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笼中雀 01

同级生:

底层飞仔程以清 X 乖仔少爷米乐




本质是个无趣的恋爱连载故事




阅前须知:


对话涉及粤语 部分带粗口(PG家长指引)


任何内容经不起细究 通篇bug






下午三点半,火热的太阳直射水泥地面,水泥地表持续升温,趴在皱皮树杆上的蝉肆声大叫,似在替天文台发布港岛高温警告,希望市民出门提前做好防暑准备。




程以清摸了一把额上的汗,刘海一缕缕,虚虚粘住额头,现在才五月初,却热得他快要爆炸,他像个白日行走的吸血鬼,跃过太阳直射的地方,一直躲在树荫下穿梭,但还是于事无补,校服衬衫被汗也浸湿了一些,透出一块一块的汗迹,他叹了口气,还是远离大路,钻进小巷。




其实他不太喜欢走这边的小巷,但坦白说,他其实还挺喜欢往这边走,一是从这边回家方便一些,二是路过名牌学校圣约翰书院,总比band 3学校好很多,至少这里的学生妹见到他这么靓仔,不会抽着烟走过来问他电话号码是多少,或者直接用露骨又直白的语言约他今晚去铜锣湾哪里的酒吧玩。


圣约翰的放学时间跟他差不多,每次等他走过来,很多时候都遇见学生在门口等司机接送。纯情又有修养的富家千金见到他路过,只会面红红,耳仔红红,眼仔碌碌望他,然后在他回看的时候又猛地低头,扯着百褶裙的裙摆,点着圆头皮鞋在地上磨啊磨,有时候程以清心情特别好还会朝她们吹个口哨,女生们低头矜持,等他走过又立马扯着同伴的衣袖,细声感叹,“他真是很靓仔。”


当然,贵族学校都有不好的地方,纯情的学生妹妹对他十月芥菜,相反有钱少爷就会觉得他督眼督鼻,见他路过就下巴抬过头顶,用两个黑乎乎的鼻哥窿对着他,还要适当地发出厚重的哼叫声,程以清自然是不介意,反而觉得他们自以为洋洋得意的样子十分搞笑。


那为什么还不喜欢这边的小巷呢?因为十次就九次他贪图方便走入小巷,小巷兜兜转转间总会有意外惊喜,可能是小情侣在校园眉来眼去,放学后便在后巷情难自禁,靠着墙就水深火热起来,刚转进某条巷就撞见现场版本动作片的程以清只好火速离去,唸上三句非礼勿视。




程以清觉得,下次还是直接沿着高士威道走回铜锣湾,被太阳蒸成人干,也不要想被诅咒一样,一走这边小巷就碰见事。


隔老远他就觉得有些不妥了,有人很大声在讲话,“喂死靓仔,叫你拿钱出来啊,你是不是聋了?”程以清心头一跳,一个转弯就见到前面巷子有三个人,一个金毛仔穿着条濑屎裤,裤裆快要掉在地上,裤边还挂着一条劣质的大银链,另一个沙头一件老爷背心,食指中指夹着口烟,对着面前吞云吐雾,从程以清的视线看得不清楚,但很明显他们在堵着一个人。


从缝隙中看见雪白的校服衬衫,灰色的校服西裤,是圣约翰的学生,不知道哪个这么黑仔被附近的阿飞逮到,被收保护费。


一步步走近,就见到一个男仔低着头,一只手握着书包带,另一只手捏成拳头,松松紧紧,紧紧又松松,捏到熨烫笔直的西裤都有些皱,而本来一直低头的人听到脚步声抬头,与程以清来了个四目相对。


神情里有些无助,大眼珠圆碌碌,见到距就似见到天神救兵一样,两只眼如果可以说话,大概目前在高声呼喊SOS,但他有反应,其他两个人也同样听到动静,在他还有3米远,寸头吸了口烟,对着他凶神恶煞,“望什么啊,再望多两眼连你都打。”


程以清最清楚这种人了,欺善怕恶,他笑了一声,“条巷你个扑街嘅,我路过关你叉事。”


“你个死……”寸头经不起挑衅,想发火。


“我无钱。”一直沉默的男仔突然开口,成功将两人的视线收回,但对方已经跃过面前两人望了望自己,大概是觉得还是不要把他牵涉在里面。


程以清见男仔的拳头捏得很紧,估计是想反抗,但是乖乖仔估计也是有心无力,刚才说了一句话更是逼得金毛仔揪着他的衣领,整个背部贴紧了墙,“着到身光颈靓无钱?谁不知你们圣约翰的学生不是有钱就有权,问你借点零花钱花花而已,这样不俾面子吗?”说着就要拉学生哥的书包,此时程以清刚好路过三个人的背后,学生哥眼仔大大,望着他不知该怎么办。


