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三清】痊愈

靡思:

现实不易,才需要小甜饼调剂


 


9K+速打,够更三回入戏了~~




真的超爱三清


 


01


 


在深度发觉庆功宴碰见敖三的时候,程以清心里狠狠飙了句国骂。


 


他费尽心机才让简亓辗转从宋玄口中套出他哥的日程表,然后冒着被人诟病耍大牌的风险,小心翼翼卡着错开时间,就差出门前找黄大仙算一卦,结果好死不死还是跟敖三正面遇上了。


 


真他妈孽缘。


 


两人在会场门口撞个正着,对方臂弯里挂着个女孩,程以清不动声色打量一把。


 


嗯,清瘦,黑长直,是敖三的菜。


 


那一眼瞄得像燃起导火索,把心底陈年旧醋一点点煮开,咕嘟咕嘟冒着粘腻的酸泡泡,熏得他微眯了眼,不想再看这对璧人。


 


“哟,你可是你们公司头牌,怎么好意思来这么晚?”敖三倒是一如平时般对他口无遮拦,原本还绷着的总裁范儿,在看见程以清之后,立刻变身流里流气的社会小痞子,语气也是熟稔到欠打。


 


“出门前闹肚子不行啊。”但程以清口气显然不太好,丢下一句,“你……们好好玩,我先进去打个招呼。”


 


说毕也不等敖三回答,拉着身侧的简亓就往会场里走。


 


短短几十步路,他数次兴起回头的念头,又都被自己生生压了下去。


 


“是不是特别像桃姐?”


 


没头没脑冒出这么一句,简亓却懂了。


 


“像陶桃?我看倒是有几分像你。”


 


程以清一个眼刀飞过去:“你瞎了啊,男女有别。”


 


简亓倒是也不恼,好整以暇抱起双臂,慢悠悠把话接完:“说的你好像没演过丁妙妙一样。”


 


程以清的气焰瞬间弱了三分。


 


天知道,他当初肯接丁妙妙的反串角色,一大半也是因为那扮相像极了陶桃。


 


 对,陶桃,深度发觉的另一位王牌经纪,敖三心头那颗不肯示人的朱砂痣。


 


02


 


程以清从不是个庸人自扰的人,他的世界信奉非黑即白。


 


拳头解决不了的,那就用脑子,对人对事,无一例外。


 


除了敖三。


 


两人从上学那会儿便焦不离孟,磕磕绊绊近十年,要说亲着实是亲。尤其自从哥哥程以鑫离开之后,大抵再也没人比敖三跟他更近。


 


毕竟一起走过不可复制的年少岁月。


 


有时候程以清想,连生死他们都经历过,还有什么能把两人分开?


 


事实证明,是他太乐观了。


 


千算万算,没料到敖三会遇上陶桃。


 


说起来,这件事他也有几分责任。


 


当初敖三要让宋玄进演艺圈的时候,是有问过他意见的。程以清也算是看着宋玄长大,自然要尽力。


 


那会儿陶桃虽然刚进公司没多久,但却展露锋芒,几乎要抢了简亓的风头。况且又是女孩子,跟小朋友相处自是能更细心几分。


 


程以清也觉得她更适合带宋玄,于是自作主张攒了局。


 


都是水晶心肝玻璃人儿,一顿饭下来,简亓和陶桃那点欲语还休的猫腻都被别人看在眼里。


 


程以清没想到的是,敖三散了局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跟他吐槽简亓的种种不是。


 


瞎子,外行,光是那句“笑起来丑死了”他一晚上就循环了一百次。


 


两人往日无怨初次见面,那症结,自然是出在陶桃身上了。


 


程以清凭借他曾经年级第一的智商,花了1分钟便迅速厘清了这其中的关系,敖三应该是对陶桃有意。


 


然后他又花了一晚上时间,发现自己并不怎么喜欢这个结论。


 


03


 


