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恒星

【⭐️🍡/🦊🐶/🐈🐏】
自然糖太甜啦‼️

百鬼不夜行 02

Ed:Kun:

△开始沙雕


△妖怪设定 有一部分YYS 有一部分自己编的


△CP见TAG,就什么时候写什么时候发




02


钱锟捧着小酒杯看面前嘀嘀咕咕的两个小孩儿,无奈叹了口气,自己哪里敢管小奶龙的事儿,给两个人拿了饮料,又见黄仁俊正粘着莫名其妙的青年问东问西,还是自己进了吧台后给孩子们做起午饭。


钟辰乐摸摸自己小龙角,和钱锟泛着青白的色泽不同,他的角更小一些,却泛着暗暗流动的金色光泽,自我检讨道:“那什么,这次没拿到生死簿,主要还是我的问题。”


朴志晟灌了一口养乐多,重重放到桌面上,颇有几分大佬风范,傀儡小人也拍了一下桌子,不过谁也没注意到就是了:“不,是敌人太强大了。”


“这样,下次我们把泰一哥的琴弦拆了,然后把在玹哥绑住!”钟辰乐摸摸下巴思索着,想起隐居在竹林里的妖琴师。


经常在竹林边缘弹奏吸引路人的古曲,若是不好好聆听就会被吃掉的可怕妖怪,意外对思成哥的枝叶十分着迷,大概是因为传说中月桂树可是制琴的绝佳材料。


就拿居酒屋的小树枝放在竹林外然后把琴偷出来!


 


两个捣蛋鬼正盘算怎么进行破坏,那头黄仁俊越看金道英越好看。


高挺的鼻梁,温柔的眼眸,搭在前额的紫发也是顺着心坎长出的弧度。


金道英被这狐狸盯得没有办法,撩起了自己刘海,笑着回过头:“要不这样给你看?看得清楚些?”


黄仁俊却红了脸,揉揉自己脑门:“我这是本性,没有办法呀。道英哥,你知道狐狸精就是这个样子啦。”


金道英点点头,话语里倒是有几分调侃,眼眸闪闪烁烁里金圈忽明忽暗:“是啊,不过你怎么不盯着别人看呢。”


不知什么时候跑进来的食梦貘笑了,冲金道英说:“那是你没看到。”当初花了三个月才不会在李帝努罗渽民说话的时候冒出第二条尾巴。


黄仁俊瞥了一眼李永钦,撇撇嘴,我这店才开了几个月,这哥怎么又来破坏我的爱情。


 


食梦貘本貘李永钦从朴志晟那儿蹭了点炸物咔嚓咔嚓啃着,指使刚洗好手的钱锟又给自己做手卷。


谁也不敢欺负食梦貘,毕竟妖怪也会做梦不是吗?


最近城市里噩梦频发,李永钦心情还不错,天天吃个心满意足,体重都涨了几斤,完全不顾家训里什么保护人类,只是满足了食欲便罢。


钱锟做的一手极佳的人间美食,便和李永钦一来二去成了好友,顺带喂饱了不知道食月却钟爱火锅麻辣烫豚骨拉面的大天狗。


李永钦爱吃噩梦,让他回顾那些吃下的噩梦却比杀了他还困难,但他又偏爱把噩梦一个个放出来,抱着小狐狸的大尾巴和李帝努三个人在居酒屋角落里暗搓搓当恐怖片观赏。


每次都假装玩儿着手机,捂着眼睛配合着小狐狸一起尖叫,精神污染地府公务员,然后化作原型从谁知道哪个人类的梦境间隙里溜走。


好几次李帝努试图说服黄仁俊不带李永钦,两个人看看人类的恐怖片也挺好不是吗,被黄仁俊义正言辞拒绝。


真男人,就要看真的恐怖梦境,人类的恐怖片都是假的!


按照天狗黄旭熙,对怀疑那个地毯是否可以把大天狗羽毛编进去的真实性的夜叉金廷佑来说的话就是,我们很真的!我们不假!


 


这边一群无所事事的妖怪送走郑在玹拎着的两个小公务员,钱锟也把捣蛋鬼请回去,顺带围观小黄老板见色忘友追爱现场,那边董思成就拖着中本悠太进了门。


月桂树的清香一霎便弥漫了不大的店面,董思成挑眉环顾一周:“追月呢?”


中本悠太自从知道董思成把自己丢人故事告诉黄仁俊后就不喜欢再来这个小酒馆,天天在李泰容的美甲分店里给人做指甲,什么法式Q甲日式珠光手到擒来。


李泰容刚开始恨得牙根痒痒,桃花都落了几朵,恨恨心想,拐走了我的昀昀不说还来我店里示威?


