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清娜】归宿

萸生:

All娜玩家/姝


 


 


『程以清×贺缇娜』


给姐姐 @jxlw___ 的生日礼物


依旧是第二人生AU


 


 番外《结婚十年》


 


 


爸爸去哪儿十四季的录制现场,宝贝们吃完午饭后被集体带回家午睡,而爸爸们则被要求另外完成一项任务。


 


村长神神秘秘:“这项任务的奖励是——神秘嘉宾。”


 


作为在场唯一的实习爸爸,程以清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开口问道:“一人一位还是五人一位?”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村长答道,“我只知道爸爸们越早完成任务,神秘嘉宾会来得越早,并且携带更多晚饭食材。”


 


程以清想,Tina大概要来了。


 


 


 


 


 


摸鱼。


 


虽然一向被粉丝称为猫,但不喜欢吃鱼的程以清还是精神人品双爆发仿佛开了挂,在泥水里来来回回了几回,就完成了任务。


 


于是他高高兴兴地爬上岸,脱了捕鱼服,就冲回了家。


无视还挣扎在水塘里的爸爸们羡慕的眼神。


 


 


 


程以清这次的住宅是田园风格的,整个院子里静悄悄的,宝宝大概还在里面午睡,丝毫没有所谓神秘嘉宾的到来的痕迹。


 


程以清难免有些失落,正准备开门去看看宝宝,就看见Tina站在床边,边上只跟着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


 


看见他进来,Tina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虽然是田园风格的装修,你也不至于把自己搞成农夫吧?”


 


气煞人也。


 


他看看自己,衬衫上确实有不少泥点,估计脸上也难幸免,又怕吵醒宝宝,压低了声音:“待会儿再收拾你。”


 


这么匆忙,还不是为了见你。


 


 


Tina其实也刚到,她和另外几个妈妈就在不远处实时收看着爸爸们捕鱼,程以清第一个赢了,她就被送了过来。


 


她到现在也只知道这回程以清带的宝宝叫小熊猫。


 


好名字,她想,她可不就是熊猫的邻居吗。


 


程以清再度进来的时候就看见Tina坐在床边看小熊猫,一脸和悦的表情。


 


女人到了一定年纪都会这样散发出母性光芒么?


 


他慢慢走过去,Tina感觉到有人进来,朝他望了一眼,立刻敛去了刚刚的温柔。


 


他开口:“那么喜欢小孩就自己赶快生一个,都二十六了。”


 


Tina压低声音驳他:“你怎么不想想你自己二十八了呢,老男人?”


 


几个摄影师对视一眼,原来圈内流传的程贺两人是密友之事,还是符实的,但是,两位共同的经纪人没有教导在爸爸去哪儿当实习爸妈,应该制造出其乐融融的场景吗?


 


 


 


谈话之间,小熊猫醒了,眼睛还没有睁开,就伸出手要人抱。


 


这样子的小孩真是惹人疼,程以清还没有动手,Tina就把他抱起来。


 


“我来吧,他认生。”


 


程以清赶忙伸手,小熊猫虽然活泼开朗,但认人的很,天晓得他花了多久才让小熊猫愿意跟他亲近。


 


等等,说好的认人呢?


 


程以清看着小熊猫趴在Tina肩头,全无不适的样子。


 


漂亮姐姐就这么吸引人吗?


 


喂!他还没有靠过Tina的肩膀呢!


 


 


 


 


下午照例是家庭类游戏的挑战,小熊猫抱着实习妈妈不撒手,程以清看起来就更像孤家寡人。


 


爸爸A靠过来:“小熊猫很喜欢实习妈妈啊,有缘有缘。”


 


爸爸B接上:“一家人当然有缘。”


 


在实习家庭一路分数狂飙的情况下,爸爸C感慨道:“到底是小年轻。”


 


一群人都心照不宣地笑起来。


 


程以清看着Tina也跟着假作害羞的笑。


 


他知道那是皮笑肉不笑。


 


 


 


游戏结束后,大家决定一起准备晚饭,鉴于程以清这边地方大,食材又是最多的,另外的爸爸们都聚集到了这里。


 


既然来了这里,怎么也要露两手厨艺,Tina自告奋勇上了灶台,一抬头,就看见程以清站在对面拿起锅铲。


 


他眼睛弯弯:“我是爸爸里做饭做的最好的。”


 


后头立刻响起一片回应。


 


Tina分明在那些应和声里,听见两个妈妈说。


 


“三年之内喝他俩喜酒,赌不赌?”


