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洋灵】 哥哥

洋丞灵:



ooc,与正主无关!!!




对不起,别骂了!!!




他们都是直男,全是我瞎编的!!!






















《哥哥》




 


 


北京的九月,是一年中最难熬的季节,持续走高的温度使得每一个身在这座城市的人倍感焦灼。空调屋里和室外简直就是两个世界,大地似乎也因这炎热而渴望着雨水的青睐。


 


木子洋坐在演唱会后台房间看着流程表,听工作人员描述着粉丝们蜂拥入场的盛况,有些心疼的皱了皱眉。今天好像突然预报说有暴雨,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给这次的巡演结个尾。


 


选择北京作为他们出道第四年巡演的终点站这件事情并不令人意外,当初四人作为坤音四子日复一日的练习、出道、走红,以及那人的离开,都是在北京。


 


算一算,和他分开已经一年又九个月了,却还是不习惯身边没有他。


 


演唱会如期进行,暴雨在演唱会的最后也如约而至,歌迷们似乎被这场暴雨所感染,应援得更加热烈。


 


木子洋看着灯光如昼的现场,低声吟出当年他最爱的句子。


 


“窗外的暴雨狂澜,淋不湿屋内的你。


我是暴雨,你还是你。”


 


男人低沉又温柔的嗓音似乎比这场暴雨来得更加猛烈,直击在现场每一位观众的心上,


又或许是语调过于悲伤,以至于在演唱会结束后所有的头版头条都在意有所指的影射,这位从未有过绯闻和花边的偶像,最爱的句子好像是有了主人。


 


 


演唱会结束后的一个月,木子洋接受米兰时装周主办方的邀请,将作为特别嘉宾参加来年的走秀,去到那里处理好相应的工作事宜再重新回到北京时,才有机会看到这些八卦报纸的揣测。


 


木子洋勾了勾嘴角,他的句子,早就有了主人。


 


五年前,公司还是一个小公司,在那个并不浪漫的地点,他对着摄像机,一字一句的教那人念情诗。


 


好像,已经没人记得了。


 


他呢,他还记得吗?


 


 


 


当初那人那么决绝,平时黏自己黏得不行的小孩,挣脱自己的手,说不想再躲着所有人玩这种地下恋情的游戏,就这么潇洒的说了分手,木子洋想,是自己没给小孩安全感。


 


他考虑了一整晚,既然灵超想要安全感,想要在阳光下不再躲闪,自己就给他。大不了带着他一起逃跑,只要能哄好小孩,木子洋什么都愿意做的。


 


如今分开一年零十个月,他的身上还时刻带着糖,习惯真是令人害怕的东西。


 


可是在他做好决定的第二天,他的小孩就不见了。


 


一夜之间,处理好了退队事宜,所有的行李还留在两人的家,小孩再也没有回来,如果不是房间里的衣物和枕头下的糖,就好像真的如梦一场。


 


他可能,早就决定好和我分手吧。


 


少年的心思单纯,木子洋以为自己一眼就能看穿。在分开之后的细碎的时光中反复咀嚼当年的点点滴滴,他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投降,灵超早在躲闪自己的目光、独自瞒着自己去一些地方。


 


自己太放心少年对他的感情,太过随意,所以才没能给以同等的放心吧。


 


如果重来,我会改正的,木子洋想。


 


 


演唱会结束不久,便是组合出道四周年的纪念日。


 


木子洋和卜凡、岳明辉进行了一个小型的纪念晚餐,就不再有其他活动。最宠爱的小弟不在,团就不算完整了,出道纪念日少了一个人,也没什么值得大办的。


 


 


 


转眼入冬,今年的北京雪落得挺早。纷纷扬扬的白色精灵们降临在这座古老却现代的城市,


旧址成了新人们的好去处,寒冷的北风似乎也无法阻止人们追随美景的脚步。


 


木子洋最近有些心神不宁,这两年他不断在打听那人的下落,故友们却都表示灵超的音讯石沉大海,这个冬天,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走在他们梦开始的那条土路上,看着翻新的大街和公司旧址对面新建没几年的公寓,门口种着一片白玫瑰,旁边的便利店也改朝换代,木子洋边走边回忆起当初四人的美好时光。


