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浅浅虎牙尖

【🦊🐶/🐈🐏】
自然糖太甜啦‼️

【鑫逸鑫】缺心眼和想太多

怪兽本兽.:

00.


 


没头脑和不高兴


 


缺心眼和想太多


 


你和我


 


01.


 


丁程鑫小时候就听大人们七嘴八舌,只有聪明的小孩才会被人喜欢,只有懂得分寸的小孩才会被人看中,所以他一直都小心翼翼,生怕做错了什么事惹人生气。


 


他与家人的唯一一次争吵大概就是11岁那年,他回家告诉妈妈星探的事,妈妈却皱着眉头告诉他,那是骗子,好好学习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妈妈,我想试试。”


 


从小谨言慎行的他第一次提出自己的想法,他很开心,也因为那仅仅六个字,被妈妈骂的狗血淋头。


 


后来妈妈来送牛奶的时候,发现他正躲在被子里偷偷哭,她心软了,她抱住了那时候还很小一只的儿子。


 


“你想清楚了,妈妈是你的亲人,而将来会有很多陌生人,他们会没有任何理由的讨厌你,污蔑你,辱骂你。”


 


他没有再哭了,母亲以为是他想通了,却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其他不同于以往顺从和乖巧的东西,他只是将那六个字又重复了一遍。


 


02.


 


母亲说,做艺人得小心翼翼,你随便说一句话他们都会给你编出一千零一个故事,所以,能少说话就少说话,要说也一定得想好了再说。


 


可当他刚进公司被工作人员领着去和其他小朋友见面,被人扑倒在地时,他懵了。


 


我要不要说点什么?可妈妈说不能乱说话。


 


“你能先起来吗?”


 


丁程鑫小心的问那个把他扑倒的小朋友,只见旁边那个姐姐迅速把他拎了起来。


 


“你别在意啊,这孩子就是缺心眼,他只是想表达一下友好。”


 


缺心眼?原来这就是大人们口中的缺心眼,可是他好可爱啊。


 


那是敖子逸第一次见到丁程鑫,也不知道哪个缺心眼的喝水撒到地下不擦干净,害的他本来想友好的迎接一下新伙伴结果整个人扑倒人家身上去了。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砸疼他,但是他好像没有生气,他好乖啊。


 


03.


 


“敖子逸你缺心眼吗?”


 


“我怎么了?”


 


“你不觉得他们的问的问题很有目的性吗?”


 


“不会啊,你想多了吧。”


 


敖子逸低头,他从不愿意去恶意揣测任何一个人,所以他以平常心去对待每个人每件事,包括那充满目的性的五十问快问快答。


 


可丁程鑫太过小心翼翼了,小心到他觉得这些年来谁都从未踏进过他心里一步。


 


好在上天给他机会,给他一个堂堂正正站在丁程鑫身边的机会。


 


在那段时间,他会在机场等待检票的时候抠搜丁程鑫破洞裤的线头,会在他困了的时候给他表演怎么戴口罩喝水,会在他无聊的时候靠近他的耳边讲笑话。


 


好在,他开心了。


 


他是不是喜欢我?


 


丁程鑫脑海里曾浮现过这种可怕的想法,只是一瞬,他便甩了甩头。


 


不会的,粉丝都叫他钢铁直男呢,可是…我好像有点喜欢他。


 


04.


