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刘海封印

靠糖:



老年组脑洞1-1达成,小敖最近很放荡不羁好想治治他。


丁哥哥:我的人轮得到你治?上边儿去少逼逼。



今天敖子逸看起来有些不一样,具体是哪儿不一样丁程鑫盯着观摩了半天才心领意会。化妆师姐姐将敖子逸过长的刘海用夹子夹起来露出白玉般光洁的圆润额头。极少掀起那道乖巧气十足的刘海儿,敖子逸略有些不习惯。对上丁程鑫目不转睛的打量眼光竟羞涩地躲开了。



有意思。丁程鑫撑着下巴兴致盎然,还想凑过来端详。敖子逸别扭地想扭过头不让哥哥看,但化妆师强硬地又将他的头端正过来。煞是使人头疼。丁程鑫见他确实是一露额头就扭捏嘴比心快道“以后多给他做点露脑门的造型封印一下多动症。”



化妆师姐姐听着配合着笑开怀“今天化妆也不见多老实,掀刘海封印不住啊。”



敖子逸露出额头比有刘海儿看起来乖些,像精品店橱窗里销卖火热的昂贵圆脸蛋儿娃娃,一看就让人爱不释手。至于有了刘海嘛配上他平日里各种桀骜不驯地行为举止,可以说是非常大爷了。此刻福娃娃本娃不满地咳了声以示自己微弱的不满,结果被哥哥理所当然的无视。



丁程鑫今天的造型也是把头发弄起来的,英气十足,身条和精致的五官无一不令人赞叹出声怨两句造物主的偏心。把所有好的都加持在这位少年身上,吸引人心驰神往。



化妆师手持粉底刷在敖子逸脸上来来回回,这时候有工作人员推门进来,唤了一声先去隔壁间吃饭再来继续。化妆师搁下工具低声应着。助理忙不迭地端在饭店点好的菜过来摆在一旁的临时饭桌上。



丁程鑫也不盯着敖子逸看了,活动一下酸涩的脖子歪头询问助理其他弟弟去哪了。让通知过来吃饭,MV镜头补录不急。助理举着手机说叫了,崽子们该补录的早就拍好了不知道在哪个疙瘩逮蝴蝶拈花玩呢,跟城里来的毛孩子没见过油菜花似的往田埂里扑。



这次五人是来B市的小郊区里拍二专MV其中一部分的场景,每位成员单人镜头取的比较多就分两轮来进行拍摄。源霖轩三人上午拍摄,鑫逸下午拍摄。



“我要去上厕所。”敖子逸坐起来提拉了裤子抖抖坐出皱褶的衣服准备去上卫生间。丁程鑫跟着站起来“我也去,洗洗手。顺便看看他们仨躲哪儿了。”



哥俩好肩并肩刚出门正好碰上一人捧把黄灿灿油菜花的三个弟弟。刚对上眼仨就开始神色各异,贺峻霖先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敖子逸你脑门好圆噢。”张真源在敖子逸发作前还是没能堵住贺峻霖快一步的嘴。



宋亚轩嘿嘿想笑但半路忍住了,捂住嘴干巴巴的安慰“圆的好可爱,不过还是帅的啦!”



敖子逸内心受到一万点的打击,而且今天的服装好死不死是青春活泼的主题,浅色背带衣服配上饱满的额头!还有自己这圆滚滚的眼睛,行吧。哥的攻气今天算是彻底离家出走了。身心疲惫的捂面摆手“你们别看了!走!你们走!”



仨见好就收赶紧麻溜儿去里面吃饭去了,跟春游完毕的小学生基本没差别。丁程鑫好笑的扯开敖子逸捂着脸的手“把粉都抹没了。”



敖子逸不肯松开额头,嘟嘟囔囔“你也不许看。看半天了都。”说着溜的飞快蹿进卫生间哐叽震天响关了门。丁程鑫跟在后面被逗的乐不可支。慢悠悠在水龙头前洗着手忽又心生一计想逗逗敖子逸。



这卫生间男厕就三间,其他两间都是空的没人。丁程鑫敲敲敖子逸上的那间厕所门。



“好了没?”



