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男子偶像组合二三事

靠糖:



OOC 注意


出道两年的超人气少年偶像组合XXX(不知道起什么名字-  -)的leader和rapper正在秘密恋爱中。


 


Leader丁程鑫是个皮肤白皙,睫毛纤长的男孩子。任何人瞥一眼都会被惊艳的长相,山根挺直,眉眼清秀,眼角笑起来像初生的新月,有点清纯中糅合着妖娆的意味。但和乖巧的长相有着巨大反差,为人处世非常干净利落不拖地带水。


Rapper敖子逸是个一眼看上去。嗯,就是好看,五官精致有灵气。和丁程鑫不一样的是敖子逸长相完全就是纯帅气,少年感很强,面无表情的时候气场很有攻击性正好和队长可以互补一下。


 


|关于受伤


新一期的《给你看的私生活》录制完毕,成员们陆续换好了私服准备离开公司。拉着收拾完毕的张真源要去赶飞机,转头一看敖子逸还跟老大爷似的四方八稳以一个看起来很别扭的姿势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也不嫌拧巴的慌。贺峻霖临走前不忘掏出手机把这一场面咔擦照下来。


 


“敖大爷我们先撤了。待会你跟阿程哥说一声。”拉好背包,利落地套上一顶鸭舌帽。张真源已经把口罩戴好了顺便上手给贺峻霖戴了。敖子逸视线得空从手机屏幕上移开。看到这样一幅友爱的场面,用鼻子嗯了一声表示朕已知。目送俩走了继续刷网页。


 


果然洁癖这东西还是丁程鑫最严重。穿赞助的衣服脱了马上就要去洗澡。敖子逸看了一眼安装在头顶上方的监控器。收了手机踩在沙发上用方巾挡了个严实。正好这时候丁程鑫已经弄好了出来。穿着粉白色的帽T,衬的肤色有些过分可口。


 


“来。”拍拍旁边沙发的位置,敖子逸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哆啦A梦创可贴。丁程鑫有些诧异。磨磨蹭蹭的走过去坐好。“干嘛?”


 


把丁程鑫往后缩的那只手拉过来,食指指腹明显的被水果刀划开了一道细小的伤痕。拍摄谁先把苹果皮削好的时候划破的。当时丁程鑫仅仅是皱了皱眉头便拿纸巾擦了擦然后继续削。被敖子逸细心的观察到了。


 


“干嘛?”口气反问,敖子逸示意丁程鑫自己看看。


 


撇了下嘴,无所谓的姿态“又不是小女生,没….啊..痛..”敖子逸恶劣的揉了一下受伤的那种手,愈合了些的伤口又开始慢慢渗出了鲜红的液体。丁程鑫没好气的用另一只手想去反击,结果被擒住扣到腰边。


 


脸颊粉红扑扑的,看起来很好吃啊。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敖子逸慢慢靠过来索吻,没有任何犹豫丁程鑫接纳并回应,唇舌交缠。酥酥麻麻的触感消融了指尖的刺痛感。但到底还是记仇的,一吻末了丁程鑫咬了下敖子逸舌头。被扣着的腰身紧了紧。敖子逸撤离了唇。皱眉掐了丁程鑫下巴“你要吃了我?”


 


 


“痛。被你捏出血了。本来还好好的。”葱白的手指伸到敖子逸眼前,语气开始带了撒娇的鼻音。这招对敖子逸很适用,扯了桌上卸妆用的化妆棉将血丝擦擦,贴好创可贴后又将手指放在嘴边温温柔柔啾的亲了一下。


 


 


 


 


|关于同一间房间


 


 


先一步回到宿舍,暂时也没有别的通告的宋亚轩想找丁程鑫敖子逸一起出去吃饭。


 


 


可惜敲了门里面好像没什么动静。想拧开房门看看。房门却是反锁的。搞的宋亚轩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想。里面是有啥?重要到要反锁房门的地步。


 


 


大几岁的哥哥就是不一样,猜不透呢。


 


 


而房间内


 


 


丁程鑫正跨坐在敖子逸腰上,被顶的全身是汗。内部急剧的收缩,喘息不及又怕声音太大被听到,索性咬了敖子逸肩膀来缓解….