因为是一年一次的庆功宴,深度发觉旗下所有艺人不管有什么理由,必定悉数出席。


 


原本活动都是定在大剧院的,可伍总临时起意,觉得年年办成联欢会太拘谨,今年索性high一把,结果临期才直奔敖三名下这间会所。


 


敖三也很够意思,立刻把中间一层全部腾出来招待这群艺人。


 


程以清以前是这家会所的常客,但自从知道敖三那点小心思之后,他有意避开所有跟对方有关的地方。


 


今天这场合实在躲不开,只能出下策辗转买通宋玄,确认他哥行程表上后面还有个局,所以程以清揣测他应该是来尽下地主之谊就走,结果咬牙愣是拖着简亓错过了开场,谁知道还是撞上了。


 


本来就够堵心,可敖三偏偏像是怕他不够堵一样,还携伴参加,敖董了不起啊!


 


最可气的是这都半小时了,俩人还磨磨蹭蹭赖着不走。


 


程以清愤愤不平灌了一杯酒下肚,眼神像小刀子一样射出去。


 


敖三时不时在女孩身边耳语几句,对方一脸严肃地听着,连点头都是神情郑重。


 


简亓果然是瞎子。


 


这么刻板哪里像我?分明就是又一个陶桃。


 


愤愤然又是一杯下肚。


 


突然一盘蛋糕从斜刺里伸过来,宋玄笑的见牙不见眼:“清哥,来一块不?”


 


“拿这么多,你不怕一会儿你哥逮你?”程以清笑着逗他。


 


“所以我这不是拿来给你了嘛。”


 


宋玄倚在程以清旁边,把整个盘子都塞在他手上,然后利用对方身高掩护,顺手放在嘴里一块巧克力蛋挞,满足得直眯眼。


 


“其实桃姐走了之后,我哥也不怎么管我吃零食了。”


 


被小朋友的馋相蛊惑,程以清也拿起一块曲奇放进嘴里。


 


“那你躲什么躲?”


 


“我这不是防患于未然么,万一赶上他心情不好,突然发威,我吃不了兜着走。”又是一块玛德琳塞进嘴巴里,说话都带了几分含糊。


 


“我看你哥心情好得很。”不远处那一男一女还保持着一个耳语一个点头的模式。


 


“有么?”宋玄表示我哥明显脸有点臭啊,但甜点在前也顾不上许多。


 


两人你一块我一块,一会儿就消灭个精光。


 


“我再去拿一碟。”


 


“我去个厕所。”


 


“楼上厕所坏了,清哥你去楼下吧。”


 


04


 


程以清往脸上泼了把冷水,镜子里折射出他精致到过分的面容,带点水光潋滟,宛若被洗过的水晶,泛着淋漓的光。




他想起了敖三的眼睛。


 


上学那会儿,敖三总执着于跟他比谁更帅,经常随手抓个同学就问:说,程以清帅还是敖三帅?


 


每每人家屈服于他的淫威,只能乖乖说他帅。偶尔遇上胆子大点儿的说是程以清,他非苦口婆心念到人家改答案为止。


 


哪怕这样,敖三还天天语重心长教育程以清,你那最多叫漂亮,帅是说三爷这样的,五官周正,男友力max。


 


程以清不爱听了,就怼他,漂亮怎么了,你将来找老婆,不挑漂亮的啊?


 


敖三想想,说也对,我以后的老婆,怎么也得按照你这个标准起跳。


 


后来程以清想,敖三大概是换了标准,不然怎么他身边的姑娘跟自己越差越远呢?


