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浅浅虎牙尖

【🦊🐶/🐈🐏】
自然糖太甜啦‼️

【暧昧晚期】港俊

辣果子:



感情慢半拍校队队长黄旭熙X口是心非清秀班草黄仁俊。




甜味校园暧昧|双箭头的明向暗恋|私设双黄同岁同级|8k字不长


答应我,把它看完好吗?


 


 


 


++


 


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他的呢?


或许是….


 


 


只小北今天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上的学。


一个高一学生,把偷偷攒钱买的化妆品和妈妈的化妆品在今天起个大早瓶瓶罐罐全都用上了,还特意用卷发棒卷了下刘海和发梢,在耳尖上方别了刚买的新发卡,宽大的黑白校服敞开的领口露出里面淡粉色衬衫和兔耳领结。


 


只小北看着镜子,自我感觉很良好,清纯可爱的样子,或许就是黄仁俊喜欢的类型。


她默念了句:加油。


兴冲冲进了卧室,把精美的礼物袋仔仔细细地安放在了书包夹层中,顺手拿着最爱的早餐牛奶,轻手轻脚地关上家门。


一路坐在地铁哼着歌,脚步轻快地过马路。一路绿灯,似是催促她快去学校,稳稳拿下那个男孩的心。


 


只小北走进教室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周围同学的目光,本来就甜美漂亮的姑娘,今天更加好看了。




“怎么样?准备好了吗?”韩星神秘秘地凑过来问。


“写好了,不过我心里还有些慌。昨天让我表哥帮忙写了句英文,拿回去没仔细看就忙着画包装纸,把信封起来了。老是觉得信里缺了点什么,也没法再拆出来检查一遍。”只小北秀气的眉毛微微皱着。




“一定都写好了,没问题的!你长得那么好看,黄仁俊一定会被你一把俘获!”韩星拍着小姐妹的肩膀,眼中也流露着兴奋的光芒,想要给予小姐妹告白的力量。


 


只小北抿起嘴,低低嗯了一声。嘴角微微上挑,粉底也遮不住脸蛋的溢起的红润,掩不住脸上的喜色。


 


告白时间——她选在了上午课间操结束时,课间操结束距上课还有15分钟,不多不少,足够亲口告白并且可以让黄仁俊对她产生足够的兴趣和留恋。


 


通知人——选择了她的表哥黄旭熙,12班的小帅哥。身为篮球校队队长的表哥一定有很多人脉,帮自己通知到20班的黄仁俊,提前给她带过去情书。


 


唉,怎么自己会在29班,跟他都不在一个教学楼,要是和他更近一点就好了。


今天,一定让黄仁俊从早读开始,到这一天结束,都活在对我的期待里。


想着,她就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暗恋中的小女孩总是这样,只小北也是为了准备这样一场完美的告白,瞎想了一个早读加两节课。


 


 


 ++




“黄仁俊,有人喊你。”


黄仁俊今早有些迟到,慌慌张张刚跑进教室,鬓角和眼角都溢出点点汗珠儿,他微微拉开了校服拉链到二分之一的位置,里面干干净净一件白T恤,领口露出分明的锁骨,领子正中间印着小小的姆明卡通图案,肥大的校服袖子被撸起来,收住的袖口下就是莹白羸弱的手腕子。


 


“诶,来了”


清亮的嗓音,很适合初春的现在。


什么感觉呢,就是百灵鸟的翅膀擦过嫩绿新叶的感觉吧。


 


 


黄旭熙站在20班门口,迎出来一个蹦蹦跳跳的男孩,微昂着头看向他。粉白的脸蛋,晨光下透着亮晶晶的眼角的汗珠儿,小嘴微张还微喘着气。


 


 


“是你找我么?”


寻到百灵鸟了。


 


真的,是纯洁。只能这样形容他。


纵然黄旭熙这个糙汉子,也被这样长相声音都那么纯洁的男孩子搞了个愣。明明12班和20班只差一层楼,怎么就没见过这样好看的男孩呢?