 


时间好像改变了什么,当丁程鑫开始有意无意的回应敖子逸这种体贴的时候,对方却开始收回了自己的温柔与懂事,又变回了以前那个上蹿下跳的小孩,甚至开始回避自己。


 


他想像以前那样喂他,可是对方会退一步用手接过说谢谢。


 


他想像以前那样和他打成一团,可是对方会在自己加入时说,对不起我错了,然后走到一边,跟别的弟弟打起来。


 


他想像以前那样和他用默契说出同一句话,可是对方会在同时开口时说,你先说。


 


他有了更喜欢的人了吧。


 


他们都这样想。


 


敖子逸望着比原来多了一倍人的练习室,真热闹啊,可是为什么,开心不起来呢。


 


“按照顺序来,丁程鑫第一个。”


 


敖子逸坐在一边看着舞蹈老师验收丁程鑫的训练成果。


 


丁程鑫曾经在自己的编舞里加入了他喜欢的动作,舞蹈老师说那是个元素动作,只是他做起来好看。丁程鑫以为这是他钟爱这个动作的原因,可一开始的敖子逸只是觉得这个动作做起来滑稽又搞笑,动不动就扭上一扭,后来他真的爱上了这个动作。


 


恩,因为丁程鑫。


 


敖子逸每次看丁程鑫跳舞嘴角都会不自觉的上扬,连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可真好看。


 


“下一个。”


 


敖子逸准备起身,却发现身边的人先他一步站了起来。


 


哦对了,现在丁程鑫名字后面跟着的,再也不是敖子逸了。


 


这就是落差吧,上一秒他还在为一个小小的舞蹈动作而开心,下一秒他就要接受他们中间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


 


他们像是老友般的击了击掌,看上去默契又合拍。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那个他与丁程鑫隔着墙的时候。


 


粉丝说他们是灵魂相认,并肩作战。那我呢?难道最难熬的那段时间,一起走过来的不是我们吗?


 


粉丝说他们天生一对,我觉得也是。你们为什么要劝我善良呢?我还不够善良吗,我已经很努力的在隐藏自己的喜欢了。


 


为了隐藏这种喜欢,我和弟弟们成天无法无天的闹,可是那一次,我让弟弟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他好像生气了。


 


“你缺心眼吗?”


 


我听着他训我,也看着那个人把弟弟扶起来,这要是播出去,估计又是满屏的弹幕,真是温馨。


 


“缺心眼总比想太多好吧,你不累吗?”


 


“敖子逸,你是哥哥。”


 


“我是吗?你美曰其名在承担那些哥哥该承担的东西的时候,你有想过我也是哥哥吗?”


 


那是弟弟们第一次看到敖子逸真正意义上的生气,年纪最小的刘耀文连忙跟两边哥哥说他没事,没摔疼,可他不明白哥哥们的矛盾本质根本不在于他。


 


“天泽,他们怎么了?”


 


李天泽看刘耀文有些自责的模样,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向对角线的眼神,有些疲惫。


 


“没办法,人们总是会看到在困难时来到的那个人,却总是忽略一直陪在身边一起度过困难的人。就像你难过了,事后你会记得当时安慰你的那个人,却永远不知道第一个察觉你情绪变化的人是谁。”


 


刘耀文知道他话里有话,却听不懂李天泽话里的意思,抬头看向贺峻霖,那人却没有半点给他解释的意思,只是翻着白眼笑了一声。


 


可不是吗,遇见的是对方,想要相互支撑的是对方,陪伴着走过籍籍无名的是对方,动心的是对方,又怎么甘心最后并肩的不是对方。


 


他们都一样。


 


“咱们公司能点歌吗?”


 


“你想听歌啊贺儿,你想听啥我给你唱嘿嘿。”


 


贺峻霖侧目看傻笑着迎上来的刘耀文,微微抬起下颌,“隔墙花你听过吗?”


 


“什么花?”


 


“就是……”


 


“贺儿。”


 


“行行行我不说,我就看你们四个谁先迈出历史性的一步好吗?到时候我请他吃十盒章鱼烧。”


 


“哪四个啊?往哪儿迈啊?贺儿,十盒章鱼烧天泽吃不下,我能不能吃啊?”


 


贺峻霖嘴角撇着嫌弃的角度,没有理他,只是用看穿一切的鄙夷的眼神望了望李天泽,再望了望对角线,低下头摇了摇。


 


话是这么说,怼是一定要怼的,怼完了该帮还是要帮的,谁叫他这群兄弟没有他这样聪明的脑阔。


 


05.


