐狸。


“你盘子还没放过去。”朴志晟提醒。


“我知道!”黄仁俊横眉冷对,怕他趁自己过去放盘子又跑路,于是脚步没动,只气冲冲地喊,“你躲啊!怎么不躲了?”


朴志晟皱了皱眉,觉得黄仁俊情绪来得奇怪,但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渗出一点湿润,眼眶也肉眼可见地慢慢染红,明明大了自己整整两岁,却可怜兮兮地仰着头呵斥,莫名就可爱又可怜。


同样的白色polo衫校服,穿在黄仁俊身上领口大了一圈,即使扣到最上面一颗扣子,从朴志晟的角度还是能看到他的一字锁骨和白皙的脖颈,甚至还能看清有一颗小小的痣,看得他眼神都飘摇起来,于是没回答,只是接过他手中的东西放去餐车又走回来,问道,“回教室吗?”


黄仁俊渐渐平息情绪,跟着他一起走出食堂。


“我没买车,那天和校花一起是因为我快迟到了。”黄仁俊挑着重点解释,亦步亦趋地跟在朴志晟半步以外,解释完后不等他说话,又接着嚷嚷,“我哪里惹你了啊朴志晟,你自己数数躲了我几天!你……”


“六天。”朴志晟打断他的话头,回头看他一眼。


他眼角有点笑意,轻易抚平了黄仁俊因为惊惶和委屈而有的急躁,他知道朴志晟这是和他重归于好的意思,当即发愣地站在原地,气也撒不出来了。


他揉揉眼睛,重新追上去,“你还记得啊!为了校花跟我置气,你是不是喜欢人家?”


朴志晟惊讶地转过头来,平日里的总也睁不开的眯眯眼忽然瞪大,带着愠怒刮了他一眼,“谁喜欢校花啊,你有病吗你?”


黄仁俊哼一声,又追上去问孜孜不倦地说不喜欢校花你生什么气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欢我呢!


这次朴志晟头也懒得回,扔下一句有病吃药就往高一教学楼跑去。


“喂——朴志晟!晚上你在哪儿等我下课啊!”黄仁俊大声喊。


“喊什么,老地方。”朴志晟的声音幽幽从楼梯间传来,他探头出来看黄仁俊仍然站在原地,不自觉漏出一点无奈笑意,对他摆手让他赶紧回教室去,“你教学楼下啦!放学了别磨蹭,我今天没骑车!”


 




3.


七点半的下课铃后朴志晟背好书包嗖地冲出教室,不等钟辰乐在身后叫他咱俩顺路要不要一起走啊,兴冲冲地解释我要去等仁俊哥下课。


朴志晟站在高二教学楼下,没一会儿却看见高二学生背着书包抱着书袋和资料往下走,望见远一点的高三教学楼灯火通明,他心下了然这是要搬教室了。


盛夏七月的天际染出一片火烧云,在夜色来临前浓郁得像副油画,混着通红的夜色,朴志晟看见黄仁俊抱着一大摞书和罗渽民摇摇晃晃地一起下楼,白色校服也染上夕阳的色调。


黄仁俊用脑袋固定住书,艰难地问,“你怎么不叫李马克帮你搬啊?”


罗渽民气喘吁吁地靠在墙壁上,“行了吧,我可舍不得。”


“没、没关系,我帮你吧。”交换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两人一跳。


黄仁俊目瞪口呆地看着面红耳赤的罗渽民被李马克接过书袋,顺着他离开的身影看见了逆着人流上楼梯的朴志晟,更是惊讶,“哎,志晟?”


朴志晟皱皱眉头,不由分说地把他的东西全部接过来,“怎么不告诉我要搬教室……我去,你的书怎么这么多啊?”


黄仁俊活动一下肩膀,龇牙咧嘴地,“我们也是晚上才得到通知的嘛。”


朴志晟和李马克搬着重物快步往前,罗渽民和黄仁俊甩着胳膊在后面优哉游哉地走着。朴志晟的身形比李马克还瘦削一点,显得他更高,更长。


“我记得志晟小学跳过一级?”罗渽民忽然问。


“是啊,六年级没念,直接考了初中,”黄仁俊的目光定在朴志晟的后背,借着已经昏暗的日光看见纯白校服勾勒出他过瘦的脊梁骨,小声嘟囔,“算起来他比李马克小了三岁呢,长得真快啊……”


罗渽民的思维跳跃,又开启另一个话题,“志晟对你真好。”