 


甩甩沾湿的刘海,觉得清醒了一点。刚要往外走,门从外面被推开。


 


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挤了进来,看见程以清,脸上立刻绽放出惊喜神色。


 


“这不是程大明星么?之前一直想请您吃饭,简经纪总说没空。相请不如偶遇,今儿一定得赏这个脸。”


 


若是平时,程以清可能还会虚应三分,可敖三刚才的举动像是添了把火,把他心底那点陈年旧事烧个片甲不留。


 


他一句话不说甩开那人,径直就往门口走,对方可能也是没吃过这种钉子。当下沉了脸,喝住门口保镖,说把人给我拦住。


 


自从顶着程以鑫的名字过活之后,程以清鲜少再动怒,可这一晚,原本蛰伏在乖巧外壳下的情绪有些脱缰。


 


他一个反手,就把保镖伸过来的手格开,紧接着一脚飞出去,主动开了战局。


 


一边招架,一边在心底吐槽不过是二三流的货色,真是不及敖三调教过的靠谱。


 


不过三五个彪形大汉一起围上来时,程以清一人到底还是吃了亏。


 


有手肘堪堪扫过他的脸,颧骨生疼。


 


几个人终于把他按住,中年男子走上前轻佻地捏了把程以清的下巴。


 


他自是不肯示弱,未被控制的右脚死命蹬在对方大腿上,那人一声不吭就疼的趴在了地上。


 


保镖拧紧他的手臂,程以清抿着嘴,眼底尽是被少年往事勾上来的狠劲儿。


 


忽然觉得钳着自己手臂的力量一松,回过头,映入眼帘是敖三俊秀的脸。


 


“在我的地盘动手?”他语气清冷。


 


一群保镖都傻了眼,谁都知道三爷不能惹。


 


敖三从一众壮汉手里把程以清拉出来,随即放软了眼神:“去顶楼我那屋等会儿,门没锁,我这一分钟就搞定。”


 


程以清微微点头。


 


没再说话,也没理会被拉皱的衬衣,径直往电梯方向走去。


 


待到人影消失,敖三这才转过身,看着被手下钳制住的几个彪形大汉,最后眼神落在中年男子的身上。


 


“动我的人?”敖三不笑的时候,很有几分狠决的味道。


 


虽然极年轻,但饶是认资排辈的黑白两道,也没人敢不给三爷几分面子。那中年男子再仗着酒醉,也深谙不能惹毛眼前人的道理。


 


“误会,喝了点酒一时忘了这是三爷的地方,您多包涵。”


 


“重点不是三爷的地方,是三爷的人。”敖三眼神在现场几个人身上扫了几个来回,一字一顿冲着身后的安保经理交待着,“老赵,教教他们什么是规矩。”


 


从小就跟着敖三的老赵自是懂得他话里的深意。


 


敖三没再说话,径自往电梯间方向走。


 


待到人影消失之后,宋玄捧着一盘杯子蛋糕,鬼头鬼脑从楼梯上溜出来看热闹。


 


一群人毕恭毕敬跟他打招呼。


 


“小少爷,您看这……”能出入这家会所的人,大抵身份有点矜贵,三爷虽然放了话,但老赵不想把事情搞太大,于是忖度着,是不是手下稍微留点情面。


 


“看什么看,按我哥说的办呗。”当红歌手塞了一块马卡龙在嘴巴里,像怕被人发现一样迅速咀嚼着,“敢动我哥心尖儿上的人,那不是找死么。”


 


“三爷心尖儿上的不是您么?”老赵自以为聪明地拍了句马屁。


 


宋玄嘴巴被蛋糕塞得满满的,还挣扎着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结果喷了一地渣子:“你们啊,还是太年轻……”


 


年过六十的老赵看看年纪尚不如自己三分之一的小少爷,满头黑线。


 


05


 


敖三位于顶楼的私人办公室,他有年头没上来过了。


 


门虚掩着,程以清径直走进去。


 


敖三的办公桌向来比脸都干净,除了电脑,只有几个相框。


 


程以清把自己扔进转椅里,不用看他也知道相框里的照片内容。


 


跟爸妈,跟宋玄,跟自己,眼尾一扫,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上次来的时候,他记得那相框里那张明明还是两人高中毕业当天一起吃小面撸串之后拍的照片。