 


“喂”


 


黄旭熙回过神,不禁为自己愣神感到有些尴尬:


“那个…你好……早安…奥!我想给你一封信,嗯上午课间操结束可以去榕树林的石像那里吗,有事想跟你说。”


 


 


黄仁俊自然知道黄旭熙,篮球校队队长,市里运动会常常是学校主力,他还没明白这个男生为什么要早上课间操让自己单独去见他,手里蓦地塞进一封装饰可爱的粉色信封,黄旭熙就急匆匆走了。


 


黄仁俊看着消失在走廊尽头的高大身影,我还没有同意诶,干嘛就跑了。手里的信封还带着他手里的温度。


这莫非是情书?


男生下个战书总不会是这个颜色的吧….


 


 


黄仁俊默默回到座位。


同桌眼疾手快,一把抢过他手中的信:“哟,黄仁俊,可以啊,这年头没想到还有这么纯情写情书的小妹妹啊。”


前桌女孩子扭过头,认真的对着同桌摇摇食指:“NO,你错了,刚刚可是黄旭熙给黄仁俊的哦。”


“哦哟~校队队长黄旭熙!”


周遭的同学对于八卦耳朵都精明着呢。


 


“行啊,黄仁俊,男女通吃?”


“不愧咱班班草,马上这就走出班级面向校园了”


 


黄仁俊一个男孩子,被周围同学乱七八糟地起哄和另一个男孩的八卦,能有不气不臊的嘛。


“喂喂喂,你们够了啊,还背不背书?”


一个锁喉,脸上笑嘻嘻地先从同座下手,“就你小子皮,先开的头,给我背书!”


 


 


同桌被锁住脖子,白胖胖的脸涨红着,举起双手:“大哥大哥,我错了,您松开吧…”


黄仁俊睥睨了周围聚上来的八卦者们,同桌立马站起来为黄大哥出头轰人:“诶诶诶这群干嘛呢,学习委员黄大哥是你们能招惹的吗?早读还上不?都回座位去!”


 


在班主任过来巡视教室一圈离开后,黄仁俊才偷偷从抽屉里拿出那封信,夹在英语书里,遮遮掩掩地撕开信封。


 


好像女孩子的字啊,方方正正的小汉字,端端正正摆在浅蓝的信纸上,一些矫情的表白诗句啰啰嗦嗦拼凑起来,总的意思不过是要表达:“我喜欢你”。黄仁俊草草看了一下,


只是没想到黄旭熙那么高高壮壮看着没心没肺的糙汉子竟然写出这么端正小巧的字。


 


但是,最下面是和上面完全相反风格的字体,是一句龙飞凤舞的花体英文:


Meeting you was fate, but falling in lovewith you was beyond my control.


 


英文后面有两个小心心的贴纸,可是聪明如黄仁俊,自小手抄报写了错别字都会拿贴纸盖住,他翻过信纸,果然背面能摸出贴纸下是凹凸不平,明显有字。


 


好奇心使然,黄仁俊小心翼翼地撕开了贴纸,贴纸下面藏的是花体英文签名“Lucas”,被划去了,估计觉得划着不好看又贴上了那个贴纸的吧。


除了这个,竟然没有别的署名了,自己连黄旭熙的“旭熙”是哪两个字都不知道。笨蛋,告白都不写名字吗?幸亏还能从别人口里知道他。


 


 


想到那个大男孩竟然这么心细却又粗心大意,黄仁俊竟然觉得很可爱。


 


唉,这么帅的男生是个Gay,竟然喜欢我,还能认认真真花时间写这个土了吧唧的情书。黄仁俊收起信纸放到书包内侧,再看向英语书时,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都堵不住他心中的得意和对黄旭熙的好奇。


 


 


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他的呢?