黄仁俊嘿嘿笑,“打从娘胎就认识了,我妈还说要是女孩儿就给我定娃娃亲呢,这么多年我也不是白疼他的好吧。”


罗渽民点点头,“要是马克哥对我能像朴志晟对你一样好就好了。”


这句感慨有点奇怪,黄仁俊想着,又不知道哪里奇怪。一直到穷途末路的日光被夜色尽数吞没,路灯亮起,他才想明白这个类比的不恰当,“什么啊,你和李马克什么关系,我和志晟什么关系,哪能这么比较啊,别扯淡。”


罗渽民偏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


白炽灯光正好给他的侧脸打下阴影,黄仁俊倏地一愣,总觉得罗渽民想暗示自己一点什么,又直觉那不是轻易能说出口的事情,要在暗夜发酵,在心口流连,在舌尖已经发苦后才能勉强吐露出一二的晦涩情绪。


他被自己的想法钉在原地挪不动腿。


幸而朴志晟转头喊了他一声,“仁俊哥,你们教室在几楼啊?”


黄仁俊回神,匆匆跑上前,“在五楼,第二间教室。”


怎么可能呢,他想,罗渽民不会是那个意思,朴志晟也不会是那个意思。


虽然已经快一米八了,但是他还小呢,没长大呢。


 




4.


准高三的暑期过得艰难险阻,从搬了教室后,作息就从早八晚八改成了早七晚十,准高二只补习二十天,准高三却拢拢总总只有十天假。朴志晟再也没办法和黄仁俊一起放学回家,甚至连续好几天早上起床时黄仁俊的短信就静静躺在收件箱,说自己已经出发了。


习惯了他的生物钟后,短信也没再来过。朴志晟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放学,甚至连吃饭也没办法和他一起,因为高三教学楼有单独的小食堂,他去过一次,伙食比大食堂好得多,餐后还提供免费水果,那天正好是切成小块的水蜜桃,是黄仁俊最喜欢的水果。


也还不错,他想着,坦然接受了和黄仁俊难以相见的日子。


只是路过教学楼时总忍不住驻足凝视,望着五楼第二间教室的灯光想,不知道他座位换到了第几排。


“志晟,你最近怎么了,老是闷闷不乐的。”钟辰乐趁着放学收拾东西挤过来,用肩膀撞撞他,“跟哥说说呗,你额头都快皱出抬头纹了。”


朴志晟摇摇头,“没事儿啊,我哪有。”


钟辰乐瞪大眼睛,“你当我瞎啊?让我猜猜,是考试没考好?不会啊,你成绩一直拔尖儿。难道是父母不合?应该不会吧,我上次还见你爸妈一起买菜呢。难道……啊!难道是感情受挫?!”


看见朴志晟表情松动一下,他宛如打开新世界,八卦地凑过去,“难道真是情感问题?啧,朴志晟,是你有了暗恋对象还是哪个不长眼的看上你了?”


朴志晟忍无可忍,一把推开钟辰乐的大头,一语不发地收拾书包离开。


哪有感情问题啊,还不是因为那个黄仁俊…………


朴志晟愣了一下。


黄仁俊——他把这个名字在心里过了一边,又嘴里念了一边,一种奇异的,无法忽视的,好像锋利小刀划伤皮肤,滚烫又细微的感觉从心底闪过,随意带动心跳脱缰野马似的在高速路口狂飙。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是黄仁俊发来的短信:哥今天放学早,八点下楼,你放学别走啊,在校门口等我一会儿!一起回家!


朴志晟捏着手机有点抖,闪身进了楼梯后,手指摩挲着键盘好半天才哆哆嗦嗦打下一个“好”字,花了好大的力气。


他在校门口不知道站了多久,高三学生难得放学早,人群几乎是欢愉地涌下来,疲惫又热烈的各色面孔在朴志晟面前闪过,没有一张在他心里翻起涟漪,也没有一张是他最想看到的。


一直到教学楼空得差不多了,才有脚步声哒哒逼近,和温厚的声音一起,“哎呀朴小星!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刚刚老师找我去了趟办公室等久了吧!”


黄仁俊咧着嘴笑弯两只月牙眼,让朴志晟想起自己卧室窗棂前悬挂的冷清月光,和倒映在大理石飘窗上的影子,相得益彰,就和他面前的这对一模一样。


朴志晟看他像只欢快的小动物跑过来停在自己眼前,毫不在意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事实,仰着一张小脸难掩兴奋,幽深的纯黑瞳仁里闪着碎光,“走吧!好久没一起回家啦!”