 


敖三家里卧室放的也是这张。


 


可眼前却不是他熟悉的露齿大笑双人照,而且换成了最近一次自己生日的合影,好看是好看的,可他和敖三都带着点难以名状的拘束。


 


程以清心里莫名有些堵,于是轻车熟路打开敖三的电脑,想看看原来那张照片还在不在。


 


这么多年,他俩连对方动作片存放路径都了如指掌,所以开机之后径直戳进D盘那个名为“照片”的文件夹。


 


敖三真是典型摩羯座,起名一点创意都没有。


 


程以清一边腹诽,一边仔细看去。


 


视线所及处,大片大片都是自己的脸,而几乎每个灿笑的表情旁边,都有青涩的敖三。


 


他滴溜溜的狐狸眼大多是带着笑,跟敖三故作镇定的狗狗眼截然相反,但再相反,他们也是在一起的。


 


一如经历的这些年,不管世事多艰难,彼此都在触手可及的位置。


 


敖三很细心,给每张照片都注明了时间场景。


 


短短几分钟,他就像重新又经历了一次有敖三的12岁、13岁、14岁,一直到23岁……


 


23岁之后,两人越来越忙,见面也不是太频繁,大多是微信和电话解决,自然没有什么拍照的机会。


 


酸酸的感觉胀满胸口。


 


原来他矢志不忘的曾经,也被另一个人细心收藏,那滋味说不出来。


 


翻来翻去都没找到他要找的合照,于是心里愈发烦闷。


 


鬼使神差,程以清后退回到文件夹,右键单击,重命名,然后随机敲打一长串杂乱无章的字母,点击空白处。于是那个承载着二人青涩岁月的文件夹,安安静静躺在电脑某个角落,再跟许多程序之类的混在一起,丧失了被人轻易找到的可能性。


 


有朝一日,你会发现它们不见了么?


 


他忽然想赌一把。


 


正走神着,敖三踢踢踏踏推门进来。


 


“你说你上个厕所怎么上到楼下去了?你们临时来,楼下也没来得及清场。”敖三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他身边站定,“也怪我大意了,没料到有人敢在这儿动手。”


 


程以清没说话,伸手环抱住敖三的腰,把脸贴在他小腹上,然后隔着薄薄一层衬衫,隐约感受到腹肌的轮廓。


 


敖三陡然慌了。


 


“怎么了?哪儿疼?”


 


程以清依旧一言不发。


 


“说话啊,祖宗。”敖三着急地检查着程以清视线可见的身体部分,终于看见颧骨一处不太明显的红肿。


 


“这帮孙子!”他皱起眉头,站起来就要往外冲。


 


程以清一把拉住他。


 


“别折腾了,我没事儿。”


 


敖三一根一根轻轻掰开程以清握住他衬衣的手指,对方又固执地继续握紧。


 


“我就去拿个医药箱,大哥,先松手。”


 


程以清再度将手环上敖三的腰,任由他拖着自己和身下转椅一起往旁边移动。


 


大抵是许久未见他如此示弱的模样,敖三心头软腻成一片沼泽。


 


用棉签沾了药,小心翼翼蹭上那人白皙的脸。


 


“有点疼,稍微忍着点,这要是让你粉丝知道非得活拆了我,爱豆的天价脸啊,真是保护不力保护不力。”


 


敖三像小时候一样碎碎念叨着。


 


好看的眉眼近在咫尺,此刻正全情专注涂抹着伤口的那人,清亮的狗狗眼里只映出他一个。


 


或许是被这份小心翼翼感染了,程以清下意识抓住敖三松松垮垮的领带,嘴唇轻轻贴了上去。


 


他幻想过无数次跟敖三接吻的画面,温柔的、旖旎的、甚至带点情色味道,可这个吻不若想象中的任何一种。


 


敖三的唇有点起皮,微微粗糙的触感,一下一下,像是摩擦在他心上。理智告诉他要回神,可身体本能却让流连不去。


 


