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浅浅虎牙尖

【🦊🐶/🐈🐏】
自然糖太甜啦‼️

【娜俊】你区哨兵都是恋爱脑

Ed:Kun:

-送给  @Elfenqi_9597  七七我的亲故!


-传统沙雕文学








N军区,食堂门口。






“这谁家小狗啊?”董思成弯腰,双手撑在黄仁俊身后看表弟拌着排骨和湿狗粮。四月的风正是暖和的时候,和煦吹在蓬松毛绒绒小狗爪子上,威风凛凛。


黄仁俊给把排骨喂到白色小狗儿嘴里,看它吧唧吧唧吃的欢:“不知道,看这么小的白色哈士奇,估计不是哨兵的精神体,我问了一圈也没有哪个向导的精神体是小哈,说不定是哪家养的普通小狗呢?”


他还特地跑去问了泰一哥,谁料文泰一不顾手边的公会任务发布,瞪着眼睛非要跟他来看狗,直到金道英又要翘班去找自己男朋友郑在玹,才被文泰一抱着大腿,嘴里喊着“你们是给嘛!”拖回来,最后也没能过来辨识这只小可爱。


金道英倒是也懒得跟他解释哨兵向导就算都是男的也不是给的正理,搓着手指给黄仁俊分析:“咱们军区没有向导登记过宠物,真是宠物,有可能是哨兵塔里的哨兵养的。”




黄仁俊无功而返,瞅这小狗好几天,有时懒洋洋趴在食堂门口啃点谁给他的肉骨头,不知哪个好心的向导给它放了个小碗儿,这狗就每天来这儿也当做自己食堂了。


董思成挠挠头,他没养过小动物,十四岁就进了向导学院,十九岁到了军区工作。向导的精神体初期特容易受惊,受不得吵闹的动物,便一直没有条件养,待他精神体完全开发后倒是没关系,可也过了少年心思喜欢动物的年纪。


黄仁俊比他小几岁,瞅着小狗正稀罕的岁数,手心在小哈肚子上揉来揉去,逗得小狗捧着他白白嫩嫩的手不放开,笑弯了眼睛直呼可爱。


“也是吧,这么大点儿还没有威胁的精神体,到处乱跑好几天,不科学。”董思成在高挺鼻梁上揉揉,心想要不给抱回去。


趁着没染上哨兵的气息,也没有向导认领,黄仁俊要是想要就去公会登记一下,大不了跟文泰一撒个娇,董思成盘算着牺牲自己的美色成全小表弟为数不多的愿望。


满心欢喜的黄仁俊抱着小狗,看董思成好像也不反感自己抱回宿舍,来回摸摸它耷拉着的尾巴,想抚慰似乎有点怕生的小宠物,眨眨眼:“昀昀哥,它尾巴怎么朝下啊,感觉很害怕的样子。”


董思成眯起眼睛,揉揉狗脑袋,这他哪知道,他见过的动物就是各种精神体了,这种实物他哪儿知道怎么个习性。




罗渽民坐在向导食堂的旁边小树林,待黄仁俊董思成抱着“小狗”往宿舍方向走远,才站起来活动活动肩膀,收回自己感官歇一口气。


李帝努在旁边坐着吃冰淇淋,打了个哈欠,“咔嚓咔嚓”咬着蛋卷:“你喜欢那个小向导就去说啊,或者直接去公会申请配对就好了,搞什么还让NANA切断触觉联系装成幼体狗。”


黄仁俊还想让NANA摇尾巴?罗渽民怕是都没见过自己精神体打滚吐舌头。


白色长毛蓝眼睛,尾巴向下垂,多明显的雪狼特征,也多亏小向导没什么见识,不然非得吓着不可。


“你懂个鬼,仁俊那么喜欢小动物,让他开心一下。”


罗渽民不屑瞥了自己发小一眼,这人会不会谈恋爱,什么年代还玩儿强制爱。


李帝努接收眼神无语问苍天,几口嚼碎了剩下的蛋卷,我这是担心你得精神游离症,什么就强制爱,你可少跟李楷灿看点脆皮鸭小说吧!