他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忽然叫他。


“黄仁俊。”


猝不及防被叫大名的黄仁俊吓了一跳,笑容还没消退,只好尴尬地望着朴志晟,“干嘛啊突然叫我大名,这么严肃。”


“……黄仁俊。”


“啊?”黄仁俊摸不着头脑,只好敛了笑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出大事了,朴志晟在心里说,脸上却放松了,露出一个标志性的仓鼠笑和粉红色牙龈,“没事,就是好久不见,太开心了,走啦回家。”


黄仁俊眨眨眼,虽然不接受这个敷衍的说法,还是跳起来勾住朴志晟的脖子,踮着脚做出一个冲刺的姿势,“GO——”


 




5.


朴志晟名正言顺地躲起了黄仁俊,这次是真的神不知鬼不觉。


夏日过了一大半,父母忽然变得忙碌,有时候晚饭也不回来吃,假期闲在家不是做作业就是打游戏,偶尔和黄仁俊在手机上聊会儿天,去他家蹭晚饭,但每次都在他回家以前离开,装作遗憾地错过。


朴志晟的心思被黄仁俊牵住,没来得及发现父母在房间里谈话次数越来越多,家里气氛也越来越凝重,直到他无意中听见父母在客厅的谈话,似乎在安排出国事宜。


“出国?谁出国?”朴志晟推开门走出来,和父母对视。


饶是父母再三强调他们只是去国外暂住,并不是移民,并不是不回来,也并不是因为经济犯罪,朴志晟还是从中嗅出一点不寻常的气氛,他张张嘴想问自己能不能不走,最后却只是问,什么时候。


“最晚明年年初就要走了,放心吧,爸爸妈妈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的。”母亲摸摸他的头。


天边闪过一道惊雷,将七月的最后一天陷落在骤然而至的滂沱大雨里。


朴志晟忽然觉得烦躁,说仁俊哥今天肯定没带伞,他快放学了我去接他。也不管父母的阻拦,拿了手机冲出去。


他不知道黄仁俊到底有没有带伞,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想见他,越快越好,在这场大雨里,在昭然若揭的青葱心意里,在已成定局的注定离别里,他想见到黄仁俊。


 


去学校的路上有不少水洼,朴志晟心不在焉地踩中好几个,心里盘算着等会儿带着黄仁俊可不能瞎踩,他一受凉就容易感冒。


学校门口只留了保卫处一盏安全灯,昏暗夜色中只有这束灯光明晃晃的。朴志晟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看见了黄仁俊,他肩膀窄,人又不高,挤在人群里差些被推倒,只好站回教学楼下,等人走光了才晃悠悠出来。


灯光照得朴志晟无所遁形,他忽然惊惧,就势往旁边的建筑影子里躲,在暗处看着黄仁俊从小贩那儿买了一把长柄雨伞,顶着风往回走。透明伞面几次差点被风掀翻,他的校服已经湿透了半边,暴雨天很难拦下出租,他几乎是一路步行回到家,而朴志晟就这么跟着他进了小区。


夏季暴雨来去都是一阵子,黄仁俊在绿化带前收了伞抖落身上的水滴,意外地看见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形闪过。


他的眼镜放在书包里看不清远处景象,只好眯着眼试探地喊,“志晟吗?”


朴志晟踌躇几下,走了出来应答,“是我,本来看到下雨了想去接你的,结果刚刚出门你就回来了。”


黄仁俊的眼神轻巧地扫过他湿透的裤子和鞋,没有戳穿这个拙劣的谎话,只是指了指他的雨伞,“去接我就拿一把伞?这么大的雨,咱俩一起打伞回来?”


“这伞还挺大的……”朴志晟懊恼地看着手中的伞,也看见自己泥泞的鞋,知道自己的谎话连一秒都没能撑下去,索性赌气似的不再说话。


高高瘦瘦的少年人站在葱葱茏茏的花坛旁,夜色模糊掉他的轮廓,几乎要将他融进暗夜中,黄仁俊模糊的视线里唯独他的面孔清晰可见,是幼儿园里被同学欺负时委屈兮兮的小哭包,是拉住自己的裤脚不愿意让他去小学的幼稚鬼,是五年级提前参加毕业考后取下红领巾的臭屁小子。