敖三眼里那份错愕震醒了他,程以清强迫自己抽身。


 


“就……刚接了个新本子,顺手试试戏。”


 


“你倒是真顺手。”敖三把剩下的药都涂在他伤口上。


 


“是啊,拓宽一下戏路,像我这样术业有专攻的影帝,就得不分时间地点练习。”


 


“看出来了,打架技术挺久没练吧,手生了不少。”


 


“我又不像你,天天有机会实战。”程以清的视线落在敖三手臂上,虽然瘦,但衬衣覆盖下隐约可见肌肉轮廓,跟当年打群架的高中生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放心吧,不管出什么事,都有三爷我罩你。”敖三把药放回原处,“达西前几天跟我提了辞职,我回头再派个特保给你。”


 


“三爷舍得给我用特级了?”


 


“摸摸你的良心,哪次给你派不是顶尖的?”敖三戳了一下程以清的头,“就差我亲自出马了!”


 


“呦,那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让三爷亲自出马?要不你开个价吧,我包你,提供24小时服务不?”


 


“不好意思,不出台。”


 


“肉偿呢?”话一出口,刚刚散去的尴尬空气又开始凝结,程以清暗骂自己一句,然后故作镇定地起身,“开个玩siao。”


 


真是一秒都呆不下去,太丢人了。


 


“我送你。”敖三抓起桌上的车钥匙,“明天你不是还要拍那场威亚戏?”


 


程以清按住他的手:“不用了,简哥应该还没走。”


 


“行吧,新特保我找好了,稍微调教调教我就让她过去。”


 


敖三眼神顿了顿。


 


“清儿。”


 


程以清被这个久违称呼惊到回头,眼神带了点希冀。


 


“你真想好了?明天那场戏确定不要取消?”敖三眼神有点闪躲。


 


“不用了,这么多年,总要有个了结。”那点希冀的火花一下子灭了。


 


目送程以清单薄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敖三有点脱力一般把自己丢进皮转椅,下意识舔舔干涩的唇,程以清的温度仿佛还残留在上面。


 


想起对方颧骨上那个伤,他抄起桌上电话:“老赵,问问刚才那人,他那只手动了程少?”


 


06


 


程以清刚出门就后悔了,简亓看他在副驾驶一副吃翔的表情,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没忍住。


 


“你这一脸被人强了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程以清连眼皮子都没抬。


 


向来善于跟人推心置腹的简大经纪吃了个软钉子,反倒燃起了斗志,再出口的话又恢复了正宗的“简式循循善诱”。


 


“人呢,活着不能自己给自己添堵。”


 


“有些话,不说,太遗憾。有些人,错过,更遗憾。”


 


“你觉得自己输不起,其实想想,还有什么可输的呢?”


 


车停在地下车库,程以清终于剜了絮絮叨叨的简亓一眼,一言不发下车。


 


终于反应回来自己被当成客串司机的简亓摇摇头,索性熄了火,目送自家头牌艺人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间。


 


还没进家门,程以清就忍不住掏出手机连着几条微信发过去。


 


三儿


明天那场威亚戏


如果有什么意外


我……


 


敖三的电话几乎是第一时间回拨过来。


 


“你到家了?你就呆在家里别动,明天直接去片场。剩下的交给我,人手我都已经安排好了。”


 


程以清没有说话,也没有挂电话。


 


敖三沉吟片刻:“这样,你先别睡,等20分钟。”


 


程以清蜷着腿窝在沙发上,他挺困,但是不想睡,那个20分钟让他生出几分期待,尽管知道其实很渺茫。


 


听到门铃响的时候,他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几乎是飞一样奔过去,门打开那一刻,他的心一下沉落到谷底。


 


门外是今晚庆功宴跟敖三在一起的女孩。


 


“程先生你好,三哥派我来保护您,明天我会跟您去现场。”