 


洁白的雪花落在他的高级成衣上,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回头看这位陌生游客。抛开明星的身份,傲人的身高和优越的皮囊也和这片乡村角落格格不入。


 


今年的冬天有些冷啊,他想。


 


今年也没能和那人一起踩雪,他想。


 


 


经纪人接他回到公司,倒了杯热茶让他暖暖胃,待会他们有一个讨论会,因为木子洋提出想要休息一段时间,公司因为这个提议需要对来年工作进行一次重新的安排。


 


卜凡和岳明辉在他没坐多久后就进来了,一米九二的那位帅哥递给他一封邮件,“寄到我家的,但写的木子洋收。上面写了你的私人号码,我想应该是不知道你的新地址吧。下次私人号码有陌生的来电你别挂人电话,万一是快递呢。”


 


木子洋挑挑眉,不做声。他想不出会有谁同时知道卜凡的地址和自己的私人电话。他有些猜测,却又不敢相信。心脏猛然跳动了一下,木子洋的动作有些颤抖。


 


拆开来是一封信,和一袋糖。是他的信啊,他愿意,和我联络了吗?


 


木子洋有些期待,也有些兴奋,展开信件。


 


亲爱的洋哥,


       见字如面。


 


今天北京又降温了,希望你注意身体,一定要注意保暖,我们已经两年没见啦。


 


我最近很听话,很少吃糖,也没有牙痛,你不用担心我的牙齿,我有在克制。


 


我现在过得还不错,租了一间小公寓,每天都按时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生活挺小资,还请了一个阿姨照顾我,做饭给我吃,资本的感觉真好!


 


前段时间我回了趟北京,去了欢乐谷,不知怎么想到了你,所以又去了趟鬼屋。你现在还怕鬼吗?身边这么多人簇拥,应该没问题了吧。


 


我养了一只猫,是在路上捡到的,又懒又爱打盹,很像你。偶尔带他出去门口新开的全时,他会在长椅上趴着等我,我偶尔也会带着它散散步。


 


听说了你们要开演唱会的消息,我有去哦。那天下暴雨了,你说“窗外的暴雨淋不湿屋内的你”,可是我淋成了落汤鸡。


 


对不起啊哥哥,当年我很任性,有的时候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肯定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吧。


 


听说你时常向凡哥岳叔打听我的下落,还有什么可念想的呢?


 


哥哥,我害怕世人的眼光,所以不要再打听我的消息,也别来打扰我的生活了。这是我分开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联系你了。


 


我二十一岁前人生只有你,现在开始想有自己的生活。


我会幸福,希望你也遇到新的幸福。


 


哥哥,再见啦。


                                                                                灵超


 


 


 


 


 


 


木子洋没能说话,信里的每一个字如同长鞭,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抽打在他的心上


 


那天,整个会议室都陷入了低气压,站在风暴中心的木子洋,从看信开始,一直到大家散去,没有再说一句话。


 


 


怎么会这样,木子洋愣了两天,他已经安排好一切,准备去找他的小孩了。


 


小孩以前从不会和他闹脾气,他以为只要他找到小孩,耐心哄好他,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能找回来。


 


木子洋拿着那封信一遍又一遍的看,心脏一遍又一遍的疼。


 


是哪里出错了,他想。


 


 


 


在收信后的第二周,是一个宣布暂时休息的发布会。他坐在车里,又摸出了信,如果是想摆脱我,为什么你连另外两个哥哥都不再联系了?要是时光倒退回还没出道的那个小公司,就好了,木子洋想。


 


那个小公司,对面种了一排白玫瑰,楼下新开了一家全时便利店。


 


脑海突然有根弦崩断了,楼下新开的全时,小孩最爱的白玫瑰。木子洋想,他知道小孩在哪里了。


 