或许就是这时候吧。


 


 


 


 


++


 


的确,只小北猜对了,从早读到第二节课下课,黄仁俊都是在激动之中度过的,脑子中全是那个粉色情书。当然,黄仁俊的期待完全因为只小北的表哥黄旭熙,在黄仁俊的期待中,也完全不知道只小北这号人物。


 


按着约定时间,黄仁俊下了课间操就匆匆忙忙跑往榕树林,边跑边注意着自己的形象,整理着衣服,脑子里还想着怎么婉拒那个呆呆的纯情篮球队长,毕竟第一次拒绝同性的表白,自己也要给对方留一个好印象嘛,说不定能做个兄弟。


 


只小北背对着黄仁俊班级做操的方向,她特地以来大姨妈为由请了操假,早早过来等着黄仁俊。斜着眼,瞟到跑过来的少年,只小北笑意顺达眼底。


 


 


黄仁俊是有些纳闷的,他本来以为真的是黄旭熙给自己告白,结果…


 


“黄仁俊,我是29班的只小北,我从刚军训时就喜欢你了。我们之前还一起画过艺术节百米长卷呢,找你借过水彩笔,你还记得吗?”


好像有这么一回事儿吧?记不清了.…黄仁俊内心一脸懵逼,表面还要装出温柔暖男的样子:“啊,好像是。”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虽然人设是暖男,但是也不能当中央空调。


黄仁俊万花丛中过,香气一身,但花瓣可从不留身边。不喜欢当然不能和人姑娘搞暧昧,他自然是义正言辞搬出“学习”的招数拒绝了只小北。


 


“真的抱歉了小北,我最近专于学习无心恋爱。那个,今天早上那个送信的男生是谁?”


只小北正沉浸于被拒绝的伤心之中,丧丧地回答:“是我表哥。”


 



 


只小北回去,心里火气上来了,黄仁俊什么别的没问,竟然就问了自己表哥,莫非黄旭熙今天早上在黄仁俊面前表现的不好?他骂黄仁俊了?导致自己给了黄仁俊坏印象?


 


一放学,只小北就从笃行楼冲到润之楼,去二楼堵在12班门口质问黄旭熙:“你说清楚,早上有没有惹我们仁俊不高兴!”


黄旭熙委屈得很,自己怎么招那个小男孩了,自家表妹怎么就因为外人对表哥又推又搡。


 


 


 


 


 


++


 


 


人生有时就是充满了带有目的的巧合。


 


“既然你们俩早上交流还挺好的,那黄旭熙,你帮我追他吧。”


 


于是,黄旭熙就这么巧地进了体操队。


原因,舞蹈社黄仁俊被拉进体操队替补,队里正好也缺一个举人担当,只小北就这样靠着关系,把表哥推到了体操队。


 


黄仁俊十万个不满意。


他的发小儿戴琳脚崴了,就硬让自己替代她在体操队的位子,好歹自己也是个男生,被一群大老爷们儿举来举去还要在全校艺术节晚会上表演,多羞耻。


可是…黄仁俊没出息啊,戴琳用两个限量皮肤就搞定了黄仁俊。


 


在他从练功房看到惹尽女孩视线的身材结实、修长双腿的黄旭熙时,他就有点后悔了。黄仁俊自己内心戏多,看到黄旭熙就想到自己曾以为他要给他表白,臊得要死,羞赧地不好意思跟人讲话。


好在黄旭熙自来熟,这里他谁也不认识,只认识这个说话像百灵鸟一样好听的“妹夫”,心想为了表妹,便主动凑上去搭话。同龄男生,兴趣爱好性格又相似,两人很聊得来。


 


 


 


首次尝试带着动作跳上前面魁梧男生的背,黄仁俊踮着脚,手上摆着动作,战战栗栗就是上不去,体操老师有点急,已经很耽误全队进度了。


他正踮着脚打算再试一次时,随即身体腾空,被人抱起来稳稳地安放在前面男生背上,黄仁俊的脸瞬间烧起来,他听见黄旭熙在耳边抑扬顿挫的低沉声音:“那个…要不一会儿我留下来陪你一起练这个部分吧。”


 


或许是弥漫着汗味的气息中突然颈边到鼻尖缠绕了浓郁琥珀基底的广藿香,或许是光芒透过污浊空间折射在他脸上的汗水闪出了微亮,或许是那双温热的大手箍在腰间传递的力量使人暖洋洋。