 


 


 


|关于起床气


 


 


凌晨四点,这个时候明显不是该起床的时间,但作为艺人来说这个点起床却是家常便饭。聒噪的铃声吵的丁程鑫用被子捂住耳朵,烦躁的随手将手机扫到地毯上。翻了个身继续睡。站在边上刷牙的敖子逸看着缩成一小团的人,无奈摇头,用脚解锁了iPhone按停了闹钟。进洗手间洗漱完毕了才出来重新回到床上哄人起床。


 


 


“起床了”


 


 


丁程鑫不理。宛如一只还未孵化的恐龙蛋蜷着。


 


 


“起床,丁程鑫。”


 


 


恐龙蛋动了动。但幅度不大。


 


 


敖子逸去拉开被子,丁程鑫已经是半醒状态了。


 


 


“叫哥哥我就起。”半眯着的眼睛嘟嘟囔囔的好像在讲梦话。


 


 


敖子逸挑挑眉。索性用刚沾过凉水的手吧唧一下伸到还迷糊的人衣服里面。丁程鑫果然马上就清醒了,激灵一下坐直,怒目圆睁的就要发火。


 


 


“哥哥起床了把衣服穿穿成吧?”


 


 


…..这还差不多。伸手拍拍小脸“好嘞,乖。伺候哥哥更衣吧。”


 


 


 


|关于感冒


 


 


敖子逸感冒了。意味着这段时间里两人都不能有亲密接触。


 


抓准了你不能拿我怎么样的心理。丁程鑫恶趣味十足的开始动不动就撩人。


 


 


晚餐过后崽子们在宿舍里围在一起看电影,期间张真源去冰箱里拿了冰棍出来,丁程鑫倚在沙发上要了一支。慢条斯理的拨了包装纸,先递到敖子逸面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咬一口?”


 


 


敖子逸摇摇头避了避。视线依旧集中在电视上。


 


 


丁程鑫见他没反应,嘬了一口,循着声音敖子逸又望回来。夺得关注的丁程鑫终于可以开始他的表演了,伸出舌头暧昧的舔舐着冰棒的圆头。又用口腔把整个前端含了进去。


 


 


敖子逸眼神黯了黯,喉结滚动。又回头看弟弟们,大家都在认真的看电影没注意到后方的他们俩。做了个口型“你跟我进来。”


 


 


满意的停下恶作剧。丁程鑫乐不可支故意做了个不懂的表情。


 


 


“丁程鑫你昨天不是说有事跟我讲吗?我们现在进屋讲吧。”


 


 


敖子逸强拉着丁程鑫进房间锁门了。


 


 


宋亚轩一脸萌比问贺峻霖“他们俩怎么老喜欢锁门说事情?”


 


 


懂很多的贺峻霖深沉的搭了下宋亚轩的肩膀“我们年轻人还是不要好奇太多比较好。”


 


 


嗯。


 


 


于是第二天丁程鑫也感冒了。


 


 


为啥呢?哈啾……这个我也不知道呢…..




|关于穿对方的衣服


有个人通告的敖子逸比丁程鑫早起了不止一个小时,匆匆洗漱收拾好自己给了还在熟睡中的人提前的早安吻后离开了。


坐上保姆车才发现混乱中错穿了丁程鑫的破洞牛仔裤。


于是正在片场梳化中的敖先生收到这样一封消息。

——呔!偷裤贼在哪儿呢?
(丝毫不搭丁先生穿搭的西裤照片.jpg )


敖子逸噗嗤笑出声,心情愉悦的回了个语音过去。“什么偷裤贼,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别说你这破洞裤还挺潮,就是跟我今天这一身也不怎么搭。”


搞的今天导演瞅着他一身西服搭破洞裤的,还以为是今夏最新的流行风向呢。


|关于吵架


“这照片怎么回事?”敖子逸拿着本杂志,一脸心气不顺的表情挡在丁程鑫和电视的中间。把屏幕挡了个严实。


沉浸在游戏里的某人一看这气场不对,果断放弃游戏丢开游戏手柄一本正经的坐好。乖巧问。


“怎么了?什么照片?”


