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浅浅虎牙尖

【🦊🐶/🐈🐏】
自然糖太甜啦‼️

【港昀】你能踩着我的AJ亲亲我吗?

Ed:Kun:

-港昀/涉及诺俊星辰


-送给 @卡卡不更新了 卡卡姐姐~ 生日快乐~


-传统沙雕文学




N大,六月,夏日运动会。


夏日风毫不留情绕着校园走,连点心理安慰型的清凉都不给二十来岁的大学狗们留下,烈日白晃晃挂在天空,董思成跟着黄仁俊晃悠来,晃悠去,没因为什么导演系制片系的校草名号就得点便宜。


扯着自己衣领死命呼扇,拿着印着N大校徽的扇子恨不得塞进肺里,董思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答应了黄仁俊来看他那个小狼狗男朋友李帝努。


一双笑眼只有面对黄仁俊的时候才笑得找不见亮晶晶瞳仁,在短跑终点那里看到摇着还带冰箱水汽矿泉水的黄仁俊像看到了主人的大狗,几个健步就冲到赛道边牵着黄仁俊小手晃来晃去。


可怜董思成晒得要晕过去,还得看黄仁俊笑眯眯拿着冷水瓶靠在小狼狗的帅脸上。


蹭来蹭去,留下点水迹。


要是我,我就一巴掌扇过去。心里这么狠狠吐槽,身体却极为诚实往运动员的更衣室溜过去,毕竟全运动会唯一有空调的地方。


我将来还要赶谋超姜,可不能死在这个地方。至于黄仁俊,和小男友一起变成烤肉也是高兴的五花肉,自己何苦破坏别人呢?


导演系未来的希望(自封)董思成拉开泛着凉气的门如是想到,身体前倾,还未抬脚迈进休息室的大门,就被人撞了个满怀,绊着门槛向里倒去。




卧槽,这空调得有十五度。


来不及反应脸部着地的痛感,董思成感叹果然是资本主义控制社会,这运动会开场这么久得多少电费。


脸部直接趴在了坚实温热的胸膛上,两边是散落的饮料与一大袋零食,系得紧紧倒是没散出来,滚了两圈停在了一旁。


身下的身体有好闻的古龙水味道,董思成耳尖有点红,左脚一蹬手脚并用爬起来,就听这浓眉大眼的家伙怪叫一声:“嗷唔的()*&()IUHLI)!!!!”


这人说啥呢?


拍拍裤子站起来,董思成眨眼扫视一圈,最后视线堪堪停在了那人脚上。


准确说是鞋上。


AJ12 OVO,白色,有市无价。


在某贝上大概六万软妹币,淡金色与白色轻微渐变的色度,白色鞋带简单大方搭配颗粒侧边,四个黄金侧扣画龙点睛。


沉默许久,董思成看了看那人呆滞的目光所到之处那个完整而优美的AJ 11鞋印,收了收自己脚下的蓝白配色普通AJ 11,安安静静站着,递出了一片黄瓜味湿巾。


虽然是不能用这玩意儿擦,但是意思意思吧。




黄旭熙心想今天自己真是倒了血霉,运动员的饮料和点心没被学生会体育部的部员拿过去,因为只有部长才能领钥匙的破学生会规定,带着几个孩子跑到后勤部签了字,又跑回来给运动员搬水搬吃的。


最后赔上了自己弟弟给自己拍下来的鞋。


他表弟便是制片系有名的小富豪,黄仁俊,比他小了一岁却整整缩水了一大圈。小时候身体不好送回吉林老家养着,黄旭熙和家里疼的不要不要的,三天两头跑回去看,要星星不给月亮,想吃西瓜绝不给看到冬瓜。后来黄旭熙高中留学回来,宠得黄仁俊无法无天,净和钟辰乐干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不提,对黄旭熙也是没大没小。


可黄旭熙恨不得把心肝都掏给自己弟弟,这也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问题在那个丑不拉几的鞋印。


黄仁俊从小离家,极少送自己东西,更别提这么合着心坎送的东西,他体育部出身,又一向喜欢收集运动鞋,这不是价格的问题,这是黄仁俊把自己这个亲哥放在心里的表现啊!