 


“这个动作怎么做?手掌朝外吗?”


 


“不是,你这样……”


 


平地一声雷,大家毫无防备的愣在了原地,刘耀文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想从贺峻霖腿上爬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没你事继续睡。”


 


头被人按了回去,眼睛也被那人捂住了,训练疲惫的小朋友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不好意思啊,水杯没拿稳。”


 


李天泽抱歉的笑笑,将杯子扶起来,走到敖子逸身边。


 


贺峻霖不禁在心里给他鼓掌,真不愧是老戏骨,他拿起水杯的那刻我就知道,脑浆糊了。


 


“你教教我?”


 


敖子逸懂他的意思,让李天泽摆出那个定点动作后开始给他调整,摸摸小手摸摸脚踝啥的。


 


“不是这样的,我来。”


 


“不用,你那边还没教完呢。”


 


敖子逸先一步挡在丁程鑫和李天泽中间,背对着丁程鑫给李天泽调整着手部动作的细节。


 


“那你先跟我学,你学会了再教他。”


 


丁程鑫拉着他的手腕往自己面前带,却被对方不着痕迹的挣脱开来。


 


“我们跟着视频学就好了。”


 


“敖子逸你是不是缺心眼儿啊?还是现在我连碰都不能碰你了?”


 


“缺心眼缺心眼,我什么都不缺,就他妈缺一个你!”


 


贺峻霖抬手将拳头放在嘴边假装咳嗽,他真的怕自己笑出声来,看戏的同时还不忘在心里夸自己是个小天才。


 


“哎,你昨天跟丁程鑫说啥了?”


 


马嘉祺在贺峻霖身边坐下,怼了怼他的胳膊。


 


“我没说啥啊,我只是告诉他摩羯座喜欢一个人的表现啊。”


 


“什么表现?”


 


“我忍,我忍,我忍,我忍你大爷。”


 


“哦~我说他今天这么热情呢,合着你们两个利用我啊?”


 


“跟我没关系啊,是我出的主意又不是我实行的。”


 


“可是我只打得过你啊。”


 


贺峻霖看着他笑眯眯的样子,终于知道他的笑面虎经纪人简亓为何演的那么好了,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


 


“说吧,不要太过分。”


 


“你给我说说白羊喜欢一个人的表现呗。”


 


“啊?你喜欢张真源啊?”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真的。


 


作为十八楼感情调解员,我真情实感的想问一句,这个食物链什么时候是个头?为什么你们不给这么可爱的我一个喘气的机会呢?


 


后来贺峻霖去找到了唯一一个能欺负不用怕他会报仇的白羊座哥哥。


 


“真源我好爱你啊~”


 


看到张真源的时候贺峻霖像得救了一样,张开双臂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却被他在空中抓住了手腕,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玩过家家里的盖房子呢。


 


“这话可不敢乱说。”


 


“得了,这话他也就敢在你这说说。”


 


知我心者,陈泗旭是也。


 


这话乱不乱贺峻霖不知道,他只知道在泗旭真源这像是小拳拳捶你胸口般撒娇的话,不管是到了丁程鑫敖子逸那还是马嘉祺李天泽那,都颇有孙悟空夺定海神针的架势。


 


窗户纸谁都不捅,醋倒是吃的飞起。


 


“真源啊,救救我吧。”


 


“你还不明白吗,他们那是连锁反应。”


 


“那为什么我们不会呢?”


 


张真源正准备开口回答,就被突然闯进来的刘耀文打断了,那人不出所料的在看到靠在他身上的贺峻霖时黑了脸。


 


三,二,一。


 


“贺儿你怎么能靠在别人身上呢,人人授受不亲啊,虽然我不会像哥哥们那样生气,但你累了明明可以来找我的,再说了,泗旭还在这呢,你太不为别人着想了,你这样搞的大家很尴尬。”


 


“你说完了吗?”陈泗旭拍了拍刘耀文的肩膀,见他点头后转身牵起一脸习以为常的贺峻霖往外走,“贺儿你中午想吃什么?”