顺利嘲笑了竹马的罗渽民向黄仁俊的方向慢慢伸出五感,小向导抱着小狗揉来揉去,NANA嘴里叼着排骨又有罗渽民的命令,动也不敢动,趴在怀里装得还真像只蠢萌哈士奇。


哨兵放出感官触觉时很容易被偷袭,罗渽民又切断了和NANA的大部分联系,不然也不会带着李帝努在这蹲点黄仁俊,怎么也是自己发小A级哨兵,遇人偷袭也不慌。


李帝努愁的倒不是这个,他在树林间隙,看被落在食堂台阶上的小碗儿。


比普通碗略大一些,隐隐约约是圆圆面饼的大小,还有个小熊的印花。


那是李楷灿晚上吃泡面的珍贵熊仔泡面碗。




李帝努不由感叹自己发小,说切开黑都是客气,这玩意儿,黑水都要把哨兵塔给淹了。自己还得父爱如山帮他偷碗追老婆,收拾烂摊子。


回头还不知道怎么给李楷灿交代他那加拿大网恋对象给他邮的鬼畜泡面碗,回头,月牙熊和雪狼打架为了个碗。


嚯,这丢人劲儿。


等罗渽民看到NANA已经被黄仁俊抱进宿舍,自己隔着精神屏障没法再暗搓搓偷窥,李帝努已经在想调离这个军区自己要不要去投奔隔壁军区的LUCAS。


上次和他一块踢球,还是挺相处得来的。


就是总是唠叨自己家向导做饭怎么怎么好吃性格怎么怎么温柔唱歌怎么怎么好听,还现场点开什么故人归让他给点赞有点烦人。


毕竟李帝努还是个单身狗。


不是,单身贵族。




傍晚,等罗渽民换了第十五套衣服,准备假模假式在头上喷第七次发胶时,李帝努终于忍不住发出自己的声音:“渽民啊,你要不就,不要喷香水了。”这发胶就够味儿的了。


罗渽民翻了个白眼,小心翼翼把每根头发摆到正确的位置,才有功夫带一带自己竹马的恋爱学科:“仁俊的精神体是什么你知道吗?”


李帝努手里镊子还捏着高达零件,盘着腿坐在床上抬头看他:“是什么啊?”


大概拜托表哥中本悠太八十次才打听到的消息,罗渽民信誓旦旦:“是老虎。是不是很特别很帅气。所以我也要打扮特别帅气,他才能对我一见倾心。”


先不管这什么神奇海螺的逻辑,高达少年晃晃胶水,寻思着不对啊,向导的精神体大多是食草动物或杂食动物,怎么可能是老虎啊?


罗渽民没空搭理他,黄仁俊习惯下午五点半去食堂,他得在小向导踏进食堂的门的之前和他搭上话,然后顺其自然得一起吃个饭,培养一下感情。


最好出食堂门就确定关系,送人到宿舍楼下就订婚。


加油,罗渽民,你可以的!




正当罗渽民穿着花里胡哨在食堂门口装作丢狗的爱心人士时,黄仁俊抱着小宠物约了也好奇猫猫狗狗的钟辰乐也往食堂去了。


黄仁俊的精神体年糕踮着脚,甩着小尾巴跟在主人脚旁,虎视眈眈盯着黄仁俊怀里的陌生小狗向自己摇着的尾巴,又惹得钟辰乐一阵海豚音:“啊啊啊啊啊,年糕好可爱啊!不愧是小老虎!”


黄仁俊笑着揉揉难得摆起来尾巴,正“哈哧哈哧”冲年糕吐舌头的小哈,低头看一眼几乎要炸毛的虎斑猫:“他没见过普通的小狗吧,有点敏感。”


军区有完备的精神屏障,偶尔也会有精神体放出来活动活动,应该不至于是受到威胁。


钟辰乐笑着点头,全军区唯一一只猫咪精神体,还是人见人爱的虎斑种,更有黄仁俊十五岁见到自己精神体以为是小老虎而欣喜若狂的黑历史,最忌讳别人说自己精神体是只猫,又被弟控董思成点头认证了“小老虎”名号,大家渐渐也就跟着头号昀粉中本悠太李泰容还有昀昀亲故郑在玹叫着“小老虎”习惯了。


总之,黄仁俊说是什么,董思成就说是什么。


董思成说是什么,神三就说是什么。


那就是只骡子,也能口口相传成千里马了。




等钟辰乐黄仁俊两个人慢慢悠悠晃到食堂门口,罗渽民精神体离体太久,又几顿没吃,虚脱到人畜不分。


怀里的小狗甩着尾巴扑腾要蹦下来,黄仁俊怕他摔着赶紧给放到地上,睁大眼睛就看小白狗跑到门口俊秀的青年身旁晃来晃去。


这是,这狗的主人?