程以清比了个插眼的姿势,又做了个快速高抬腿,学生哥目睹他的动作,更是懵了几成,程以清对他点了点头,他刚才教了他怎样动手了,能不能自己跑出来就靠自己本事了,像这样的死飞仔,他一个人能打趴十个。


不知道是这两个阿飞是哪位哥的手下,胆大包天来圣约翰附近搞事,难道不知道里面的学生哥,不是集团大富豪个金波箩,就是某个司长个千金,当然,里面肯定也有普普通通的学生啊,就不清楚他们抓的这个大眼仔是不是了。


程以清对大眼仔抬了抬下巴,自己继续走过,等他拐弯准备转出终点,后面传来激烈的吵闹声,随后背后一阵凉,大眼仔飞快跑过,拐了个弯消失不见,隔了几十秒骂骂咧咧的声音才追上,一边骂一边倒吸着凉气,似乎疼得厉害。


“个扑街仔下手这么狠,不要比我抓到你,到时你就死定了!”行路一瘸瘸,把双腿夹得紧紧的的沙头扶着被插眼的金毛仔没走到这边来,从后面另一条细巷走了。




本来程以清也以为大眼仔从出口跑了,毕竟从刚才条巷拐进来,再右转一次就出到外面的大马路了,结果他路过前面堆放了很多杂物的地方,发现有个竹箩在他准备经过的时候不经意动了动,他动作很轻,但程以清还是发现了。


定睛一看还能从竹箩的疏口中看到雪白的校服衫,一个憋不住,程以清笑了一声,竹箩又抖了抖,他细力踢了两脚,“白痴仔,天光了。”


可能是认得他的声音,竹箩一下子举起来,差点撞倒站在身边的程以清,竹箩放回原处,大眼仔白雪雪的校服衬衫背后印了一片灰,应该是刚才被金毛揪衫领的时候蹭脏了,等他转过头来程以清才发现对方嘴角也红了一大片,是被人用拳头直击嘴角。


感受到他的视线,大眼仔用手背擦了擦,又疼得嘶了一声,“多谢你救了我,我第一次同人打架……”程以清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想纠缠,谁知道这个大眼仔像只开笼雀一样,唱个不听,“以前Uncle Sam教过我怎样同人打架,但刚才太突然了,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处理,好彩有你路过……”程以清已经向前走了几步,大眼仔鸡啄唔断跟着讲,烦得他从口袋的黑蓝小盒子中拿了支万宝路出来叼进嘴里,果然大眼仔见到他食烟,吐字尾音被拉了个长音,眼睛也跟着瞪圆了,似乎有些惊讶。




程以清有些想笑,他连烟嘴的爆珠都没有捏爆,更没有用打火机点火,只是想装模作样吓吓大眼仔,见到对方变得怯生生的样子,真是有趣至极,谁知道大眼仔垂下眼眸,还是把自己想讲的话说完,“我叫米乐,多谢你刚才救了我,你……你叫什么?”


后巷没有太阳直射,但今日的温度热得可以要人融化,程以清没理他,打算转身走人,结果就听到一个阿叔在大叫,“少爷,少爷,你在哪里。”声音越来越近,然后脚步加急,跑到大眼仔面前,“少爷,你无事吧?我在校门口等你十分钟都不见人,真是吓死我了。”


“秦叔唔好意思啊,是我没注意时间。”米乐抬头对秦华笑了笑,眼角还是瞥向正在走远的程以清。见到他嘴角带伤,秦叔不理三七二十一,一把将本来已经偷偷摸摸走开的程以清抓了回来,“少爷,是不是这个飞仔打你?你不用怕,秦叔在这里,学校的警卫也在的。”


被两个警卫夹着的程以清十分不爽,连连翻了几个白眼,还没等他开口爆发,大眼仔就立马帮他拉开了被钳住的手臂,“误会误会,是他刚才救了我。”大眼仔的手掌还搭在自己手臂上,掌心跟裸露的手臂肌肤贴在一起,有种火辣辣的感觉,他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距离。


“真的?”程以清见到大眼仔用力地点头,“但是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真的不是欺负你个飞仔?奉峻中学不是天后那边校风很差的band 3学校吗?”秦叔有些迟疑,程以清轻笑了一声,大眼仔看了自己一眼,飞快地解释,“珍珠都无咁真!对唔住,你有事可以先走了,打搅了。”


见在大眼仔极力维护他的份上他才没有爆发,什么叫他看上去就不是好人,他读band 3 就不是好人吗?读贵族学校出来的就没有社会渣滓吗?