“好了。”



敖子逸闷闷的开门,刚打开一点准备出去就被丁程鑫压回里间,当着敖子逸面光明正大地给门落了锁。



敖子逸内心一紧,瞬间方了起来。六神无主的往左边的墙档靠。“这里是厕所!”两只手撑着丁程鑫压过来的紧实胸膛,心虚地咽咽唾沫扯了嗓子就嚷“我饿!”



丁程鑫忍俊不禁地抬高敖子逸下巴“嚷什么?又不是不让你吃饭。我看看。”



目光大喇喇的扫视了会,目光直白的把敖子逸都看气了赶紧跟了句“不挺乖的嘛,非遮遮掩掩。”



敖子逸去锤丁程鑫肩膀,丁程鑫吃痛的啊了声咬着艳红的唇角撇开敖子逸下巴改去抓敖子逸两只不安分的手,用了力强势地撑在墙板上,侧着脸凑近邪笑“小圆脸,是谁脸圆啊。”



丁程鑫看上去比敖子逸文弱秀气,但身板里却隐藏着强大的怪力,敖子逸羞耻的红了脸,左右动作不大象征性挣几下知道挣不开便没有尊严开始撒娇“我圆脸我圆脸,放开我嘛……”



堂堂七尺男儿平时都是拽的二五八万,迷的少女心五迷三道的,只有在丁程鑫面前才是一只逮在手心里小雏仔儿,听话的不得了。



丁程鑫满意地点头“还垂着头不让人看吗?”



敖子逸头摇的似拨浪鼓“不了不了。抬头挺胸!”



无论是机场还是候场敖子逸总跟在丁程鑫身后捡钱,垂着头。丁程鑫早就想说了一直没找准机会。正好今天刘海没上线教育教育。



圆圆晶亮的眼睛微仰头望着丁程鑫的脸,认真又可爱。本来不准备在这狭窄空间里干什么,但现在面对面眼对眼的,不干点什么就好像真的很禽兽(???哪来的逻辑?)敖子逸天真无邪的眨巴眨巴望着,丁程鑫低头。



砰砰砰气氛刚好



敖子逸脸红心跳,耳根发热羞耻难当身体却很诚实。仰脸嘴刚撅了点等着软软的kiss降临……就……




“丁程鑫你在吗!!诶?没人……”



哐哐哐——敲门的声音



“他们好像不在这……”



张真源在谁边上说着,频繁的敲着两人在的隔间厕所门。接着脚步又徘徊了会。



敖子逸和丁程鑫都选择默契的装哑不作声,敖子逸后背直冒汗生气的朝丁程鑫挤眉弄眼,还做了个都怪你的口型。




丁程鑫挑了下眉,默不作声地伸手去按了冲水的按钮。哗啦啦的水声掩盖着,没顾忌地嘴压下来贴在敖子逸唇上碾转,撬开封闭住的唇角舌头灵活的探进去翻搅。



敖子逸像被开水烫了似的用劲挣扎,这边又没有放弃接吻。



“应该不在了,可能是去我们刚去的那块花田了呢……哎呀!没事,他们俩不会丢的就你爱多想,走啦!”贺峻霖听见冲水的声音非常不好意思,赶紧推了还在查看空隔间的张真源出来,压低说话声“别人还在上厕所呢真是…快走啦…”



脚步声走远丁程鑫没有放开敖子逸,手从后面托着腰使之更容易接受自己的吻,身体紧紧贴着,吮咬舌尖又扫过口腔内壁激烈而凶猛,敖子逸被亲的呜咽只能掐了把丁程鑫精细的后腰抗议。



好一会才结束,两人对着鼻尖喘息,等敖子逸精神稍微回神了丁程鑫松开抱着的手去开门,回头一望敖子逸还是懵的靠在门边,没好气的又走回去揩了把他唇角的湿意柔声道“嘴角擦擦,洗了手过来,我先进去了啊。”



敖子逸眼里蓄了情潮,羞得要自杀了恍惚着低头小鸡啄米似的听话点头。听到丁程鑫轻笑声消失在门口,整个人放松下来缩成一团捂住脸。欲哭无泪。




我再也不要做这种造型了!!




好气啊!!!



被吃豆腐了嗨呀气死了!!!


不过,刚刚那个吻还挺不错的嘛…………(诶?)

评论

热度(176)

  1. 虎牙恒星靠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