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凯鑫ABO】理性标记

发条鸟:

新年快乐!




慎入……








——————————————————————






[因为爱。]




1


距离十八岁的倒计时。




接到消息的时候,他人还在长白山,距离能让人坠入深渊的皑皑白雪,五步距离。电话是马哥直接塞他手里的,听了一句,王俊凯的脸色就变了。




“对不起,今晚请个假,我明天早上就回来。”




有些事原本不该提前,千算万算,都该再过一个月。电话那边的小孩讲不出完整句子,带着哭腔呜咽,零零碎碎地听到几个词,包括不想让他离开剧组,还提到了抑制剂什么的。可王俊凯知道,抑制剂是他准备的,再过半个月,负责采购这个的朋友才会从欧洲回来。他知道自己的小崽儿倔强的脾气,到了忍不住给他打电话的程度,他不敢想象会有多严重。




他无声地攥着飞机上印着他自己的脸的广告杂志,虽然戴着帽子和口罩,还是惹来了旁座的人的惊异眼神。




“兄弟,你咋了?”




王俊凯摇了摇头。






2


事情敏感,马哥也就没叫公司来接,临了直接去租了车,足足在市内甩了三圈才甩开跟车的粉丝,王俊凯坐在后排没出声,下车的时候才觉得下嘴唇疼得很,伸手一抹,是被他自己咬破了,他也没理,帽子一扣就往楼上跑。




馥郁的玫瑰香气在整个楼层蔓延。隔着两三层王俊凯就觉得自己心被揪起来了,心跳越来越快,像在回应越来越浓重的香气。他往楼上跑的速度没慢,手却开始颤抖。




距离那通电话,七个小时。




到十八楼王俊凯才猛地停下。这里是每层只有两户人家的公寓楼,为了偶尔回来的时候能来看看,他偷偷租下了隔壁的公寓,这层应该只有他的小崽儿住着。可那扇熟悉的门是紧锁的,门前,靠着三个他看着似乎有些眼熟的人。勉强从馥郁至极的玫瑰香气中能辨认出来,这三个,都是年轻的A,在王俊凯的辨识系统里,年轻,强壮,很有活力,却让他格外烦躁。这里玫瑰铺天盖地的香甜是他不熟悉的,但是他却很喜欢,喜欢到不希望这里有别的气味。




“不开门吗。”




王俊凯平静了一下呼吸,克制着自己,冷静地走过去。




三个人都看着他,似乎一时之间有些说不出话。一步一步走过去的王俊凯把自己的脸遮得严严实实,却刻意在释放属于他自己的信息素,海洋裹挟着海上骤雨的水雾铺天盖地地灌注了整个空间,一瞬间温度骤降,冰冷的湿气蹿进了骨子里。




门那边有了点动静。像什么骤然在挣扎,玫瑰香气隔着门像出鞘的剑直刺出来,浓郁得门外的四个人都忍不住皱眉攥拳克制着自己。




这种程度的攻击性,这种挑战,在这种时候,少见得能让任何A跟着发狂。




“你们……可以回去了。”




再开口才觉得嗓音已经哑了。王俊凯根本就没看那三个人,死盯着门前的门锁屏。这里的摄像头认得他,他只需要摘下口罩墨镜和帽子,就能打开那扇门——




“你是谁?”




同样哑着嗓子的一个上前了一步,被压得直皱眉,坚持着没往后退。




王俊凯站在原地看着他,脑子已经被玫瑰香熏染得不大清醒,转起来非常艰难。




“你们回去。”




带着利刺的玫瑰铺天盖地。尖刺刺破了Alpha们的皮肤,入侵了全部感官,甜蜜地包裹着全部细胞。




窒息。




“你是谁?”




眼前出现了幻象。一连诡谲氤氲的波澜颜色。




个子很高的年轻的A往前站了一步。年轻青涩的榕木气息,想来平日里是温驯的,只是眼下……




王俊凯很着急,却只能压低着嗓子。




“你们先回去,之后再说。”




眼下不是权衡的时间,他不介意,却担心横生枝节。透过墨镜眼前的画面有点模糊,他被强烈的香气影响了,那眼前这三个比他年轻许多的Alpha更是。




王俊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玫瑰香气充斥着他整个呼吸道,烧得他有点发热。他闭上眼睛,然后浩瀚的海洋般汹涌的属于极为强悍的Alpha的信息素,在空气中暴涨,像海上起了风暴,浪头卷上半空,把空气击碎,裹挟着半道折断的闪电澎湃汹涌地淹没回深黑的海。




“砰!”