抛下发布会,他让司机直接掉头前往公司旧址,在路上给卜凡打电话安排好相关事宜,木子洋觉得,他消失了两年的心跳,终于回来了。


 


 


不算高峰期的北京,路上还算通畅。司机没停稳车,木子洋就已经打开车门利用长腿优势几步走向公寓。


 


公寓一楼是物业,木子洋打开手机锁屏,屏幕上是他和少年的合照,那年在汹涌人潮中,他把少年带进怀里,被粉丝拍下的一幕。照片上的少年眼睛清澈见底,睫毛长而微翘,穿着米色毛衣,是木子洋两年的念想。


 


拿着向物业人员询问,却得到在两周前已经搬走的消息。知道这是明星,物业人员热心的说了很多话,少年住在 4 楼 21 号,那个房间的房东住在对面,两人关系挺好,有什么可以去问问房东。


 


木子洋失望的转身,上楼。原来你就在这么近的地方,我随时都能碰得到。


 


敲开 421 的房⻔,开门的是个年纪和自己相差不多的男生,估计就是物业所说的房东。男生看见来人并不惊讶,仿佛早就料到会有被巨星拜访的这天,缓缓开口,“我猜你会找来,没想到这么快啊。”


 


“灵超呢?”木子洋不想去探究他话中的深意,他现在只想知道灵超在哪。


 


“这些是他留下的东西,托我保管。让我烧掉,我想还是交给你吧。”房东并没有接他的话,只是自顾自的把一个纸箱递给木子洋。


 


木子洋定了下心神,把纸箱轻放在地上,蹲下身从箱子最上层拿起了一个笔记本。


 




翻开第一页,是灵超的日记。


 


 


第 3 天


 


我亲爱的洋哥,早上好。


 


我现在在米兰,刚看了你走秀的地方。这里的街道很干净,空气很好,我在车上不小心把钱包丢了,想给你打电话求救,最后还是算了。我们都分开了嘛。


 


我明天启程回北京,联系了一下那边的房东,准备租住在离我们以前公司近一点点的地方。


 


这里的人好陌生,陌生的楼陌生的风景,我转来转去找不到一个与你相像的人,在异国的街头迷了路。


 


我很想你。


 


······


 


第 42 天


 


我亲爱的洋哥,早上好。


 


我现在租住在公司对面的公寓里,以前我们总爱骑着小黄车上下班,现在我两分钟不到就能走到了。


 


我在公寓楼下种了一些白玫瑰,希望来年能看到他们开花。


 


我很想你


 


······


 


第 67 天


 


我亲爱的洋哥,晚上好。


 


我今天去了一趟医院,医生说希望我住院治疗,我还是想住在自己的家里。医生说只要每天去医院报道,按时吃药,按时作息,会好起来的。我如果好了,回去找你你别生我的气。


 


晚上回来吃了韩餐,我很想点一份辣白菜,但是想起医生大叔的叮嘱,我忍住没吃,我很乖吧。


 


我现在不能喝汽水,也尽量少吃糖,我想我会慢慢好起来。你要等我哦。


 


我很想你。


 


······


 


第 98 天


 


我亲爱的洋哥,中午好。


 


我最近很嗜睡,北京的初春也好冷。公寓的暖气好像坏了,我躲在被窝里,房东哥哥一会会找人来修,我想今天可能没办法去医院了,下次去医生叔叔肯定会唠叨我。


 


外卖怎么还没送到,我现在例行好事,从来不给差评,我觉得他们在欺负好人。我的病还没通知家里人,不知道怎么开口,我以前就不让他们省心,现在不想还让他们难过。


 


我很想你。


 


······


 


第 192 天


 


我亲爱的洋哥,晚上好。


 


今天遇到了很开心的事情,尤长靖来看我了,他要和林彦俊回台湾领证了,我猜你不会喜欢林彦俊,所以就放心的告诉他们我的地址了。因为我好寂寞,我想知道你最近的消息,可我不敢联系凡哥和岳叔。


 


我和尤长靖在楼下买了冰激凌吃,他和我坐在楼下的长椅上闲聊。他说几年前的比赛里叫我洋娃娃,是因为他早就看出来我们的关系了,我那时候真的很明显吧哥哥,有点难为情啊。


 