杂志封面被摔到面前,丁程鑫定睛一看。哦哟。这不前几天合作那女团成员吗。当时也就做节目任务的时候见她搬东西搬不动就去帮了下忙,没想到后半期节目那女孩就跟小鸡崽似的自己跑哪她跟哪儿。

一脸无辜。“这锅我不背。我跟她啥都没有。”


“都抱作一团了还啥都没有?”敖子逸忍不住了,语气开始生硬起来。


“你什么意思?那前几天你拍戏还跟赵XX亲嘴呢,我说啥了吗?”丁程鑫不服气了,凭什么不准我出任何花边新闻,而自己有点就潦草带过了?五十步笑百步。


“???你这出新闻了还有理了?”听着丁程鑫阴阳怪气的胡诌敖子逸更来气了。“还有我那明明就是借位的!”


“借位了你也抱了她,难道你还要说作品出来那胳膊不是你的吗?”


“你这明显是胡搅蛮缠强词夺理无理取闹!”


“好,那今天我们就来评评谁更无理取闹好吧!你等着我搜你花边新闻出来,平时我不说就算了,一搜出来吓死你!”


“好啊!你搜啊!”


…………………………吧啦吧啦吧啦以下省略二位五百字证词。嗯,话说以后还会因为此种类型的多种事情而吵架吧。真是甜蜜的烦恼呢。w



|冷战——和好


回到宿舍的贺峻霖作为队内抖机灵的一位小朋友。一进门就能感受到一阵硝烟弥漫的战火味。看着分别坐在沙发两边,中间隔了大概有个银河这么宽的两位。


“额,我能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吗?”居然看到的不是这俩跟芝士块似的粘了吧唧的粘在一起而是一人坐一边。嗯。这跟反常。并且很默契的不理自己。


贺峻霖不知道是因为那本杂志是自己给敖子逸看才发生今天这场闹剧的。刽子手本人登场。


为了缓解氛围,贺同学心惊胆战的坐到丁程鑫这边,一脸萌萌的撒娇“阿程哥,我饿了~要不我们点外卖吧~”


丁程鑫板着脸对贺章鱼烧的卖萌没有丝毫心动迹象反而有些躁动“吃什么外卖,在家做着吃。整天只知道吃垃圾食品。”说着便起身去厨房了。


呜呜呜,好吧,即使挨了怼,但阿程哥还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嘤嘤嘤……被刚刚那一瞪差点吓哭。次奥,队长的威严。


这边还有一位冷漠脸玩手机的,秉持着哥就是哥,不开心得哄哄的道理。贺峻霖凑上去贴在敖子逸身边装乖“敖大哥干嘛呢?你,不去厨房点个菜啥的,你要吃阿程哥肯定做~”


敖子逸抬眸意味深长的瞅了贺峻霖一眼,贺铃铛顿时觉得周身一冷。


“点菜啊,好啊。”敖子逸状似思考了下便朝厨房喊了声。


“丁程鑫,今天的菜所有都加葱加蒜!多加点!”


过了一会儿厨房回了句“好。”


?????我到底怎么这两位哥了???咋都虐待可爱聪慧的我呢?


                                           ——来自铃铛的疑问


|关于假期


这天,好不容易两人得了空闲都有假期,躺在床上协商着怎么度过,提议了打篮球溜冰散步游泳等项目最后都被一一打消念头。


“一年到头都忙的要死。我还是想好好躺在床上和你睡一觉。”敖子逸把人搂至胸前,认真说道。


丁程鑫眯着眼睛,赞同的点头。“嗯。我也这么想的。那……现在我们就来好、好睡一觉吧。”


不再说废话,付出行动凑上前,两人开始接吻,纠缠着舌头,在口腔里温柔又热烈的吮动……


没关系,还有一天的时间让人去浪费。



|异地


丁先生和敖先生已经连续有一个月没有见面了。个人工作都非常繁忙啊。对于这个状态。彼此都想念对方。思念有如潺潺泉水满的要溢出来。


于是这天晚上,丁程鑫忍不住了。下了戏马上给敖子逸打了个电话。委屈的对那边的人诉苦。


“还要这样多久啊,我都快忘记你长什么样了。”


“这么想我?”


