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象限仪「2」

逍遥哥哥:

◎逸鑫



这一通折腾完敖子逸结完账的时候已经快三点了,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还不小,虽然冬天的雨再大也大不了哪儿去,但是敖子逸想到这透心凉的温度和衣服打湿黏糊糊地贴在身上的感受就不舒服,要是就他一个人还能跑快点回去,本来就挺近的,关键是旁边还有个醉得跟猪一样的刘耀文,这个点又打不到车,他靠在门边上摸了支烟出来叼着,想等雨停了再走,等到烧烤店要关门了这雨还不见小。


敖子逸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把刘耀文从椅子上拎起来,脱了外套想顶在他两头上好歹遮着点雨免得感冒,结果半天理不清楚,盖上他这边就顾不住耀文那边,气得他想把这只猪拍醒叫他自己滚回家去,又想把这破衣服撕了,想想他妈的还挺贵的就冷静了,他把刘耀文推到墙边靠着还没思考出杀猪犯不犯法,视线就被一双白球鞋占满了,视线慢慢往上,这腿不错,又长又直,再往上衣品也不错,脸,脸太他妈不错了,不错得他衣服都掉地上了。


丁程鑫。


这他妈刘耀文个猪没眼花啊?


“要帮忙吗?”丁程鑫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波澜,好像随便遇到个陌生人他也这样,五讲四美三好学生,老子不是老奶奶不需要你来扶我过马路。


“不用。”敖子逸一口回绝,捡起衣服抖了抖扔到肩上,也不遮雨了,拉着刘耀文就要走,刚踩进雨里他就后悔了,也太他妈冷了,被雨淋了刘耀文也醒了不少,就是脚下还飘着,敖子逸架着他没走几步肩上的衣服就顺着往下滑,操,回回干洗呢!还好后面的丁程鑫眼疾手快上来接住了挂在自己手臂上,撑着伞往他这边打,行吧,帮就帮吧。


刘耀文看见丁程鑫又醒了不少,在敖子逸耳边兴奋地喊,“鑫哥!真的是你啊!我没看错!”


丁程鑫冲他笑了一下,“嗯,刚回来没多久。”又把伞往他们那边倾,自己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淋着雨。


“哎!我就说!”


敖子逸一把把他拉过去靠在丁程鑫身上,指了指他,“再喊抽你!”又绕到刘耀文左边,伸手把伞往丁程鑫那边推了过去,丁程鑫正想把伞再倾过去,敖子逸也指了指他,“再倾过来也抽你。”


丁程鑫笑了笑没说话,尽量让三个人都遮着点,还好这伞买得大。


“耀文没看错,你刚刚就一直在这了,为什么不打招呼,要是没下雨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出现了?”敖子逸声音里也灌着寒气,丁程鑫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他想得到,不狠,就是落寞。


“没想好怎么开口,没有,我去买伞了,找了挺久24时便利店。”丁程鑫一口气回答完,低头盯了一眼自己的白鞋,算是废了,敖子逸没再说话,但是他心情好了不少,大概以前待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久到丁程鑫能迅速感知到敖子逸每个情绪微妙变化的气场,还挺玄学的。


敖子逸从挂在丁程鑫手上的外套里摸出钥匙,踢开门把刘耀文扔到了沙发上,然后进浴室拿了一根毛巾出来在刘耀文头上胡乱擦着,头也没回地对丁程鑫说,“你先去洗澡。”


等丁程鑫带着一身水汽出来,看了眼沙发上换好干净衣服裹着被子的刘耀文,默默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想说自己睡沙发都没机会了,只能硬着头皮推开卧室,敖子逸正装好一床新的被子,额头上渗着一层细细的汗,真是难为这个十指不沾家务活的大少爷了啊……


“你就盖这床,新的。” 说完也不等丁程鑫回答就拿着睡衣逃似的进了浴室。


前任相见第一天,不,第一晚,就要同床共枕了啊。


敖子逸把头发吹得干透了才上床,床垫跟着他的动作往下陷了一块,丁程鑫的心脏也跟着往下一沉,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他身体里流窜,两个人都沉默地躺着,气氛尴尬得空调都救不回温度,他憋不住没话找话,“你给耀文换的衣服?”