接下来他好像变成双面,在黄仁俊看得见时扮演一个撒娇耍赖又高冷傲娇的弟弟,在他看不见时飞速成长,最终长成一棵高大的树,却不知道如何用枝叶去为喜欢的人拦出一片温柔阴翳。


黄仁俊猛然想起罗渽民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心底像是千军万马踏过,瞬间硝烟弥漫,尘土飞扬,慌乱中后退一步,一脚踩中水坑,结结实实摔了进去。


“黄仁俊!”朴志晟赶紧跑上前。


“别过来!”黄仁俊狼狈地爬起来,“我自己来,你回家吧,我没事,回去换身衣服就好。”


朴志晟心疼得脸都皱了起来,嘴上还念念叨叨,“你怎么回事啊,这么大人了还站不稳。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赶明儿感冒了怎么办……”


黄仁俊没听下去,抱着书包湿哒哒地往楼栋里跑。


“……你高三这么忙,我照顾不了你啊。”


朴志晟停顿一会儿,压低了声音对着空荡荡的地方补充完后面的话。


 




6.


知道朴志晟要出国的事情,已经是九月了。


他对着文综试卷抓耳挠腮,朴志晟的妈妈却打了电话过来,言简意赅地说明朴志晟憋气跑了出去,可能会去找他,如果他来了就帮忙劝劝。


“离家出走?不是吧,志晟他……”


听筒里的女声解释着来龙去脉,黄仁俊被出国两个字炸得一个激灵,麻木地听完了对方的长篇大论,好半天才抖着嘴唇勉强回答,“嗯……阿姨你放心,我……我给他打电话。”


他握着手机,好久才回神给朴志晟拨去电话,听筒嘟嘟几声之后被挂断,他又接着打,这次就挂得更快。黄仁俊烦躁地薅着一头毛,站在窗边继续拨打朴志晟的电话,却一律通通被挂断。他忍不住低声咒骂,眼神不自觉瞟到楼下路灯旁的长椅上坐着一个身影,蘑菇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朴志晟那小子居然坐自家楼下安然挂电话!?


黄仁俊咬咬牙,从星星点点的怒火中平静,给朴志晟去了短信:接电话,否则你就再也别想接我电话。


他从上至下,看着朴志晟的手机屏幕亮起又黯淡,再重新亮起,几次之后,他拨去了电话,等待声还是很长,好在朴志晟最终接了。


“喂,仁俊哥。”


朴志晟的声音很哑,像磨砂的玻璃,猛然在黄仁俊的心上擦过,擦碎了他满心的愤懑和委屈,像压碎的泡泡纸,千疮百孔的脱力躺在胸腔里。


“居然挂我电话,我看你是皮痒了。”黄仁俊沉声说,“在哪儿呢。”


朴志晟抬头,眯着眼数上黄仁俊所在的楼层,他看不清窗口后有人,自然毫无防备地对着那个方向笑了一下,“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着。我刚给我妈发短信了,就是心情不好出来走走,没什么事。”


黄仁俊眼眶一酸,颤抖地吐纳一口气。


朴志晟被这声叹气刺了一下,忽然明白黄仁俊打来这通电话的原因——他是知道了。“别叹气,你这样,我会舍不得走的。”


黄仁俊揉揉眼睛,躲在窗帘后看着他的影子被路灯拉得好长,“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其实朴志晟自己也不知道,甚至不知道会不会回来,于是随口扯道,“念完大学就回来,到时候我就是海归了,你可别抱我大腿。”


黄仁俊没说话,于是朴志晟也不说话,七层楼的距离远得像是隔开一片银河。


 


罗渽民看着朴志晟闷着头发呆,没胃口的样子,“要出国了啊?”


朴志晟点点头,嗯了一声。


“和仁俊讲了吗?”


又是相同的嗯一声,像牙膏似的,问一点说一点,听得罗渽民头疼,“你别苦着脸,要是不想走就直说,仁俊也不高兴你走呢,不然也不会扔下我一个人在教室自习。”


“……仁俊好像很支持我出国,他说是好事儿。”


罗渽民想起前两天和黄仁俊一起吃饭,问他怎么不高兴,他戳戳米饭说,志晟要出国了。他闷闷不乐的样子好像一只泄了气的玩偶,过长的刘海遮住好看的眉眼,常常眉飞色舞的人像一只枯萎的花。


“从小一起长大,天天都能见上面的,说走就走……多少有点舍不得吧。”黄仁俊把筷子摔进盘子,皱起眉头,“哎,出国念书是好事儿啊,我干嘛要不高兴啊。”


想到这里,罗渽民好心向朴志晟解释,“他其实舍不得你啦,但又不好和你讲,他很别扭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朴志晟猛然抬头看着罗渽民,似乎是在辨别这话的真假,半晌又低落下去,“为什么不和我讲呢,如果他真的舍不得,我、我……”


我怎么样呢?朴志晟舌尖被咬了一下,把后面的话吞进去,即使黄仁俊舍不得他,他也不舍得,但终究什么都改变不了。


 




7.