好笑。




虽然,虽然他程以清也自认不是什么好人。






“好惨,我平时食开阿档鱼蛋粉前几日关门了,”一大早,田大小姐咬着个猪扒包同他抱怨,“我还想什么时候我带你们去吃一次,真的很好吃,鱼蛋有鱼味,超级弹牙,粉浸在骨汤又不会变坨,结果都没计划好就无了!”她忿忿地又张口咬了一大块猪扒,完全忘记爹地妈咪如何教她做一个sweet lady。


“阿May,一大早又开show田心叹世界啊?”胡真前脚踏进班房,后脚也一起做了观众,“你同唐新真是天生一对。”“我呸!”田心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咪,又或者是一个摔地炮,一踩就响,“下次再轻易放过唐新,我田心就倒着写我个姓!”田心撩了撩自己的短发,又朝胡真举了砂煲大的拳头。


唐新和田心有什么爱恨情仇的故事?


NO!NO!NO!


田心很钟意点评美食,特别钟意甜食,大家都叫她港岛甜心,唐新是她的表弟,也是圣约翰的学生,细他们一届,却是学校新闻社的社长,因为他出新闻又真又大镬,成日爆学生之间的大件事,甚至连老师的Loveline都能理得清清楚楚,简直就是苹果日报同壹周刊的未来接班人。俩姊弟其实并无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前几期,唐新创立的《约你睇》头条:《港岛甜心被人飞?惨变超级肥婆》,大大个标题,封面还是田心变得圆碌碌的大头近照,把甜心少女p成了180磅的大肥婆。


气得田心拿着新周刊立马杀到中二8班揪着唐新的耳朵暴打了一顿,一直追求真新闻的唐新为什么用头条放了假传闻呢?原来是周末饭局的时候,田心和唐新有饭局,父母生意上的朋友带来了他们的小朋友,让他们一起去海洋公园玩,田心知道唐新怕鬼,专门提议去排鬼屋,大家都答应了,唐新再拒绝就太没面了,只好硬着头皮,结果在里面吓到三魂不见七魄,最后还是田心拉着他走出来的,被田心足足笑了一整个下午,所以他就想了这招复仇大计,以报上周鬼屋丢架之仇。




“切,你个田字翻过来,倒过去不是一个样。”胡真做了个搞怪的表情,把书包放下书包,转头对自己说话,“Felix早晨。”米乐托着腮帮,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回了声早晨。


“一大早又开晨会啊?早晨。”田心对着门口,见到一个高大男仔走进来,坐在米乐身边,“早晨啊Matthew,我同你讲,上次我们去那间鱼蛋粉关门了。”男仔同样有双大眼,立马瞪得不可思议,“不是吧,间店的鱼蛋粉真是好正,上次叫你们出来又不来,就得我和田心两个人吃了,走宝了。”向南叹了口气表示遗憾。


“特别批评米乐同志,经常不合群,不知道是不是周末偷偷同女仔去dating!”田心伸出手指严肃指控,听完田心的话,向南笑着撞了撞米乐的肩膀,使得他托着腮帮的手移了位,露出昨天被拳头擦过的红色伤痕。


胡真咦了一声,田心立马就抓住他的手腕,喊了句,“holy,难怪一早无精打采,阿仔你是不是不听话昨天被爹地妈咪打了?打人不打面啊。”


向南凑前也见到米乐嘴角的一片红肿,“你无事吧?发生什么了?”