听说我得了胃癌,他哭了。还把我的冰激凌也丢了,唉,早知道吃完了再告诉他的。


 


他最后哭哭啼啼的被林彦俊抱上了车,他在为我哭,可我好嫉妒他,我是不是很坏啊哥哥。


 


我很想你。


 


······


 


第 285 天


 


我亲爱的洋哥,晚上好。


 


我今天捡到了一只猫咪,本来不想带回家的,因为我现在连自己都没法照顾了。可是它在路上一直跟着我,一直在叫,蹲在门口打盹的懒洋洋的样子,真的很像你。


 


我决定收养它,我给他取名叫阳阳,哈哈,你别生气哦。


 


它很乖,每天中午我去楼下买午餐,它就会乖乖在长椅上等我,夏末的阳光暖洋洋的,阳阳的尾巴一摇一摇的,我偶尔也会觉得日子还不错。


 


可惜我最近身体不太好,每次醒来都已经正午了,没什么力气。不能带它去外面走一走,晒晒太阳。


 


我很想你。


 


······


 


第 402 天


 


我亲爱的洋哥,晚上好。


 


我决定不再去医院了,医生叔叔强制要求我住院,说住院就能好,他骗我,他之前也说注意饮食就会好,可是我前两天刷牙的时候又吐血了。


 


如果住院就没办法照顾阳阳,我不太想去了。


 


我很想你。


 


······


 


第 421 天


 


我亲爱的洋哥,晚上好。


 


我今天起床实在很乏,冰箱里的存货也没有,只剩一盒给阳阳买的牛奶了。


 


我很想你。




······


 


第 423 天


 


我亲爱的洋哥,晚上好。


 


我那天晕倒在家里了,阳阳一直在叫又挠门,还好隔壁的房东哥哥及时发现,不过我现在没办法自己住了,现在每天都在医院住着了。


 


阳阳现在寄养在房东哥哥家里,房东哥哥照顾它。


 


我很想你。


 


······


 


第 520 天


 


我亲爱的洋哥,晚上好。


 


我和房东哥哥成了好朋友,他会经常来陪我,我现在吃不了什么东西了,他经常给我带些流食。


 


我很想你。


 


······


 


第 649 天


 


我亲爱的洋哥,晚上好。


 


三天前,我瞒着医生叔叔和护士阿姨,去了欢乐谷的鬼屋。


 


晚上还去了你们的演唱会,人真的好多啊。下暴雨了,你站在台上,你说


 


“窗外的暴⾬狂澜,淋不湿屋内的你。我是暴⾬,你还是你。”


 


 


哥哥,我被淋湿了。


 


因为身体原因没能看到最后,人潮拥挤,我站不住了,你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抱着我,我给房东哥哥打了电话,他来的时候看到我的惨样气坏了,我睡了两天,现在开始写日记。


 


我很想你。




······


 


第 674 天


 


我亲爱的洋哥,晚上好。


 


我请了一个护工阿姨,她很照顾我,她说她有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太多的儿子。我现在翻身有些困难,不过还好因为又瘦了一点,阿姨扶我不会太累。


 


听说你被邀请去米兰时装周了,我真的很为你高兴。


 


我很想你。


 


······


 


第 730 天


 


我亲爱的洋哥,晚上好。


 


我们分开两年了,你还好吗。最近我整晚整晚的在看我们曾经的视频,我听到你说,“小弟也是甜的”。


 


小弟不甜了,我现在每天什么都不能吃,身上只有消毒水的味道。


 


我很想你。


 


······


 


第 743 天


 


我亲爱的洋哥,


 


今年我们没能一起踩雪,


 


我很想你。


 


······


 


第 744 天


 


我很想你。


 




 


 


 


木子洋的世界有些眩晕,以至于他不得不用很大力气撑住门框才能勉强站起来,站起来的那一刻他又仿佛脱了力般将整个身体重靠在墙上,发出了一身闷响。


 