十二月陷落在大雪里,黄仁俊看着尚未大亮的天光和厚重的雪地,裹紧羽绒服和围巾,只露了一双眼睛就匆匆下楼。万籁俱寂里,他看见朴志晟靠在自行车上,脖子上挂着大红的围巾,针脚粗糙得很。


黄仁俊一眼就认了出来,是自己好几年前手工课上的作业,虽然学得磕磕绊绊,但好歹是熬夜戳疼了手才编出来的围巾,他装模作样地送给了朴志晟,还被嘲笑了好几天,后来一次也没见他戴过,还以为是扔了。


“你还留着呢?又不是本命年,戴这个干嘛啊?”


朴志晟扯扯围巾,蹬上踏板示意他跟过来,“搬家嘛,就找到了。”


黄仁俊本来想拒绝的,天这么冷,朴志晟骑车一路过去不得冻坏,可一张口却是,“你吃了吗?”


“没呢,去学校一起吃吧。”朴志晟转头看他坐好,又抓着他的手搭在自己腰间,“抓好了,风大,你别摔下去。”


其实那天几乎没有风,只是移动的自行车扬起的冷气吹迷了黄仁俊的眼睛,等他下车时,就像哭了鼻子一样委屈,眼眶鼻头都是红红的。他太了解朴志晟了,他猜他不久就要离开,这是他在向自己道别。果然,早餐吃到一半朴志晟就说已经订好了机票,月底就要走,语气稀松平常,只是没说回程票定在几月几日。


黄仁俊哦一声,端起稀粥呼噜呼噜地喝,把大颗大颗的眼泪全部用碗遮住,朴志晟将手边一包餐巾纸轻轻推过去,说黄仁俊你别哭行吗,你一哭我就更不想走了。


黄仁俊举着碗不放,哑着嗓子说谁哭了啊朴小星你少造谣。


 


离别仪式还没完,当天晚上朴志晟给他打了电话,非要他下楼来。


黄仁俊知道朴志晟又要别出心裁了,从早晨在冰天雪地里看见他时就坚信不疑,于是在睡衣外又裹好了羽绒服,捏着手机蹬蹬跑了下来。


朴志晟看着他一身睡衣有点崩溃,“你怎么穿成这样就下来了!”


“我又没衣冠不整,睡衣怎么了?”黄仁俊莫名其妙地看了看朴志晟脚边的纸箱,疑惑地问,“…………烟花?”


被戳穿的朴志晟尴尬地挠挠头,高高瘦瘦的影子被路灯落在黄仁俊身上,举起的手像半个拥抱,“是啊,我月底就走了,不能和你一起跨年,所以买了这些……烟花只有一点,剩下的都是仙女棒,凑合看吧。”


黄仁俊点点头,弯腰抱起纸盒走到朴志晟面前仰头看他,“去哪儿?”


其实朴志晟想了很多地方,江边、公园、林荫小路,觉得是美好意象代表的地方他去考察过,但是现在,他看着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黄仁俊站在自己面前,忽然一个地方都想不起来,没有他就没有所谓美好的一切。


于是最后不过在小区街灯下的长椅前一起烧完了所有的仙女棒,烟花被搁置一旁,黄仁俊一手一串冷光火花,映得他格外白净,像入世的精灵。


直到最后一支仙女棒都烧完了,四周蓦然陷入静寂和昏暗,黄仁俊才慢悠悠地开了口,“干嘛啊,又不是不回来了,这么煽情可不像你,一点也不酷。”


朴志晟手里捏着燃烧殆尽的仙女棒,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我知道你不开心,舍不得这里,我也难受,但是人生主旋律就是离别呀,我们放学时离别,但第二天不就会再见吗,这次不过是离别得久了些嘛。”黄仁俊用力揉揉朴志晟的头发,顺着他蓬松的发质用手指给他梳理,“朴小星,给哥哥乐一个。”


朴志晟吐出一口气,“可是我就是学不会怎么离别。”他突兀地转头看着黄仁俊,恨不得四周黑一点,再黑一点,不要让他对上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或许心底的话就不会那么难以启齿。