他们的动静有些大,引得有些安静看书的同学也回来看过来,他收回了手,柔柔盖住了伤口,“无事,昨天被两个阿飞拦了。”




他开始回溯昨天的故事。


昨天放学的时候,他准时在门口等秦叔接他回家,但等的途中他看到前面有个阿伯很用力地推着一箱纸皮,他知道跃过这条路,前面会有一个陡坡,到时阿伯更加无能为力了,平时他也帮过不少在这里路过的公公婆婆,用的时间很短,应该秦叔不会等太久。


但没想到这次这个阿伯的家还真的有点远,下午三点几的太阳真的很热毒,在太阳底下转了一大个弯,连他的背部都被渗出的汗水湿了一大片,去到目的地,阿伯要盛情邀请他回家喝杯冰水,说现在好少有后生仔这么乖,米乐笑了笑,拒绝了,因为秦叔应该已经到学校门口了,阿伯告诉他,因为推车进不了巷仔才走的大路,如果他从这边的巷仔回去会快很多。


后来,他在巷仔里一拐弯就碰见两个抽烟的金毛同沙头,米乐已经加快脚步想路过,但还是被拦住了,然后在那里碰见了一个男仔,男仔教了他如何出手自救。只可惜他向Uncle Sam学的东西还是太皮毛,当他一插眼,金毛仔哇哇大叫,但沙头便伸手给了他一拳,他忍着痛给了沙头一脚男人最痛,飞快逃跑了。


再后来,等不到他的秦叔以为少爷出了什么大事,带着学校保安找到了他,也没有后来了,米乐只说了几声多谢,还不知道男仔叫什么名字。




他的故事讲完了,略过了遇见一个男仔的片段。


向南点了点头,“难怪刚才我见到训导主任在跟警卫队队长说要加派人手,连同学校周围都要巡逻,原来是乐少你昨天受了埋伏。”


“那你爹地妈咪岂不是很紧张?”胡真问了句,“那你礼拜六还同我们去Sister Maria说的那个社工活动吗?”向南补了一句。


“嗯嗯去啊。”米乐应了。






不知道谁家一大早就在教仔,程以清不耐烦地皱了下眉头,把自己缩进更深的被窝里,老式的空调机上了年纪,每隔几十秒就嗡嗡地转动,然后哐一下发出笨重的暂停声响。


房间外面也有人在讲话,程以清却无办法再思考,昨天他去帮手看场,凌晨四点才回家睡觉,连凉都没有冲,怕老房子隔音太差,吵醒老人家,又要等她担心。


翻来覆去一直被外面的谈话声打搅,程以清烦躁地踢了一下脚,揪着头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迎面就见到两个男仔背对着他不知道干什么,“顶。”他细声骂了句,难怪外面叽叽喳喳,原来又到了每段时间一度的铜锣湾动物园又开张了。


不知道现在的贵族学校在搞什么,是为了培养以后的学生做议员,做司长,做行政长官吗?有事无事就上门来搞什么民情慰问,在他看来就是有钱人每月一度的动物园观赏活动。他心烦得很,摔门进了冲凉房。




见他出来的时候,程秀杏连忙叫住了他,“阿清,你过来,你同学仔上门拜访了。”程以清扯了扯身上的老爷背心,无奈地叹了一声,“靓姐啊,我都同你讲九万几次了,他们不是我的同学啊。”大步走到学生哥面前,一对上眼,对面就忍不住说了句,“是你?”旁边的男仔用手肘撞了撞他,表示这是什么情况?




截止于2015年年末,香港总人口为726.4万,全港面积为1104.43平方公里,是世界上人口密度第三的地方,你说它大,它其实不大,细也不算细,能在不同地方偶遇同一个人的机会高不高?可能信基督教的人会告诉你,这都是神的指引。


米乐没有说话,只是冲自己笑了笑,“阿清,这次是你的同学仔了吧?”靓姐笑开了口,起身说要把下午拿出去卖的钵仔糕分给他们吃,程以清想阻止,来的都是财大气粗的公子少爷,鲍参翅肚山珍海味人家都吃吐了,哪里会看得上你的街边小摊钵仔糕。


但靓姐兴致这么高,他拦也拦不住,分了一个红豆比大眼仔,菠萝比另一个大眼仔,两个人并没程以清想象中那样抗拒,说了几声多谢便接了过来,往晶莹Q弹的糕身咬了一口,两个人你眼望我眼,眼珠碌得更圆,“程婆婆,你弄的钵仔糕好正啊!”


靓姐听到他们赞钵仔糕好味道,更是笑得见牙不见眼,“好食就多吃一个吧。还有呢,反正下午我也要推车出去卖的。”“程婆婆,下午这么热你也要出去摆摊?”米乐嘴里咬着钵仔糕,说话也有些糯糯的,“程婆婆要不我们全部买下来吧。”向南附和他。


“哎呀,你们的好意阿婆心领了,你想要婆婆多给你们几个带回家。”程婆婆摆了摆手,“我们不是这个意思程婆婆,你的钵仔糕真的好好吃,我们待会还要见其他同学,大家都可以一块吃,你这有多少,我们都买了吧。”向南向她解释道,果然是家里有修养的少爷仔,其实还是那个花钱全部买下来的意思,但换了个说法,阿婆很快就接手了,并说要帮他们打包。


连程以清想要去帮手都不允许,硬是要他留下来陪同学仔说话。


什么同学,哪里来的同学。


贵族学校和band 3学校的同学坐在一起就是同学了吗?






