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浅浅虎牙尖

【🦊🐶/🐈🐏】
自然糖太甜啦‼️

百鬼不夜行 01

Ed:Kun:

△妖怪设定 


△对妖怪实在没有太多了解只玩儿过妖怪图鉴和YYS


△自我满足的奇怪东西而已 


△写着玩儿的 CP见TAG




寻常夏日,居酒屋里。


黄仁俊着急甩着赤色大尾巴,耳朵瑟瑟抖着,努力伸手够着架子最上排的清酒瓷瓶,心里暗暗吐槽黄旭熙怎么给他放到最上排,肯定是为了藏着自己喝,下次非要揪干净他的羽毛。


一双修长的手便帮他捧下来,骨节分明泛着青色,一双眼睛眯起来笑看着他。


黄仁俊本就容易被美色所祸,此刻更是被塞到怀里的酒瓶吸去了理智,毫不担心这人能看到自己的耳朵,蜷着耳朵眨眼看青年:“你好,你找谁?”


青年歪头想了想,发丝随古怪香气晃晃,好似许久不曾说话一样慢慢吐字:“原来,这里,有棵月桂树吗?”


 


黄仁俊半天才搞清楚这人也是妖怪,好好的兔子精不知道怎么欠了董思成因果,隔了千八百年找了过来,说什么都得董思成说一句才肯离开。


刚要开口劝解,钱锟就背着公文包进来,站在空调面前呼啦啦吹着风,头发上汗珠一滴一滴洇湿了空调下的小地毯,升起淡淡青烟打个旋在空中不见了。


黄仁俊一个头两个大,地毯就算是掺了黄旭熙的天狗羽毛织成的,也经不住这么个糟蹋,忙把自称叫金道英的兔子精安排在吧台里,指指贴着河马的冰箱又塞给他一堆自己藏起来的猪肉肉脯:“你哪里都别去,吃的喝的自己拿,我一会儿就给思成哥打电话。”说完还担心看了愣愣的金道英一眼,才出去招呼钱锟。


金道英坐在小板凳上揉揉太阳穴,几百年的记忆还在混沌,他有点记不清自己是谁,也记不清要做什么,只想着要找到月桂树,便下意识来了这里。


董思成虽走了,却为了照顾自己的狐狸表弟,移植了一棵小枝在盆栽里,没事儿抖落点月华,又拖着钱锟给加了结界,把鈡辰乐的鳞片也放了几枚才安心离开。


就是这点气息引来了金道英,在附近转悠了几个小时才找到这居酒屋的入口,掌柜居然是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狐狸,月桂树也不见踪影。


 


钱锟刚下了班,把手里的小云彩塞在公文包里鼓鼓囊囊,也不看菜单,来小酒馆随口就点了午饭:“俊俊啊,你就帮我把蛋滑一下,下碗面,放点幽冥草还是啥的我补补阴气。”


最近天热,需要施云布雨的地方太多,把钱锟一条白龙累得要脱鳞了,钟辰乐虽然是金龙的种,但才一千多岁差着成年的临门一脚,谁也不敢让这孩子帮忙。


发起奶疯又像当年前辈淹了陈塘关找谁说理去。


钱锟叹口气,心疼抚摸着自己的小龙角,下次真的要去李泰容的美容会所那里保养一下角了,感觉最近有点暗淡了,不够气派。


自己家怎么也出过圣僧的坐骑算半个网红龙,这么出去还不得被笑话。


 


黄仁俊连声答应,从董思成月桂枝上抖落点儿补品扔进锅里,月华总比幽冥草干净些,金道英就凑过去看,头靠着黄仁俊脸颊,浅紫色头发蹭着他耳朵,惹得黄仁俊又是一通脸红。


爱美是狐狸本性,黄仁俊内心自我说服,没事儿,刚开始看到李帝努罗渽民谁的也不是这样吗,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有的是时间培养感情。


金道英指指锅里不溶于水的闪闪亮亮小精髓:“这是月桂树的。”