“我还没学会怎么和人离别,也没有学会怎么去喜欢一个人。”


他听见胸腔里咚咚鼓声渐渐盖过自己的声音,“黄仁俊,我还不知道如何去喜欢一个人,但我就是喜欢上你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你?所以我舍不得离开这里,舍不得离开,你。”


黄仁俊看上去像是被吓傻了,又像是因为他的话而苦恼。


好半晌了他才在冷风中打了个哆嗦,裹紧了外套,遮住了大半张脸,“学会这些太难了,你还小,我也没多大……但是总有一天我们会长大,会学会离别,也会学会喜欢。”


他从刘海遮住的朦胧视线中去看朴志晟的脸,看到十六岁的弟弟脸红得像颗水蜜桃,又委屈又紧张,心里被什么戳了一下,难过得又要流泪。


“志晟,总有一天你会长大,但一定不是现在。”


 




8.


朴志晟离开那天是个补课的周六,黄仁俊第一个坐在教室里,呆愣地听着空调暖风机呼呼直响,冻得麻木的手脚怎么也回不了血。


他头一晚给朴志晟发的短信安安静静躺在对话框里,如同风筝断了线,再也没有回音,他没控制住手指,又编辑了一条过去。


【起来了吗?别误机啦!】


他知道这是句废话,朴志晟还有父母陪伴,怎么会睡到误机。


这次朴志晟回复得很快,【你在教室里吗?怎么不开灯?】


黄仁俊差些以为自己会错意,气血直往上涌,手脚并用往外跑,在空荡荡又黑黢黢的走廊上看见一个修长身影,脖子上还挂着那条可笑的红围巾。


他忍了又忍,却还是朝着那个身影大喊:“你干什么啊!不去赶飞机吗?不是今天要走吗?!”


“中午的飞机,还早呢,我爸妈都还没起床。”朴志晟扬扬手上的东西,声音里全是笑意,“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免得你说我不诚心,都不当面给。”


走近了才看到,朴志晟手里有一把伞和一串钥匙,钥匙扣上有只姆明。


“我的自行车已经擦干净放你家楼下了,冬天过了还是骑车上学吧,早上可以多睡一会儿,这是钥匙,怕你弄丢了还特意买了个玩偶,你都多大了还喜欢这些啊?”朴志晟把钥匙递过去,又拿起伞,“这个,晴雨两用的,很轻,你每天都带上,下次下雨别再买十块钱一把的塑料伞了,淋雨着凉了难受的是你自己,知道吗。”


黄仁俊捏着钥匙,把那只无辜的姆明捏扁了鼻子,在渐渐明晰的天光里迅速红了眼睛,眼泪就跟拧不上的水龙头一样哗哗狂掉。


这次他不想再撒拙劣的谎,握紧了拳头就往朴志晟身上招呼上去,“你他妈要走就快走啊!老子怕你惦记都发好人卡了,你怎么还跑来招惹我啊!你……你……朴志晟你混球!这种哄小姑娘的手段是不是罗渽民教你的?”


朴志晟一边躲一边嚷嚷着不是不是不是,最后挡不住了只好老实交代前一晚没回他短信就是忙着找罗渽民取经。


“靠他大爷的罗渽民!”黄仁俊擦着眼泪怒吼,惹得路过的学生忍不住回头看,一律被黄仁俊红着鼻子瞪回去。


朴志晟捧着他的脸,用力揉一揉,“难怪你总是捏我的脸,原来手感这么好。”


黄仁俊拍开他,伸手报复回去。


朴志晟把人抱住,像只大型玩偶一样把自己的重量全部压在他身上,“其实你也喜欢我的,对吧?对吧?”


黄仁俊撑不住他的重量,直往后退,凶巴巴地说,“没有,滚。”


朴志晟松开他以前,轻轻在他耳朵上亲一下,咧着嘴笑得像个白嫩嫩的糯米团子,“我会回来的,回来以前你都不许喜欢别人,当然我回来以后也不行,知道吗仁俊哥哥。”


“不知道,你快走。”


他们站在走廊上面对面地笑,直到最后也没说再见。


 




0.


“我还不知道如何喜欢一个人,但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你呢,有没有一点喜欢我啊?


“你总有一天会长大,但一定不是现在。”


可我会和你一起长大。


 




FIN.



评论

热度(275)

  1. 虎牙恒星下垂眼阿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