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三娜】奉陪 C1-2

萸生:




〖敖三×Tina〗


第二人生AU


凭空想象勿上升


@不羁型酸奶 的成年礼物


版头来自fn亲亲




/姝




程以鑫的事情最终还是解决了。


敖家出了面,学校对他们也就高高提起轻轻放下,给个不记入档案的处分就完了事。


从此以后,育才双校霸的名声传的就更响了。


而校霸之一,此时正叼着烤肠听另一个讲这件事的始末。


居然只是为了一个女生?


程以清点点头:“而且,那个女生好像转到了我们班。”


敖三咬下签子上最后一口烤肠,扔了签子就拽程以清。


“快带我去看看!”


“你那么好奇干嘛?”


“说不定这就是你未来嫂子呢,我去帮阿大把把关。”


“得了吧你。”程以清翻了个白眼,“您连恋爱都没有谈过,还会把关?”


“没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吗?太看不起人了吧。”敖三眼珠子转了转,“你跟我,半斤八两。”


“我有我哥啊。”程以清理直气壮。


敖三卡了卡,反驳道:“我还有我弟呢。”


“不一样,不一样。”程以清摇摇食指,慢条斯理。




敖三跟着程以清坐到座位上,如果说这一届出了两位校霸是最让校长胃疼的事,那么他们没有安排在一个班还是让班主任们松了一口气的。


两个人其实不多惹事,平常待人也不差。更何况程以清雷打不动年级第一,敖三虽然没有那么稳,但也总能是年级前二十。要不是这样,就算有敖家作为股东身份的介入,两个人的档案怎么能到现在还保持干净呢。


程以清的座位在后门口,校霸的待遇通常是单人单桌,但因为敖三的常常光顾破例加了一套桌椅。


敖三坐下后就东张西望,也没看见目标人物。


“在哪里?”


“远在天边。”


近在眼前。


敖三前头坐了个女生,没有穿育才的校服,齐耳栗色短发,坐的端端正正。


他正端详着,却没想到那女生忽的转过头来。


桃花眼潋滟,瞥了他一眼。


然后开口问程以清。




“今天的数学作业是什么?”


程以清翻了翻作业本。


“我想想,第二十五页,不对,第十五页。”


敖三貌似冷静,实则大脑已经停机。


脑电波趋向平线前的最后信号是:育才可以换个校花了。




“发什么呆呢你。”女生转回去后,程以清扭头看看一直没有动静的敖三,显然也意识到他突然的死机。


敖三凑到程以清旁边,问:“她叫什么?”


“贺缇娜,也可以叫她Tina。”


上课铃蓦地响起,敖三起身准备跑回教室,临走前留给程以清一句话。


“你哥这亏,吃的不亏。”


程以清随口骂了敖三一句,关上门,却瞟到了黑板上自己上节课才写好的数学回家作业。


最近是不是记性不大好。


还是…


前头的女生若无其事地收回看向门口的目光。




的确,成为新晋校花的Tina,之后的每天都会收到情书数份,早餐甜点若干。


同时加大拜访频率的,还有隔壁五班的校霸。


从早中晚一天三次到每节课下课都要来一次四班的敖三,要么找程以清聊聊天,要么找程以清问问问题,要么找程以清蹭点东西吃,要么坐在程以清右边直接朝着十点钟方向发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程以鑫的关系,还是因为坐在程以清前面而程以清作为校草和校霸,惯于处理这些东西,或是因为某种不可确切知晓但两人都心知肚明的因素,Tina收到的礼物,都交给了程以清处理。


比如敖三现在手里吃的鸡肉三明治。


“什么?这是送给Tina的?我还以为是你的追求者送的!”


敖三差点呛住,意识到Tina还坐在前面,瞬间降了音量。


怎么能乱吃情敌的东西呢?


程以清抄着语文词语,点了点头。


“我又没让你吃,是你自己动的手,再说,你自己收到的还少吗?”


“浪费食物不好嘛哈哈哈哈哈哈…”敖三打了个哈哈,想要掩饰过去。


“不过确实挺好吃。”他点了点头,还是有骨气地放下了食物,顺便看了看桌洞。


两叠情书泾渭分明,中间塞着一堆食物,也就是他随手摸出来的三明治的来源地。


左边这一堆粉红粉蓝还带着奇奇怪怪的香味,当然是给程以清的。


那右边?


果然每封信上都有不同的字迹,写着“贺缇娜收”。


竞争压力真大啊。


敖三默默叹了口气。


他随手从里面抽出一封。


唔,字还不错,纸质挺好。至今没有写过情书的校霸大人如是想到。


“贺缇娜同学:见信如面。自从上星期在食堂见过你,我魂牵梦萦至今…”


信不长,敖三一路顺畅地念到了最后。


“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还没等他开启吐槽模式,就意识到有双眼睛正盯着他。


不是程以清。


程以清扶了扶额,好机会就在眼前,不过就敖三这迟钝的样子,怕是要错过了。


从他开始念情书开始,Tina就转过了头来。也是,谁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不会回头呢?