门后沉闷的撞击声。三个年轻的少年被压得止不住后退,靠在远离门的墙上连连喘气。王俊凯已经顾不得,大步上前,背对着他们一把扯掉自己的墨镜和口罩,沉重的门应声开启,他一个闪身跨进去,回手就把门锁死。




瘫在门后的地板上的人已经晕了过去,额角撞破了,汗淋淋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伤口上。搭在一起的手腕上拴着一截断了的领带,擦破了,深蓝色的领带蹭上了血。




王俊凯毫不犹豫地跪下把人捞起来,就着他趴在膝盖上的姿势,尖利的虎牙直接刺入他后颈。




——玫瑰的甜。花瓣渐渐收拢,利剑一般刺人的浓郁的玫瑰香气渐渐弱下去,被海洋的水汽淹没。




伏在王俊凯膝盖上的人微弱地颤抖了几下,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凯哥……”






3


这是一套王俊凯并不喜欢的生存规则。会强烈地互相影响的极端两性,在他看来,都是弱势群体。在王俊凯的整个职业生涯之中,遇到特意挑发情期来找他的omega的情况太多,散发着浓郁香气的一个个小演员或者喜欢他的不喜欢他的的另一性,轻易就能挑起他作为一个Alpha渴望战斗的欲望。这种被控制的感受,是王俊凯极端厌恶的。




作为Alpha觉醒的时候,他也不过刚刚成年。一场再普通不过的商演,到了后台,他却嗅到了让他下意识地寻着来源过去的甜蜜香气,走到半路他才猛然警觉,这是发情期的Omega的信息素。他在半路硬生生回身,躲进了洗手间,强忍着自行解决。回到公寓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关系极好的前辈打了电话,要针对Alpha的抑制剂。




抑制剂,来源于另一性的信息素,作用原理基本上是相抵,对需要信息素作用的身体机能,有一定伤害。前辈好说歹说地劝他,作为Alpha,不需要把自己逼得这么紧,实在不行就叫公司给找个临时的冲一冲,说到底都是成年人,也没什么好难为情的。




可王俊凯自出生以来,就是个标准老干部,保守到骨子里。前辈的抑制剂没给,公司不给Alpha提供,他就只得自己去寻。好在之前朋友也有Omega的,依赖定期注射信息素解决问题,才给他搭了个线,从欧洲搞回来一批针对Alpha的信息素。




麻烦。




更大的麻烦,在大二那年暑假,拍完了一部戏之后回家休整的时候来了。




二团出道之后,其实能跟自家小崽儿一起在家乡的机会很少,在北京王俊凯的公寓见面的机会反而更多。偏偏就是这个成年前的夏天,丁程鑫录制的综艺为了等一位前辈推迟了两周录制,他就干脆回家休养一段时间,恰好就迎来了同样回家休假的王俊凯。




甜腻和黏都是属于少年人的青涩暧昧,在丁程鑫还很小的时候,就已然非常崇拜他的“凯皇大人”。那时候是个小小的甜豆,又活泼又灵,很招人喜欢,王俊凯也不例外。这个眼睛亮闪闪的小崽儿,身上有股好闻的香味儿,是王俊凯一直特别喜欢的。王俊凯以前还问过队友,咱们那个小师弟程程啊,用的跟我是一个牌子的洗发水,那是不是我身上也有这股好闻的味儿?话音落了就发现两个队友用震惊的眼神看着王俊凯,半晌之后王源转头问千玺:“你知道咱们队长这么少女心吗?”




王俊凯一个枕头扔过去,三个人很快又纠缠成一团。




后来王俊凯就没再问过这件事,但丁程鑫身上那股很特别的甜味儿一直都在,他也习惯了。结果,这个夏天,他兴冲冲地跑去找丁程鑫,一开门就被呛得咳嗽了一声。




“这什么味儿啊?”