 


大概,


就是这时候,黄旭熙激起了黄仁俊内心血与热的动荡。


 


 


从练习开始到两个插班体操队员加班单独练习,黄仁俊一直脸蛋红扑扑的,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


 


 


 


两人因为体操队而结缘,性格兴趣相似,一路又有只小北的大力支持,已经成了跨班好兄弟。高一结束,表哥和黄仁俊都选了理科,只小北就算再喜欢黄仁俊也无法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忍痛割爱选择了自己比较拿手的文科,想和黄仁俊接触还是只能靠表哥。


 


 


“黄旭熙~哥哥,大哥,你和他关系最近是不是特好?”


“是挺好的”


“他是不是很温柔很好说话?”黄旭熙想到黄仁俊呲牙咧嘴跟他拌嘴的样子,噗嗤笑了,“他和你想象的不太一样,但是挺可爱的”


只小北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心里的粉红泡泡溢到黄旭熙脸上:“那你怎么能不跟他引荐引荐你妹妹呢!”


“我….”


“不行!黄旭熙,暑假你一定要找机会拉我们出去玩,你妹妹的终身大事可都在你手里啊!”


 


 


 


黄旭熙搭桥引线,只小北和黄仁俊总算是熟悉了,不温不火,没什么进展。反而黄旭熙和黄仁俊假期周末天天约出去玩耍作业,关系越来越好,互相Diss加调戏,好兄弟相互干的事都没落下,


而且…


逗黄仁俊真的很有趣。


 


 


“俊俊今天怎么那么piu酿,哥哥亲一口哈哈哈”


一巴掌拍开黄旭熙伸过来的手,“滚滚滚,喊我出来写作业又搁这儿闹”


 


刚入冬,黄仁俊就围上了红格子大围巾,带着婴儿肥的半张脸都缩在围巾里,露出冻得有点发红的鼻头,说话瓮声瓮气,骂人也完全没有震慑力。


小手上套着白色厚手套,右手举着华夫饼,左手指头动来动去,想通过手指磨蹭下去手套,低着小脑袋还拿手套蘸一下发痒的鼻头。他换了新发型,齐刘海妹妹头,连顶上翘起几撮头发都带着由内而外散发的清新气息。


 


太可爱了,难怪女孩子要么喜欢阳光帅气,要么喜欢清秀靓丽。这样羸弱娇软的好看男孩,眼神一敛,女孩子看到怕都会母爱泛滥吧,纤细病娇少年,可爱中总是透着不一样的性感。


黄旭熙撑着下巴,看着黄仁俊眼神都散了,想揉揉他的脑袋连人带羽绒服都抱个满怀逼他撒娇喊自己“哥哥”。甜品店室温27°,不冷不热,刚刚好能把两人的气氛均匀起来。


 


黄旭熙手从围巾下面伸上去,一把捏住脸颊软肉揉捏:“嘻嘻!哥哥用手亲你!”


黄仁俊穿了墨绿毛罩衫,外面套着大衣又裹着羽绒服,笨拙得像个小熊,扑上去掐黄旭熙脖子,把高大的人压在甜品店的沙发上闹。黄旭熙脱掉大衣只穿着单薄的毛衣,笑眯眯地扶住怀里的人,任由黄仁俊坐趴在黄旭熙腰上掐他的脖子和脸。


赶过来想和意中人一起写作业的只小北在窗外看着正在闹的两个人,心里也浮出了异样的感觉。


 


 


说来也巧,两人高二被分到同一个班。开学第一天,班主任拉着在全年级老师中出名的好孩子学习委员黄仁俊,指着电脑屏幕问新班级这坐位排的怎么样。


黄仁俊一眼看到和自己同桌的黄旭熙,笑得见牙不见眼。


 


“老师,您排的挺好的。我先观察着,如果有同学不适应新环境和座位我再跟您说。”


胡文莉是高中部唯一的女班主任女级部主任,任教30年,自然也喜欢这种懂事会说话还眉清目秀的好孩子,拍着黄仁俊肩膀,抿嘴看哪哪满意。


 


“高二高三很关键,老师好不容易把你安排到我班里来,可不要让老师失望啊。”


 


 


 


 


 


++


 


 


一看见你就笑的人,不是傻逼,就是爱你的人。


 


 


葛振西扭过脸一本正经地对黄仁俊和黄旭熙说:“你们直男都这么玩儿的吗?”