罗渽民头晕眼花,扶着门框,满脑子黄仁俊以外说不出个一二三,看到小狼自己跑回来,也顾不上客气,抱起NANA冲黄仁俊笑得格外虚弱。


黄仁俊心里一惊,自己成了个偷狗贼了?!这人笑得好奇怪!有威胁的感觉!




正气氛僵持,还是钟辰乐大气,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仁俊哥你为啥偷人家宠物狗啊!”


罗渽民哪敢让黄仁俊担这个名头,连忙摆手,拎着NANA脖颈晃一晃:“不是宠物狗不是宠物狗,是我的精神体。因为某些原因和我切断了链接。”


要说什么原因,当然是罗渽民那不能说出口的小九九。


紧接着收获两个向导格外怜悯的目光,精神体…是只狗啊…还这么小…还成了游离体…


向导们能通过精神体感知对方的精神力,这么只小狗,怕是勉强能够上最低级哨兵吧。


简单来讲,就像普通人稍微有一点,不X。


罗渽民一头雾水,又饿虚得不行,想扯出个笑容也只是扯了扯嘴角,在黄仁俊眼里就成了有故事的男同学苦涩微笑。


恻隐之心动得比董思成买点卡时候李泰容抢着付款的动作还快,黄仁俊拍拍有故事男同学肩膀:“你是哨兵塔那边的吧,有没有毕业?哥是注册了的向导,请你吃个饭,也算给你赔罪了!”


罗渽民自从成了A级哨兵里的第一名还没被人叫过弟弟,不过黄仁俊就算说自己是罗渽民二舅姥爷罗渽民也估计点头认了,还会掰着手指因为沾亲带故美滋滋呢。




进了食堂三人打好饭落座,罗渽民吃了两口又和NANA稳妥接洽上精神触角,终于摆脱虚弱状态,冲黄仁俊伸出手:“那个,这次麻烦你照顾NANA了,你有了一只宠物还愿意收养它真的很感谢,我叫罗渽民,哨兵。”


黄仁俊嘴里鼓鼓囊囊塞着丸子,忙咽下去放下筷子握住对方修长手指晃晃,又有点奇怪:“是我没有打听清楚,那个,我叫黄仁俊,是个向导。不过,我没有宠物啊?”


罗渽民大眼睛忽闪忽闪,指指黄仁俊怀里窝着的猫:“这个不是宠物猫吗?”眼睛大大又可爱,刚才还翻出肚皮给NANA舔,还会喵喵叫。


钟辰乐捧着饭盒默默挪开一寸距离,开玩笑,东北大哥的锁喉,谁用谁知道,简直就是杀人灭口居家必备。看黄仁俊微笑起来,咬牙切齿,揉揉年糕脑门的花纹:“不好意思啊,罗同学,这是我的精神体。”


猫咪怎么就不能是精神体,老子精神力是A级好不好!


等等?精神体不是小老虎吗!罗渽民瞠目结舌,恨不得现在就冲去哨兵塔问一句,哥你真是坑死我得了!


这确实是!猫吧!




他还未开口解释,就见中本悠太和董思成李泰容走进来,眼尖地瞅见罗渽民难得来食堂吃饭,冲董思成指着罗渽民介绍:“唉昀昀!这是我表弟!咱们军区第一个未成年就判定A级的哨兵和他哥我一样强!”




六个人坐在一起,气氛比开大会批评李泰容给董思成做便当被中本悠太发现然后打架处分还要严肃。


罗渽民委委屈屈挨在黄仁俊旁边:“仁俊对不起我只是想好好追求你没有想到我哥就随随便便把我卖了猫咪也很可爱啊精神体也这么可爱仁俊真的好可爱……”


钟辰乐和董思成凑在一起玩儿游戏,丁零当啷的音效吵得黄仁俊头疼,冲罗渽民无奈笑笑:“没事儿啊,是昀昀哥他们总开玩笑让你误会了,只是你这样其实很危险的,精神体切断太久会对大脑产生创伤,还很疼吧?”现在这些哨兵,真是。


罗渽民连忙给黄仁俊夹个狮子头,认真摇头,长睫毛颤颤:“刚开始切断有点点疼,但是仁俊去年在哨向联谊会上说过喜欢小狗,看到仁俊那么喜欢NANA,疼一点也很值得了。”




李泰容听得目瞪口呆,给董思成剥虾的间隙冲中本悠太比了个大拇指,你们家的基因是真的不正常啊!什么疼一点,是把脑仁都拽出来的感觉啊!


