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浅浅虎牙尖

【🦊🐶/🐈🐏】
自然糖太甜啦‼️

啤酒与可尔必思 / 星俊

amoureux:

*大阪SMT现背


*傻白甜短篇 一发完




ビールとカルピス




PM 3:00


朴志晟透过乐屋里化妆镜的反射看见了黄仁俊。


已经习惯戴美瞳的视野比以往更清明,不需要使劲睁开上下眼睑便能将细节悉收眼底。黄仁俊靠在椅背上被两名造型师围着团团转,一名忙着为他涂脂抹粉,一名则握着卷发棒打理着有些过长的发丝。


被服侍的中心正垂着头专心致志的玩着手机,刚吹顺的刘海没过双眼,下一秒便被造型师命令抬起头来。朴志晟继续偷摸打量着,见他噙着笑回应了一声后将手机放到一边,笔挺的坐正任由造型师姐姐摆弄。乌黑漂亮的头发被加热至微卷,形成漂亮的弧度。被抹上亮片的眼睛似乎能折射出小小的光斑,小巧的嘴唇被纤细的刷头轻轻涂抹上蜜色的唇膏。


 


童星出身的朴志晟论舞台经验是足以夸夸其谈的程度,可他现在还是对自己身为男性却要被精心打扮一事抱有些许成见。即使经过造型师姐姐们双手的施法后确实称得上是锦上添花,被按在椅子上梳妆打扮的漫长时光仍让这个17岁的男孩屡次感到手足无措。


 


可黄仁俊的漂亮却像是信手拈来。


即使朴志晟对化妆一窍不通,他还是能明显的感知到化妆完毕后作为爱豆的黄仁俊和普通人的区别:精致得恰到好处,性别的边界被轻易的模糊。些许荒诞的念头从心底暗自发芽,想狠狠的摧毁这一切,但又因为过分易碎的美感而无从下手。


 


PM 4:00


他又在观察自己了。


黄仁俊向来对周遭敏感,轻而易举的捕获了来自背后缥缈但往复的视线。


这不是他第一次感知到朴志晟的眼神,它们来自四面八方,来自镜面反射,甚至通过直播时显示器的画面注视自己。三番五次的行径让他渐渐放弃了名为错觉的念头,但朴志晟的眼神是他读不懂的,同时也无意从中过度解读出些什么。即使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数年,围着香烛推心置腹的进行一番相谈也不算什么稀奇事,他还是习惯性的对暗自介怀的小心事缄口不提。不仅是如此,原本乖巧可人的弟弟如今对自己的态度却会时不时的嚣张一把。仅仅停留于语言层面的玩笑话虽不过火,摇摇欲坠的兄长威严于他而言仍是一个不小的困扰。


 


做完造型后他觉着有些口干舌燥,起身去冰柜拿水。印着蓝色水玉图案的可尔必思仅剩最后一瓶,凝着水珠的瓶身似是等着黄仁俊来认领,不料被一只大手抢了先。朴志晟像是掐准了苗头一般劫下了那瓶可尔必思,黄仁俊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塑料瓶内的乳白色液体一点点减少。


“剩下的都给你了。”朴志晟擦了擦嘴将剩下的大半瓶塞进黄仁俊的手里,实际上他其实并不口渴。眼下对方似乎有了点脾气,气鼓鼓的嘟囔着对哥哥怎么可以这样,可最终还是抵不过对乳酸菌饮料的喜爱而将剩下的饮料一饮而尽。


黄仁俊浅粉色的嘴唇贴上瓶口,而他兀自攥紧了拳头。


 


 


PM 9:30


“客房服务。”念着轻巧可爱的台词,结束舞台回到酒店的黄仁俊跟着中国籍的队友们一起前往朴志晟的房间进行突击采访。等朴志晟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音乐,寻找到适合的角度后便抬起DV询问他和在玹哥一起住是何种感受。


镜头后还未卸妆的金发男孩只是眯起眼睛注视着他,回答完毕之余坚持不懈的跟了一句:“但是没有和仁俊哥一间房真是太好了。”


惹来的不过是一场稀松平常的小打小闹。他本想伸手过去惩戒一下淘气弟弟却被对方的双手抓住。朴志晟微热的体温顺着手心传达到了神经末梢,纤细的手掌被轻轻揉搓了几下后才重回自由。骤然的激烈心跳让黄仁俊有些堂皇,就连端着DV的手也无法自制般的微微颤抖。