小狐狸点点头,把手擀面扔进锅里又扔了几条钱锟爱吃的小鱼,拿筷子搅和搅和:“对,思成哥走之前留下的,他经常出去旅游。”和那棵花枝乱颤的樱花树。


每次一见思成哥就笑,一笑就落一桌子的樱花花瓣,黄仁俊就捧着脸盆在后面收花瓣,满满几大盆捣出汁液,酿了樱花酒出去卖。


你别说,酸酸甜甜真的好喝,低度数,李帝努罗渽民这样的地府公务员喝了都没什么事儿,中本悠太知道了也不生气,笑眯眯要了几瓶和董思成旅游的时候在北海道当饮料灌。


回来以后脸色阴沉了好几天,据董思成说是喝大了对着神社内普普通通的桃花骂了半天赝品,把巫女们吓得跪了一排驱灵,气的直接下了场樱花雨,还嚎啕大哭着说自己才是守护神,种桃花绝对是被李泰容那棵桃花妖迷惑了。


董思成在旁边死活劝不住,种错花也不是这群跪成一排瑟瑟发抖的小女孩的错,而且,神知道李泰容去没去过日本,更别提是中本悠太的本命神社了。


中本悠太嚎了一夜,董思成摸摸下巴,补充了一句。


边哭边打嗝的那种。


 


金道英老老实实坐回吧台后面,托着下巴看钱锟呼噜噜吃面,一朵小云彩在钱锟龙角附近晃来晃去,又朝门口飘去。


两个身影出现在门后,黑童子白童子前后脚进门,嘴里还吵吵闹闹互相揭短。


“当年要不是我帮你喝了一半儿献祭的毒药,你早就彻底嗝屁投胎了罗渽民!”


“呵呵我现在不也嗝屁了嘛,还得天天看见你,脑袋疼!”


“罗渽民你也太忘恩负义,老子本来可以快乐长大的!”


“李帝努你醒醒,你长大个屁咱俩顶多活到十岁就得献祭山神了好嘛!”


黄仁俊甩着尾巴,眨眨眼抱着菜盆站在门口:“你们说什么这么热闹呢?”


竹马相视一眼,笑着对小狐狸胡说八道:“在说最近地府公务很少,感觉大家都有乐观向上的好好生活呢!”


黄仁俊笑着点点头:“那样就好呀!多亏了你们呢!”


钱锟喝着从冰柜里摸的樱花酒,摸着自己小云彩,感叹这俩在地府上班真是糟蹋人才,德云社那边不知道还收不收学徒。


 


等郑在玹转着笔带着朴志晟钟辰乐进了门,就看到自己的两个下属对着小狐狸笑得不三不四,就差也长条尾巴可劲摇了。


这个小傀儡师又操纵奇奇怪怪的小木偶人去地府偷生死簿,那条奶疯小金龙还晃着尾巴在他桌子下面偷袭他妄图拖延时间。


实在是没办法,知道钱锟每天中午都会来这里吃午饭,便打算把两个小孩带过来扔给脾气最好的家长。


谁料进了门看到李帝努罗渽民又摸鱼不算,柜台那里还多了个好久不见的老妖怪。


 


“追月,你怎么在这里?”郑在玹把俩小孩扔给钱锟,也不管钱锟哭着看他的眼神,坐到吧台就冲金道英问。


金道英四处看看,眨眨眼指自己:“你叫我?”


郑在玹无奈拿过茶壶自己倒上,指指黄仁俊后背:“你怎么了,又忘记自己是谁了?”追月神,因为可以完成人们愿望而被封神,依靠人们信仰而活,在碰到无法完成愿望的时候会陷入沉睡,直到有了可以完成的机缘才会醒来。


金道英挠挠头,顺着郑在玹的话语想起来一些,笑着摇摇头:“我大概有点印象了,你是上次见到的那个判官?”


郑在玹点头,瞅见小狐狸恨不得凑到自己联前的耳朵更无奈了:“上次见到是几百年前了。你被什么愿望困住了?”


黄仁俊摇着尾巴,竖起耳朵偷偷听着,追月神是什么?不是兔子精吗?啥愿望?咋整的这么神秘?


哪知道金道英吃着不知道从哪找出来的果脯,慢慢嚼着,仔仔细细回忆:“我也忘了啊,就突然醒过来了。”大概是月桂树对自己下了恶作剧吧。


郑在玹也没什么头绪,便和他七扯八扯,一转头就看到小狐狸慢慢悠悠蹭过来:“你怎么了仁俊?”


黄仁俊抬头看看金道英又看看郑在玹:“那什么,思成哥说晚上就回来。”


在玹哥能不能先离开下我只有一下午培养感情了不要打扰我捡到的美男谁捡到算谁的好吗。






就真的只是为了满足我的脑洞 没别的


没人看就坑了 开完头就是写完了

评论

热度(267)

  1. 梨涡浅浅虎牙尖Ed:Ku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