敖子逸可能也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愣了一下,“……没,给他擦头发太使劲把他弄醒了,自己换的。”


“……哦。”


敖子逸叹了口气,扭过身伸手拍灭了灯,“睡吧。”


“好。”丁程鑫往上拉了拉被子,“晚安。”


敖子逸从枕头底下摸出耳机戴上,“晚安。”


丁程鑫的入定活动刚进行到一半就被打断了,旁边的敖子逸大概被耳机硌得不舒服带着脾气伸手拨掉了,哼哼几声又埋进被子里,丁程鑫往旁边挪了挪转过头小声地问了一句,“睡着了吗?”回答他的只有敖子逸细细的均匀的呼吸声 ,啧,好歹跟初恋情人躺一张床呢,居然这么快就睡着了,看来是真喝了不少啊。


丁程鑫单手撑起身体转过去帮敖子逸把另一只耳机也取了下来,连着他刚刚自己弄下来虚握在手心里的那只一起塞进了枕头底下,他躺回去想了想又揪出来一只放到耳朵边想听听敖子逸在听什么,本来以为会是雨声或者白噪音这种助眠的,所以在听到耳机里有点青涩和紧张的声音的时候,他的呼吸都停顿了一下,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好半天才没让眼泪跑出来。


是挺久之前的一个夏天了,他们高中毕业,和自己班级吃完散伙饭又被敖子逸拉着和他那伙弟兄一起,一群人乌泱泱地压到火锅店,喝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还没倒下的一群又乌泱泱地压到KTV,大着舌头起哄要丁程鑫唱一个,也就是散伙这种带着强烈的最后一次暗示的活动给了人不少平时想做点什么却不敢的勇气,再加上酒精助阵胆子都大了不少,放在以前哪有人敢这么闹他,自带生人勿近气场的,旁边还跟着他们老大敖子逸。


丁程鑫也想着反正最后一次卖他们个面子就上去应景地点了一首后会无期,他没醉到大舌头的程度,主要敖子逸替他挡了不少酒,不过当着这么多人还是有点紧张,咬错了好几个音,那个年纪唱歌也没什么技巧,能在调上就要算唱得好的了,导致他都没发现敖子逸录了音这个小动作。


透过耳机能听得出来收音不是很好,被点歌机子干扰还有滋滋的电流声,中间时不时地穿插着六个六和玻璃杯撞在一起的声音,歌没录完,戛然而止在“就像你不知道这竟是结局”前一句,估计是看他要唱完了赶紧停了,毕竟丁程鑫唱完转过头看他的时候他正舒舒坦坦地靠在沙发背上冲着自己笑,真是,好时光啊。


丁程鑫摘下耳机重重地叹了口气,重到旁边的人又哼了几声,他赶紧捂上嘴,愣了好一会儿才侧过身去看这哼哼唧唧的人。


不知道是做了噩梦还是真的对生活有那么多不耐烦,敖子逸睡觉也皱着眉,他以前还挺爱笑的,总是看着自己傻乐,回忆这东西一开了闸就刹不住,那几年的感情哗啦啦的全涌了过来,把丁程鑫浇了个透,他从被子里伸出手,食指尖儿轻轻抵在敖子逸眉心上没动,借着月光拿视线把他这幅不耐烦又劲劲儿的样子描摹了一遍,敖子逸吸引他的地方很多,但是最初吸引他的就是这点偶尔流露出的不耐烦的表情,说实话,很帅,丁程鑫叹了口气,还是没忍住凑上去在他唇上落了个一触即逝的吻,大酷哥,还是很帅,迷得我五迷三道的,唉。


TBC

评论

热度(147)

  1. 虎牙恒星逍遥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