“我也很诧异自己想你的程度了,我现在看谁都像你。烦死了。”


对于爱人的埋怨,敖先生有些小得意,还有些小甜蜜。更加迫不及待想见面了。


“我想你是你想我的两倍。♡︎”


丁程鑫在那边攥着手机笑了,嘴里却是“骗人。”


|小别再聚


那天电话之后,敖子逸就让助理给自己定了飞机票飞往丁程鑫的拍摄点了。即使时间上确实是有点吃力。但是为了见一面。也甘之如饴了。


看到敖子逸出现在自己的休息酒店的时候,丁程鑫还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开了门又退出去了一下。再打开门,还是敖子逸那货穿着酒店的浴衣翘着二郎腿躺床上玩手机呢。


惊喜的反锁了门扑过去就是天雷勾地火。吻的不可开交。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果然还是没错的。


第二天腰痛的丁程鑫就体会了这个道理。嗯。小别还是可以,大别就算了。大别生距离。


跟敖先生还要甜甜蜜蜜的过呢。




|关于牵手


成员们休假结束后公司马不停蹄的安排了一场小型粉丝见面会来安抚真爱们久久没见到爱豆们的心情。


劲歌热舞过后,开始了互动环节。两人默契的选择参与第二轮游戏,第一轮就坐在后方看弟弟们玩儿。看着好像是在目视前方的敖子逸手下暗搓搓的勾着丁程鑫的小拇指。下面尖叫声小股小股高低起伏的冒。敖子逸佯装不喜。姐姐们立刻会意安静下来。丁程鑫嗔怒的瞪了敖子逸一眼,要把手收回来没想敖子逸更用力的整只手扣住了丁程鑫的。


好吧,早知道就假装不知道了。光明正大十指相扣什么的。嗯。好虐狗啊。



|停电趣事


晚上8点,宿舍停电了。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而敖子逸正在浴室洗澡。真是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刚好把沐浴露冲干净就停电。可惜就是什么都看不见,想叫丁程鑫进来拿手机打个光自己穿个衣服来着就听到拖鞋趿拉的声音。


“干嘛去?”


“张真源他们那房今天就贺峻霖一个人呢,他肯定害怕。我去陪陪他。”


“你别走!我也害怕!”


“怕个锤子啊怕,赶紧穿衣服你。”看着半个脑袋探出来的敖子逸,丁程鑫直接把睡衣丢他脑门上开门出去了。


等敖子逸过去的时候,丁程鑫已经和贺峻霖躺在一张床上了……额,等等,我的意思是很纯洁的一个躺着一个半靠在床边玩手机。


贺峻霖抱着妈妈给他买的熊,准备入睡了,听到声响一看,是隔壁房的敖大爷。正挠着后脑勺脱了拖鞋上床忙阻止。


“哎哎哎!睡不下三个人。待会要踏了。T T”


丁程鑫从手机里抬头,挑着下巴做了个回去的动作“今天我就睡这了,你回屋睡去。”


“我一个人也睡不着。”敖子逸不开心了。一副人家也是宝宝呢。芭比眼眨巴眨巴。


望着两位巨型宝宝。丁程鑫无奈了。“那我坐地板上在这陪你们俩入睡了我再去旁边睡好吗?”


…………


好吧,于是敖宝宝和贺宝宝躺着,丁爸爸翘着腿在旁边玩手机。偶尔望他们一眼“闭上眼睛,不闭上怎么睡?”


这时候贺峻霖冒出一句“唉,我还是想真源了。”


|蟑螂风波


有一天丁程鑫在房间里偶然发现一只蟑螂。


蟑螂!洁癖患者会允许这种玩意儿出现在自己视野中吗!当然不可以!!


于是下午在群里发布了一级警报。


X♡︎:注意!各位大小朋友们没有个人通告的3点后必须回家,不得有人请假。以上。看到扣1。没看到我打电话通知了。


铃儿响叮当:咋了哥?发生啥事了吗?组合要解散了吗?


X♡︎:……贺峻霖你?除了打扫看来还得进行一次家庭会议。(敖子逸严肃.jpg )


铃儿响叮当:我错了。不该天天看粉丝掐架的。我反思,别开家庭会议了(哭)


社会你宋哥:扣1


○○圈圈:什么事啊?