录制仍在继续,他只好将心底的涟漪面不转色的融进欢声笑语中去。


准备出发前往下一间房间时黄仁俊看着朴志晟转了身径直朝自己走来,心脏又不听话的开始大声轰鸣。他凑近的时候带着无法抗拒的威慑,于耳根呢喃的话语却又裹挟着不尽的温柔。


“对不起哥,其实我想和你住。”


 


下一间房间的采访里并没有黄仁俊的身影。


他落荒而逃了。


 


PM 10:30


绝对有哪里不正常。


把自己裹在被窝里的黄仁俊思来想去,脑袋里只有四个大字无尽旋转:事有蹊跷。


正逢室友黄旭熙从楼下便利店抱了一大袋的零食进房,购物袋往床头柜上一扔,故作慷慨的告诉他是经纪人请客想吃什么随便拿。黄仁俊也没想着客气,坐起身子火速搜刮了几包膨化食品堆到胸前,见黄旭熙开了罐啤酒后也有些心痒痒,伸着手想说能不能也来一罐。


回答即是当然,爽朗的港仔二话不说抛来一罐500毫升装的朝日生啤。虽然还不及韩国的饮酒年龄,黄仁俊也不太清楚眼下所处的日本有没有所谓条条框框,但在故乡中国自己好歹也算是一名成年人了,偶尔放纵一次也不为过。


泛着银光的锡制瓶身仍残留着冰镇的余温,入喉的时候虽掺杂着辛辣和啤酒花酿制后特有的苦涩,瞬间降温的爽快感还是让他忍不住一口接着一口下肚。原本心里就乱的很,满打满算也是一次借酒浇愁了。


黄仁俊端详了一会坐在椅子上津津有味咀嚼薯片的黄旭熙,脑海里纷纷扰扰的只有那一个念头。他还是没忍住问,“你有没有故意,就是一直先惹别人然后再哄好过啊。”


香港人大口大口往嘴里塞薯片的手停顿了一下,转而盯着他的眼睛又大又圆,似笑非笑的打趣道:“这是我高中追女孩子的方法啊。就是先对她坏一点,再对她好一点。”


 


PM 11:30


郑在玹早已塞着耳机沉浸在电影世界里两耳不闻窗外事,而好不容易找回房卡化险为夷后躺在床上上下眼皮打架的朴志晟被一阵轻重缓急的敲门声吓得赶忙直起身子,尤其是超高速的敲击频率充分体现了始作俑者的急切。


他挠着睡乱的头发把门打开,正好对上红着眼睛的黄仁俊。第一次在黄仁俊身上闻到如此浓厚的酒味,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就被黄仁俊以不由分说的姿态抓住了手腕。


“朴志晟,你出来一下。”


 


被一路跌跌撞撞拽至酒店天台的朴志晟还没缓过神,只见黄仁俊放开自己随即后退了几步。双手握拳,摆好了进攻的架势,大言不惭的发出了宣战通告:“志晟,来打一架吧。”


头顶是大阪毫无遮蔽的寂静黑夜,脚下是万丈灯火通明。风把少年的发丝轻轻吹起,仔细一看眼角和鼻尖还泛着粉红,脚踝处也颤颤巍巍的找不到重心。


 


这回轮到朴志晟傻眼了。


“你为什么又无视我?”见面前的人迟迟没有反应,黄仁俊急得染上了哭腔。他听完黄旭熙添油加醋的瞎掰“男人就是会捉弄喜欢的人”后思绪更是一团乱麻,为了掩饰慌张又多灌了几口啤酒后浑身的细胞开始躁动不安。他觉得这事必须得找朴志晟理论清楚,毕竟乱开玩笑是不当行为,自己因此而心跳加速也着实荒唐可笑。


可真正把人带出来之后动作却不听大脑使唤,他反而是最不像哥哥的那个人。


眼前的可人儿皱着鼻子神色越发委屈,情急之下朴志晟一把揽住纤细哥哥的肩膀。


 


“仁俊哥喝酒了吗?”


“恩,但我还喝了别的。”


“我也想尝尝酒的味道。”


 


AM 0:00


轻轻撬开黄仁俊微张的口唇,用舌头小心翼翼的扫过有些尖锐的虎牙。感受到对方猛的一颤,但过了一会躲闪着的舌头却自己缠了上来。


朴志晟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着实不赖,日夜肖想的暗恋有朝一日竟开花结果。


在少年芳心编织着的情网下,他俩接了一个冗长又温柔的吻,一个混着可尔必思的酸味,和啤酒的苦味的吻。




END.

评论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