这人好可恶,踩了自己弟弟送的宝贵礼物;这人又好可爱,长得甜甜的像小精灵。


难得陷入极端的矛盾,体育部长为自己背叛兄弟情谊倾向于后者的想法感到羞耻和难过。




黄旭熙扯出一个笑容,两颊肌肉不受自己控制,尾巴都要耷拉到地上,爬起来也不接董思成那没什么卵用的湿巾,只是一手一大包零食和饮料,向外走去,气势汹汹。


要是眼里没含着泪,还真能把董思成给唬住了。


董思成眼珠转转,站在原地想了得有三分钟。


嚯,说不定这鞋是人家勤工俭学一整年才在某贝上拍下来的,自己这么一脚,毁的是穷孩子对生活的希望啊。


唉,现在小狼狗都这么帅,身材这么好的嘛,怪不得黄仁俊非要包养那个谁。


拍拍自己脸颊,小董难得有了纯情时刻。




那头黄仁俊还和小狼狗卿卿我我,李帝努蹲在黄仁俊面前,还滴着汗珠的额发就蹭在瘦弱的小腿上,两个人嘻嘻哈哈不知道在说什么悄悄话。


看给我们小黄乐得,都要摔人怀里。


董思成一手拎起小黄后脖领儿的白衬衣,一手冲小狼狗摆摆,随口说着:“借你家黄仁俊用用。”就打发了小黄的小狼狗。


黄仁俊还伸手冲李帝努道别,笑眯眯也不拦着自己虎牙露出来。


小狼狗蹲在原地也冲黄仁俊招手,说着什么晚上我去找你我们去看电影的碍事消息,烦得董思成拖着黄仁俊就走。




“怎么了,昀昀哥?”黄仁俊这瓶水到底没送出去,握在手里又拧开自己灌了一口。


“我刚踩了别人一双鞋,买不到了,咋整。”明明是温州人,却随了东北口音,被称为导演系仙子的南方小伙儿拍了自己嘴一下,真是吓死了。


黄仁俊两手握着水瓶,笑着摇头:“这有啥,你给他钱呗。”


董思成刚想开口,想起那人大大眼睛里不屈的泪水,赶忙摆手:“不成不成,他特敏感,我踩一下就哭了,我要是给他钱,他不得让我收了臭钱滚出去。”


要说东北狐狸怪不得能成仙儿,董思成这一犹豫就被黄仁俊抓住了把柄:“昀昀哥,你是不是想跟人家发展点债务以外关系啊?”




要说还是有包养经验的,黄仁俊挺起自己小胸脯,振振有词。


“你看,李帝努也很穷吧,所以你就不能上来就用钱说服人家,你得柔情,比如先跟人家约约会,吃吃饭,最后强吻一下!”隐约想起强吻李帝努的后果,黄仁俊摸摸后脖颈,话头一转,“或者不强吻也行,就感动他,知道不?”


董思成哪敢强吻那小子,人家肱二头肌一个能打自己四个。


那胸肌,那腹肌,那……


那双AJ。




吃完晚饭天也黑了大半,黄仁俊欢欢乐乐跟董思成道别,牵上小狼狗的手就去准备夜不归宿看电影了。


而董思成同学拨了第四个电话就知道被自己撞傻的阿拉斯加住在几寝几层,套上个帽衫,犹豫犹豫又喷了点佛手柑清爽香水,出门找人。


月亮渐渐出来了,在树梢后隐着弯弯尖角瞅着来来往往的孩子们。




黄旭熙坐在操场旁边,月光笼下来把他照了个彻底,阴影浅浅离开也不说打个招呼。


他抽抽鼻子,仍是委委屈屈的样子,拿着麝皮布蹭来蹭去就是蹭不干净那个鞋印,他等室友钟辰乐回来顺便给他带外卖,就干脆顺便乘凉。


董思成晃晃悠悠不像去道歉,倒像吃完饭遛弯的大爷,也不急往里走,就在操场上一圈圈晃悠。


钟辰乐和小男友约会完,提着两人份的后街大妈爱心牌炒饭加两个菜就去找黄旭熙,眨眨眼看自己室友垂头丧气对着月亮发呆。


怎么着?这是狼人血脉终于觉醒了?


一屁股坐在不高兴的朋友旁边把外卖推过去,钟辰乐还是开了金口:“旭熙哥,一共四十五。”


黄旭熙把手机扔给钟辰乐让他自己转,嘴里絮絮叨叨说着中午头那冤枉的一脚。


“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


“好白好瘦。”


“还好可恶,仁俊送我的珍贵的OVO……”


对于钱只有数字概念的富二代钟辰乐笑眯眯凑整转了一千,回头看黄旭熙:“那双白色的?”还被你天天供在衣柜顶上,涂保养膏垫了另一双普通NIKE尽显资本主义腐朽的那双?


见室友点头,奶团子还是忍不住戳开真相。


“那双好像是仁俊哥要送小狼狗的,但是某贝上尺码标错,送过来小狼狗不合适,就送你了。”


等董思成又晃悠晃悠到黄旭熙周围,就看阿拉斯加捧着鞋哭哭唧唧,旁边一个小男孩千般安慰。


得,一双AJ像亲生孩子一样,还真是穷人家小朋友。


董思成无奈摇头,转身正要走,着魔似的回头看了一眼。


月光跳在黄旭熙茶色的发梢上,一抖一抖,大眼睛抱着那双鞋,还有明明暗暗脚印,嘴巴撇着,让人可怜,让人想摸摸头叫他别难过了。


算了算了,就,还是感动路线吧。摸摸鼻子,董思成定下包养攻略,斟酌再三,还是给黄旭熙发了信息。




终于熬到周末,黄旭熙准备赴董思成的约,换了双鞋,还是把小O安稳收进了盒里。


钟辰乐不放心,再三嘱咐自己纯情的室友老哥:“人家一个穷学生,你别太为难他,想追人家就好好的说,结账买东西都主动一些。”


黄旭熙坐在床边系鞋带,长睫毛抖抖,有点不好意思:“他约得我诶…是不是也对我…”


奶团子眼睛一眯,捻了捻不存在的胡子:“未必,可能是赔不起你的鞋,想请顿饭表达歉意,那地方还不便宜,估计是做好了倾家荡产的准备。”


“那怎么行!”黄旭熙登时急了,董思成那么好看的人为了一顿饭没法生活自己会心疼死的!