“你不直?”黄旭熙眨着卡姿兰大眼睛笑嘻嘻着。


 


“靠,你怎么转移话题。老子双的,就是看你俩不对劲儿。”


“那有什么不对劲,我们哥儿俩好,你吃醋?”


“滚,直男癌”


 


……


任由黄旭熙和葛振西打闹,黄仁俊却因为葛振西的话陷入沉思。他们俩真的不对劲吗?好像自己从来没有注意到,两个人亲密无间,相处模式却越来越不像好兄弟的方式。


 


 


黄仁俊真的把葛振西的话想了很多天。


“仁俊想什么呢?”


黄旭熙笑呵呵地举着一个华夫饼在黄仁俊眼前:“你尝尝这个草莓夹心的”


 


个头不大的华夫饼,黄仁俊下意识张嘴咬下去,还想舔下草莓夹心,末了儿舌尖却滑过黄旭熙的食指。在舌尖触到他食指的瞬间,黄仁俊仿佛触电一般,舌尖立马缩回去,却把草莓酱汁沾在了那人食指尖。黄旭熙收回手,把剩下半个华夫饼吃掉,顺便吮干净了食指上的草莓酱。


 


不知这人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之举,若是有意那真的算是挑逗了。


黄仁俊脸还红着,慌慌张张伸手去拿抹茶红豆奶。抬头就见黄旭熙托着脸对自己傻笑,脸上褶子都出来了。


 


“傻子你笑什么”


“我觉得你像个小姑娘”


“你说我娘啊还是怎么招?”


“夸你长得漂亮”


“谢谢,你今天也很suai!”翻了白眼。


索性低头玩手机,不理对面笑得像傻逼一样,就差在身后按个尾巴对自己摇了。


笨蛋,你什么意思啊。


 


漂亮男孩对面还是帅气的男孩。


 


这俩人,怎么看,


都很般配吧。


 


 


 


 


 


++


 


黄仁俊想通了。


 


就在“百团大战”这天。




他明白了自己和黄旭熙的关系。他知道自己这个帅气的北中高二年级一支草就这样因为黄旭熙比蚊香都弯了。他懂了自己对黄旭熙有好感,那种好感叫“喜欢”。


 


黄仁俊自己大彻大悟之后,有些躲黄旭熙,他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动漫社黄仁俊是社团的脸面,“百团大战”文艺宣传竟然让他cos逢坂大河!


cos女孩子就算了,为什么是这种娇小萌妹角色给他cos!


好吧,俊哥是个体面人,又拿了两个限量皮肤,忍辱负重,磨磨蹭蹭还是穿上了小制服和小短裙。


 


“动漫社有萌妹出没,今晚百团大战要给动漫社投一票哟”


“啊,那个好可爱啊”


“是谁cos的逢坂大河?”


“抱歉,我们无可奉告”


为了保留黄仁俊大哥最后的尊严,动漫社的成员很贴心的没有说出逢坂大河的coser是谁。


 


可认识黄仁俊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啊。


“啊啊啊韩星!我男神变了,他好可爱好可爱,怎么办我要成男神的妈妈粉了”


只小北抱着韩星疯狂摇晃。


身后黄旭熙可听的一清二楚,跑去操场就看见了手托iPad弹幕播放动漫社的制服黄仁俊。


真的很漂亮啊,在黄旭熙心里,黄仁俊真的太适合这个角色了。


 




放学时,黄仁俊打算带着这个扮相抓紧从后台跑去坐地铁回家,不想却从后台看到黄旭熙。刚想跑就被那人拉住了胳膊。


“早认出你了。我和你一起走。”


 


其实黄旭熙也不明白为什么今晚还非要和黄仁俊一起放学回家,好吧,两个人平时也是一起放学走的,但是他今天格外想单独看看黄仁俊。


“明天周末呢,一起去市图书馆自习室学习吗?”