 


 


夭寿了有人悍跳预言家了。


 


要不是还有摄像机在旁边,她真想粗暴地把手里的笋剁成肉泥。


 


克制克制。


 


贺缇娜,永远要甜美可爱。


 


 


 


 


夜。


 


程以清接到自己经纪人的电话,偷偷跑了出来。


 


“喂,简哥?”


 


电话那头的简亓永远是不温不火的语气:“人来了,高兴么?”


 


“高兴,当然高兴。”


 


“我可提醒你,最近达夏在追Tina呢,好好想想吧,都那么久了。”


 


如果她喜欢我,我哪里还用那么久?


 


程以清踢了踢脚边的石子,克制住想骂人的冲动。
贺缇娜,整个儿一铜墙铁壁。


 


这些年,她永远都圆滑的无懈可击,除了他之外,从没有特别密切的男性友人,也没有传出过绯闻。


 


可这么多年,好像也没有给过他机会,他甚至都看不到,她有一点对他心动的痕迹。


如果当朋友能一直陪在她身边。
那他愿意。


 


 


 


贺缇娜哄着小熊猫睡觉,等小熊猫都睡得四仰八叉了,程以清还没有进来。


 


她站起身来走到院子里,看见程以清站在一隅,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是我说,我来了你就彻底撒手了?”


 


程以清看着Tina站在门口,里头昏黄的灯光罩在她背后,晕出一圈光,衬的她更是柔和。


 


“他挺喜欢你的。”他眯眯眼睛,笑道。


 


“我也挺喜欢他的,但我马上就要走了。”


 


“这么晚还要走吗?”


 


“恩,第三人生还没有拍完,明天要赶回去,你也不送送我?”


 


“送,怎么不送。”


 


程以清进去看了一眼小熊猫,睡得正香,拿了Tina本来就不大的包,开着手电筒送她到门口。


 


Tina挥了挥手,坐进车里。


他的综艺还没有拍完,她也要赶航班飞到千里之外。两个人能见面的时间很少,说的话更少。


 
 


今夕复何昔,共此等烛光。


 


 


虽然Tina出场的时间只有短短半期,但她和程以清的互怼系列在各大官博上都被溜了一圈,“清河夫妇”更是连续挂在热搜榜上一个礼拜,热度迟迟不退。


 


Tina用小号sj饭圈的时候,就看到有个po主罗列出了许许多多“清河夫妇的有爱小细节”,点进去一看,好多事情,自己也没有发觉,比如一起走机场时她扯着程以清的衣袖,程以清在国外拍戏的时候特地排队去买的定制款手链转眼就挂在她手上。
“两个人本来认识的时间长,关系就很好啊,又是同一个公司同一个经纪人,一看就很有爱。”
转发里大多都在叫着好甜好甜,更有的许愿两个人能真的在一起。
如果愿望真的能够实现就好了。


 


 


 


 


 


几个月后。


 


程以清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剧本。


 


新戏《归宿》。


 


Tina看着新戏的演员表,问:“这就是最后名单了吗?”