 


陈泗旭和张真源表示他们真的不会尴尬,毕竟这俩活宝的相处方式是他们每天的快乐源泉,少了还不习惯呢。


 


贺峻霖左手一个陈泗旭,右手一个张真源,表示真的刚刚好哎,不多不少。


 


“我要吃章鱼烧。”


 


他好像知道他们为什么不会了。


 


06.


 


“额滴亲娘哎,你上次回去以后难道没有一不做二不休?”


 


“……”


 


“好嘛该缺心眼的时候你给来一个理性分析,好不容易捅破的纸你还给我粘回去。”


 


“什么啊?”


 


“朕累了,你要不做回你的钢铁直男吧。”


 


贺峻霖表示,做兄弟要一视同仁,想的多的需要教,缺心眼的也不能放弃,他苦点累点不算什么,谁叫他打不过呢。


 


“喂丁程鑫,敖子逸又发烧了,我弄不动他,你来一下宿舍。”


 


丁程鑫赶到宿舍的时候,敖子逸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奶油,脖子上浮出许多小红点。


 


“你不是明天才过生日吗?”


 


“他…他说他想第一个跟我说生日快乐。”


 


“你知道他过敏还让他吃蛋糕?”


 


“他非要吃我又拦不住。”


 


“你……”


 


“停,嘚吧嘚吧啥呀你,快给他抬房间里去啊要着凉了。”


 


“现在六月了。”


 


“你要不回去吧。”


 


对于丁程鑫来说,一个知道自己奶油过敏的人吃了蛋糕,他难免不多想。


 


可对于敖子逸来说,一个太过圆满的人,可能真的和自己是两个极端吧,没有失望,只是有点难受而已。


 


就一点点。


 


“丁程鑫,你很吵。”


 


敖子逸从沙发上站起身,边拍着脖子边往马嘉祺的房间走。


 


“我让小马哥去和天泽挤一挤了。”


 


贺峻霖接收到丁程鑫疑惑的眼神,自己不先解释的话恐怕又是一堆连环炮。


 


“你业务能力可以啊。”


 


贺峻霖看着他打趣自己,想太多真的想的很多,但他却从来不说,他不像缺心眼那样容易被人看透,他将自己保护的很好,他将自己保护的连缺心眼都走不进他的心。


 


那天敖子逸脱口而出的那句话,明里暗里都是喜欢的意思,倘若丁程鑫有给他一点点回应,照他这个缺心眼的性格还不开心的逮着人按墙上亲。


 


但这一次他不缺心眼了,因为他没有得到回应。


 


“你觉得对他公平吗。”


 


丁程鑫脸上的表情一愣,片刻之后笑的更开心了。


 


“你觉得什么是公平?是他先表达了心意我就要先一步捅破这层纸吗?”


 


“你是不是就仗着他喜欢你啊,在他一次一次坚定选择你的时候,你觉得那是理所当然。你不允许他跟别人过分接触,自己却把各方关系打理的得当,别跟我说那只是你的占有欲作祟。逼他挑明自己的心意后也不愿意先跨出这一步,也只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你总说我想的多,你不也是一样。”


 


“你想了那么多,可你想过吗,你们俩…到底是谁先动的心。”


 


贺峻霖也没指望着他能回答,在小木桌前蹲下收拾着桌子,抬头望了望背对着自己,眼神紧盯那扇房门的丁程鑫轻笑出了声。


 


“我猜他一定没有想过,因为,他想的只有你开心。”


 


07.