不过,在收到第127个预约电话以后就放宽了心,看娇羞的人类少女朝笑得温柔的中本悠太下手。


谁也不要和钱过不去对吧。


 


金道英回头看到董思成,便把千年前的记忆串联起来了,笑着站起来:“昀昀。”苦笑着接受董思成含泪揽住他的肩膀。


他曾在山间徒步时碰到月桂扎根休息,上前晃了一圈,戳戳还稚嫩的树干:“小树,你有什么愿望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这么问问。


董思成还懵懵懂懂,不知道这兔子精是什么意思,又无欲无求,便思索了一下:“我希望你和我的弟弟能够幸福。”


金道英一愣,便摇摇头止不住询问:“我?你的弟弟是谁呢?他又在哪里?”


董思成晃晃金黄枝丫,声音虚无缥缈,带了惦念:“他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狐狸,曾经经历了失去母亲的痛苦,父亲被囚于画中。依靠着月亮的精华才堪堪长大。”


语气顿顿,仿佛后悔自己多说:“他的名字你或许不知道,但是他的父亲你一定清楚。”


“玉藻前。”


 


金道英带着这份记忆流浪了许久,他曾经潜入封印着画卷的皇室库房,举目画卷中,却找不到那位被封印在画中大妖的痕迹。


也曾经妄想探访青丘,却被人告知哪里还有狐妖的国度呢。


于是他只好苦笑着接受月桂树给的奇妙命运,在刚崎神社借了地方陷入长达千年的沉睡。


 


终于醒过来,几个月才摸到董思成留下的气息,看董思成一脸愧疚拉着他东问问西问问,也有点无奈:“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怎么才能让你的弟弟幸福呀。可是既然我醒过来了,就是有办法了吧。”


虽然我到现在都没找到他。


董思成愣愣,不管跟在后面开启嫉妒模式拽着自己衣角的中本悠太,指着捧着橘子汽水猛嘬又扒着他背包偷零食的黄仁俊:“这就是我弟啊。”


黄仁俊抬头也愣了,嘴里还叼着给钟辰乐带的抹茶大福:“啥玩意儿?”


金道英回头看黄仁俊,难得有了懵懂的脸色。


 


等李楷灿收拾着自己的匣子进了店找点东西吃,就看到董思成面色尴尬,金道英耳尖通红。


那只樱花妖笑得比太阳还灿烂,问他得了什么好东西。


李楷灿不明所以,一件件往外掏,最新出的限量版球鞋,谁家小孩宝贝的弹珠,某个妇人珍藏多年的校服第二颗扣子,不知所以的红线……


谁料中本悠太一拍桌子,拿过红线就要往黄仁俊和金道英手上捆,嘴里还不停念叨着:“李楷灿以后咱俩就是亲兄弟,有我一口面吃,你就有汤喝!赶紧解决你俩在一块我和昀昀还要去欧洲!红线绑了就是在一块了!”


金道英推着往自己身上乱捆红丝线的樱花妖,无奈:“这什么啊!”而且谁说小狐狸的幸福就是和我绑在一起了!


中本悠太疯狂上手,结结实实把两人小指绑在了一起:“心诚则灵啊!而且黄仁俊挺喜欢你的就这样吧!”


黄仁俊向来杠不过中本悠太,无所谓他闹腾什么,继续嚼着山药片玩儿手机,反正董思成总会阻止这位老哥的。


匣中少年李楷灿挠挠后脑勺,转头问开始给黄仁俊收拾包装纸的董思成:“思成哥,这啥意思?”


董思成愧疚之心早就飞走,拽过垃圾桶扔进去:“我许错愿望了。中本悠太要将错就错。”


李楷灿勾着渐渐消失在金道英与黄仁俊小指指尖的红线,有点头痛:“可是,那是真的红线啊。”


月老的红线。


货真价实,他用百目鬼的眼睛从月老手里换回来的。


 


几个P.S.:



  1. 玉藻前在YYS故事里和巫女生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其中一个是仁俊(被狐妖葛叶救了),另一个小姑娘死了。


  2. 楷灿是匣中少年(女)


  3. 玉藻前在普通传说里是被封印在徐福的画里了,那副画后来下落不明,有说是被安倍晴明烧了。


  4. 刚崎神社是兔子神社,追月神原型就是兔子所以借了地方沉睡!那里真的超可爱遍地兔子。




评论

热度(214)

  1. 虎牙恒星Ed:Kun 转载了此文字