小崽儿抓着锅铲,一脸委屈:“炒的菜没这么大味儿吧……”




“不是那个。”王俊凯关了门,换了鞋,往客厅走了几步,又转回来,凑近丁程鑫领口闻了闻,把他吓得直往后躲。




“你换沐浴液了啊。”王俊凯挑眉:“这股玫瑰花的味儿够浓的。”




“……我没啊。”




穿着白T恤大裤衩挥舞着锅铲说这句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王俊凯上手把他的头发揉得乱成一团:“没事儿。”




他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看放在茶几上的杂志,一转头,就看见丁程鑫小心翼翼地把番茄鸡蛋一起倒进盘子里,往他这边稍微侧了点身子,T恤领口有点低,滑落到肩膀上方,白皙后颈在重庆的透过窗子的明亮日光底下,晃着一层耀眼的光。




“……靠。”




他突然就意识到那股甜味儿是什么了,心里咯噔一下。




十七岁的夏天,距离他以为不会长大的小崽儿成年,只剩下几个月时间了。


成年……分化。




他的小崽儿,要迎来属于自己的属性了。




王俊凯感觉自己就像家长得知小孩儿要成人了,有种强烈的心塞感,还酸溜溜的。敢情这股甜甜的玫瑰花味儿,是小崽儿属性的气味儿。他自己是用了快三年抑制剂的Alpha,药剂作用,对嗅觉也有影响。成功地让他避免了贴上来的各种幺蛾子,没再被Omega的信息素影响过,但也不大能分辨身边的人的属性了。但这样清澈的甜,是他好久好久都没闻到过的了,再怎么想,这也应该是属于Omega的甜。




他抬头看着丁程鑫抬起手臂,把洗干净的锅放回上方的壁柜,T恤贴上纤细柔软的腰肢,勾出一道漂亮的弧线。阳光跟棉制品融合成一连片温柔的金,玫瑰的香气像田园中二月三月的初春。




王俊凯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在他觉醒之后,拥有海洋的气息,虽然年轻,所在之处,却有种温柔强大的气场,“年轻而浩瀚”,媒体会这样评价。王俊凯其实蛮喜欢自己的信息素,但一直非常克制,生怕引来无妄之灾。眼下,他却有种奇妙的感觉,仿佛玫瑰的香气,在诱惑着他,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沉默着挣扎,在叫嚣着什么王俊凯听不到的话,马上就要破出皮肤,四处漫溢了。




王俊凯看着丁程鑫端着碟子走过来,对他歪头笑了,不由得喉结动了动。




坏了。




王俊凯的麻烦,从此开始。




丁程鑫还没彻底觉醒,迷迷糊糊地有点控制不住,也还没有控制的能力,偏偏他天生就会被Alpha的信息素吸引,往王俊凯身边蹭的时候,折腾得王俊凯有种欲哭无泪的心情。




本来就很喜欢切磋篮球的两个人,那个夏天,在王俊凯的百般推阻下,少了很多场比试。无他,一运动起来,弥散的信息素就控制不住。玫瑰的甜让王俊凯很暴躁,一暴躁起来就更用力,然后水汽弥漫开来,如同一场湿漉漉的雨。丁程鑫会往他身边坐过去,无辜地说,因为凯哥身边好像更凉快点。




王俊凯的抑制剂,在那个夏天,消耗得格外迅速。给朋友打电话要新的一批的时候,朋友算了下时间,相当担心地要他少用一些。王俊凯无奈,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




身边出现了他几乎无法抵抗的尚未觉醒的、不能自我控制的omega。




对方在笑够了之后严肃起来,问王俊凯,是不是要omega的抑制剂。王俊凯垂下视线,看了看自己的被衣袖覆盖的臂弯的位置,咽了口口水,还是说,要,而且尽快。




那时候,王俊凯还不知道,他原本已经提前做了准备,却还是迟了一步。




虚弱地伏在他怀里的小崽儿,比任何时候都显得温顺。房间里像是刚下过一场大雨的玫瑰园,水汽裹挟着香气,清爽又馥郁。丁程鑫烧得很厉害,王俊凯小心地把他手腕上断了的领带的结咬开,然后一点点扯开,蹭到了伤口,他也没出声,只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王俊凯。




“凯哥……”




他出声了,嗓子都是哑的。王俊凯手上动作顿了顿,看他:“好点了吗?”