他看敖三智商挺高,情商也不低,谈恋爱能力大概是负数吧。女孩子盯着他这么久,居然毫无知觉?


敖三和Tina对视了一秒,结结巴巴来了一句:“你要吃三明治吗?”


“不用,谢谢。”


好了,真错过了。


程以清耸耸肩。






“程以清你必须帮我吧,你别忘了我比你大十个月,还有我和你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交情。哎,钱我来付我来付。”


程以清拿着免费烤肠咬了一口,回击道:“和我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是我哥不是你,比我小十个月的才是你。还有,不是你说我俩半斤八两吗?找我有什么用?”


“别啊,我的意思是,我半斤,你八两,你比我还多了三两呢,当然是你比较厉害。”


敖三拿着烤肠,无心美食,半晌软软憋出一句。


“哎,求你了。”


完蛋了,程二少这样想,敖三爷都肯这样低声下气开口求人了,肯定是被丘比特射了一篓子的箭拔不出来了吧。


“准备怎么告白?”程以清指指旁边供人休息的座椅,示意两人坐下。


敖三:这个套路不对啊不应该先问为什么喜欢她然后谋划怎么接近她吗?


“不应该问为什么喜欢她?”


“好吧。”程以清从善如流,“为什么喜欢她?”


“因为她好看。”


“肤浅。所以准备怎么告白?”


敖三老老实实承认:“没想过。”


又问:“这样是不是太快了?”


“我有我的道理。”程以清白了他一眼,谁能想象这位如此吃得开的校霸至今还是个纯情男孩呢?


就他能了。


“那你把我假设成她,告白,就现在。”


敖三不自觉地坐直,盯着对面的程以清的眼睛。他和缇娜一样都有双桃花眼,算是两个人最为相似的地方。


“你…你好,贺缇娜同学。”


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程以清有点想打人,想带哥哥来给敖三说教说教。


不过哥哥肯定会说“早恋不好吧教别人早恋更不好吧”然后拒绝。


“自从上上个星期在四班见到你,我魂牵梦萦至今…”


“老三你记忆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你打算再背给Tina听一遍是吗?直白一点!有趣一点!”


敖三没有反驳,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度开口道。


“贺缇娜同学你好,我叫敖三,我爸叫敖二,我爷爷叫敖一,所以我觉得我以后的儿子会叫敖四。”


“所以呢?”


“你…你愿意做敖四的妈吗?”


程以清:“……很直白。你出师吧。”


“不行,我不敢,我…”


程以清看着敖三突然红的不成样子的耳朵根,终于明白了恨铁不成钢这几个字怎么写。






毕竟告白这件事,需要勇气,也需要对的时间地点和相遇嘛。






敖三尽管天天往四班跑,再一次和Tina说话,却是在学校外头。


那天程以清有事先回家,敖三照例去买了根烤肠,在学校外头晃悠着。


校霸的生活也不只是天天打架抢地盘的,偶尔也要闲云野鹤养老,说不定还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下。


于是,在学校后头的小路里,撞见了被堵的Tina。


堵人的就是那个带着银手链的男生,程以鑫学校的校霸。那个男生生得高壮,Tina站在他对面,便显得更娇小了。


敖三还没摸清状况,站在原地没有作声,却本能升起一股保护欲。


Tina明显是看到了他,扬声说了一句“他就在那儿呢”,就向他走了过来。


那个男生转过身来,显然是认出了他,讥讽道:“这就是你男朋友啊,你为了他,连学都肯转?”


这不就是经典的追求不成恼羞成怒吗,敖三想。


他上前一步,把Tina掩在他身后,沉声道:“我劝你识相点,之前被打的还不够吗?”


对方显然也想起了之前的几次经历,瞪了他一眼,放话道:“你等着。”


“等着就等着。”




等到那个男生走出了巷子,敖三才回头看了一眼Tina。


她点点头:“今天谢谢你了。”


“你怎么能认定我会帮你而不是直接走了呢?”敖三好奇道。


“因为你傻。”Tina轻轻笑。


“嗯?”敖三没听清。


“我在原来学校的时候,看到过你和程以清一起打架。何况,你们两,是有名的校霸。”


“你怕校霸吗?”


“女孩子总归胆子比较小。”Tina笑道,“不过不大怕你们俩。”


“是吗?胆子比较小还敢拒绝校霸?那我这个校霸,可能还不大合格。”


“因为你人很好啊。”


黄昏的光越过重重屋檐撒在她的脸上,敖三心里漾起一层层波浪。


“那,”敖三不自禁说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好看?”