走在小树林里时,黄旭熙侧过脸看黄仁俊。


他今天果然格外好看,月光透过树叶洒在他的脸上,抬起来看黄旭熙时,黄仁俊觉得今晚的月亮有点烫。


 


眼波如水光潋滟,还有残余的口红留在嘴唇上,水润润的,尝起来是什么味道?黄旭熙神使鬼差地真的做了,微微弯腰,低头,唇稳稳印在黄仁俊的嘴上。黄仁俊瞳孔一震,有些不知所措,手也尴尴尬无所安放。已经亲上去了,能怎么办,触碰到了那软软的舌头,黄旭熙就意识到自己做了蠢事,干脆就好好品一下今晚的绝美黄仁俊吧。


长臂一挥揽住黄仁俊单薄的腰,右手扣过后脑勺。


 


疯了吧,大概,黄旭熙疯了。


黄仁俊也是。


 


黄旭熙虽然看起来傻兮兮,可是这校队的高个儿帅哥毕竟也谈过几次恋爱的。浅吻,轻吮,小心翼翼挑起黄仁俊的舌,用牙尖细细地磨着舌尖,舔过他的小虎牙。但没有再深入,像是珍惜好不容易得来的草莓棒棒糖,只肯轻轻舔舐,不敢一口吞掉,那一刻,黄旭熙感受到了从未体验过的怔忡。




黄仁俊万花丛中从未沾身,怎受得了这个,腰发软腿打颤,手颤巍巍扶着黄旭熙的肩,全身都靠黄旭熙两条手臂支撑自己。


只是,这轻飘飘如在云端飞翔的感觉还没让黄仁俊享受几秒,就被手电筒强光打断。




“诶,那边那俩,别动!”


“都放学了怎么还不回家!”




两个学生中心巡管老师手电筒的光全聚合在黄旭熙的背上。黄旭熙这时有些庆幸自己比黄仁俊更高大一些,能用脊背把怀里的人严严实实挡住不被老师看到。


 


老师在向这边走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你先走”




接着,黄旭熙把书包带上挂着的帽子扯下来扣在黄仁俊头上,严严实实遮住他的脸,把他朝校门方向一推“快点跑”


如果普通情侣被查到还好说,如果两个男孩被校领导查到放学后在悄咪咪藏在小树林里接吻,那事情可就闹大了。




黄仁俊用帽子遮住脸,用毕生没用过的大力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尽快远离老师朝大门跑掉。


 




“还挺护着女朋友”


学生中心女老师扫一眼胸牌“高二18班黄旭熙,你班主任是胡文莉吧?我给她打个电话。”


另一个男老师噙着笑看着他:“还挺有男子气概,你小子可以啊”


 


 


老师没看出黄仁俊是男孩就好,黄旭熙松了口气。


的确,穿着女孩制服小短裙的纤细人儿被高大男孩拥在怀中亲吻,远看倒真像一对儿。


 


 


 


 


 


++


 


 


“高二这么关键,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都给我抓紧点自己的学习,别成天搞些谈恋爱打篮球这种闲事!”


 


 


 


全班都知道黄旭熙谈恋爱被抓了。但是没人知道他女朋友是谁,班主任也没逼问出来女朋友几班的。




“你这几天怎么不怎么和黄旭熙一起回家了?闹别扭了?”


