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乐说。有点甜

就这样爱你爱你爱你:

#林说人设是第二part的


#对不起,猴子,又是你




1.


“接球!”


米乐被飞过来的篮球砸了个眼冒金星,他揉着脑袋抬起头,看到始作俑者双手蜷在一起乱晃,眉头皱在一起吐舌头,用嘴型说了无数个对不起,虽然一点都不真诚,可爱程度至少可以打个九十分。


“我好想你!”林说张牙舞爪扑过来挂在米乐身上,手贴着刚刚他遭难的额头揉了两圈,抿着嘴可怜巴巴的,好像刚刚扔出篮球的不是他,他只是个路过刚好发现自己被打的二十四孝男友。


米乐的确已经没闲工夫计较,只好先搂着林说的腰亲他一口,然后才发现他藏在刘海下面的白色亮片。


“创口贴?”米乐掐他的脸。


“别管了吧!先多亲我两口啊。”林说缠着他撒娇,眨巴眨巴眼睛要把面前的人闪瞎,“米乐你好像更帅了,我好喜欢你啊!”


但是显然这套在此时此刻不怎么顶用,米乐沉下脸,表情难看了起来,晴转多云还是积雨云,黑压压的一片。每到这种时候林说都觉得对方有些可怕,好像马上就要拆了自己骨头然后喝血。即使已经交往了三个月,林说还是不由自主想把自己缩得更小,然后像蜘蛛那样飞速爬开。


但是林说说到底不是蜘蛛,只能在米乐问出一句“怎么回事”的时候开始舌头打结。


“不小心啊,就是打篮球的时候,不小心‘啪’撞在篮球架上了。”林说去拉他的手,“好疼啊,还好不严重就破了一点点皮。”


米乐手指在创口贴附近带过两下,想要撕下来看看是不是撞出来的伤口,但叹了口气还是忍住了,改做在林说鼻梁轻轻敲了两下。


“明天下午我去看你训练。”


“啊你真的来啊?那我好怕我会忍不住跟你亲近,你真的要来吗,我换我们队新买的运动服给你看啊?”


 


2.


其实林说是心虚的,他没有撒谎,是真的“哐当”撞在了篮球架上,但前提是因为他和队内一个学弟正在1on1,那个学弟突然像被雷劈中了一样,没抢到他的球就抓住他的手,结结巴巴说了一堆词不达意的话,但最后林说听懂了,学弟说,学长,我喜欢你啊……


林说吓得飞速抽回自己的手扭头就跑,然后额头才和篮球架做的亲密接触,接触得太狠,血都被磕了出来。


他弟弟林东阳听到动静跑过来把他从地上拖起来,旁边的学弟好像要哭了,一直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负责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比他还能叨。


林东阳陪他去医务室处理伤口,看他撩着刘海龇牙咧嘴的样子没人情味地笑了一路,还说他看起来巨傻,下半生都和刘海作伴算了,气得林说想去推个平头。


他想说,林东阳你懂个屁啊。


林说和米乐刚开始确认关系的时候,林说还没适应过来,平时嘴上就说个不停,因为紧张说话的频率反而更高,嘴巴就像装了个弹簧,滴滴叭叭个没完。米乐被他念得头晕了,就去亲他,亲得他嘴唇老又红又肿,像刚吃完小龙虾。


“不能这么亲了。”林说捂着自己嘴巴,“你太狠了每次都咬,你亲完我回家就要被林东阳说我偷吃,还说我吃的小孩妖里妖气的,不能再亲了。”


米乐被他逗得想笑,又看他把嘴捂得那么严实,就撩起他的刘海亲了一口,林说被他出奇制胜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用另一只手去捂额头。


“你把额头露出来挺可爱的。”米乐突然说。


林说藏在手掌下面的皮肤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一直红到脖子根。


“是、是吗……”


“不过也不要一直露着,只给我看就好。”


 


3.


“哥,练习而已,不要把自己搞得像公孔雀开屏。”林东阳看着穿上队服一直带着游刃有余的表情运球的林说露出被闪瞎的表情,“这里又没女生,还是说你要泡我啊?”