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嗓子好像被堵住了。


 


 


 


房东看着眼前拥有着超模身型的男人,明明那么高大帅气,这一刻却让人产生一种他随时会崩溃撕裂的错觉。


 


 






 


“他到后面就没什么精力写日记了,再到最后严重起来的时候连话都说不出了。”


 


 








“两周前,他离开的那天深夜。”




“在医院,他最后笑着喊了一句......哥哥。”


 


 


 


 


 




全文完












《哥哥》   番外


 (我不管这就是HE


 


 


今年北京的冬天又来得很早,天空灰蒙蒙的像要把人偷吃入腹。灵超坐在墓园的石桌上,摇晃着腿向门外张望。好像在等待着谁。


 


“你来啦!”


 


见到等待的人,灵超从石桌上跳下来踩着小碎步跑到木子洋身边,大口的闻着那人怀里娇艳欲滴的白玫瑰,好香啊。


 


“你最近过得好不好?”


 


“哥哥你有没有照顾好身体?你越来越瘦了呀。”


 


“你今天给我带了什么味道的糖呀?我旁边的小孩的妈妈给他带的糖很好吃,我也想要。”


 


“你怎么不说话,你和我聊会天好不好,我好寂寞。”


 


木子洋没理他,整理好带来的白玫瑰,摆好精致的糖果,从怀里掏出一张手帕,开始仔细擦拭墓碑,目光专注又深情。


 


木子洋来看他的时候,从来不说话,只是一动不动的望着墓碑,有时候会出神,有时候会流泪。灵超想安慰哥哥,想帮他擦掉眼泪,想拥抱他。张开双臂,触及的却总是一片虚无。


 


有时候下雨了,木子洋也不打伞,灵超就陪他一起淋雨。


 


今天木子洋说话了,他说,“小弟,我今天去医院,看到了和你一样生病的患者,他打很多针,吃很多药。你那时候一定也很痛吧,对不起,哥哥不在你的身边。”


 


“不痛了,都好了。我都忘了有多痛了,你别哭呀。”灵超着急的跺脚。


 


“以后哥哥会陪着你的,你不要害怕。”像是做出了什么令人愉快的决定,木子洋的目光有些颤动,嘴角却微微荡漾起一丝释然的笑容。


 


 


 


有时候卜凡和岳明辉也会来,卜凡变得成熟很多,偶尔会聊起他们现在的⽣活,他们很幸福,木子洋最近把阳阳寄养在他们家,他们都很喜欢阳阳。


 


灵超头靠在墓碑上笑盈盈的听,心里头也暖洋洋的。


 


 


自从那天起,灵超已经很久没见到哥哥了。他每天都在这片墓园等啊等,哥哥都不来。


 


他数着手指头,好多好多天了。


 


 


 


北京又下雪了,墓园里白茫茫的一片,他无聊的晃着脑袋,嘴里哼着哥哥的歌。


 


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人,来人一头黑发,肩很宽,走得很慢却很坚定,来到他面前,看着他温柔的笑,一如他们初遇时那样。


 


 


“你来啦!”


 


灵超兴奋的冲向他,想抱他,抬起的手又慢慢放下,他看不见我的呀,灵超心里嘀咕。


 


 


难过的低头,那一瞬间,却被一股温暖的力量抱入怀里,和记忆中的感觉,一模一样。


 


 


“醒神啦宝贝。”木子洋在他耳边低声道,灵超瞪圆了双眼。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这里晚上很黑,你害怕的话,要抱紧我哦。”


 


“我等了你好久。”


 


“隔壁的小孩总说你不会来了,我很怕。”


 


木子洋插不上嘴,将头埋进弟弟的颈脖,一下一下蹭着,他真的很像阳阳,灵超想。


 


 


大概是想到自己把一米八八的大男生比做一只小猫有些滑稽,灵超终于破涕为笑,


 


 


“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哥哥。”


 


 


 


 


“嗯,今年,我们一起去踩雪吧。”











评论

热度(467)

  1. 🍬🍬洋丞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