丁程鑫勉强扯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来:“嗯。”




王俊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他刚刚临时标记了面前这个omega,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在公司的规定里,属于公司的人,不能随意标记他人,也不能轻易被标记。信息素融合的气味,被人逮到,就是一场事,特别是他们这个咖位的明星。




更何况,他标记的,是从小跟他亲近、素来对他又崇拜又依赖的……小师弟。




丁程鑫。




“公司……知道吗?”




丁程鑫扶着他勉强站起来,一个趔趄,堪堪站稳,挂在王俊凯肩膀。




“知道。他们……”




他略侧了侧头,王俊凯下意识地看了看紧锁的门,门后原本挂着的一块小白板跌落在地上,被扫到了一边。漆木色的门后,沾上了深色的血痕,想来也是刚撞上去的时候蹭到的。




在温润的、覆盖着整个房间的海洋气味之外,王俊凯能勉强辨认出门外的榕木和松木的气息,还在徘徊不去。他意识到了什么,探询地望向丁程鑫,小崽儿垂下了眼睛,密密的睫毛覆盖下去。




“他们?”




丁程鑫不肯看他了:“凯哥,我去洗个澡。”




他松开了王俊凯肩膀,差点没站稳,摇摇晃晃地往前走,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凯哥,你吃饭了吗……”




王俊凯哭笑不得:“你先洗你的吧,我自己去找点。”




“嗯。”




丁程鑫看上去是熬了很久,很快,哗啦啦的水声从关着的浴室门后响起来。王俊凯在收拾客厅里还绑在墙角的柱子上的领带的手一顿,又自嘲地摇了摇头。






4


这个假并不好请,王俊凯从来都是敬业的人,稍微跟剧组姐姐联系了一下,就知道,很难调整时间了。




丁程鑫由着他拿吹风机胡乱拨弄自己头发,小声说:“凯哥,你快回去吧。”




王俊凯停下了吹风机:“你说什么?”




丁程鑫缩进沙发里,眨着眼睛看王俊凯。




“凯哥,你回剧组吧,现在不能走吧?”他顿了顿:“我没事的,这个标记能撑一阵子。”




他话很流畅,声音却在抖,耳朵尖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王俊凯看得想笑。后半夜两点,他脑子也不是很清醒。早上的飞机六点起飞,他订了要五点出发。




“我是得回去,但是回去,可能就半个月才能出来,你这肯定不行的。”




“没事,只要没有像刚刚那么严重,年轻点的Alpha也能用临时标记解决……我们队……”




王俊凯去端水杯的手一顿,吓得丁程鑫往后一缩,后半句话消了音。




王俊凯脸色很不好,声音却很稳:“你们队的那几个Alpha,临时标记你?”




“……”




说起来其实丁程鑫也不懂,为什么自己虽然跟王俊凯师兄相当亲密,却还是怕他。严肃的师兄整个人气场惊人,有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压迫感。公司的姐姐以前闲聊的时候讲过,王俊凯是这几年娱乐圈最强大的Alpha之一,在他还没有用抑制剂之前,汪洋水汽能让人体验到真实的深海恐惧。




如果不是这样,在来势汹汹的初次发情的时候,他也不会强忍着决定联系师兄。如果年轻的Alpha要用真的标记解决问题,王俊凯可能可以靠临时标记拯救他。




是这个理由,他才会斗胆联系师兄。他这么想着。




师兄的海洋气息缓缓流动在他的血管里,稳重深涌,把之前几乎把他从内里烧着的灼热,淹没得丝毫不剩。心跳跟着温和地共鸣,笃定又安稳地回应Alpha的召唤。




这样强大的Alpha,大概是很多人羡慕的吧。




丁程鑫的思路有点飘走了。




他以前,其实有想过,暗暗地期待过,自己会是个A。其实大家也疑惑,他强大,敏捷,朝气满满,怎么看,都是个Alpha的标准配置。但这样的队长丁程鑫,却有一张明艳惊人的脸,在有些时候,会引来很不客气的Alpha的口哨。王俊凯觉醒之后第一次见他,怎么讲都有点炫耀地放出了一屋子的海洋气味,那时候他就已经很羡慕,扁着嘴讲也想有这样一天。王俊凯就看着他笑,也不说话。