葛振西一脸八卦状地悄声问黄仁俊。


他真心觉得这两个人太不正常了,眼神不会出卖人,他觉得这俩人,要么互相喜欢对方,要么其中一个喜欢对方,绝对不会是因为喜欢同一个女孩才这样尴尬。


 


“没有,他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嘛,我跟他保持距离多给他点空间”


 


黄旭熙当然知道黄仁俊躲自己,可是吃饭的时候,该凑过去还是凑,放学的时候在后面跟着,课间零食也带着给人打开包装袋放桌上,厚着脸皮即使男孩不理自己也要硬跟着。以为自己的亲吻吓到了他,特地选了限量姆明周边,偷偷放到他书包里来讨男孩欢心。


 


 


黄仁俊不是因为亲吻才远离黄旭熙。他没有遇到过对同性的爱慕感情,不知道如何面对。可是那个人的贴心自己也看不明白。


黄旭熙好像喜欢他,也好像把他当兄弟,他到底什么意思呢?


 


 


这几天大降温,怕冷的黄仁俊自然受不了,天天裹得像小胖熊一样来学校。晚自习更冷,羽绒服都挂在教室衣架上,整个人缩在座位上直打哆嗦。


黄仁俊瞥见黄旭熙右手插兜,左手转笔,盯着作业看。


哼,这么冷还装酷,冻不死你!


结果,左边那人压低的气音“快,快进来,进来”


黄仁俊白了他一眼,这个傻逼干什么啊…


“嘶,怎么不听话”




下一秒,左手被干燥温暖的大手包住,塞到了那人的兜里,已经被他烘得热乎乎。他的大手紧紧攥住他不安分想抽走的小手。


“别动,用右手先写着作业”


 




冷战好像就到了这里,晚自习过后的第二天,两个人和好如初,当做没发生过一样。


因为黄仁俊想通了,管黄旭熙告不告白呢,先和他开心玩乐是现在最幸福的事。


 


 


其实黄仁俊明白,真心是藏不住的,亲吻这种事只有和喜欢的人一起才会开心,他在那天的亲吻中,感觉得到黄旭熙的真心与珍惜。


我看懂了,黄旭熙。


从黄旭熙的包容和关怀,黄仁俊感受到了真心浇灌的滋味,即使天再冷,有他也觉得暖烘烘的,有他的话,自己也舍得让牙齿感受冷风的洗礼。


 


 


 


++


 


“黄旭熙,你是不是喜欢我男神?”


 


 


 


++


 


黄旭熙用食指和拇指拉扯着黄仁俊的袖子,像是怕他生气,又怕他跑掉,


“仁俊,我很喜欢你,你呢?我们….可以,在一起吧?”


看黄仁俊没反应“仁俊对不起,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我收回刚才那句话….我们做兄弟…”


 


 


听着这人傻乎乎的告白,黄仁俊心里的火“噌”地燃起来。


合着自己这么明显的喜欢他还没看出来?自己从未推开他的拥抱和亲吻,一个男孩子还会细心地记着另一个男生沏药买创可贴送新护腕,这么明显的喜欢难道在他眼里还都是好朋友的范围?!这人是真迟钝还是假迟钝,这么晚告白都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喜欢他吗?


 


 


黄仁俊白眼一翻,鼻子一酸,眼眶立马就红了


“你是不是傻啊!老子都做那么明显了,要是喜欢的话你怎么不早说!”


泄愤一般推搡着黄旭熙的胳膊,甩开他拉着自己袖子的两根手指,扭头气哄哄就走,小红书包都一颠一颠的。


 


表面气哄哄,可小黄同学心里还偷着期待:黄旭熙,我都走那么慢了,快追上来啊,笨蛋!




突然书包被揪住,整个人被一股蛮力向后拽去,连人带书包跌入熟悉味道的怀抱,刚想侧过脸形式上骂两句,结果下一个呼吸间,头上盖下宽大的校服。


黑暗中,就着黄旭熙校服上的琥珀广藿香,嘴唇就贴上来了。


想说的话全被黄旭熙的舌头堵回去了,被黄旭熙的嘴唇吮吸掉了。






那好吧,黄旭熙,我答应你了。


 


 


 


++


 


“那个情书上的英文其实还少一句,原是:


Meeting you was fate, becoming your friends was a choice, but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was beyond my control.”


 


爱上你是超乎我意料的


不要搞暧昧了


表白吧。








END


 


 



评论

热度(149)

  1. 梨涡浅浅虎牙尖辣果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