 


简亓点点头,想,自己的人包揽下这部大制作的男一女一,简直像是中了彩票,一向波澜不惊的他都难掩笑意。


 


故事讲的是男女主在高中相遇,相知,相爱。最后却因种种原因而分开,多年之后同学聚会重聚,两边已经各自成家立业,两人重燃爱火,对家庭却仍怀有愧疚,想回到母校告别过去,殊不知在城市的另一头,同样的故事也在上演……


四个人之间能不能容下两个人的爱情,谁是谁的归宿。


 


“老套剧情。”程以清略翻了翻,无趣道。


 


Tina撇了撇嘴:“好剧本难遇,不过是看演技。”


 


都市爱情,现实性满格。
 


 


《归宿》拍摄现场。


 


Tina看着程以清换上校服,恍惚之间将十八岁少年和二十八岁青年的脸奇异地重叠在一起。


 


“倒还真像你高中的样子,一点都没变。”


 


简亓听着这两人,像是有故:“你们俩?”


 


“我们俩是高中同学。”


 


 


她和程以清是高中同学,这也是清河夫妇的糖点之一,认识的时间很久,她相信简亓也不会不知道。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她从前是他前桌。


 


那个时候的程以清是年级第一,著名的校草加校霸,衬衫上永远留下一颗扣子不扣。放在玛丽苏剧情里绝不违和的人设,但对班里的人倒还不错。


 


她的脚时常会抵在凳子的横档上,程以清仗着人高腿长,会用脚尖来点她的脚心。


一次两次还好,三次四次也罢,弄的她烦了,便转过来瞪他一眼。他却也不恼,只看着她笑。
 


她那个时候以学习为重,总觉得这个人烦的很。


 


当然不是没动过心,对着这样的人,少女情怀总还是有的,一情怀,便从十六岁,情怀到了二十六岁。


 


她爱透这样深情的自己,也恨透了这样痴情的自己。


 


程以清对着镜子,也点头道:“这套校服和高中的时候还真像。”


 


男孩子开窍晚,这是正常的。


 


从前只觉得前桌,娇小,可爱,逗起来也好玩。晚自习的时候喜欢安静,常坐到没有人的第一排。


直到有一回,他出去上个厕所,回来的时候特意从前门进想看看她,开门进来就听她说。


“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夜阑卧听风吹雨。


 


他有些发愣,毕竟她的四周没有人。


 


从前的对她的那些逗弄都有了合理的情感解释。
他可不可以就这样狭隘的觉得,她也是喜欢他的?


 


 


 其实可以更进一步的,程以清想,两个人也不是没有暗暗的暧昧过,十几岁笼罩的都是粉红的,轻薄的雾,草莓味的。
一伸舌尖,就能尝到的甜蜜。


只是后来不知怎么的,她对他的态度却一下子转了弯,明明冰山雪已消融,却突然回到寒武纪。


两个人保持着这样的关系过了高中,后来都成了简亓手下的艺人,不知不觉,就过了很多年。


 


 


 


Tina看了程以清一眼,后者还陷在沉思里,达夏虽然人在外地,但提前预定好的樱桃和玫瑰依旧每天被送来,每天都在那里搁着。对着达夏,她是没有兴趣,但在程以清面前,她倒是有兴趣去装一下有兴趣。


 


“看起来挺好吃。”


 


她捏起一颗晃荡着,程以清看了一眼,那样的红,红的他头晕。


 


程以清轻哼了一声,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


“开拍了。”


 




 


高中的剧情其实不长,最后一天还有一场,是男女主角重回母校。


拍完这一场,他们就要换场地了。


 


导演在一边给他们讲戏。


 


“这边是两个人已经决定要回归家庭和爱情道别,回母校来看,你想啊,这个心情……”


 


Tina站的累了,干脆不顾形象地靠在树上。



这十几天他们仿佛重新回了中学时代,程以清还是程以清,贺缇娜还是贺缇娜,都只有十几岁。该爱该恨的,都翻天覆地来了一遍。



连她都分不清,她到底是在拍戏,还是在过自己的人生。



一切都真实如同自己的经历,除了最后没有牵上的手。
而这最后一场戏,离毕业要有二十年。


概括起来说,便是罗敷有夫,君亦有妇。
这种事情,谁想的到呢。



她转过头去看一眼程以清,后者正在专心地听导演解读。



她却没有注意到程以清往她那儿瞟来的眼光。


 