老谋深算钟辰乐倒是不急,捧着可乐深嘬一口,笑嘻嘻提出不成熟且幸灾乐祸的建议:“所以你去把卡先压柜台,吃完就走人,回头再去拿。”别让人家丢了面子,也比较自然。


黄旭熙点点头,没想明白钟辰乐意味深长的笑容到底有几个意思,看时间差不多,背上包就出了门。


小奸臣钟辰乐掏出手机跟自己家饭店经理金道英发信息。


一会儿有个大眼睛帅哥压张卡在前台,名字是huang xuxi,结账按双倍,服务费加百分之十五,他问就说是预定费。




董思成第一次和陌生人在饭店吃饭。


都是食不言寝不语的家教,反倒桌上沉默无声,气氛凝固的比那天那一脚踩上还快了。


终于董思成吃的差不多,黄旭熙也不好意思继续往里咽,双双放下筷子还未讲话,就见黄仁俊带着那小男朋友进来了,抬眼就看到了董思成。


黄仁俊眼睛都亮了,对着自己昀哥晃晃胳膊,笑着走到桌子旁:“怎么了昀昀哥,今天不是请那个被你踩了鞋的二傻子吃饭吗?”


黄旭熙缓缓系好鞋带,从桌下直起腰。


李帝努跟过来,一双笑眼都给吓睁开了。


四双眼睛对上,一时竟有些撞破秘密的刺激感。


“Lucas哥?”小狼狗脑门有点问号。


“哥?”小黄同学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失心疯说出那句“二傻子”。


“仁俊?”董思成黄旭熙对视一样,也猜不透对方是怎么认识自己家弟弟的。




“那什么,黄旭熙是我表哥,董思成是我朋友哥哥,李帝努是我……额……”总不能真说自己包养了个穷逼小狼狗吧,黄仁俊一时犯了难。


倒是李帝努坐的板板正正,颇有点风萧萧兮的意味:“我是仁俊的男朋友。”


还不等黄旭熙说什么,董思成一拍桌子:“先不说黄仁俊包养穷学生的罪恶事实!所以黄旭熙比我还有钱是吧!”


黄旭熙还迷迷糊糊:“所以董思成也很有钱吗?JENO也很有钱啊。”包养穷学生?谁?是谁也不会是和自己一起留学又被中途叫回来继承家业的李帝努吧。


所以他弟还是个渣男。


黄旭熙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就要拨出姑姑的电话。


对面温州人没看李帝努和黄旭熙青一阵白一阵的脸色,白眼一翻:“我家那边有句俗语,温州的特产——人民币。”


李帝努听不到两个哥哥battle,委屈望着黄仁俊:“仁俊你是在包养我吗?”可是明明根本就没有金屋藏娇,连宿舍都不让我去。


黄仁俊一个头两个大,他哪里知道JENO就是李帝努,干脆来个鱼死网破:“昀昀哥你不是要包养我哥吗!你包吧!”




黄仁俊发誓,以后说话前,一定要动脑子。


董思成冰冻似的目光打过来,黄旭熙闹了个大红脸,他只能拖着还哭唧唧的小狼狗,哦不是,男朋友撤退。


黄旭熙挠挠头:“那个……思成……你要……”


温州人坚决摇头,对着空盘拨弄着香菜:“我不是。”这香菜真不错,入味。


黄旭熙又眨眨眼:“那个,仁俊说……”


温州人看看茶杯里的茶叶:“我没有。”茶叶不错,回头问问能不能买一包。


黄旭熙眼泪都要涌出来:“思成你要始乱终弃……”


温州人筷子一抖差点捅了自己脑壳一个对穿:“你别瞎说!”




香港人端端正正,帅脸对着董思成散发魅力,越看越心动,温州人招架不住。


“那我有钱,AJ随便你踩,你能不能踩着我的AJ亲亲我啊?”


“行,行吧。”


看在欠你一双AJ的份儿上。


董思成眯起桃花眼,看兴高采烈抱住自己的黄旭熙,嘴角偷偷弯了弯,歪过头亲了上去。


顺带踩了一脚香港人脚上自己没买到的10万红票票的AJ 2 红色LOS。


心理满足,身体舒适。


这把不亏。






【写到的鞋都是我喜欢的哈哈哈哈,怎么保养也是自己擦鞋的经验,做梦都希望涌有一双AJ2RED LOS(继续梦)OW的合作款不配涌有姓名(冷酷发言)】

评论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