那时候,不仅仅是丁程鑫不知道,连王俊凯也没有意识到,“洗发水儿”的香气,其实是年轻的未成年omega的气味。淡的玫瑰香气,在那时候,仅仅是花骨朵儿的气味。直到丁程鑫十七岁的夏天,王俊凯突然变得有点躲他,他都还没意识到,是自己身上的omega的气息,吸引了师兄,还在一整个难得两人都有假期的夏天里,把王俊凯折腾够呛。




直到一天之前。




不是什么大事,其实只不过是,公司有几个年轻的Alpha,发育期早了点,还未成年,就已经信息素浓重。年轻的男孩子们凑到一起总是喜欢攀比,何况是这种。也不清楚是谁设的赌局,总之是,闹着闹着,就变成了信息素的比赛。




丁程鑫原本是出去跑个节目,时间不长,三个小时就结束,原本没计划去公司的他,干脆提前回了公司。电梯到了十八层他就觉得不对,踩出电梯的时候脚一软,直接向后靠在了墙上。




疯狂的、青涩的、属于几个还无法控制、极为年轻的Alpha的信息素,在空气中纵横交织,淹没了整个楼层。草木气息、浓郁的麝香气味、某种极浓的很像松脂燃烧的气味粘着在空气中,直接让他窒息得喘不过气来,整个人靠着墙滑了下去。




就那么一会儿时间,他就知道不好了。心跳跟着越来越快,体温越来越高,有什么东西在血管里开始沸腾,冒出了细细的泡沫。他感觉到眼前的墙壁开始模糊,眼泪都快涌出来了。




太浓郁的Alpha信息素,有可能会把成年Omega直接逼得发情,也可能会导致邻近成年的Omega提前觉醒。




还有一个多月,就到了十八岁。




丁程鑫的指甲掐进了自己手心,在疼痛中找回了一丝理智。源源不断的青涩的Alpha的气息对现在的他是个可怕的诱惑,他要用尽全身力气才不向着公司的大门的方向去。他已经闻到了空气中一丝陌生的气味,他之前从未意识到的,甜得可怕、甜得刺人的玫瑰香气。




是他。




他一时间觉得有点讽刺。原来到最后,还是omega啊,还是在这种情况下,被他一直照顾着的弟弟们,逼到觉醒。




玫瑰的香气吸引了屋里玩得很疯的Alpha们,空气中浓重的Alpha气息窒住了一阵,然后有匆匆的脚步声过来了。丁程鑫勉强撑着墙壁,把自己又扔进了电梯。




再然后,他的记忆就已经有些模糊了。他一直靠着划伤自己保持清醒,只记得反锁了家门,把自己捆死在客厅的柱子上,然后整个人瘫软下去。身体里燃烧得他拼命咬着自己的嘴唇也还是泪水止不住,手是绑着的,他在刺骨的几乎无法忍受的灼热中感受到自己的身体,第一次,向另一个性别,发出了炽热的邀约。




门外传来了弟弟们的敲门声和呼喊声。Alpha的气息在现在的他的感知中,就像在沙漠里干渴到绝望的人感受到的一丝丝湿气。绑着手腕的领带在一次次的挣扎中松散,又被他咬着牙系得越来越牢。他其实当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知道一件事,不能开门,门外都是队里的弟弟们,还都没有成年,他不能因为自己的缘故害了这些弟弟们。




丁程鑫不大记得自己撑了多久,他也不大记得自己是昏昏沉沉地在什么时候按出了求助的信息。他原本只是拿着手机,手抖得半小时才把一句“你们回去吧,哥没事,歇一阵子就好了”发给了弟弟们。




再清醒过来,就已经是感觉到了熟悉的海洋气息。温润的水汽铺天盖地地从门外渗透进来,他绝望地感知到了强大的Alpha对Omega的召唤力量,体内的灼热立刻深了一层,快一天滴水未进,他干渴得厉害,身体深处却仍然在源源不断地分泌液体,疯狂地催促着大脑去寻找另一个性别的存在。




玫瑰香气。




丁程鑫不知道的是,即使他坚持不开门,如同利刺一般扑出去的omega的信息素,仍然把门外闯了祸不敢跟公司讲的年轻Alpha们,堵得窒息。未觉醒的Alpha们没有能力安抚发情的Omega,却会被强烈的信息素召唤。王俊凯赶到的时候,门外三个年轻的Alpha,已经在极为尴尬的情况下,面面相觑地对峙了几个小时,硬是无法离开被玫瑰香气笼罩的走廊。