 


丁程鑫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那人平稳的呼吸声像是睡着了。他走到床边,手抚上敖子逸的额头,有点烫,可他又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丁程鑫在敖子逸身边躺下,他们曾无数次睡在同一个被窝里。


 


还记得以前合宿的时候,他和敖子逸被分在一间房间,晚上隔壁的几个小朋友睡不着来找他们玩,最后敖子逸累的连澡都没洗就睡着了,丁程鑫发誓那绝对是他最嫌弃敖子逸的一次。


 


然而除了这种命运的安排,他们也曾为了讨论有些迷茫的练习生生活而同枕而眠,要说最深入的那一次,必定是那次大的变动。


 


那天晚上,他们聊到一半时突然失了语,谁也没有再开口,他们知道对方都偷偷的哭了。


 


大男人嘛,谁出声谁就输了。


 


到了天亮,也许是哭累了,也许是想通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开口的两人各怀心思。


 


丁程鑫想开口问他,你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离开我,到最后也没有开口,他想的很多,但他无法预料敖子逸说出口的答案。


 


可敖子逸却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般,在被子里偷偷握住了他的手。


 


“我在。”


 


08.


 


丁程鑫盯着天花板望了许久才微微侧头看向身边的人。


 


“你刚才在想什么?”


 


“没睡吗。”


 


是肯定句,他喜欢将事情的所有可能性都想一遍,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他都能处理的妥当,而此刻面对敖子逸的他,却只能答非所问。


 


敖子逸没有回答他的话,丁程鑫又重新开始盯着天花板。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没那么久,丁程鑫感觉自己腰上隔着衣服传来温热的触感,他知道那是敖子逸试探性的动作,和那天晚上他握住自己手时的感觉如出一辙。


 


这次,他毫不犹豫的往他身边靠了靠。


 


像是得到允许般,敖子逸侧着身子,右手将他搂的更紧,头埋在他的颈窝处。


 


因为发烧滚烫的身体贴在人身上在初夏却并不黏腻,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脖子上反倒痒痒的。


 


敖子逸一生病就会变得像小孩一样,变得比平时粘人,没有丝毫三爷的霸气,而就是三爷这个称呼,有时会让丁程鑫忘了,他原本就还是他的小朋友呢。


 


“睡不着就数星星吧,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1。”


 


丁程鑫等了他半天,也没等到下一个数字。


 


“你睡着了吗?”


 


“只有一个,我的。”


 


敖子逸的声音很哑,听上去像是委屈极了,才反应过来他话里意思的丁程鑫被逗笑了,生着病还不忘撩人的敖子逸实在可爱。


 


“你的你的,都是你的。”


 


“如果我抱不到你,你能不能也别让别人抱你。”


 


“好。”


 


“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能不能也把离你最近的那个位置留给我。”


 


“好。”


 


“如果我喜欢你,你能不能也喜欢我一下。”


 


“好。”


 


敖子逸像讨了巧的小孩,得逞的笑了笑。


 


我可以主动一百次,只要最后回应我的是你。


 


他就以这样的姿势抱了丁程鑫一个晚上,像是要把别人抱的都讨回来。


 


他们像那天晚上一样,谁都没有睡着,也都很默契的没有拆穿对方。


 


窗外的蝉鸣好像在提醒屋内的人夏天的到来。


 


“夏天,快来了吧。”


 


夏天,


 


才刚刚开始呢。


 


—END—


 


我们两个宝宝下个星期就要中考啦,我们笔下写不出你们青春里一丝一毫的美好,因为你们就是美好本身。


 


初中的总结可能就是进考场前一句简单的“考完等我”,又或者是最后一次踏进的小卖铺那么简单,却唯独一份。


 


要跟初中生小丁小敖说再见啦,也很高兴不久后将结识的高中生丁程鑫敖子逸。


 


有故事结束了,就一定有故事会开启。新故事开始说了,旧故事不得不放下。


 


如果说,会有一则永远未完待续的故事,那故事的名字一定叫,


 


你们还在一起❤

评论

热度(626)

  1. 梨涡浅浅虎牙尖怪兽本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