中本悠太白他一眼,给董思成把狮子头夹成两半,又劝人家放下手机吃饭,活脱脱一个爸爸粉。


黄仁俊323个红薯堵在胸口,闷闷有点感动又有点尴尬,面颊红了一片:“你要是追求我…也可以直接追啊。”干嘛搞自虐这一套,真出了事还是我们向导协会收拾烂摊子。


罗渽民耳尖发红,搓搓手,吞吞吐吐交代:“我有个朋友叫李楷灿…他说他有个好朋友是向导,也就是他男朋友的弟弟,教给我说那个向导就很娇气很柔弱很喜欢这样被人追求…毕竟你们向导是一起在向导学院长大的…我觉得总有点相似不是…”


话虽然委婉,但是也说的明白,他以为向导都是玛丽苏小白莲,自然想搞个DRAMA。


黄仁俊越听眼睛越大,拿出手机点开通讯软件,置顶赫然是李楷灿那个灿烂的笑脸,指着界面冲还沉浸在少年心事里的罗渽民说:“李楷灿,对象加拿大的李马克,我邻居哥哥。”


说罢指指自己。


“那个,这个好朋友,大概就是我。”


也就是李楷灿口中那个白莲花,那个绿茶表,那个矫情BOY。




宿舍里,李帝努好歹完成自己的杰作,正美滋滋来回拍照,李楷灿踹门而进,咬着后槽牙抓起他的领子晃个没完:“我糙!李帝努!你是不是人!”


李帝努隐约在生死边缘,看到了李楷灿手里那个破破烂烂印花都掉了色的泡面碗。


下辈子,也要继续喜欢高达呀。


李帝努微笑想着。




吃完饭和董思成他们告别,黄仁俊给李楷灿气的脑仁疼,摆摆手就要回宿舍翻翻速效救心丸,就被罗渽民拽住了手腕。


刚要回头骂人,就看明明是个A级哨兵,却低着头可怜巴巴冲他眨眼睛:“仁俊,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黄仁俊有点无奈,这人怎么还不懂,如果因为追求向导导致自己出什么事情,受伤的哨兵是会被公会处罚甚至直接赶出军区的。他皱着眉想把紧紧贴着皮肤的手掌挣脱开,却发现这人力气比自己大太多了。


只能板起脸看他。让他没点数!


罗渽民头次有点慌了,哭唧唧放开手,乖乖站在原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仁俊,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能让你高兴。”又是说错话,又是办错事。


黄仁俊挣扎几下子心就软成一滩,哪里还想着凶他,抬起手给比自己高一截的青年擦去眼边的小泪珠,这人看着高高帅帅,怎么傻乎乎的。


这该怎么办。


谁料罗渽民双手一伸,把黄仁俊抱了个满怀,发丝在黄仁俊耳旁蹭蹭,抽抽噎噎:“仁俊,仁俊,对不起…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喜欢到你一笑就不痛了。




微风拂过。


朴志晟跟钟辰乐约好了吃完饭直接去休假外出,还没找到自家团子,就看自己认识的哥哥罗渽民抱着娇小的男生在食堂门口,发丝交缠在一起,甜甜蜜蜜在小向导粉红的耳边说着什么,小向导偶尔问两句,还亲亲人家耳朵尖,要多腻歪有多腻歪。


朴志晟刚要笑着抬手打个招呼,就看罗渽民瞪他一眼,口型分明,要多冷酷有多冷酷。


走开。




李帝努捧着泡面碗站在远处,微笑朝朴志晟挥挥手,却眼见弟弟一个A级以上哨兵被个奶团子向导拽走,跌跌撞撞毫无缚鸡之力,还满面春光,嘴咧得像成功出任S级任务。


眼里一分关注度也不分给自己的老哥哥。


悟透了人生的李某诺又瞅一眼身边跟海外男友撒娇要对方和自己用情侣碗,非要嘟着嘴视完频才肯进去吃饭,明明刚才还把自己摁在地上揍的哨兵李某嗨。


远处,李某容和中本某太又在抢着给董某昀买游戏点卡和限量版游戏键盘的声音遥遥传来。






单纯的高达少年心中静静DISS。






你区哨兵都是恋爱脑。



评论

热度(1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