后面的事,就都是王俊凯解决的了。




丁程鑫小心翼翼地看着面前的Alpha。身体里流淌着属于这个Alpha的印记,他知道对于Alpha来说,自己标记的Omega被别的Alpha染指,是很难忍受的事情。他不清楚王俊凯的想法,但两人的工作,直接决定了不可能一直以王俊凯的临时标记解决问题。




王俊凯脸色很差,看着面前的水杯,好像想把水盯着燃烧起来。




丁程鑫往后缩了缩,空气中的海洋气息就猛地浓了一层,激得他一抖。




这会儿他其实有点委屈。成为omega不是他的错,要队友帮忙也实在是下下策,他没法跟公司解释他为什么提前觉醒提前了一个多月需要严控的抑制剂,这等于向公司报告弟弟们在玩违法的危险游戏。“要好好保护弟弟们”,在丁程鑫看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王俊凯看了看他,眼睛是深深的黑。墙上的钟已经快指向三点。




丁程鑫就看着一直以来信赖和亲密的师兄,喉结动了动,然后,很艰难地开口了。




“丁程鑫,我想标记你。”






5


距离助理来接王俊凯去机场,倒计时两小时。




挂在墙上的钟的秒针滴滴答答的声音从没这么响亮过。




王俊凯一句话出口,丁程鑫整个人都僵住了。师兄看上去很是认真,眼神里带着他很不熟悉的东西,让他有点想躲。




“凯哥……”




他开口了,压低了声音,是问询的语气。




标记,是终身伴侣。对于大部分Alpha和Omega来说,这都是极重的承诺。这个社会大部分的存在是不需要标记的Beta,社会规则与有性伴侣的生存规则不大相同。对于有性伴侣而言,生理上决定的“永远”,在很多时候,导致的并非是从一而终的幸福故事,而是不得不从一而终的悲剧。标记过Omega的Alpha,在再次标记其他Omega的时候,之前融合的Omega的信息素会导致标记失败,而被标记过的Omega,几乎不可能被清洗标记。有太多年轻的有性情侣,冒失地做出了永远的承诺,在之后悔之晚矣,不得不与无法再标记的真正的爱人,选择Beta的生存方式,度过一生。




王俊凯,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圈子已有七八年之久,见过了太多类似的故事。




说到底,感情总是易变的,无可厚非。原本就分分合合才会找到对的人,对于任何人,都是适用的,无论性别。被迫的永远,与其说是恩赐,不如说是诅咒。在这种情况下,也有很多谨慎的Alpha和Omega,干脆选择不去标记或者被标记,靠政府严控的抑制剂或者定期进行临时标记,过着普普通通的Beta的日子。丁程鑫还隐约记得今年似乎还看到过相关报道,说选择最终标记的有性情侣,已经越来越少了。




一生都在追求安全感的人类,对“永远”,有讽刺的自知之明。




王俊凯看上去很认真。事实上,他可能有些认真过头。丁程鑫看着他,有些惊慌地发现师兄的眼睛,就像空气中潮湿的海洋气息一样,罩上了一层湿气。




“师兄……”




王俊凯低了头,挠了挠自己头发,局促地笑了一声:“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丁程鑫有点懵地看着这样的师兄。他对这样的王俊凯真的不熟悉,在他记忆中,王俊凯师兄,是强大得没有缺陷的存在,光芒渗透到每个角落,没有暗影。他猜测,在大多数人眼中,王俊凯就是太阳一样的存在。他其实比其他人要多知道那么一点的,就一点,因为两个人走了太相似的路。




王俊凯的疲倦,在很多时候,对应的都是沉默。他不爱讲自己的累或者低落,只会默默地拨弄吉他。虽然舞台上光芒四射,事实上,却比丁程鑫还要再内向一点,离人的距离,还要再远一点。两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缩进了“业务”这个堡垒的理想主义者,因为追求的纯粹里带了点世界无法接受的乌托邦,所以只能默默地缩回去,不再过分热爱过分伸手。这一点,丁程鑫懂,所以每次见到师兄,他也从没收敛过明显的依赖和纯粹的喜悦。