 


信息量有点大,但程以清在最短时间内理出了始末,原来她是敖三给自己安排的特保。


 


“不用,你回去吧。”程以清已经不想掩饰失望的表情。


 


“可是三哥交代过,一定要保您周全。”女孩满脸认真。


 


“三儿那边,我会跟他说。”勉强扯开一个偶像笑容,他无视对方错愕的眼神,把门关上。


 


多傻,在经历了一次达西事件之后,他居然还在奢望来的人是敖三。


 


在他心里,自己大概只是发小。


 


值得派最好的特保出马,但永远没有重要到让他亲临。


 


被绑上威亚之前,程以清就知道安全措施被人动过手脚,但他还是站在18楼顶层的风里,感受着摇摇欲坠的刺激,任过电的感觉从脚趾一直蔓延至大脑。


 


为了这场戏,所有人都到了。


 


程以清没有去探究到底都有谁,但他知道,敖三在下面。


 


当初他们俩亲眼看到程以鑫坠落,如果这一次他注定也逃不过,那敖三大概做好了再经历一次的准备。


 


但他选择尊重自己的决定。


 


执行导演喊了action,


 


程以清颤颤巍巍望下去,嘉陵江就在脚下,蜿蜒曲折,那条路走过无数次。


 


他想起他们的17岁,


 


那个拎着棍子挡在他身前的敖三,


 


那个絮絮叨叨念个没完的敖三,


 


那个艰难日子始终不肯放弃他的敖三,


 


那个一心一意只对他好的敖三,


 


那个肯陪他赴汤蹈火的敖三……


 


程以清那一滴眼泪恰到好处落下,然后迅速被吹散在风里。


 


威亚绳子解开的时候,他几乎是疯了一般往下冲。


 


他还有秘密瞒着他;


 


他还想再听他唠叨三个小时;


 


他还有话没敢对他说;


 


他要见他,就现在。


 


视线范围内终于出现敖三挺拔的身影,照旧穿一身黑,斜倚在围栏上,看不出表情。


 


像溺水很久的人终于抓到浮木,程以清不顾一切想冲过去。


 


然后,他看到那人接起了手机。


 


敖三一边应着电话里的人,一边歉疚地冲他丢了个眼神,然后转头往角落走去。


 


后面的话,程以清已经听不到了。


 


他站在那儿,神情恍惚。


 


达西似乎拉着达夏过来,歉疚地说鑫哥对不起;


 


简亓好像拍了他肩膀,云淡风轻地说没事就好;


 


贺呵呵也在问他,能不能接受个专访?


 


说了么?他不确定。


 


因为满脑子都是刚才敖三接起电话那句,陶桃?嗯,好,那我亲自去。


 


07


 


偌大的录音室只有两个人,而且两个好像都心不在焉。


 


“你觉得桃姐做你嫂子怎么样?”


 


我嫂子不是你么。


 


这句话宋玄几乎脱口而出,好在平时超长的反射弧让他及时刹了车。


 


攻受未分,还是谨慎点儿好,万一不是嫂子是姐夫呢。


 


宋玄小同学给机智的自己点了个赞,然后小心翼翼斟酌着开口:“清哥,其实我比较喜欢你。”


 


程以清一愣,随即失笑,眉梢眼角都亮了起来。


 


真好看哪。


 


宋玄在心里暗暗感叹着,饶是见过成百上千次,还是忍不住会想,怎么有这么好看的人。


 


可是,清哥这么好,能看得上他哥么?


 


估计有点难,要不这么多年,俩人怎么没半点动静呢?


 


想到这里,他又开始发愁。


 


程以清显然误会了宋玄蹙眉的表情。


 


“这几天桃姐是不是跟你哥说,又克扣你零食了?走,清哥带你去吃手工冰淇淋。”


 


一听有手工冰淇淋吃,宋玄立刻忘了自己刚才在困扰什么:“清哥我简直爱死你了。”


 


下一秒,挽上对方手臂就往外走。


 


刚荣登深度发觉音乐总监的张专员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你是不是忘了自己下午还有五首歌要录?”


