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浅浅虎牙尖

【🦊🐶/🐈🐏】
自然糖太甜啦‼️

鑫逸竹马——南耆No.2(现代版)

大馒头呀.:

 


第三十八章:甜蜜告白


 


猜猜,是谁对谁的呀


 


 


 


F市的傍晚,很凉快。


 


 


 


因为靠海,所以即使是在市中心,也是偶尔会有海风被吹来,带着属于海洋咸咸的味道。


 


 


丁程鑫快步走出休息室之后,没有理会过来询问的张真源他们,独自一个人离开了片场,漫无目的地走着。


 


 


 


至于自己走到了哪里,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唯一一个在脑海之中一直回荡,久久无法消逝的,就是自己心爱的人与别的男人相拥。那个画面,他想要忘记,可是偏偏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


 


 


 


清晰到,有想要死的冲动。


 


 


 


死了,也就不会被这个画面纠缠,那么难受,那么痛苦。


 


 


 


因为这片地方被当做是片场,所以附近也被清了场,只有少数几个这边的工作人员,看到大明星自然是眼睛一亮。可是看到浑身散发着黑色气息的丁程鑫,完全没有想要过来的念头。


 


 


 


会死的。


 


 


 


丁程鑫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只看到了一个很长很长的跨海大桥,上面的行人车辆很少,丁程鑫如同着了魔一般,走了上去。


 


 


 


桥下是一条通向大海的河,河面很平静,但是任何人都知道,越是平静的河流下面,暗流更多。尤其,这还是通向海的。


 


 


 


海,是什么样的呢。


 


 


 


是蓝色,还是金色的,还是其他的颜色。


 


 


 


突然,丁程鑫好想去看看……


 


 


 


丁程鑫停下了脚步,缓缓的低下头,看着平静的水面,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


 


 


 


身体,不由得靠近了到他胸口的栏杆边上,脚踏上了下缘的踏板上面……


 


 


 


“丁程鑫!你干嘛啊!”


 


 


 


敖子逸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丁程鑫踩上栏杆,就要往下面跳的情景!一瞬间,吓得连魂儿都没了,脱口而出地就是一声地怒吼,来不及多想,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丁程鑫的腰。


 


 


 


“你疯了吗?这里跳下去会死的,会死的你知不知道?”要不是他跟出来,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就跳下去了?


 


 


 


耳边是敖子逸愤怒地狂吼,背后的温度,让丁程鑫的理智拉回来了一点。低头垂眸看到在自己腹部上面的一双手,丁程鑫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凉凉的笑意,说道:“你怎么来了,马嘉祺让你过来了?”


 


 


 


“什么马嘉祺,我为什么就不能过来了?”敖子逸还处在气头上面,一张嘴就是不饶人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他死死的抱住丁程鑫,一刻也不敢松开。


 


 


 


为什么?废话,万一松开了人跳下去了怎么办?他才不要自己怀里面的这个死!


 


 


 


丁程鑫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凄凉,抬起眼,看着天边,傍晚昏黄的天空。深吸了口气,说道:“你放开吧,我不用你管,你去找马嘉祺吧。”


 


 


 


听闻,敖子逸的眉头忍不住微微一挑。


 


 


 


果然,这家伙就是在吃醋。


 


 


 


也是,都怪他,如果他不到这里来被马嘉祺抱住,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也是他,太晚明白自己的心思了,明明之前的接触,就已经足够表明他的心里有他。


 


 


 


只是他一直信奉自己为钢铁直男,不愿意接受罢了。


 


 


 


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接受了。


 


 


 


天知道他刚才看到丁程鑫想要跳下去的样子,胸口左侧的心脏差一点点,就停止了跳动。


 


 


 


丁程鑫从来都没有掩饰过喜欢自己,既然如此,他的心意,也要丁程鑫知道。


 


 


 


这就是敖子逸。


 


 


 


没有遵循丁程鑫的话松开,反而把他的腰抱得更紧,脸深深地埋在了丁程鑫的背上,深吸了口气,就闻到了他身上一直很好闻的味道。


 


 


 


甜橙的清香,那是他一直以来在用的沐浴露的味道。


 


 


 


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敖子逸觉得此时此刻,没有任何其他的时候,都感觉到满足。


 


 


 


“丁程鑫,我爱你呀。”


 


 


 


丁程鑫浑身一震,细长的眼中满是震惊。


 


 


 


敖子逸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是中了什么邪,就是爱上了你。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反正,我可能早就爱上你了,不过因为一直都觉得自己是直的,所以没有办法承认罢了。”


 


 


 


“不过我现在明白了,喜欢和爱是不分年纪,国界,还有性别的,爱了就是爱了。至于其他的,就任由他们说去吧。”


 


 


 


“我知道,你会这样是因为刚才,那是我的错,是我太不小心了。不求你原谅,不过,我跟你说哦,他根本没有亲到我!”


 


 


 


说音刚落,敖子逸就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了,前方传来丁程鑫的声音:


 


 


 


“抱也不可以!”


 


 


 


敖子逸听到这满是醋意的声音,无声的咧开嘴笑着说道:“是是是,连抱都不可以,我只有你可以抱,好不好?”


 


 


 


“哼。”回应他的,是充满傲娇的一声哼。


 


 


 


敖子逸笑得更欢了,这家伙傲娇什么呢,肯定已经不生气了。


 


 


 


“而且,我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刚才马嘉祺对我的举动,我感觉很讨厌,很恶心你知道吗?当时我满脑子都是你,可后悔让你出去了呢!”


 


 


 


“那下次你还敢不敢?”丁程鑫总算是转过了头,一双眼睛看着敖子逸,装作冷脸地质问道。


 


 


 


可是只有敖子逸知道,这人心里面肯定乐开了花儿。


 


 


 


敖子逸顺从的点了点头,笑眯眯的说道:“不敢不敢,绝对不敢。不但如此,你也不可以赶我走,知不知道?”


 


 


 


“好。”丁程鑫总算是气消了,点点头。


 


 


 


“那可以下来了?”


 


 


 


“嗯。”


 


 


 


丁程鑫顺从地从上面下来,一转身,第一件事就是把敖子逸给揽了过来,锁在自己的怀中。


 


 


敖子逸没有反抗,反而伸出手,重新揽上了他的腰。


 


 


 


他能够想象得到,丁程鑫有多开心,同样,他也很开心。


 


 


 


不过,他很好奇,丁程鑫是什么时候喜欢他的?


 


 


 


“丁程鑫,我问你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呀?”问完这个,敖子逸的脸就有些发红,哎呀,问出这个问题还真是让人不好意思啊!


 


 


 


丁程鑫的眼眸微微一闪,一只手在敖子逸的后背上摩挲着,边说道:“问到这个,我倒也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啊,我先问你的……算了算了,今天就让你一次,你问吧!”谁让他今天伤丁程鑫了,那就让他一次吧!


 


 


 


“你可还记得,小哑巴?”



评论

热度(111)

  1. 梨涡浅浅虎牙尖大馒头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