他知道,王俊凯会开心,他不会被彻底的喜欢冒犯。师兄是个小孩子,在某种程度上,还渴望着无条件的喜欢。




他也是。他不介意把百分之百的信任都给师兄。左右是没什么交集,左右他认认真真地觉得,王俊凯可以相信,起码对师兄,他的喜欢,不会被利用,不会显得尴尬,也不会充满了莫名其妙的比较与竞争,连感情都不纯粹。




他倒是从没希冀过任何别的,却直接迎来了师兄一句重得他一时之间无法接受的问句。




“我觉得,”王俊凯在字斟句酌:“半夜做的决定,想必是不明智的决定。但两个小时之后我就要走了,我早就知道你是Omega,我不能接受……别人标记你。”他抬头看过来,目光坚定到炽热:“我早就知道,早就想跟你说……但没想到,会来这么快。”




丁程鑫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开始加速,随着砰砰砰的心跳,空气中开始浮起浓郁的玫瑰香。王俊凯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了,看了看半空,嗅了嗅。




“好甜啊,你。”




一句带着戏谑,丁程鑫耳朵尖儿更红了。




“师兄……”他咽了口唾沫,终于开口了。王俊凯立刻坐正,咬了下唇,认真地看着他,搞得他一时之间想笑又想哭。




真是难得一见完美的师兄认真犯傻。居然会在这种时候……




“凯哥。”他歪头想了想,改了个称呼,王俊凯的眼睛立刻跟着亮了起来。




“凯哥,最终标记……只能有一次。”丁程鑫小心翼翼地一字一句:“我知道最终标记的也未必是情侣,好像咱们这个圈子更是,但是……”




他掐着自己的手心,有点说不下去了。




空气中有种隐隐浮动的湿润气息。王俊凯看着他,说不清楚是什么表情,只是在深呼吸。




“你可能误解了我意思。”王俊凯深吸一口气,放慢了语速:“我想跟你在一起,这是表白,不是解决觉醒问题的提案。”




空气一瞬间静止了。王俊凯想了想,又开始接着讲。




“也不是一时冲动,你可能也意识到了,我只要有假期,都会回来找你。”




“其实有时候没有休假的,你是不是觉得见到的我都挺累的,主要是我累的时候就会跟楚姐说,想见你。她都笑话我好几年了,说我是她见过的最怂的Alpha。”




“你可能没意识到过?我夏天就躲着你,就因为你太甜了嘛。”




“夏天我就在想,等你觉醒了,先给你用抑制剂,然后慢慢等,挑个合适机会表白。”




“但是哪有合适的机会呢?我要去拍戏,一个月不在,你身边这么多队友。”




“我生活一直都挺意外也挺赶的,什么事儿都提早。我觉得,标记来得早一点也未尝不可。”




王俊凯看着眼前一脸震惊整个人都僵着的丁程鑫,笑了,伸手戳了戳他额头。




“我赌你喜欢我。”






温柔的浪头卷上半空,服帖地滑下。海面一层粼粼柔光。




丁程鑫觉得自己大脑这会儿才算是完全当机。王俊凯的声音就跟遥远的影片中播放的一样,格外不真实。




师兄既是神明,他从未想过伸手。




怎么可能不喜欢呢?以前师兄很爱恶作剧,从小就喜欢欺负他,动不动就推他一把,把他捞过去把头发揉乱成一团。师兄的队友都无奈,还跟他解释王俊凯不是故意欺负他。其实他都无所谓,在年幼的丁程鑫看来,能站在师兄身边,就已经是非常荣幸的事。




再后来,生活轨迹出现了严重的分离,常常是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丁程鑫跟王俊凯说,就在天涯海角祝福你了,被王俊凯风尘仆仆地回家的时候,当着公司员工的面,在脑门上敲了个爆栗。那是丁程鑫第一次知道,王俊凯其实是个很恋旧的人,跟他一样,一直都很想抓住一些东西不放手。只不过,老天给的不动的幸运,实在是寥寥。