Z1:哦,他只是在家里做饭的时候发现了只蟑螂而已。然后我在这拍杂志他疯狂给我发直播蟑螂逃窜的照片。我刚刚看了。应该是蛮害怕的,镜头抖的我看不清蟑螂在哪。[一张很糊的蟑螂正面照.jpg ]


社会你宋哥:嗯……拍的确实跟打黄现场似的。


○○圈圈:打那个钟点工电话吧。两个小时搞定效率很快的。我们几个打扫指不准要添多少乱子。


X♡︎:可以倒是可以,就是我觉得应该是杂物间出来的。好多各种你们的东西。蛮私人的不好弄吧。


Z1:还是别了吧,好好的偶像组合,万一奇怪的杂志被阿姨看到怎么办。


铃儿响叮当:什么奇怪的杂志[求知的眼神.jpg ]


○○圈圈:什么奇怪的杂志[求知的眼神.jpg ]


社会你宋哥:什么奇怪的杂志[求知的眼神.jpg ]


X♡︎:……敖子逸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Z1:我说的是粉丝送的同人本好吗:)你们几个想到哪里去了。小张张你不要装傻。


○○圈圈:幸好看起来奇怪的东西我已经拿纸盒封好了。


社会你宋哥:我懂,青春的记忆。谁没年轻过呢。


铃儿响叮当:额……我可能和你们不在同一个次元里。还以为你们说的是以前的照片黑历史啥的。(不是很懂你们在说什么.jpg )


X♡︎:突然觉得我们应该另外建一个四人群,守住贺峻霖的天真。


Z1:+1


社会你宋哥:附议了。


○○圈圈:丁程鑫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默默建一个不好吗?


铃儿响叮当:不跟你们玩了!(嚎啕大哭.jpg)


所以后续是大明星们自己在家打扫了。虽然打扫到一半丢盔弃甲的累趴还是叫了钟点工。但亲自唆使弟弟们去逮蟑螂一家的丁程鑫同学看到终于抓到了几只还是心里痛快了些。


|关于第一次X 


刚确认关系不久的两位开始亲密的时候是十分生分的,甚至经常会有些多余的礼貌和羞涩。


终于把丁程鑫按倒在床上的时候敖子逸有些无从下手。只好面对而坐。还是丁程鑫先主动解的扣子。


仅仅嘴唇贴在一起,还没开始做什么爱抚,背上就一片颤栗。舌头探进来,敖子逸自觉松开牙关,交缠深吻。吻的呼吸急促,丁程鑫晕乎乎的,稀里糊涂的被脱了上衣。轻飘飘的吻沿着纤细的脖颈一个一个,顺着光滑紧致的皮肤,敖子逸手从脊背摸到臀部。要有下一步动作之前被阻止了。


“怎么了?”


“……要不我们还是看部片子学习下吧……我有点害怕。”


“我看了,没事的。”说着脑袋又往丁程鑫脖子那部分的皮肤进发。


手脚并用的推开敖子逸“不不不不不我们今天先试试那个……”


“哪个。”疑惑。


丁程鑫对着敖子逸疑问的脸不好意思的做了个口型,“KJ ”


敖子逸不同意的摇摇头,“你肯定受不了。算了。”


刚洗完头发柔顺的搭在额前,没有平时那些造型,此时的丁程鑫显得格外柔软人畜无害。不服气的往敖子逸裤裆看。嘟了嘟嘴。“你是怕我咬你吗?”


本来还是心疼才不让干的,没想到丁程鑫还怼着这句话喘上了。不想说废话,敖子逸用眼神示意,行,那你弄吧。


想学影片里用牙去咬拉链,不小心尝到了一些铁锈味儿。丁程鑫就干脆不搞这些情趣了。用手解开。


望着在自己裤裆前捣鼓的脑袋,敖子逸脑子里的肆虐邪恶因子噼里啪啦往外冒。什么仁义思想都没有只剩下情色废料了。趁着丁程鑫没空理他,手去揉他头顶,软腻的发丝穿过修长的手指又被挑起来往另一个方向揉弄。悠悠来了一句“待会你小洁癖发作半路不愿意了我可不放过你啊。”


(紧急刹车,脑补吧朋友们。)


反正后面几天丁程鑫看到弟弟们在喝牛奶都一副神色诡异,面色闷红的样子。造成的心理阴影还是蛮大的嘛。

评论

热度(114)

  1. 虎牙恒星靠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