“林东阳!我打死你!”林说扬起头挥起拳头,“今天是我幸运日,我高兴不行啊?”


“我哪敢说不行,诶那个叫啥来着,小刘,不是说要帮我们买饮料吗,人呢。”


林说徒然紧张起来,小刘就是跟他告白那个人,虽然他坦坦荡荡,但是他无情小刘有意,气氛在米乐眼里总归还是不对劲吧,万一米乐看出来了怎么办,米乐会不会生气啊?林说越想越紧张,忍不住吞口水,余光就瞄到小刘飞奔进来,气没运好,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死。


小刘脸红红的,给大家分水,递到林说那里徒然尴尬了几百码,为了缓解气氛开始说胡话:“诶你们那个,你们知道我们学校那个很有名的,米乐吗,就很爱打架那个。刚刚我去买水的时候看到他和人家打起来了,好猛啊,就,唉?学长,你怎么了?”


林说表情有点难看,退后几步,有些慌张道:“林东阳,今天我提前走了,有什么事给我发微信。”说完便转身跑出了体育馆,把一众还在听热闹的队友甩在了身后。


 


林说赶到学校后街,见到了正靠在墙壁上喘气的米乐,对方嘴角肿了起来,太阳穴附近也多了一块伤口,身上看不见的地方不知道挨了多少下。林说身上还穿着短袖运动服,在还有些寒意的春天打了一个哆嗦。


米乐抬起眼睛看见了他,有些残忍的眼神透露出几分细碎的温柔,像陷入繁杂柳絮堆里落下了一片花瓣。


林说冲过去抱住了他,几个放学路过的学生小声讨论,他们两个都是学校里人尽皆知的风云人物,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如果有一天有人讨论起两个人,那也该是米乐欺负同学被林说揍了,绝不会是抱在一起这么匪夷所思的情节。


可是就是发生了,米乐摸了摸林说冰凉的手臂,把外套脱下来裹在他的身上,嘴角轻轻的勾起来,然后又因为有些疼而放下。


“干嘛,干嘛打架。”林说眼圈红了,声音闷闷地从喉咙里冒出来,“米乐,你答应我以后不打架的,我不想再看你受伤了,你不要打架。”


米乐千言万语到了嘴边最终还是变成了一句叹息,他揉了揉林说的脑袋,想要亲亲他难过的眼睛,可是立马被跳出来的林东阳打断了。


“换个地方!兄弟们!换个地方!”林东阳左顾右盼有些崩溃地小声吼道。


 


4.


“你以为我是弱智吗?在房间给米乐发语音‘那明天放学我陪你去吃好不好啊?那就说定了!’”林东阳刻意学得很娘,遭到了林说的重锤,“你以为我们家隔音很好吗?我好几次端着水果站在门外天人交战我要不要进去,我的妈呀,最可怜的绝对是弟弟!”


“那你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问一声嘛!你这样好突然我觉得好傻啊,你有把我当成哥哥吗就一直看我出丑啊!”


“那怎么,难道还要跟尴尬的问‘那个哥哥,你是不是gay啊……’想想我就一身鸡皮疙瘩,要不是我全校都要知道你们在搞基了你知道吗,你们要不要那么若无旁人啊?”


米乐在一旁一边处理伤口一边被他们吵得头晕,原来话痨真的是家族病症。


“那米乐……”林说开口之后才突然想起被扔在一旁的米乐,又转过身抢过米乐手里的棉签给他上药,很严肃很认真,甚至非常安静。


米乐看着林说低垂的眼睛和轻轻颤动的睫毛,又想要叹气,可是他只是伸出手轻轻抚了两把林说的头发。


“我崆峒了。”林东阳在一旁说,“我马上就答应今天给我递情书的那个漂亮学妹,我要跟女孩谈恋爱,我先回家了,白了个白。”


 


5.