 


被一掌拍回现实宋玄仿佛已经看见到手的冰淇淋飞掉,他小脸皱成一团苦瓜,委屈巴巴冲着张专员诉苦。


 


“你知道,桃姐和我哥都控制我零食,简亓那笑面虎更是心黑手狠。夹缝中生存的我,弱小,无助,还能吃……难得遇上清哥这种大好人,你能不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娱乐圈摸爬滚打十多年的前狗仔老大,被过分直白的语言震慑在当场,眼睁睁看着旗下两大王牌搂成一团走出去。


 


好在其中一个还有点良心,半小时之后,宋玄拎着一袋子冰淇淋外带回来,大气磅礴往地上一扔。


 


“你挑吧。”


 


张专员被这种过分大方的气势再次震慑住,小心翼翼拿了一个芒果口味的。


 


宋玄顺手挑了个巧克力口味的坐下,一边挖一边说:“我觉得我哥喜欢清哥。”


 


可怜的张专员今天第三次被震慑到。


 


男男竹马?


 


洁身自好程一清?


 


就这么轻易把这种惊天大料曝给我真的好吗?


 


“清哥好像也喜欢我哥。”


 


张专员已经放弃挣扎,像条砧板上的鱼一样被迫接受一波又一般爆料。


 


谁知道宋玄不再往下说了,只是一勺又一勺专注地往嘴里填着冰淇淋。


 


“可他俩都是男孩子。”张专员字斟句酌尽量不表现出惊讶。


 


“我当然知道啊,我小时候他俩分别带我去过厕所,是男厕。”


 


看着宋玄天真好看的侧脸,张专员忽然觉得,男男相恋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


 


08


 


陶桃的订婚喜帖安安静静躺在桌子上,淡淡的米金色,手写体英文字母飘逸流畅,唯独嵌在正中的主角名字是极尽奢华的红,带着满满挑衅和张扬。


 


程以清勾勾唇角,却没能挤出一个像样的笑容。


 


现实里,多少订婚,大抵都是有要等的人。


 


藉订婚的名义以退为进,无非是给自己一个反悔的机会,也给对方一个幡然醒悟的台阶。


 


程以清不确定陶桃这么做是为了谁,敖三吗?


 


他那么义气,生的好看,又对她死心塌地。


 


“你去不去?”看了眼身侧的简亓,程以清愈发觉得敖三比他要靠谱。


 


“去啊,请柬上不是有我名字么?”简亓拿起那张帖子,翻来覆去把玩着。


 


“听说公司收到的人挺多。”


 


“那就更要去了。”简亓笑的温和,眼神也软下来,“我不去,她怎么收场?”


 


于是,他俩和宋玄、陶醉订了转天的飞机。


 


“要是早几天收到请柬,咱们还能蹭我哥的私人飞机去。”宋玄拖着箱子,语气带点闷闷不乐,“我哥前天就飞加州了。”


 


程以清垂下眼睑,默不出声。


 


一旁的简亓看得有些心酸,伸手把自己的颈枕套在他脖子上,又把眼罩递给他。


 


“睡一觉吧。”


 


程以清依言接过来,乖巧地闭上眼。


 


他以为至少会做一个跟敖三有关的梦,但是并没有。


 


09


 


下飞机之后,简亓拉着程以清直奔深度发觉在加州的分部。


 


陶醉犹豫了一下,带着宋玄先去了酒店。


 


程以清拿不准简亓要做什么,也拿不准简亓为什么要带他去。


 


不管复合还是决裂,都没有拉个灯泡见证的道理吧。


 


迷迷糊糊跟着敲开办公室的门之后,他看见了伏在敖三肩膀上明显是刚哭过的陶桃。


 


简亓似乎不意外,还是一贯彬彬有礼地问着:“方便单独跟桃桃聊一会儿吗?”