 


“……最后,两个人找回了最初的感觉。”


 


程以清按照导演讲述的,和Tina站在树下,看着二十年前所刻下的痕迹。


少年人生白发,树木拔高顶亦有芽。


说着说着就该动情,男主亲吻着女主,像是要弥补回那些失去的青葱岁月。按着剧本,女主角该落下泪来。但Tina没有,她一旦回到自己的角色里,便又刚强,又坚毅。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两个人都入了戏。
谁又能想得到呢。


 


他们俩似乎生来就定了要纠缠的命运,好的也好坏的也罢,谁爱了谁这许多年,到头来究竟是情根深种还是孽缘成空。
 
 


顾不得了,她只把自己沉进这个吻里,她和程以清,那么多年来,顺理成章的第一个吻。



在这个时刻,他就是属于她的。



 
高中部分的吻戏因为种种原因几近于零,在这里,程以清才算是真正亲到了Tina。
 


程以清知道这不是彼此的初吻,因为,他从前,悄悄亲过她一次。


 


在散伙饭上,她酒量不大好,喝了几杯就晕晕乎乎,他担心着她,干脆把她放到他身旁照看着。



大家都明白他俩的这档子事,都装作没看见。



虽然是非君子所为。



可为了她,他也愿意当个小人。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你怎么就不知道呢。


 


 


这世道说什么才好,一场缘分兜兜转转好多年,能不能找到归宿。


 


 


 


 


 


 


高考结束后,程以清考上B大表演系,而Tina选的是Z大的编导专业。


 


Tina进入娱乐圈,还是有一次在舞台剧上人不够被导演抓去凑数,殊不知偶然一面,却被简亓看中。


 


 她本来推脱,说自己没有上过台,没有经验。


结果导演一句“你自己编的怎么自己不记得?”硬是被拉上了台。


简亓想起当时的Tina,台词很少戏份不多,但确实是满满灵气,外形也好,是可造之材。


 


以及,是他无意间看到过的,程以清手机里的人。


 



 


 


 


 


杀青宴还没有结束,简亓有紧急事情要去处理,程以清喝多了酒硬是抱着她不放。剧组里看着男女主角这样子,都在想。



好事将近。


 


Tina无意亦无力去辩解,只无奈,安抚着他:“我送你回家。”



她摸摸索索大致找到了他们家小区,翻找出程以清的手机,犹豫了下,还是推了推倒在副驾驶位子上的人,要输入密码解锁。


 


“…0839”他迷迷糊糊,又自己扒拉掉安全带,想要来抱住她。


 
0839,0839。
0224加0615。


 


“丁妙妙”这个名字,赫然列在通话记录里。



追溯回高中时代,她无意间看到程以清和一个女孩子拎着东西走在街上,两个人相谈甚欢。校吧里也曾出现过疑似程以清的背影,和那个女孩子手牵着手,那身蓝色牛仔,他分明前两天才穿过。
即使后来,那个女孩子依然频频出现在程以清的生活里,剧组,家门前。


她怎么能不熟悉她的名字。


丁妙妙。


她不敢问,问了之后,会不会连着最后这一丝牵连也失去?



事情不能都摆上台面来说,做人,尤其她这样的人,姿态一定要好看。



Tina的手抖了抖,往下翻找着,程以鑫,程以清的哥哥。


 


最后是程以鑫给她指路开进小区,下楼来接的人。




她看着很多年前就见过的女孩子拎着包走进了程以清家所在的楼,抿了抿嘴。


 


这个人分明已经有了女朋友,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她为什么又心甘情愿地被招惹。


 


 


 


 《归宿》的反响很好。


金鸡奖颁奖礼现场后台。


 简亓自然安排了程以清和Tina一同走红毯,本来就是光彩出众的两个人,稍一点缀后,便更是清风霁月,人间无数。


“可以,你们俩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前面看看。”






程以清看着Tina,今天一身红色拖地晚礼服,从前的短发留成披肩长发,迷人的很。


只是那红,总让他想到达夏送来的樱桃。


“最近你和达夏怎么样了?”