再往后,从生疏客气,到慢慢熟悉。从他还毕恭毕敬,到王俊凯隔着微信喊,你快做饭我还有半小时到饿死我了,你怎么选歌的你挑我的不就完事了吗,你那个新戏怎么回事怎么还打脸的,如此种种,其间过往,他居然都没有清晰的记忆,只知道就这样一路过来了。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说少是很少,说多却也是真的一直联系,频繁到见面都有些尴尬的那种程度。有时候他也会疑惑,为什么师兄这么忙,会有这样的心思,关注他的心情和状态,总是在他什么都没说的时候,问他,是不是累了,最近练的舞蹈是不是有点难,是不是在做柔韧的训练要小心,如此种种,让他深切怀疑身边有人一直出卖着自己的状态。后来他渐渐懂了,王俊凯就是这样的人。在王俊凯心里,自己不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他眼中的丁程鑫,也不仅仅是个乖巧可爱的师弟。他在对自己在王俊凯那儿的分量渐渐有一点点认知,但从未想到过,是这种程度的分量。




喜欢他。喜欢到冒着天大的风险,顶着被公司训斥不好好公关就很可能掀翻整个娱乐圈的风险。王俊凯想要的东西从来都不多,但想要的,会被他记很多很多年。他真正欣赏和渴望的也从来不多,但入了他的眼,再离不开他的手心。




丁程鑫有点慌,也有点不知道该做什么。在这一行业,这么多年,从未涉足感情,面对第一轮轰炸就是来自于一直以来深深信赖崇拜的师兄的表白的情况,他措手不及。王俊凯的自信他招架不住,虽然空气中隐隐浮动的海洋气息——他第一次察觉到,出现了不安的裂纹。师兄在不安,他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样笃定。他鼓足勇气抬头,王俊凯像被逮个正着一样一躲,又把视线移了回来。




时钟嗒嗒作响。王俊凯见他沉默,有些不安地笑了笑:“你可以拒绝的。”




浪头蔫蔫地落下了。丁程鑫嗅了嗅,空气中有什么在退潮,带着越来越低落的情绪。王俊凯的眼睛垂下去了,浓密的睫毛落下一层暗影。拍戏很辛苦,他又瘦了。




丁程鑫着急了。他一时间也不清楚自己犯浑的脑子在想什么,只是一瞬间,空气中玫瑰花香暴涨,缠绵馥郁地奔着王俊凯过去,把王俊凯激得一抖,坐直了身体。




“程程……?”




问句只问了半句,没留下回答的余地。丁程鑫耳朵都要滴血了,低着头试图把自己埋进阴影里。一层一层的花香在空气中缓慢地盘旋铺开,越来越馥郁,甜得他自己脸烧得要命。




来自这种层次的Omega的邀请,任何Alpha都无法抗拒的极致诱惑。




王俊凯站起身,把还有点抖的手贴上他耳侧。




“你……确定?”




唱过无数动听歌曲的嗓子,是到了嘶哑的。海洋的表面在不安地颤抖,碎出粼粼波光。




Omega侧过头,虔诚地在他手心印下一吻。




“我的荣幸。”






6


R18 慎入






7


小马哥在楼下等到的王俊凯,跟之前上楼去的王俊凯,宛如两个人。




他是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咚咚咚跑下来的,看着少见地高兴。Beta小马哥闻不到他身上Alpha的信息素里掺和了香甜的玫瑰气味,只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噌地溜进车,然后倒头开睡。




小马哥无奈地摇摇头,自己带的这个小孩,一直都挺喜欢到这儿来的,大概是这一晚过得很开心吧。




车迎着重庆的黎明向机场去,一路水汽混着玫瑰香,散了一路。王俊凯侧歪在后排座位上,眨着眼睛看着前排座椅的靠背,只觉得喜悦的情绪快要爆炸。




到了剧组,可能还要迎接被标记过的Omega staff姐姐的质疑和询问,可他都不太想在乎。




这是王俊凯第一次感谢自己属于有性群体。




永远都是两面的,是不是绑定,没什么所谓。但拥有理所当然的相爱机会,名正言顺的在一起的理由,却是只有这样的先天体质,能做到的。




如果不是这样,大概永远……不能够对彼此说出承诺吧。是命运送的,单薄急切,又顺水推舟的永远。




冬天天亮很晚,窗外是浓重的夜和沉默闪耀的灯光。跟着车行前去,空气中是海洋翻涌,头顶上是明亮星辰。






FIN.





评论

热度(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