“有。”


“不过,你的这一句,很特别。”


“嗯?”


“没什么,我回家了,拜拜。”Tina三步并两步,像是有些着急的样子。


“那个,贺缇娜,我送你回家吧。”敖三挠挠头,但还是鼓起勇气。


“不用了,我哥哥会来接我的,你也注意安全。”


“好。”


心里的波浪,已经泛滥成了海啸。




“约好了?”程以清问敖三。


“嗯。今天放学后,学校后头的巷子里。”


“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了。”敖三开玩笑道:“你把Tina找来,就是帮我大忙了。”


“那我去叫她。”程以清作势就要往教室走。


“别了别了。”敖三拦他,“她胆子不大,而且——”


“她让我注意安全的。”


他不自觉放柔了声音。






“你不就是喜欢她吗?你要是输了,以后可别再来找她了,丢人。”


敖三朝着对面慢悠悠地吐出几句话,附带一个天真无害的笑脸。


打架这种事情敖三做的惯了,只不过这一次单枪匹马,为的是他心爱的女孩儿。


最后赢的一定要是他。


(请大家自动代入三爷打架场面我就不写了)


……


太阳已经西斜,敖三没啥形象地靠在墙上,检查手臂上的伤口。


有人走进巷子里。


敖三警觉起来。


是她。


Tina。


Tina背了书包,像是要回家的样子,手里却拿了一瓶碘伏。


“你怎么来了?程以清喊你的?”敖三有些欢喜,却又怕现在的样子吓到她。


“因我而起,怎么能不来呢?”


两个人沿着小巷子走出来,巷子口有个座椅,敖三不想让Tina那么快回家,便装着腿疼坐了下来。


快煮熟的女朋友,不能就这么飞了。


位置不大,Tina没有坐下来,而是拿着碘伏给他慢慢地涂。


“你放心,以后他再也不会来找你了。”


“别动。”


“嘶——”


碘伏涂上来,有些凉,还有些轻微的痛。


“脸上严重吗?”注重帅气的脸的校霸这样问道。


Tina后退一步,认认真真地观察了一遍,只是嘴角和脸颊上有两块淤青,才笑说:“不严重,还是很帅。”


“真的?”


“假的。”


“你不是胆子很小吗?怎么还敢戏弄校霸?”


敖三气鼓鼓道。


“你证明给我看。”


秋日的傍晚已经有些凉,女孩子弯下腰,在男孩子脸颊的淤青上,轻轻亲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吻让敖三不知所措,肾上腺素极速上升,他睁大眼睛,抓住Tina的手,抬头望她。


“哎,碘伏撒出来了,你别乱动啊。”Tina嗔了他一句。


管他呢,敖三笑起来,这是他的姑娘了。






天渐渐黑了起来,碘伏也涂完了,女朋友也要回家了。


Tina把盖子盖好,连同一包棉签一起塞给敖三:“我涂不到的你自己回去涂。我要回家了。”


“你哥哥不来接你?”


“我哥在北京上大学呢,怎么接我?”


“你居然骗我,那我要罚你。”


“罚什么?”


“罚你归我。”


Tina冲着他昂昂头:“成交。”


完蛋,女朋友太爽快了。敖三想偷笑,却扯到了嘴角的伤口,表情顿时非常精彩。


Tina被他逗得花枝乱颤,笑得肩膀不住抖动。


敖三心下一动。


“我送你回家。”


尝试着去牵她的手。


“好。”


女孩子的手软软的,小小的,整个包在手掌心里。


奇妙的触感,像是有了整个世界。


两个人往公交站台走。


后头的风隐约听得那么几句话。


“你胆子不是很小吗?怎么敢拒绝校霸?”


“拒绝了前一个,不就是为了等这一个吗?”




敖三倚在Tina家的门旁,想摆个帅气的告别pose,却左调右调都不满意。


“哎,敖三?”Tina进门前,又喊了他一声。


“嗯?”


“从前我和人相处,永远处在缓冲地带,这样会让我安心。不过今天,恭喜你成为第一个越过这片地带的人。”


“我喜欢你。”


敖三还没反应过来,嘴角又传来温软的触感,接着女朋友就把门关了。


他愣了几秒,拍拍Tina家的门。


“贺缇娜!我也喜欢你!你听到没!”


Tina在门后偷偷地笑了。


“听到了,你回家注意安全。”


她舔了舔嘴唇,碘伏的味道,可不大好啊。


不过爱情的味道。


再甜不过了。






恋爱观察员程以清:


第一次亲 First Blood


第二次亲 Double Kill


还好敖三血条厚。


TBC.



评论

热度(273)

  1. 虎牙恒星萸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