Tina斜他一眼:“我和他?能怎么样?”


“人家一直追求你,我看拍戏那些天,水果和花一天都没有停过,是个不错的归宿。”


“程以清,你够了没有。”Tina最烦程以清和他说这个,“我的事,不用你多管。”


“你的事情我怎么不能管,咱俩什么关系,你二十六了,是时候找个归宿了。”


归宿归宿,来来回回飘荡着这几个字,Tina眼睛有些红,索性咬咬牙:“你不是很早以前就有女朋友了吗,管我有没有归宿干嘛?”


 


“我?女朋友?”程以清摸不着头脑,“我活到现在一场恋爱都没有谈过。”


 


“那丁妙妙是谁?”


 


“我嫂子。”


 


Tina快流下的眼泪硬生生被这句话逼了回去:“嫂子?”


 


“丁妙妙,我们家邻居,发小,我哥的女朋友,他们俩初中就开始偷偷摸摸谈恋爱了。”


 


原来,原来。


她以为他一直对外宣布单身,是因为不想让人打扰和窥探感情生活。


“你是不是傻?”程以清看她这反应,就知道她一定是哪里有误会了。


 


“那你就看我傻了那么多年?”


 


“我以为你不喜欢我啊。”他无辜道,“你,整个儿,铜墙铁壁。”


 


该解的误会都解开了,抑制的深情闸门打开难以收起。两个人不顾场合,只想痴缠在一起,背景音嘈杂也无妨。可惜画好的妆限制了程以清的行动,他最后,只轻轻在Tina耳后落下一个又一个吻。


又细密又缠绵, Tina整个儿勾着他,附着他。
她诱人的很,恨不得吞之入腹才好。








“不要谈恋爱了,我建议你直接嫁给我。”


“好。”她柔声应道。


 


简亓走进来看到两个人贴的如此之近,意料之外却情理之中 别过头敲了敲门。


“到你们了。”




金马奖最留有悬念的环节,当然是影帝与影后的揭晓。


“最激动的人心的时刻即将到来,
本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获得者是——贺—缇—娜!”


Tina接过话筒和奖杯:“能获得这个荣誉,首先要感谢组委会对我的认可,作为非专业出身的演员…最后,我也要感谢程先生,能给我这个归宿。”


她转头,冲着台下的程以清抛了个媚眼,程以清回送了她一个挑眉。


导播何等机灵,程以清所在的区域画面立刻就被切到大屏幕上。



直播软件上,“在一起”已经刷成一片。


”本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获得者是——”



Tina和程以清坐在一起,两个人的手悄悄牵在一起。


”本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获得者是——程—以—清!”




程以清上前一步拿起话筒:“非常荣幸今天能获得这个奖项,感谢《归宿》剧组给的这次机会,这也是我个人追求了很久的目标…”


他看向主持人:“我有一个请求,能请我的最佳女主角上来吗?“


主持人一愣,点点头:“当然可以。”


聚光灯打向Tina,她缓缓走上台,走向程以清。



两个人并肩站在台上,四周响起如雷掌声。


 


 “最后,在这里,我想要宣布,我和贺小姐的婚讯。”


无视台下的声音,他单膝跪地,把自己刚拿到的奖杯权当戒指:“在这里,我再问贺小姐一次,你愿意嫁给我吗?”


 
Tina挽住他伸过来的手,笑得轻巧且甜蜜。




“当然。”





他是她的最佳男主角,她是他的唯一女主角。




她不是为了找一个归宿而去爱程以清。
她爱程以清是因为,他本是她的归宿 。




你看这一场辗转,让人哭笑不得,也让我们牵牵绊绊好多年。


 


 


人生开头所爱是你,结尾所爱也是你。
一心所归,终生之宿。
 
《归宿》Fin.

评论

热度(298)

  1. 虎牙恒星萸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