他们躲在学校附近的公园角落里,公园很大,角落里没什么人,等林东阳一走,空气里更加安静,只能听见流水和鸟叫声。林说难得也没有喋喋不休,只是一直在很认真的给他嘴角上药,像儿歌里勤奋粉刷匠。


“你看看你。”林说转战另一个伤口,吸了吸鼻子,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哭的,声音都可怜兮兮,“干嘛把自己搞成这样。”


米乐沉默了一会儿,用一种无所谓的语气说道:“我碰到猴子了。”


林说愣了愣,摸了摸自己额头早就不疼的伤口:“你以为是他弄的?”


“他说不会放过你,让你以后走路小心点。”


“不是的,真的是撞的。”林说急了,脑袋充血运转不周,一滴眼泪不受控制从眼角滚下来,“我们认识以来,你就打过两次架,第一次是因为我,第二次还是因为我,我对不起你。”


“没有。”米乐抓着他的手往自己心口慌乱地放,又去拇指轻轻擦去他的眼泪,然后认真看着他,“没有,是我太冲动了。”


“你每次都这样。”林说扎进米乐坏里,脑袋蹭着他的脖颈,“米乐,我好喜欢你,我永远也不要跟你分开。”


“谁说我们会分开了。”米乐揉了揉他的脑袋,又叹气,自从认识林说,他好像一直在叹气。但并不是不开心的,情绪不好的,难受的叹气,只是觉得很无奈。好像8岁生日的小男子汉收到了妈妈送的小动物玩偶那样无奈。


好像不太搭,但就是喜欢得紧。


“你的嘴巴以后只能被我亲肿,不能被别人打肿了。”小动物玩偶的声音压在自己脖颈里,闷闷的,好像听到的声音都是来自骨传导那样,声音波动的频率都已经和骨头和筋肉连在了一起。


米乐的笑声传到了林说耳朵边。


“好啊。”


 


6.


还记得去年的时候,他们之间还未有交集,但也知道对方的名字。流窜在十八中的课间谈资,“欺负同学的不良少年米乐”和“吴措那波人里的林说”,即使是串联在一起也是传遍了全校的吴措向南事件,至今还有人在津津乐道。


直到几个月前落单的林说放学的时候被隔壁学校的猴子那帮不良少年堵着要钱,才和米乐的生命线真正发生重合。


“干什么啊。”校服穿得潇洒,背脊挺拔的男孩带着几个小弟,一角踢在挡在自己右前方的人的腿上,对方惨叫一声疼得蹲了下去。米乐的眼睛里都是嗜血又冷漠的东西,说话的声音也没什么温度,“到我的地盘要钱,是不是活腻了。”


林说很久没打架了,对方没有了人数优势很快就落荒而逃,林说扭了扭自己刚刚出拳有些发疼的手腕,抬起头咧开一个超大的笑容:“谢谢你们!”


米乐没有理他,招了招手转背就要走,却被扑过来的林说拽住了胳膊:“我请你们吃饭好不好,我请你们吃串串。”


大概是林说的笑容感染力太强,即使过了很久米乐也那样觉得,他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也一点点把他和林说命运的齿轮卡在了一起。


林说很能缠人,在他再三强调在学校不可以跟自己打招呼之后,林说加了自己的微信,跟他约各种各种奇奇怪怪的时间点出去吃宵夜,然后也是稀里糊涂的某一天,米乐请林说吃奶油蛋糕。


他们在湖边的长椅上搓着手,林说说好冷啊,大概是蛋糕太甜,一时被甜味糊住了脑子,他可怜巴巴的望着米乐,撒娇道:“我们互相暖暖好不好。”


交织的手没有能够迅速把对方焐热,但指尖的电流却扰乱了脑电波,空气都冒出了粉色的泡泡。


“米乐,你好帅啊,我好喜欢你啊,好喜欢你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好奇怪,我每天都好想见你……”


米乐叹出一口气,探过身去把林说的喋喋不休都堵在了喉咙里。


林说瞪大了眼睛,睫毛以一种更快的频率忽闪忽闪,米乐又去吻了他的睫毛。


“我怕了你了,祖宗。”


米乐终于还是投降了。




END

评论

热度(184)

  1. 🍊爱你爱你 转载了此文字
  2. 爱你爱你 转载了此文字
  3. 虎牙恒星爱你爱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