“你好啊,多谢你上次救了我。”米乐见他坐下来,又再次认真道了谢,“讲完又讲,你比唐僧还要啰嗦。”程以清没好气,坐下来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


“我叫米乐,米是柴米油盐个米,乐是快乐个乐。”米乐今天穿了一身休闲装,黑T恤加牛仔裤,还是乖乖仔的打扮,旁边的同学看上去就潮一些,虽然一样是黑T恤牛仔裤,但起码膝盖还破了洞的那种,听到他的自我介绍,程以清毫无预兆地笑了起来。


“你爸妈这么搞笑的,帮你改名叫乐,又姓米,那是想你乐,还是“米”乐啊?”


米乐低头跟着笑了笑,接着把同学也介绍了一番,“他是向南,向是方向的向,南是东南西北的南,我们都是圣约翰的学生。”


“你呢,你叫什么名啊?”兜了一大圈,大眼仔又回到这个问题。




“靓姐刚才不是叫了吗。”程以清用指尖点了点桌面,“阿清?刚才程婆婆叫的是……”


“程以清。”




见他态度可能不是很好,米乐还是扯着十二万分和善笑容跟他对话,“你可以叫我Felix,他是Matthew,我们怎么称呼你啊?”


“就叫我程以清就得了。”程以清一个抬眼,吓得大眼仔讲话都有些结巴,倒是旁边那位神情淡定,托着腮帮,眼球飞快地往他俩身上转。


“你……你无英文名吗?”米乐低声呢喃了句。




“呵,”程以清用气音笑了声,从宽松裤衩口袋里掏出一包万宝路,用拇指食指把烟嘴的爆珠捏爆,熟练地用打火机点了支烟 ,这次不再是装模作样,动作流畅得对面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朝对方呼出一大团烟雾。


引得向南下意识捏着鼻子咳嗽了几声,而米乐依旧是一副惊讶的表情。


他把手里的打火机点了几次火,拇指与火石轮相互摩擦发出气体燃烧声,米乐看着他指尖鹅蓝色火焰明明灭灭,然后又听见他讲:




“痴线,大少爷,你有无见过边个飞仔有英文名架?”








 




词典解释时间:




band 3: band是香港的学校排名,band 3尾一般是校风成绩都比较差的学校(都有例外)


十月芥菜:谚语十月芥菜起晒心,原指芥菜十月起花心,用来比喻少男少女春心萌动


督眼督鼻:戳眼戳鼻,用来形容人或物碍眼


鼻哥窿:鼻孔


死靓仔:不同于传统意思的靓仔,是贬义词,可以理解为毛头小子(同理靓妹不是靓女)


身光颈靓:形容人打扮得衣着光鲜


金波箩:宝贝疙瘩,极度宠爱的孩子,特别是宝贝儿子


鸡啄唔断:鸡也啄不断,形容人一直在说话,不间断


珍珠都无咁真:珍珠也没这么真,强调真实性,千真万确


痴线:骂人神经病,不正常。(一般只是口头禅)




程以清笑米乐名字:“米”在粤语的用法一般都是不,否认的意思,“米搞”=不要弄,“米啦”=不要啦,“米”乐就是不要乐,所以他笑了。




下面啰嗦一点是:


这篇文的诞生的原因是因为程以清在第二人生真的很强很“飞仔”,米乐穿白衬衫的路透照真的很乖,而且程以清和米乐这两个名字,“阿清”和“乐乐”都很粤语,非常港。




征求一点意见是,如果下次更新,对话里的对白用的更粤语化一些这样大家能接受吗?难明的词依旧会在文尾标出,现在更新几个一般非常常用的字。




唔——不要 “唔好”=不好,“唔得”=不行 “唔明白”=不明白


咁——这样 “咁呢”=这样呢 “咁真”=这样真  


边——哪    “边个/位”=哪个 “边度”=哪里


咩/乜——什么 “咩事”=什么事 “咩啊”=什么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更,有缘再会





评论

热度(88)

  1. 虎牙恒星同级生 转载了此文字
  2. 🍊同级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