 


敖三拍拍陶桃的背,点了点头,走出来的时候顺便拉走了程以清不说,还体贴地关上了门。


 


两人下了电梯,一时相顾无言。


 


最后还是程以清先打破沉闷,他说你别担心,他俩不一定能成。


 


敖三蹙眉,你就这么希望他俩成不了?


 


话一出口,两人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不是喜欢陶桃?”


 


“你不是喜欢简亓?”


 


程以清愣在当场,但他比敖三先一步反应过来。


 


“你觉得,我喜欢简亓?”程以清深吸一口气,还没酝酿好下一波词汇,就听见敖三低低开口。


 


“我喜欢你。”


 


没有电影里的慢放动作,也没有电光石火火花四溢的特效,可在戏里被人告白过无数次的影帝,却第一次被搞到接不上台词。


 


“我喜欢你。”敖三又重复了一次,眼睛对上他的,甚至还带了点笑意,“不打算说点什么?这次又想让我一个人叨叨三个小时?”


 


程以清慢慢在街边坐下,双手抱住膝盖。


 


半晌,才开口。


 


“喜欢我?喜欢我什么呢?”


 


“我这个人吧,从来都是嘴巴认错快,实则不听劝。连累我身边的人总是跟着倒霉,你看我哥就是。”


 


“小时候打架,总是莫名其妙把你拉下水。明明我一个人犯错,却次次两个人抗。”


 


“我自暴自弃那段日子,你天天给我带早饭,放学亲自送我到家门口才肯走,我都记着。”


 


“你接手特保公司那天跟我说,清儿,以后都有我护着你了。”


 


“我总在想,那个人啊,在心里占据了太重要的位置,还是不要说出口了。顶着好朋友的名义,至少我不会失去他。 ”


 


“接到恐吓信的那些日子我整晚整晚睡不着,有时候硬塞两片安眠药下去。我希望我能梦见你。因为哪怕是做梦,只要你在,我就会特别踏实,可一次也没有过。”


 


“后来我想,我大概真没有想象中聪明,因为抓不住开头,又可能错过了结局。”


 


“可我特别想让你知道,我这辈子,做过最好的一件事,就是17岁时喜欢上了敖三。”


 


程以清终于抬起头看他,眼里掺杂了湿意。


 


“三儿,你想好了吗?这样的我,你还愿意喜欢吗?”


 


敖三有点恍惚。


 


那晚在电脑里发现照片不见的时候,他以为程以清把它删掉了。




当时很气,气那个人怎么可以任性地连他的青春都一笔抹煞。后来循着照片名找到那个文件夹的时候,真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错过了人,至少还有回忆。


 


可今天,老天用另一种方式加倍偿还了他错过的全部。


 


这些年所有咬牙坚持的困苦和酣畅淋漓的顺遂里,都有那个人的影子。


 


此时,这个困扰他很多年、惦记了很多年、肖想了很多年、占据他全部青春和春梦的人,就在咫尺之隔的身侧,眼神湿漉漉地问他:“这样的程以清,你还愿意喜欢么?”


 


“听上去好像有点亏,我能反悔么?”


 


他佩服自己居然沉得住气。


 


“懂不懂什么叫货物售出概不退换。”小狐狸泪眼汪汪地耍着赖,“你刚说了喜欢我的。”


 


于是所有的阴霾都拨云见日,所有的阴差阳错都成了笑话,可那又怎么样呢?


 


敖三抬手抱住他的发小,这一次再没有半点犹豫。


 


你在我眼里,从来都如珠似宝啊,傻瓜。


 


10


 


你既然不喜欢桃姐?那为啥一直看简哥不顺眼?


 


还不是因为他那晚上一直冲你笑,丑死了~~


 


11


 


暗恋是场重疾,谢谢你让我痊愈。


 

评论

热度(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